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小白消失一个月了。”

“唔,一个月了吗?”这几日姬弘沉迷于修书,身边堆满了从聚流离搬来的书简,屋子里漂满了细细的浮尘,让人鼻子痒痒的。

姬弘从身侧拿起一副竹简,小心地摊开,将竹片从朽断的绳子里抽出,又在桌上一一排好。他伸头仔细检视,将那些腐坏的竹简挑出来,单独放到一旁。

玲珑捡起桌边备好的新竹片,递给他,语气里有些担忧:“它会去哪里呢?”

“别担心,它多半是到山里找妖怪耍去了。这孩子贪玩儿,十天半月没踪影,也是常事。不过这次确实有些久了。”他眯着眼费力地辨认残简上的字,又拿刻刀将它们一个一个刻在新竹片上。

玲珑不知道子夏为什么喜欢做这些在她看来单调乏味的事,她揉了揉眼睛,看得有些犯困。

换上刻好的新竹片,拿前些天用水牛皮细细编好的绳子串起来,就修好了一卷书。

姬弘终于抬头,见玲珑在一旁瞌睡地点头。他好笑地哼了一声,忍不住举手,对准她小巧玲珑的鼻尖,一弹。

玲珑惊醒,捂着鼻子,有些搞不清状况。

“好了,你觉得无聊就别陪我窝在这里了,出去逛逛吧。”

“真的?”玲珑一下子来了精神,蹬地站了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出声:“那……我能不能去明夜楼……找春姬姐姐?她上回说要教我画眉……”她知道子夏跟涂离九不对付,可他从没说过为什么。

姬弘瞥瞥她,顿了顿,点头道:“天黑前回来就行。”

也许是可怜玲珑没有玩伴,对她去明夜楼找春姬这件事上,姬弘基本都默许了。

玲珑和春姬年龄本就相近,又因为姬弘和涂离九的关系,各自都有一些不可为常人道的经历,因此很快熟识起来,莫出两月,便已形同姐妹了。

明夜楼门口围了不少人,玲珑还没走到跟前,就听见了喧闹的人声。

她试图挤过去,却被挡在人墙之间进退不得,只能勾着头寻找缝隙,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妖孽!大家都来看看!以后可要注意喽,千万别进这家店,这里的店主是个妖孽!我看这里头没一个好人,全是妖女!”

玲珑一眼就认出了,说话的居然是春姬的爹。齐仲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门里:“我的儿就死在那妖孽手中,你们要是进去,没准就没命出来了!”

“呦,这是什么人,居然有这样好的眼力。”玲珑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语气慵懒妖娆,还带着一丝嘲弄。

玲珑转头,发现齐仲子咒骂之人此刻正站围观的人群里。涂离九抱着臂,脸上是戏谑的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挪了两步,凑到他身边:“涂馆主?”

“嗯?玲珑,你来的巧,正赶上好戏看。”

他笑眯眯地说,“这人有点意思,不知他什么来头,竟能看出我不是人。”

玲珑瞪大了眼睛,压低声音道:“你不记得他是谁?你杀了他儿子!”

涂离九耸耸肩,一脸无辜,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他之前绑走了春姬姐姐,在狐仙庙,你杀了他儿子,狗儿?”那一夜又掠过心头,那颗滚落尘土里的心脏仿佛就在眼前,还冒着热气。

玲珑抖了一抖,不自觉地退后,跟涂离九拉开一点距离。“后来还来了阵黑雾,把狗儿的尸体吃掉了,难道你都忘了?”

“哦,他呀……”涂离九抬了抬眉毛,然后轻描淡写地笑道,“我杀的人这么多,总不可能记得他们每一个的亲戚朋友长什么样子。”

玲珑哑然。

“呀,小春!女儿,快跟我回家!”齐仲子扯住刚从楼里走出来的春姬。

“女儿?”涂离九破天荒地皱了皱眉。

春姬想甩开他,胳膊却被齐仲子就得更紧,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冷冷道:“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女儿。”

“呦,大家瞧瞧,你们可知道这是谁?春姬娘子,明夜楼的头牌,我的好女儿!哼哼,小春嫌我齐老二穷,当我女儿没面子,不认我喽,反倒只认那妖孽!小春,你醒醒吧,那妖怪可杀了你亲弟弟呀!”他摇晃她,越发得意了。

围观的人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有人起哄,说得难听。

春姬任齐仲子推搡,皱着眉不吭声,眼眶却悄悄红了。

“哼。”涂离九冷笑。

玲珑抬头,他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眼中却掠过一丝狠厉。

玲珑犹豫地伸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涂馆主,你别杀他。”

“嗯?”涂离九低头,不解地看她。

“他是春姬姐姐的爹呀……”

“我知道他是谁。”他笑得阴森,“他是那个把她扔在水沟里等死的人,呵呵,好一个爹。”说完,他眨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杀他?”

