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天地无声颠倒的瞬间,有风灌进了他的喉咙。视野里白亮亮的,几秒之后波尔德才意识到那是仿若要劈开天空的雪峰。

 

他进行弹射的条件何止是不好,简直是极糟。地形崎岖,风速又大,并且最要命的是降落高度非常勉强。但波尔德毫无办法,看着自己被炸毁的战机“Shark”支离破碎地坠荡在山谷之间,火光映亮了高耸的冰山,那情景就像波尔德之前在学校话剧社客串凑数时听到的幕后念白,“硫与火从天而降,烧掉了整个索多玛城。”

 

脚下的山涧没有完全上冻,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裸露出嶙峋的石头。狂风中的降落伞就如同巨浪中的一叶小舟,刺耳的风声穿过岩石与冰峰,如同尖刀般穿透了波尔德的身体,少年的心中打鼓一样,尽全力控制着降落伞的方向,总算避免了与一面冰壁正面相撞,他惊魂甫定地吁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从峡谷间吹来的夹着冰雪的劲风再次席卷而来,毫无招架之力的波尔德顿时改为逆飞出去,猛然撞在了一块巨大而尖锐的冰石上,力道之大甚至让他担心会引发雪崩。

 

眼冒金星的少年意识自己被撞到了脊椎,电流般的剧痛流窜在他的四肢百骸,嘴里蔓延出了血的味道。这让他恐惧至极,脊椎伤对于一名军人来说是致命的,但好在他只是痛得差点闭气,就这样半昏迷过了好一会儿,疼痛终于有所缓解,波尔德试着深呼吸,让自己慢慢放松。

 

几分钟后,视野终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高耸入云的雪山之上有着澄澈如洗的蓝天,刀削一样的巨大冰峰就这样层峦叠嶂地矗立在自己的面前。周围万籁俱寂,陪着他的只有自己带着白气的呼吸与呼啸的风声。

 

多亏这次撞击,他着陆了——准确地说他并不是真正的着陆,他的降落伞被从山体裸露出来的尖利石头划破了,如今正瘪瘪地覆盖在冰凌上,而波尔德自己则大头冲下地被倒挂着,头顶离半山腰的地面大概有一米多的样子。

 

谢天谢地,高度还好。

 

这样想着的波尔德吐出肺里的空气,空军面罩上立刻覆盖起一层碍事的氤氲,头盔的重量更是让波尔德忍不住迁怒,他恼火地伸出手去解下巴上的扣子,几秒后,黑色的头盔掉在了地上。把头部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波尔德感觉人也跟着变得清醒起来,接着他将整个身体向上提起,背伤再一次痛得他近乎把牙齿咬碎,少年试图用小刀割断缠在他腿上的降落伞带,但是由于受伤的原因完全使不出力气,脑部缺血又让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波尔德只好握着小刀躺回去,甜腻的血味好像充盈在他的整个肺部与气管里,恶心得让他直想吐。拼命转移注意力的波尔德缓和了一会儿后继续尝试,可是又被铺天盖地的疼痛压了回去。波尔德张开嘴,冰冷而湿润的空气立刻挤了进来,稍微缓解了一点铁锈般的血腥气。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试了多少次,最后降落伞带终于被割断了,波尔德整个身体沿着接近垂直的坡度滑躺在了覆盖着冰雪的山腰上,冰凉的触感透过他的救生背心跟抗荷服渗进了皮肤,接踵而至的疲惫与疼痛让他眼皮沉得像灌了铅。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波尔德狠狠咬了一下舌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

 

待重新积攒出一点力气,少年撑着坐起,开始试图用无线电与长机进行联系,但是无论多少次,那边只有沙沙的噪音回声。

 

波尔德依稀记得“Shark”爆炸之前自己在座舱里看到的最后景象是White Phantom向着奥斯特坎普雪山的东北山脉飞坠下去。

 

吐掉一口带血的吐沫,波尔德攥着疼得钻心的腰部挣扎地爬了起来,虽然迫降的地理条件严苛,但好在能见度高,视线所及之处,视力极好的波尔德发现八点钟方向有一缕微弱的黑烟。

 

我必须快点。

 

寻找着从目前位置到山下的最近路程,波尔德在心中喃喃。

54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