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分钟之后。

席烁犹如母鸡护小鸡一般将乔西保护在身后,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闫清,你过来一下。对!我家!马上!速度!”

十几分钟后,乔西被揉得通红的脸,依然绯红。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席烁身上。颤巍巍地说:“孔屏,我告诉你,你下次再这样,我就打你了。”乔西底气不足地威胁。

孔屏推了一下镜框,“西西,我和我哥一样爱你,你怎么忍心……”

 “孔屏,你下次再这样,我把闫清调到英国。”席烁开口说。

孔屏立马噤声。

又过了半分钟,孔屏看到冰箱上贴的十几张便利贴,突然嚷嚷道:“哥,你还是处男呢!”

 “噗!”正在喝水的乔西一下子喷了出来,又被呛到了,咳个不停,席烁一边帮她顺气,一边递纸巾。神色自若地来回打量孔屏一遍。“孔屏,你穿成这样准备驱鬼吗?”

正在这时,站在门口西装革履的闫清敲了敲为他敞开的门。

 “进来,坐。”席烁说。

闫清依言走进来,坐在沙发上,看着身边奇装异服的孔屏,着实吓了一跳。随即恢复常态。闫清只是席烁身边的助理,认识闫清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一群男人追着闫清打,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闫清,席烁便救下他。闫清能文能武,处事谨慎,沉默寡言又懂人心,席烁很看重他,也有待他如朋友的意思。

因为一次聚会,孔屏像爱上乔西一样,对闫清一见钟情,从此就是一个追一个跑。孔屏十次找席烁九次为了找闫清,另外一次也是想知道闫清最近心里在想什么。

 “闫清!”孔屏笑嘻嘻地挽上闫清的胳膊。

闫清礼貌且照顾到孔屏情绪地抽离。面对着席烁,恭敬地喊一声:“席总。”

席烁嗯了一声,开口问:“孔屏因为你一次次打扰到我的生活,你看怎么办?”

闫清一愣,完全误解了他的意思,沉默了一会,转身对孔屏说:“承蒙孔小姐偏爱,无福消受。还希望你以后不要因为卑微的我打扰到他人。”

乔西只觉如穿越了一般,仿佛孔屏是顽皮的公主,闫清是一介书生一般。公主逼书生就范,书生抵死不从。

 

又被拒绝了。

孔屏怔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来,在闫清面前转了一圈,“闫清,你看,你不喜欢我穿得成熟,我这样,你喜不喜欢?”

闫清看也没看一眼,冷声说:“孔小姐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心……有所属。”转头对沙发上的两人说:“席总,席太太,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先走了。”

席烁和乔西均没反应过来两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同时嗯了一声。

闫清起身看了一眼花花绿绿的孔屏,礼貌地说:“孔小姐再见。”

闫清走后半晌,孔屏半天都没有反应。

突然,“啪嗒”一声一滴泪落了下来,紧接着是孔屏号啕大哭。

正在等电梯的闫清,听到孔屏哭声的跨进电梯的脚步顿了一下,也只是顿了一下,接着毅然走进了电梯内。

 

客厅内席烁与乔西目瞪口呆地同时望着孔屏……他们被孔屏突然的大哭,吓到了。

片刻后,反应过来的乔西推搡了一下身边的席烁,贴耳小声地说:“老公,你不是什么都会吗?去安慰。”

 “你们都是女人,她的感受你应该懂。”席烁推辞。

 “你是我老公,出了事儿,你应该一马当先。”

席烁转头看乔西,认真地说:“老婆,这话说得好,我喜欢。”他就喜欢乔西依赖他,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告诉他。

于是——

 “咳咳……”席烁单手握拳放到唇边轻咳了两声,试图可以引起孔屏的注意。

 “咳的声音太小了。”乔西提醒。

 “咳咳!”席烁重重地咳了两声。

孔屏讷讷地转过头,泪水还挂在脸上。

伤心地说:“哥,闫清走了,他又不要我了……”

