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佛明伦州S-AF空军基地。

 

作为佛明伦州地标性建筑的是S-AF的指挥大楼,背海而立的建筑群就如同振翅欲飞的白头海雕。远处的停机坪上不时有地勤人员在忙碌着,海浪击石的声音与飞机起飞的发动声混在一起,说不清谁比谁更大声。

 

此时此刻位于指挥大楼的最高层会议室中,官拜中校的邓肯正翻阅着一份文件资料。

 

“据说台风就要来了。”像是闲话家常似的,达沃尼少将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擦拭着,“你知道这次的台风叫什么名字吗?”

 

“‘美杜莎’,不过新闻说规模不大,应该不会影响到下周开始的军演训练。”邓肯回答,接着又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手里的文件上,“……我可以问一句这个僚机组的名单到底是怎么回事吗,长官?”

 

“什么怎么回事?”达沃尼少将装糊涂。

 

邓肯是个三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棕黑色的背头一丝不苟,穿着一身灰色的中校常服,正襟危坐在会议桌旁,白色的手套搭在椅子的扶手上。

 

“这份僚机飞行员的名单平均年龄也未免太年轻了,竟然有七名是弗戈森诺的在校生……他们的飞行经验根本不能算经验吧?”

 

只见两鬓已经斑白的达沃尼少将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茶,用让邓肯等待得简直快要抓狂的时间去吹散茶面上的氤氲后才开了口:“没办法啊,现在很多飞行员都在执行任务,毕竟你也知道现在的形势嘛,所以国防部要求多给年轻人机会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再有你成为S-AF的机师时也不过是个空军生。”

 

今天他依旧穿着自己那件洗得发白的旧军服,达沃尼少将并不喜欢像多数人那样在军服上挂满种类繁多的勋章——他并不是没有授过勋的军人,至少他领口处的“皮斯特斯克勋章”就说明了一切,在柯纳维亚拥有这枚勋章的人不过区区21名,还要加上已经阵亡去世的。但是如果脱下军装,达沃尼少将的样子就跟那些在街头拎着鸟笼子散步回家的老干部没有区别。

 

“……我跟他们不一样!”邓肯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像你们这些王牌机师都这样,总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飞得更好的飞行员。”达沃尼少将眨着眼睛冲邓肯笑道,“当然这种心情我也理解,就像你当年打破我的模拟飞行记录时我也一时接受不了,当天怄得好像连晚饭都没吃。”

 

“阁下,我不是那个意思……”邓肯感到一阵局促,十三年前他刚刚调任到S-AF基地时还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莽小子,仗着自己飞得好,跟搭档到处挑战其他飞行员的记录。几乎打遍基地无敌手的时候,他听说S-AF的真正记录保持者其实是达沃尼上校,于是就以训练战的名义约他在模拟飞行中比拼,结果达沃尼上校以微弱的劣势落败于他,邓肯为此非常得意,当晚还邀请了基地的联队官兵喝酒庆祝。

 

然而直到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当时达沃尼上校刚刚在战争里失去了两个儿子。

 

邓肯皱起了眉——他总是皱眉,就好像有解决不完的烦心事一样。他不再说话,而是继续低头翻着僚机飞行员们的资料。

 

突然他的眉毛锁得更紧了,他抬起头看了看气定神闲的达沃尼少将,又像是不敢相信地再次低头确认了一遍,然后他终于忍不住了:“那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波尔德?”达沃尼少将一猜就知道邓肯想问的是谁。

 

“他的各科成绩也未免太寒酸了吧?上学期竟然还有一门理论课差点挂科!”昔日眼中揉不得一点沙子的优等生说,“所以跟其他入选生相比这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难道对着敌机来袭他能用意念炸了它?!”

 

“你看看他的飞行成绩。”达沃尼少将不紧不慢地啜了一口红茶,“嗯,诺特勒的原产红茶真是棒极了,你不来一杯吗?”“不了,我更喜欢咖啡。长官。”邓肯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一脸露骨的挑剔神情,“确实他的飞行成绩还不错,但我们要的飞行员可不是只有一个‘会飞’就行了。而且他连飞行执照都还没有!”

 

“没办法,弗戈森诺的学生都要三年级下学期才能考取飞行执照,这个我跟校长先生特地咨询过。”达沃尼少将用一副邓肯不用看就知道是故意装出来的苦恼样子说,“不过像他这样的例子在柯纳维亚的历史上也是有的,所以国防部的审核应该没有问题。”

 

“……少将,我觉得这不是问题的重点。”

 

“其他的,我觉得你在看过僚机测试的录像后就会明白了。”

 

说着达沃尼少将拍了拍手掌,室内电脑的识别声音系统立刻开启了可以悬浮在空气中的电子显示窗,波尔德的模拟飞行数据瞬间出现在了邓肯四周,其中的几个小窗口里还有飞行录像。

 

渐渐的,邓肯的脸色变了。

 

 

 

[3.5]

“……这不可能……”

 

“这次我预计从弗戈森诺选择七名在校生作为军演时期的僚机飞行员,”达沃尼少将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其中像玛莎·特康洛斯·霍巴拉奥斯,托马斯·伊索,库巴·季德勒这三名早已经进入了僚机系统,除掉他们我需要再选四名,所以我直接在考试中引进了White Phantom的操作系统……”

 

“White Phantom?”邓肯倒吸了一口凉气,“它的系统属于国防部最高机密,长官!”

