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西西,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你会怎么做?”席烁拉着她边走在幽静的小道上边问。

乔西听后,睁大眼睛看着他,伤害她?怎么会呢?绝无可能的事吧,将信将疑地问一声:“你会吗?”

不会,可是他没有说话。

乔西歪着脑袋认真的思考,笑嘻嘻地说:“先打你一顿出气,然后一百天不理你。”

 “那你打我一百顿,一天不理我吧。”太久,他承受不了。

一路上,席烁没有问她和JK林说了什么,乔西自己倒坦白地说了出来。

乔西对JK林说的第一句是:“你赶紧回家吧,大明星被人拍到,会乱写的。”

席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被嘲笑,乔西不高兴了,当即罢工!恼着说:“我不说了!”

 “老婆,我错了,你继续说。”和他设想的反差太大,他刚刚以为他们两人会你侬我侬,旧情复燃之类的。还准备回头把她给抱回来,没想到她那么快就回来了。

其实,毕竟是初恋,乔西第一眼看到林磊时,曾经的爱恋有那么一瞬间是回来的,甚至铺天盖地短暂的阻隔了现实。

回归现实后,好像有一道耀眼的、色彩交错的光环闪过,这就是JK林给她最初的形象。人被创造的过程都是匆忙,不经细心雕琢的,所以总有这样那样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先天不足。

同时,人生也显得太过匆忙,不是忘记最必要的这一方面,就是记起了最没必要的那一方面,最终,一生多多少少都留下些不可弥补的遗憾。

乔西不要这种遗憾。

乔西对JK林说的第二句话是:“我结婚了。”

 “你是向他要喜酒钱吗?”席烁嘴角含笑转头问。

乔西火了,“席烁!我跟你没法处了,你一点都没有认真听我说话,我不说了,你也给我不要再说话了!”她明显地感觉到席烁是在埋汰她。

席烁轻轻笑了一下。来到车前,转眸看她,双手紧握着她的双肩,认真专注深情无悔地说:“老婆,我爱你。”

他说话声音不大,乔西却听得心头一震,心中泛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甜蜜,甜到心尖。总觉得今天,她做对了。

谁也不知道,爱情会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在心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席烁不关心他们说了什么,他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她的心意。仅仅这一点,就够了,其他的事情由他来承担。

那林磊呢?

 爱情过后,停在原地追悔过去的人,又应该怎么办?

 “哗啦”一声,桌子上的文件、化妆品通通散落一地。整个房间一片狼藉。

珍尔应声赶过来,着急地拉过林的手,打量他的身体问:“JK,有没有受伤?怎么回事?”

林狠狠地甩开她的手,愤怒的声音:“不要再叫我JK,我叫林磊!!林磊!!”

 “怎么了呢?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知何时何亦亭已来到身边。笑逐颜开地对JK林说:“你不去我那里,那我就来你这里了。”

林磊闻声面色未改,声音放柔了许多,微侧首对珍尔说:“珍尔,抱歉,我没事。你先休息吧。”

珍尔向何亦亭点了下头,蹲下身来拣了几份重要的文件,便离开了。

何亦亭踩着红色细长高跟鞋,绕过乱七八糟的地面,坐到已被扫平的桌子上,面对着JK林悠悠地说:“她结婚了,而且那个男人优秀出色的让你望尘莫及。并且你发现,那个曾经只为你笑,只为你哭的她,已经慢慢爱上了那个男人。你接受不了了?”

林磊拳头紧握,语气却平常,“你向来喜欢乱猜,自以为是!”

 “是吗?”红色高跟鞋点地,摆动曼妙的身姿,缓步走到他面前,轻柔地握上他紧攥的拳头说,“你不承认?”

 

席烁乔西刚到家,入目的便是门口的一捧玫瑰花。

席烁疑惑地转头问乔西,“有人追你?”

 “没有。”

乔西上前抱起来,心里还在美滋滋地以为是送给自己的,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叨:“哎哟喂,送花的人太不负责任,没看到人就放到门口,万一被拿走怎么办……”拿出标签一看,立马扔到席烁怀中,“给你的!”

席烁接过来,眉心轻蹙,何亦亭。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可以收到不同颜色的玫瑰。席烁心怀坦荡,并不在意,再说也管不了别人想干嘛,不是吗?放之任之,时间久了那人不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吗?乔西却不是这么想,怎么看那些花怎么都碍眼。碍眼就碍眼吧,她不但没有把这些花儿扔掉,反而用花瓶给养着。各个房间都有。

起初,席烁听之任之。后来就成了,每次乔西一转弯到卧室,余光中瞥见客厅中的花儿,或者卧室中的花儿,立马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西西,我是无辜的。”席烁坐在沙发上看着乔西的动作。他可不想才同床几天又要分床睡,对他身心都无益。“我都和她说了我已经结婚了。”

 “如果她有你已婚的意识,她完全不会这么做了。”乔西忿忿的。站在房间门口对着席烁下命令,“今晚,分居!”

 半夜,拿着钥匙的席烁在房门与窗户之间来回晃荡,进不去。

这才想起前几天以为要下雨,他把窗子关上了……所以此时只能透过窗子眼巴巴的看着乔西睡得香甜,碰不到,摸不着……。

次日一早。

 叮咚……叮咚……叮咚的门铃响,乔西刚穿好衣服,睡眼惺忪去开门。门打开一刹那,呆住了——

孔屏头戴一顶粉红色的鸭舌帽,鸭舌帽下面是一团团卷卷的——假发,米色短袖前面是一个乍一看像幽灵,仔细看比幽灵还可怕的图案,牛仔短裤像是没洗干净似的,脱着线呢,一双足有10公分高的增高拖鞋,对!是拖鞋!脚指甲是赤橙黄绿蓝靛紫的色儿,拎着形似斑点狗狗的包包。最亮眼的是鼻梁上占了半张脸的无镜片眼镜。整个一个非主流的装扮。

乔西控制不住的嘴角抽搐,孔屏这又是闹哪样?

见开门的是乔西,孔屏立马热情地扑上来。

 “啊啊啊啊!!!西西啊!亲!”搂上了还不算,手无规律地乱摸,“西西,皮肤好好喔,揉揉,好滑。胸部也大了,捏捏……”

乔西被蹂躏的完全忘记了和席烁还在冷战当中,大喊:“老公,救命!”

 

18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