 “又”字,这个“又”字用的让人……接下来怎么安慰呢?哑口无言。一向能言善辩的席烁这会儿也词穷了。

 “孔屏,感情这种事情急不得,水到渠成的……”乔西安慰。

 “什么急不得,你不是刚一毕业,我哥就迫不及待地把你娶回来,放在家里。再不急闫清都是别人家的了,你们没听到吗?他心有所属,心有所属啊!我每天除了他睡觉的七个小时,其他时间都看着他呢,他根本就没在约会,就是说他跟他所属的那个人——他们压根没有在谈恋爱。那我就是还有机会的!如果我现在就放弃了,那一定是一辈子的遗憾,所以我不能就这么认输了。”孔屏激动地说。表情瞬息万变,心情也从刚刚的低谷,一跃到平地之上,继而向海拔更高处攀爬。“我要为我的爱继续努力。”

好疯狂的认知。完全不需要别人安慰,自己就把自己给疏导了,就连接下来的能量都自己给自己补的满满的。

 夫妻俩又是瞠目结舌。

孔屏自发地想通以后,抹了一把眼泪,一刻不留,马不停蹄地要实施自己疯狂的想法。拎着斑点狗狗的包包,踩着10公分的增高拖鞋,就这么塔啦塔啦地走了。

好长一段时间,乔西才反应过来。呆呆地问:“席烁,我们俩刚才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是她自己顿悟的。”

 “怎么就顿悟了呢?”乔西想不通。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席烁总结。

果然是表兄妹关系,思绪都和正常人有点脱轨。唯一相似的大概就是奔放了。可是——

乔西立马从席烁身边弹开。摸了摸鼻子问:“你以前没有谈过恋爱?”她其实想问,刚孔屏说的那句让她喷水的话是真的?

 “谈过吧。”席烁语重深长地回答。

 “什么时候?”按照他好色与那方面比较旺盛来说,谈过应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啊。

 “大概7岁。”

 啊?这么早!非人类!

 “怎么谈的?”

席烁望着乔西,故作委屈地说:“那时我被一个小女孩无情地夺走了初吻。她还摸了我的胸。”

乔西脑补的情景是,小时候席烁应该是个小胖子,长得依然很好看,肉肉的,胸部那里的两块肉也不小,然后有个漂亮的大姐姐看上这小子的美色,揉了一下,顺便又亲了一下,亲的是嘴巴,从此,他就春心荡漾了。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我还有一张她一岁时候的半身裸照,西西,你要不要看?”席烁从皮夹内层抽出一张过了塑的照片。在乔西眼前晃了几下。

乔西探头去看,果然是半身裸照,一个白白嫩嫩的娃娃,肉嘟嘟,穿着一个粉红色的小三角裤衩,三角裤衩上还绣了一只小青蛙坐在荷叶上。漂亮的娃娃坐在一只假老虎边,笑哈哈地流着口水看着镜头。

乔西又凑近了看,好熟悉的面孔,胳膊上的一点小痣也好熟悉,那条小裤衩好像在哪里见过。乔西左看右看,歪着脑袋看,拿在手里看,翻到背面时,力透纸背的四个大字——我媳妇儿。

 “啊!席烁,你要不要这么变态!!!”乔西大喊一声。那个半身裸照是她的啊!怪不得眼熟,她家里也有几张差不多,不过没流口水的照片呢。

 “西西,这我媳妇儿。”席烁笑说。

“……你!”

“就是她亲了我,摸我的胸。”

“你不要说话!”

“她那时还老流口水。”

“闭嘴!”

“好看吗?”席烁死乞白赖地问。

“你从哪里偷来的?”

“爷爷寄给我的。”

“还给我!”

“这是我媳妇儿。”

“……”

乔西与席烁两人自结婚以来,小吵小闹从未间断。席烁没有刻意哄过,也不知道怎么着的,最后两人就糊哩糊涂地和好了,不久又会有些小摩擦,然后又没头没尾地好了。

 

185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