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六月二号,挑战杯的省决赛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响了号角,关家之在前一晚带领众成员奔赴隔壁市的一所高校,由于参加答辩的人数有限,所以关家之、何芸、叶果航和赵颖茹四人作为小组代表上场,对本组的作品进行展示和回答答辩老师的问题。

在同一个赛场,赵颖茹他们果然遇上了同学院的王夕,只不过她在另一支参赛队伍中,也是代表他们学校,两队的队长还是蛮友好的,只有个别组员不太合拍。

比赛的过程很顺利,毕竟叶大神和赵颖茹大学期间都参加过不少的大赛,早已经是老油条了,在台上的表现自信而大方,只有何芸在赛前出了点小问题,上厕所的时候打滑摔了一跤,把脚给崴了,她却不顾关家之的反对,坚持出场,让关家之恨不得直接将她抱下台,组长夫妇真是无时无刻都在秀恩爱啊!

比赛的结果也很不错,他们小组获得了最高奖项——特等奖,并和王夕所在的小组一起获得团队奖项——优胜奖。

颁奖典礼结束后,他们就坐着包车回学校,在校门口下车时,关家之提议一起出去庆祝一番。

“走走走!今晚不醉不归!”高天边右手捧着奖状,左手勾着金嘉琪的脖子。

“死开!离本小姐一米远!”金嘉琪不客气地推开他。

“好啊。”两人真的离了一米远,但,身高将近一米九的他依旧够得着金嘉琪的脑袋……

他们两人就这样变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很滑稽,路过的童鞋不免多看了一眼,而金嘉琪的脸也渐渐变红了,走到高天边的面前,狠狠地踩了他一脚,然后逃掉了,高天边在她身后嚎啕大叫,害得赵颖茹他们都不愿说自己认识他了。

那晚,六个人没有不醉不归,只是去吃了一顿烤肉,结果第二天赵姑娘因为太过热气而感冒发烧了。

叶果航接到彤彤的电话,从实验室赶了过来,将浑身虚脱的某人背下楼,送到了医院。

病了的小女友变得跟小孩子一样任性,不爱吃饭!不爱喝粥!

叶果航端着一碗粥,非常耐心地哄着坐在病床上仍没有完全退烧的小女人:“乖,吃点东西,要不然你会饿的。”

“不要。”脸颊因发烧而异常红润的赵姑娘轻轻摇头,声音柔软而娇气:“我没有胃口。”

叶果航微微蹙眉,语气温柔中加点无奈:“不吃的话,你的胃会受不了,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闻言,赵颖茹眨了眨一双漂亮的眉眼,病弱的脸上多了几分生气,有点兴奋地说:“我想吃鸭脖子,辣的!”她病了之后就一直觉得嘴巴淡淡的。

叶果航好气又好笑地面对这女友此时的无理取闹:“不要胡闹了,你现在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能吃。”

“那你还问我。”某人赌气地说,在病床上翻了个身,闭上眼背对着他。

过了许久,假装入睡的赵颖茹都没有听到叶果航再出声,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惹生气,这样想着,满身感冒病菌的她又觉得满腹委屈,别人的女朋友每天无理取闹,别人的男朋友都不会这么容易生气,为什么她只是在生病的时候无理取闹一次而自己的男朋友还这么冷漠呢?

于是,此时心里有点脆弱的赵姑娘就觉得眼眶热热的,一睁眼,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只是透过眸子里的水光,她看见了什么?

叶果航那双清冷深邃的眸子就在她的眼前,英挺的鼻子对着她小巧的鼻子,他的薄唇离自己的红唇也不过五厘米的距离。

“你……”赵颖茹屏住呼吸,刚想说什么,红唇就被他封住了,然后唇齿被强行撬开,一股温热的流体涌进来,带着淡淡的葱花香,是粥。

等她完全咽下他喂过来的粥之后,他舔了舔她的唇瓣,这才肯罢休。

赵颖茹的脸已经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晶莹的泪珠子还挂在眼角处,看上去非常地可爱而无辜。

他怎么可以将这种事做得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厚颜无耻……

叶果航抬起手捧起女友的脸蛋,用拇指帮她轻轻地擦干泪珠,微微挑眉,清冷的声音温柔如水,“还要吗?”

“什么?”心跳如擂的赵姑娘呆呆地问,嘴对嘴被喂食什么的真的是她生平第一次好吗……

“还要我这样喂你吗?还是你自己……”

“我自己来!”从羞涩中反应过来的赵颖茹抢过他手里的碗,自己乖乖地喝起了粥,开玩笑!如果让他那样喂,被护士或其他人看到,她以后还能来医院看病吗?不过这话怎么这么奇怪,果然,赵姑娘的脑袋烧迷糊了……

第二天,赵颖茹的烧终于是退了,叶果航坚持让她到他的公寓住两天,说是方便他照顾她。

住进去的第一个晚上,赵颖茹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叶果航对她很冷漠,甚至离她远远地,无论她怎么喊他,他都没有回头,最后不知怎的,她掉进了一个湖里,怎么挣扎都呼吸不过来,就这样她从梦里惊醒过来。

以照顾她为由而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叶果航,此时正紧紧地抱着她,她也终于明白了呼吸不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某人抱得太紧了。

因为害怕而出了一身虚汗的赵颖茹浑身黏黏的,不太舒服,她小心翼翼地挣开叶果航的怀抱,然后起身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平息心里的恐慌。

五分钟后,她重新躺回叶果航的身边,他有感知似的,身体一转,手臂一伸,又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黑暗里,赵颖茹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心中的复杂感觉变得有些强烈,她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可是又害怕自己会沉沦在这样的幸福中,以至于无法坦然地面对他以后的选择。

就这样看了一会儿,空气中突然响起他沙哑而低沉的声音:“怎么了?做恶梦了吗?不怕……”他没有睁开眼,只是圈紧怀里的人儿,一只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着。

她怔了一下,然后伸出一只手回抱住他的腰部,另一只手握住他比自己大一圈的手,撒娇似的地在他胸膛上蹭了蹭,闭上双眼,语气娇软地说:“你在这,我不怕。”

夜更深了,叶果航感觉得怀里的人又沉沉睡去了,想起刚刚闭着眼都能感受到的她那样忐忑不安的目光,他低头小心翼翼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为了照顾家中生病脆弱的女友,叶果航买了一本菜谱回来学做了几样赵颖茹喜欢的菜,被公主般伺候的赵姑娘在病情好转后,对于使唤男朋友这件事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航,我渴了,给我倒杯水过来!”

“航,你做的菜这么好吃,以后都由你做饭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什么时候你开始有我是那种居家好男人的错觉了?”

“你不是吗?”

“不是。”

“那你干嘛学做菜?”

“你不病好,怎么学着去做一个贤妻良母?”

“为什么我要学做贤妻良母?”

“那是我未来老婆的基本要求。”

“哦,关我什么事……”

“你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

喂喂喂,不要随便剥人家的衣服了,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

作者:我也感冒了,一边流鼻涕一边码字,呜呜呜~

67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