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此时此刻,佛明伦州佛十三区,位于距离S-AF空军基地六十公里外,一幢蓝白相间的二层民居中。

 

“不愧是我儿子,让爸爸亲一个,MUA~~~~~~~”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搂着波尔德的依格森先生显然又喝多了,理由是为庆祝波尔德入选僚机组一定要大开酒戒,如果不是姐姐挡下了父亲的劝酒,恐怕他要把自己未成年的儿子也灌上一杯。

 

“烦死了臭老爸,你给我好好吃饭!”波尔德无奈地把往他身上黏过来的父亲推回座位,“拿好你的筷子,多吃点米饭,醒酒!”

 

“呜呜呜被儿子嫌弃了,爸爸好伤心……”依格森先生假装哭了起来,他是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有着平凡的谢顶与啤酒肚,“明明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能够成为S-AF的飞行员这是多少军校生梦寐以求的愿望啊,以后爸爸就能在同事面前炫耀了!你不能剥夺慈祥父亲的这么一点小小的虚荣爱好!”

 

“等你给的生活费什么时候配得上‘慈祥’二字再说吧。”波尔德悻悻地给自己又添了一碗米饭,处于生长期间的少年总是饿得特别快,“再说获得国王身边男仆的工作有什么好骄傲的?我只是个僚机伴飞员,而且很可能只是持续到军演结束而已……哦不,很可能连军演都参加不到。”

 

波尔德完全没想把自己入选的事情告诉家人,但是弗戈森诺竟然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波尔德的家里,不过波尔德也没觉得哪里有什么奇怪,毕竟他还是个未成年,还是会需要个监护人的吧,他在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但是他要是很快就被踢出僚机组,到时候岂不是要家人跟他一起丢脸吗?每每想到这儿,波尔德都觉得S-AF的做法一点都不够人性。

 

“这么说我们家小弗是想飞White Phantom喽?”姐姐双手托着腮,看着自己长得越加清俊的弟弟眉开眼笑。娜斯洛·波尔德比弟弟年长五岁,继承了母亲的金色卷发与白皙的皮肤,浅绿色的眼睛就像一江春水,一直以来娜斯洛都是波尔德身边臭小子们的梦中情人,而波尔德之所以十七年的人生里没有谈过任何恋爱,或多或少也跟他那分数过高的姐姐有着不小的关系。

 

“搞什么伴飞,听起来就怪危险的!我当时同意你去读军校,只是希望你能像你爸那样当个修理师而不是叫你当什么飞行员啊……”当妈妈的对于飞行多少有点神经兮兮,一边不住给波尔德的碗里夹着肉一边嘟囔,“你就不能跟学校反映一下吗?现在形势这么紧张,万一将来他们要送你去前线怎么办?”

 

对于儿子就读军校,波尔德太太一直持反对意见,甚至在波尔德拿到弗戈森诺通知书后,连续一周不跟丈夫讲话,她认为儿子之所以会去考取军校就是为了跟丈夫赌气。后来还是丈夫用“军校也有很多兵种分类,就读弗戈森诺的也不是都要将来开战斗机”的解释才让波尔德太太小小地放下心来。

 

“嗨,你看看你,又来扫兴了,僚机伴飞你以为是谁都能获得的机会啊?这是我们波尔德家几代都没有过的殊荣!”依格森先生给自己的妻子一个白眼,“小弗既然是我的儿子,别说当僚机飞行员了,就是当王牌飞行员都肯定不是问题!宝贝儿子,爸爸永远站在你这边!!”

 

波尔德懒得理,只顾低头扒饭。心想等醒酒之后爸爸又要不明白妈妈为啥生他气了。

 

“……问题是爸爸你根本没有开过战斗机吧。”娜斯洛小小地揭了一下父亲的伤疤,“哦,小弗,明早我送你去车站,这样你能多睡一会儿。”

 

“哦,谢谢姐!”

 

娜斯洛笑着捏了弟弟的脸一把:“就你嘴甜。”

 

 

由于是密集的居民区,夜幕之下每家每户都笼罩在温黄的灯光中,地上的灯光把天空中的星星也映得淡了。波尔德喜欢这种有人的感觉,不像在弗戈森诺,校舍周围是一片空地,一旦过了熄灯时间,立刻方圆数里都陷入一片漆黑。波尔德当然不怕黑,只是睡不着的时候他总是戴着耳机躺在空荡荡的下铺,睁着眼睛看着没有人住的上铺床板,想象如果它可以变成全景天窗,那么此时此刻陪伴着孤身一人的自己的,会是多少颗早已死去的星星。只要这样想着,伴着音乐少年就会慢慢睡去,这已经成为他一年多来的催眠方法了。

 

蹲在院子里给Kaiser喂食的波尔德视线随着灯光向上至阴云密布的天空,他错过了天气预报,不知道“美杜莎”要持续几天。好在佛明伦州的地理位置是处于一个海湾里的位置,就算台风来袭也不会造成很严重的影响,甚至五年前刚刚搬来佛明伦州时,波尔德还曾在台风期间骑着自行车去海边看浪能打到多高。在那之前,少年从来没有见过海。

 

Kaiser是一只看不出什么具体品种的混血流浪犬(“大概是牧羊犬吧。”波尔德这么觉得),两年前,出生只一个月大的它被人扔在了雨中的街头,波尔德把他捡了回来悉心照顾了好一阵,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只浑身油黑光亮的大型犬。跟波尔德关系最好,一年前少年离家寄宿弗戈森诺的时候Kaiser一度成天趴在门口每天等着波尔德回来。由于家与学校位于两个完全不同方向的城区,车程要将近三个小时的关系,波尔德每个月才能回来一趟,这让少年也觉得寂寞,因此每次回家都会特地留出一点时间陪陪它。

 

“笨狗,”波尔德习惯跟Kaiser说话,“我入选S-AF僚机组的事你觉得怎样?靠谱吗?”