玲珑被他盯得紧张,脑子里乱乱的,回答也语无伦次:“呃……因为,狗儿……你自己说的,你杀了很多人……”

“春姬是我养大的,他要加害我的女儿,我只好让他尝尝失去儿子的滋味,这很公平,不是么?”涂离九说。

玲珑眨巴着眼,不知该作何回答。

“你放心,我不会亲手杀他,我会让他也体验一下等死的感觉。”涂离九笑得好明媚,就好像他不是在谈论杀人,而是在说一件特别美好的事。

“啊,”他提高嗓音,笑容越发灿烂,“你就是春姬的父亲?久仰久仰!”

见到齐仲子口中的“妖孽店主”,人们半是恐惧半是敬畏,纷纷退避,有些胆大的还不舍离开,仍在四周窥探。

涂离九径直走到齐仲子面前,故作客气:“春姬,还不快请你阿爹进屋坐坐?”

齐仲子一时惊慌,放开了春姬。再一想,这是杀了狗儿的妖怪,瞬时怒火攻心,指着涂离九大骂:“妖孽!还我儿子!还我的狗儿!”

涂离九双眼含笑,盯住齐仲子的眼睛,悠悠地说:“你说我杀了你儿子,可有什么证据?你还说我是妖孽,唉,你叫大家看看,我长得像妖孽吗?”

玲珑看看他飘散的长发、妖魅的眼神,和一身烧心的红衣,心里默默道:像。你不像谁像。

“你……妖怪……我……”齐仲子语塞,他当然没有证据,后来他又回狐仙庙查探,却连狗儿的尸首也没寻到。有时他自己也会怀疑,那是真的发生了,还是自己的醉梦。

涂离九深深地看进他眼里:“你是不是喝醉了,才错把梦里的事情当了真?”

齐仲子眼神涣散,他也有些搞不清了。

他甩甩头,想清醒些,脑袋却愈发混乱:“啊……做梦……喝酒……我不知道……”

涂离九一定对齐仲子施了什么迷魂术,玲珑想。

她咽了咽口水,在裙子上抹掉手心的汗水,努力不被他的法术影响,但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也迷惑了。

周围人见齐仲子连话也说不清,只当他是喝醉了闹事,都遗憾地散去了。

“馆主!”春姬在一旁唤他。涂离九看看她,好像是心疼她眼中的泪光,他放开了齐仲子,任他在一边抱头说胡话。

“你不愿我伤他?”他语气有些冷,“你也许不记得了,但我知道,他以前是如何对你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与他,父女情分已尽,可他毕竟生了我,求馆主别伤他性命。”

春姬抬头,半颗泪水滑落:“我只求与他再无纠缠。馆主可有佳酿,能绝人间情与缘?”

“我当然有。一壶酒,换一颗心。”涂离九伸手指她心窝,“你已饮过一酿,此心早已交付予我,你还有第二颗心吗?”

春姬沉默地垂下眼睫。

“你们在说什么?”玲珑越来越听不懂了。

涂离九转头看她,眼珠滴溜溜转,他嘴边勾起一个迷人的笑:“春姬要买我酿的酒,可她付不起账了。玲珑小娘子,她对你与亲姐妹一般无二,你可愿帮你的春姬姐姐付账呀?”

“很贵吗?我……怕我付不起。”玲珑眨眨眼。

“呵呵,不贵,不贵,你肯定付得起。”涂离九循循善诱。春姬摇头。

可玲珑答应地太快了:“那好!我帮她付钱。”

“哈,很好。”涂离九眼睛笑得弯起来,“你可心甘情愿?”

“嗯。”她点头。

涂离九神秘地笑着,伸手在玲珑心口画了个圈,“那么,这就是我的了。”

玲珑看看他,不明就里。

春姬歉疚地看她:“玲珑,馆主要的代价,是一颗人心。”

115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