•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睡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横竖不用开门做生意,也就不用早起,然而刚睡了没一会,迷迷糊糊就觉得有一道目光黏在了脸上,哀怨又彷徨,在梦里就让人寒毛直竖。

我在这个寒毛直竖的目光中醒了醒神,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看见一袭银袍的姑娘巴巴地趴在床边,看见我眼皮子动了动,急忙伸手拍我的脸:“你终于醒了!”

我闭着眼睛,只觉得凉风一阵一阵的往脸上吹。

朱颜见我装睡,心里更急,拍我脸的幅度和频率都大幅度增加,不一会我就觉得我的脸酷似正在室外被冬季的冷风吹啊吹,温度流失的好比黄河两岸的水土。

我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依然不睁眼:“你又怎么了!”

朱颜道:“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休息,只是……姜离在外面呢……”

姜离……我反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齐予到了。

齐予依然是唐装陪山地车的拉风装备,比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条围巾,把人衬得更加文质彬彬。我打开店门的一瞬间,朱颜的身影嗖一下消失在身边,只剩一道空灵的女声慢悠悠地盘旋:“你和他好好聊,我……我先走了。”

所以说人之初性本贱,矫情是天生的技能,明明不是没法原谅的事情,她就有本事把它搞得不可转圜。

齐予肉体凡胎,自然不知道他苦追了七世的人刚刚和他擦肩而过,他把山地车锁好,呵着手问我:“你吃早饭了没?”

我愣了一下,道:“没。”

齐予笑眯眯道:“正好我也没吃,走我带你去吃一家挺好吃的早点。”

我有点担心,他这个反映分明不是以前愁眉不展的反应,这家伙别是想开了,然后……又看上我了吧……

实在不是我自恋,而是他大老远欢欣鼓舞地跑来带我去吃早餐,实在不像是正常的反应。

我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朱颜是真走了还是隐身跟这看着呢,所谓朋友夫不可欺,我跟朱颜虽然不算朋友,但好歹有那么一点点交情,这个孽还是不能造的。

这么胡思乱想的空挡里,齐予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发现我没跟上来,停住脚步叫我:“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跟上来,带你去吃饭又不是让你请客,你至于如此犹豫么?”

大哥!你要是叫我请客我还不这么犹豫了!

我又左右瞄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的灵力波动,也有可能是我卡在了封神之路的一半,感觉不到灵力波动,齐予又在催,索性心一横,直接跟了过去。

他的确是欢欣鼓舞,一边走一边笑:“我也是偶尔发现的,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明明地理位置那么偏僻,居然生意还特别好。”

我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咳,你那什么……你想开了?”

他要是想开我就糟了,我还指望朱颜在地府给我打听打听长生劫的事情呢。

齐予双手插兜,走的器宇轩昂:“等一会吃饭的时候再说这事。”

我看着他朝气蓬勃的背影,只觉得一阵绝望铺天盖地的将我淹没……

齐予带着我导了两趟地铁步行半个小时才到那家早点铺,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早点铺小小破破地藏在戏台街街口,占地面积还不如我店的三分之一大。

戏台街在滨海老城区里,因为街道尽头有一个清末民初搭的戏台而命名,据说当年西太后还来这里听过戏,是个文物保护建筑。

早点铺子里提供的早点也很少,只有豆浆、胡辣汤、豆腐脑和小烧饼,我尝试性地要了一碗豆腐脑,好吃的差点没把舌头吞进去。

齐予一言不发地先解决了三个小烧饼,又要了一碗胡辣汤,把剩下的一个小烧饼掰成碎块,丢在汤里吃,看见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很得意地笑了笑:“怎么样,好吃吧。”

我连连点头:“真是个宝地,回头我也要带朋友来吃。”

他那方便筷搅动着碗里的汤,笑眯眯道:“我在这碰见了一个人,才发现这家早点铺子。”

我没往心里去,随口问他:“什么人?”

齐予没直接回答,反而提高声音叫摊子的老板:“大叔,我听说这个戏园子里闹鬼啊。”

我心里一突,吃饭的动作都顿了一顿。

熬豆浆的大叔闻言,直起腰来笑道:“你们这些年轻娃们,天天就爱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哪有闹鬼,只不过有个传说罢了。”

我把筷子咬在嘴里,眼巴巴地看着大叔。

大叔道:“就是之前文革的时候么,破四旧,戏班子里有个激进派少年,把里头的一个角儿给举报了,那个角儿就在戏台上被批斗致死,从此之后就老在阴雨夜听见里面有唱戏的声音。”

我默默打了个哆嗦,把目光投到齐予身上,弱弱问道:“你来探险了么?”