 

Kaiser从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含混声,草草看了主人一眼,又低下头用两只前爪扒着饭碗继续吃了起来,有点恼火的波尔德一定没有意识到Kaiser这个动作有多么物似主人型。

 

“……你有点良心好不好!你的晚饭难道比我还重要吗?!我们好久没见了啊!”说着波尔德去抢Kaiser的食盆,Kaiser也不示弱,一口咬住波尔德袖子,几秒后一人一狗就这么在院子的草坪上闹了起来,正闹着,躺在地上的波尔德越过Kaiser吐着舌头的小脑袋瓜,看到了娜斯洛正站在他们的面前。

 

“真不像样,一回来就欺负Kaiser。”Kaiser的名字也是波尔德起的,虽然当时遭到了娜斯洛的反对,她觉得应该起一个更可爱一点的名字,但是Kaiser自己只对这个名字有反应,波尔德当时得意极了。说着娜斯洛蹲下来,Kaiser立刻摇着尾巴蹭了过去,一边舒服地被姐姐抚摸着一边发出呜呜的撒娇声。

 

“叛徒!”波尔德有些伤心地喊道。

 

“没办法呀,你总是不在家,现在Kaiser跟我关系最好哦。”娜斯洛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接着她用温柔的视线盯着弟弟忿忿的脸,“……其实你很紧张吧,小弗?……对于加入僚机组的事。”

 

“哎?”波尔德没想到姐姐会听到自己刚才的话,挠了挠头,“呃……比起说紧张,倒不如说意外吧……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登上战斗机啊,不过我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去读军校就是了……我刚才是跟Kaiser随便说的,姐你别在意……”

 

还能清楚记得收到弗戈森诺录取通知书时,弟弟只是“……哦”了一声就立刻接受了自己即将成为一名军校生命运的笨拙样子,娜斯洛忍不住莞尔起来。

 

“是啊,你从小就喜欢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不过所幸结局都很好,从没让人失望过。”在娜斯洛的心中,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弟弟一直是她最重要的宝物,“去年你考上弗戈森诺,其实妈妈比谁都高兴,爸爸更是见人就炫耀。你才十七岁,没必要像个成年人似的思前想后反复斟酌吧……入选僚机组就去呗,能开战斗机就开呗,如果再有什么变化,就让它去变呗,在你这个你年龄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只有要不要去做,得让自己活得更像个年轻人一些,所以你这犹犹豫豫的性格到底像咱们家谁啊……”

 

波尔德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大概只有笑起来的样子才有点像母亲,但他却完全没有继承母亲那双深邃而美丽的黑色眼睛。

 

 “我可不是自家人夸自己人哦,其实小弗你是个远比自己认为的要好很多的男孩子,”见弟弟在听自己讲话,娜斯洛继续掰着手指说:“善良体贴,办事稳重,从来不让我们操心……姐姐一直以你为荣啊,你绝对可以做到更多事……”

 

“……说吧,讲这么多好话一定是有事要我帮忙,你从小就是这样。所以就别玩曲球了,我听着好累啊。”打断姐姐长篇大论的波尔德握着手举过头顶抻了一个懒腰,挽着袖子的手臂上浮现出成长期里少年特有的健康线条。

 

娜斯洛的脸微微一红:“才没有呢,小弗你最近疑心越来越重了!”

 

“嗯?是吗,那就算了,我去洗澡睡觉了。”

 

“哎等等等等!”

 

背向娜斯洛的波尔德眨眨眼,觉得自己赢了。

 

“好弟弟,好弟弟~”娜斯洛从后面搂住了波尔德的脖子——有时候波尔德觉得她更像是个爱撒娇的妹妹,“你能帮我拿到道顿·鲁迪斯的签名吗?拜托了!我都跟朋友炫耀出去了……求你了!”

 

少年顿感头痛欲裂。

 

“我根本就没见过他……明天也未必有机会见到他,而且就算见到了,鲁迪斯也是长官级的,我肯定不可能像追星似的跑到他面前递上签名板说请在这里签个名谢谢吧……”

 

“啊……是吗……”娜斯洛有点低落地松开了搂着弟弟肩膀的手臂,“我以为你们好歹是同僚会方便点呢……那就算了吧……”

 

“……”波尔德叹了口气,“万一……我是说万一哦,——总之如果万一有机会的话,我会帮你尽量试一试的……”

 

“是吗?我就知道我弟弟最好了!”娜斯洛高兴起来。

 

“等你有了男朋友就绝对不会这么说了。”波尔德哼哼道。

 

“男友可能只是暂时的,弟弟却是永远的呀,所以你在乱吃什么飞醋啦。” 说着,娜斯洛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亲,“晚安!”

 

睡觉之前记得把签名板放进书包。

 

那一刻波尔德默默给自己做着提醒。

49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