 

“放心吧,没有人能认出它来。”达沃尼少将笑眯眯地,仿佛为自己的主意感到非常得意,“不出所料,White Phantom的操作系统让所有参加考试的学生都手忙脚乱,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飞成什么样子,于是我打算按照成绩高低依次选出四个学生,但这时出现了一个非常让我意外的孩子……”

 

“波尔德……”邓肯的视线仍旧盯着电子显示窗里的录像,“真不敢相信在如今的柯纳维亚,竟然还有第一次使用White Phantom模拟系统就展现出与当初的鲁迪斯不相上下的飞行员……”

 

“AI飞弹躲避率72.5%,开火命中率66.8%,飞行时间最多,距离最长,弹药剩余最多……”达沃尼少将呵呵地笑了起来,“他是他们小组里唯一的幸存者。如果不是模拟弹射的时候姿势错得离谱,他的成绩应该是AAAA。照这个势头看,如果训练得当,等他慢慢熟悉White Phantom的操作系统,那么未来超越鲁迪斯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啊。”

 

达沃尼少将开心得就像是一个孩子,这样兴奋的上司邓肯感觉已经好久没见了。

 

“可是一次这样的成绩并不能说明很多问题,”邓肯争辩道,“或许只是运气而已。”

 

“战场上运气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其实我们这些能活下来的人并不一定是技术比那些死去的人好多少,而是运气女神那天刚好多看了我们一眼而已,不是吗?”

 

邓肯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我的飞行员从来都不需要什么全才。”达沃尼少将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只要有一方面可以超出一般人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所以我根本不在意他的什么理论成绩外语成绩,那种东西对我有意义吗?我又不是弗戈森诺的校长。只要他飞得好,他就是一匹我要的千里马!看看他们喜欢的那些学生,就差没把全面发展样样行几个字写在脑门上了,那有什么意思呢?而且根本也不现实嘛。”

 

见邓肯似乎露出了一点被说动的表情,达沃尼少将继续说:“有些人某些方面的能力太过优秀,那么其他方面就会势必出现短板。所以这种时候我们这些做上司的,就得试着去包容他性格上的缺陷,而不是去否定他弃用他。就比如有人刚到S-AF时曾经因为太过傲慢而时常引起人际纠纷,但他依旧是我不可或缺的幕僚,你说我说得对吗,邓肯中校?”

 

“……这还真是具体到极有针对性的例子呢,少将阁下。”邓肯发出了小小的抗议,接着依旧对波尔德抱有疑问的他沉吟了一下,“您确定这个成绩没有作弊吗?”

 

“不知道。”达沃尼少将直言不讳。

 

“不知道?!”邓肯的声音有些崩溃。

 

“White Phantom全国只有一架,而她的操作系统与各项数据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数据可以用来进行对比。能够驾驶她的鲁迪斯也是柯纳维亚第一人,如果不是他因为执行任务暂时调派S-AF,White Phantom也不可能出现在我们这儿,更别说获得它的系统数据了。所以能够在White Phantom操作系统中作弊并不是不可能,但肯定并不容易,我不觉得一个空军在校生可以做到。”

 

“……我能问阁下是如何得到White Phantom模拟系统使用权限的吗?”邓肯问。

 

达沃尼少将笑而不语,随后他站起身来,面向即将要来暴风雨的窗外,停机坪上飞机整齐地排列在一起,对面的工事房里依旧有整备员走进走出,这副情景达沃尼少将看了将近四十年,却觉得自己怎么都看不够:“我只希望我挑选出来的飞行员,至少也能稍微熟悉一点White Phantom,鲁迪斯固然足够优秀,但是我们所有人都不能把他当做唯一的王牌。”

 

“等等,长官。”听出话中苗头的邓肯一歪头,“阁下难道要让波尔德去做鲁迪斯的搭档吗?”

 

“事实上另外一个孩子的成绩也不错,是个叫库宁格特的女孩子,成绩只比波尔德略逊一筹,他们俩在White Phantom系统的模拟测试中成绩最高。”达沃尼少将依旧没有直接回答。

 

听罢邓肯用指尖在显示屏上一滑,推开了波尔德的数据窗口,把库宁格特的资料提了上来,屏幕上的女孩有着棕色的短发与一双充满活力的杏眼,甜美而可爱,各项学科的平均成绩远比波尔德要赏心悦目得多。

 

“为什么不选她作为鲁迪斯的搭档?”邓肯问,“既然White Phantom是鲁迪斯的座机,那么跟随僚机是波尔德还是库宁格特都不重要吧?毕竟他们在伴飞过程中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使用White Phantom的操作系统了。”

 

“其实我现在谁也没选,”达沃尼少将摆摆手说,“White Phantom的僚机必须由鲁迪斯亲自来选,这是他同意来S-AF执行任务的唯一要求。”

 

邓肯点点头:“可以理解。”

 

邓肯知道鲁迪斯的名字,却一直没有机会见见本人。如果说邓肯与达沃尼是王牌机师,那么年仅26岁就已经创下327架击坠战绩的鲁迪斯绝对是王牌中的王牌,不过鲁迪斯性格很低调,鲜少在公共场合露脸,所以有关他的报道并不多见。即使是军部授勋,本人也没几次到场。邓肯只知道他出身名门,军校四年级的时候转到弗戈森诺完成了剩下的学业。23岁的时候从3000名测试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White Phantom的机师,从而开启了王牌飞行员的生涯。

 

“明天我会给波尔德与库宁格特再安排一次测试,到时候你也来吧。”达沃尼少将最后说,“100f,我赌波尔德赢。”

 

“这有点太狡猾了啊……阁下。”邓肯笑了——其实他并不常笑——或许他只是做出一个跟笑差不多的面部动作而已,“也好,我就押库宁格特吧,毕竟我们的空军司令也是一名女性,我更愿意站在总是能带来幸运的女性一方。”

 

61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