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龙霄转身走到门口,霍地一下敞开门。初冬的天,一早上就彤云密布,风里带着湿潮的寒意,迎面扑过来令人顿时精神一振。“罗邂,你这样就不怕伤她的心吗?养条狗还会摇尾巴呢。”

罗邂笑了:“她可是永德。她什么都明白。”

龙霄回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他,点点头:“也对。”

离音过去拽龙霄的胳膊:“走吧,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龙霄郑重其事地向罗邂抱拳施礼,神情肃穆,带着敬佩的神情:“是我们错怪你了。”

从罗邂府里出来,公主府派来的车已经跟到。龙霄拉着离音上车。离音嗔怪地瞪着龙霄,咬着下唇一言不发。龙霄看着好笑,戳她的面颊:“干什么?不会把我也当仇人了吧?”离音哼一声躲开他的手指,“无耻!”

“喂,你是骂我还是骂他?”

“你要是跟他同流合污,这话就连你也一起骂了,怎么着?”

“你呀……”龙霄满怀烦乱见她这样反倒都沉了下去,耐着性子解释:“咱们以为他下的是杀手,可人家分明存着告诫之心,说到底还是为了她好,说一句错怪也没有大错吧?何况,这人行事如此狠辣,却偏偏要急着剖白自己,他如今新贵上位炙手可热,你又拿他没办法,总不能到司州府门口击鼓鸣冤说他罗邂指使追杀永德吧?你要知道你家长公主还活着的消息如果传出去,只怕有人不惜跟北朝开战也要把她给弄死。”

离音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却还是咽不下去这口气,咬着嘴唇忍了又忍,到底抑制不住地重重呸了一声:“这事儿明明是他干的,那支箭明明就是他的人射的。不管他用什么借口,无耻小人就是无耻小人,他倒变成救命恩人了?凭什么……”她的话没说完,忽然龙霄倾身过来,握住她的肩头,低下头含住她的唇。这一下出其不意,离音登时整个人都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弹不得,两颊耳朵轰地烧了起来,脑中一片混沌,只觉那两片清凉柔软的唇贴在她的上面,牙齿轻轻咬着她下唇的内侧,小猫磨牙一样轻轻试探,微微用力,却不会让她感到疼痛。

过了半晌,龙霄才抬起头来,含笑看着她,在她耳边轻声地说:“你知不知,每次看见你咬嘴唇,我就想替你来。你的嘴唇,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就像花瓣一样,又红又软,我一直在想味道一定……”

他话没说完,脸上突然重重挨了一记耳光。离音又惊又怒,“龙霄,你,你不要脸!”

龙霄脸上火辣辣地痛,却不以为意,伸手在她唇上轻抚:“生气了?真好!我就喜欢性子烈的女人。永德就太冷,不可爱,哪里像你,小炮仗一样,一点就着,够味!”

离音虽然见过永德与无数男人调情,却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有朝一日会落在自己头上,又羞又恼,却拿这个没脸没皮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愣了半天,扬手又给了他一个巴掌。

龙霄抚着脸笑道:“你知不知道只有我想要的女人才能打我?她可从来都没能打到我。”

离音一愣,细想想果然如此,随即醒悟自己居然真的跟着他的话胡思乱想,越发气恼:“龙霄,你疯了!正经点行不行?她受了那么重的伤!”

“你又不在身边,就算不吃不喝撒泼打滚,也帮不了她,是不是?”

“那你这样……”离音说着指了指龙霄的嘴唇,只觉难堪,说不下去。

龙霄饶有兴味:“哪样?”他一把握住离音的手,笑叹:“你呀,就是太沉不住气。我跟你说,以后你再这么暴躁,我就当是你勾引我,你越发脾气,我就越想要了你。你可千万要小心了。”

“你无耻?!”离音张口就骂,双手却被牢牢钳制住动弹不得。

龙霄笑眯眯地在张口含住她一根手指,用舌头绕着轻轻舔。离音哪里经过如此阵仗,吓得发不出声来,张着嘴怔怔看着他,泪珠滚滚而下。

“不是告诉你不要乱发脾气吗?”他一直握着离音的手,感受到她身体因为愤怒而起的剧烈颤抖,好整以暇地掌控着她的动作。相处日久,他时常好奇,永德那样一个冷静睿智的人,怎么会调教初如离音这样性烈如火的侍女来。时间长了渐渐发现,离音的脾气都是永德刻意纵容出来的。也许是因为那样的处境中,她想要一个真性情的侍女相伴,也许只是单纯就喜欢这样的个性。永德从来不曾约束她的脾气,令她如此爱憎分明,耿直忠诚,以至于令龙霄不由自主升起一股要跟永德较劲的冲动来,他想试试看,能不能把离音的性子给收拾过来,让她多少有些弹性。

马车停了下来,有人在外面禀报:“侯爷,咱们到了。”

龙霄这才放开离音的手,为她抹去脸上的眼泪:“哭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呢。”

离音偏头避开他是手指:“龙霄,今日之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可你以后要再对我这样,我……我……”

“你能怎么样?”龙霄的嘲讽毫不留情,“死给我看?”

“我咬死你!”离音恶狠狠地说,推开龙霄当先跳下车子。

龙霄哈哈大笑起来,之前郁结心头的阴霾略微消散一点儿。

21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