齐予无辜的看着我:“我其实就是想试试,看那个犀照通灵的办法准不准。”

我悲伤地扶了一回额:“准不准?”

齐予点点头:“挺准的。”

肯定是挺准的!不然林南歌当年是怎么和陈其臻直接交流的!

我又问他:“那你看见什么了?”

齐予说:“看见唱戏的了,还跟他交流沟通了一下。”

我:“……”

大哥你赢了!你赢了好吗!

齐予没发现我一脸衰相,反而傻乎乎的自己乐了半天:“这样等你见朱颜的时候,我点上蜡烛就能见她了。”

我的心放下去一半提上去一半,不知道是该为他没有看上我而欣喜,还是为他又要求我办事而悲伤。

齐予把热切的目光定在我身上,满怀希望道:“我能见她吗?”

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低头吃完饭,默默地把饭钱付了,默默地自己往回走。

齐予在后面喊:“你不要走!你小心被戏园子里的鬼缠上!”

笑话,老子会害怕鬼?老子连鬼差都认识!

我回店里的时候,朱颜正坐在沙发上等我,背挺得板直,双手无意识地抓着衣服,见我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我看见他了。”

我说:“我也看见了。”

朱颜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吸到一半才发现这个动作对她来说难度太大,于是又道:“他……他和当年长得一点都不一样了。”

我点点头:“正常,七世都轮回了,怎么可能长得一点都不差。”

朱颜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他……他是姜离吗?”

我去泡了杯奶茶,在她对面坐下:“理论上讲应该是,不过是不是我也不太敢确定,要不你跟他见一面,确认一下?”

朱颜没搭理我,继续自顾自道:“我不可能认错他,就算他化成灰我也不可能认错他。”

我翻了个白眼,倚沙发上等她自己纠结完,然而她还在喃喃自语的时候,齐予忽然推门而进,手里还提着几个烧饼,声音温和:“你还没回答我呢,怎么就自己跑了?”

朱颜惊叫一声,闪身又不见了。

作死,你们都作死。

我指了指朱颜刚刚坐过的沙发:“真不巧,晚了一步,人刚走。”

他的动作僵在原地,半晌都没有出声。

我捧着杯子懒散踱过去,绕着他转了一圈:“啧,你这是个什么反应,你不是一心找她么,感情是个叶公好龙?”

齐予深呼吸一口,用尽量平稳的语气问我:“她……刚刚在?”

我点头。

齐予又道:“我来了之后……她走了?”

我犹豫了一下,诚实地点了个头。

齐予脸色一下子灰败:“她还是不想见我。”

我觉得她现在不是不想见你,她可能不太好意思见你。

齐予走过去,将手里的小烧饼放在桌子上,在她先前坐过的沙发中坐下,手指温柔抚过沙发表面:“你还是不想见我,为什么?七世了……还不够么?”

我无语地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正打算进内室,门口却响起车子关门的声音,苏谋还开着那辆兰博基尼,意气风发春风得意的走过来:“小夏还没起呢?”

我过去把齐予提回来的小烧饼掂过来塞他手里:“里面睡着呢,刚刚出去吃了个早饭,给她带了点回来,还挺好吃的,你可以尝尝。”

苏谋这才看到痴痴坐在沙发里的齐予,表情古怪:“你……男朋友?”

我:“……不是。”

苏谋皱起眉:“那朗冶怎么办?”

我:“……都说了不是。”

苏谋不悦道:“脚踏两只船可不是美德,就算你是……咳,你也不能这样玩弄别人的感情。”

我忍无可忍,怒道:“你才脚踏两只船,你脚踏两百只船,滚!”

齐予被我的怒吼惊醒,看到苏谋,猜测是我的朋友,站起身来,跟他客气的点了个头:“你好。”

苏谋跟他客气了两句,提着烧饼进内室了。齐予目光沉沉的看着我,口吻坚定:“我要见她,我一定要见她。”

我点点头:“那你就点上蜡烛在这坐着,或者布个阵,等她一出现你就赶紧捉鬼,免得又跑了。”

齐予思索了一下,觉得很可行,起身回去拿蜡烛了。

 

213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