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苏然

 

苏然窝在阳台上的藤椅里看剧本,故事里的女主角在威尼斯清凉的月夜里思念着远方的爱人,这情节就像一出默剧,演绎着无声无息而表达不出的爱情。她在脑海里幻想着这个场景——威尼斯的夏夜,凉凉的月光下,是古典的建筑和古老的桥,一柔情女子立身窗前听着墙外细静的水流声,任由思绪远走,带向爱慕多年的少年恋人……

头顶的小吊扇轻轻地乐此不疲地转动,吹动着苏然额际耳边的碎发,她抬手给掖到耳后,随即从威尼斯的故事里醒来,紧接着,她想到了叶添。

数个小时前,她在机场送别了叶添。

当初,叶添是与楚乔同去的大理,一道儿回来的却是莫祈。叶添的这次大理之行,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无聊倒有趣,没什么能谈得上嘴边的事情”,苏然对此自不多问,只是在叶添开始着手准备出发纽约时,她就全懂了——叶添与莫祈大约是完了。

叶添出国数百次,次次都形影单调,这次却意外地很多人送她,连常住南京的温梓歆都特地赶来,场面隆重得像是生死离别。

苏然喜欢的那个可爱女人,从头至尾都表现得很愉悦而洒脱,她一派轻松地跟大家一一告别,包括与莫祈。他最后一个拥抱了叶添,一只手习惯性地抚着她的发顶,跟她说“保重”,大大的眼睛是半垂着,像是带些哀伤的样子。叶添靠在莫祈的怀里,瘦瘦的单薄的身体一下子被隐去了大半。莫祈抱着她颇长时间。

一旁的温梓歆看到这一幕,竟然不知为何流出了眼泪。骆桢时不时拿眼睛瞟一瞟哭得来劲的人,有些不解,她不觉着眼前的场景有什么伤感之处,或许是她见惯了离别,更或许是她觉得叶添这一走,对她对莫祈都好。苏然也不觉感伤,只是感觉她眼中那拥抱在一起的两人,实话说,真不像一对夫妻,也许命定里他们就很适合做朋友。但是苏然在转眼看到楚乔时,被他表情中严重的不舍惊到了,那人对着看过来的苏然淡笑,苦丝丝的,苏然才真觉到了伤感。

叶添上飞机前骆桢把她拉到一旁,两人神神秘秘地小声说了一小会。众人均神情疑惑,只除苏然心中了然。骆桢是一脸的谨慎,她在交代叶添有空跑一跑旧金山,代她看望她的父母。叶添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放心。

骆桢微扯着嘴角,点了点头。苏然看着骆桢的表情,握紧了与莫端相牵的手,心里有些酸楚。她还没有告诉骆桢她遇到过陈慕的事,她后来想过,陈慕会出现在北京,极可能是冲着骆桢来的,可是,会发生什么又能改变什么呢,骆桢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一次都没有提起过那个名字。骆桢是个多么理智而清晰的人啊,陈慕结婚了,娶了别人,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将往日之事化作尘土,风吹过,就当它全散干净了。

叶添走了,那双藏在深蓝色阔腿裤下的细腿带着朋友们的不舍与祝福一迈一迈地隐没在了登机的人潮里,衣料很飘逸,她很潇洒。

 

送走叶添,温梓歆提议大伙儿的一块吃个饭聚一下,众人神情恹恹倒也无一人反驳。出了机场才发现外面竟飘起了密密细雨来,骆桢说不放心甜甜跟Ryan两个小孩在家,便急急要回去。

Ryan是大半个月前莫端出差旧金山时顺道带来的。对于Ryan很崇拜莫端这一点,苏然觉得十分的无厘头,因他俩的接触实在称不上多。可能也就是莫端在同他玩游戏时狠狠地虐过他几回,他便奉这未来姐夫为大神,当然,更可能的原因是莫端送过他大堆限量版的玩具。总之,Ryan很喜欢莫端,很听他的话。

Ryan原先是住在苏然这边,苏然本来天天可以见到他,也是乐得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某天晚饭时,莫端主动同苏然聊到骆桢,同时说到甜甜在北京,那一刻,Ryan是含蓄着兴奋。然后,那孩子当晚就动手收拾好了自己的部分行李,并且告知苏然隔天需早点叫醒他,他要搬去骆桢那儿。Ryan喜欢甜甜。

在甜甜还是个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成天咿咿呀呀满地乱爬的懵懂婴儿时,Ryan就挺喜欢她,其实那会他也挺小的,当然他现在也不大。当一个漂亮的混血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抱起嘴巴里含着奶嘴同样漂亮的奶娃娃时,骆桢笑眼眯眯扭着头对在一旁的苏然说:“你看把你家Ryan送给我家小公主做驸马可好。”苏然回她:“你高兴就好。”

只是Ryan住旧金山,甜甜则常居香港,彼此天高地远见面机会着实是少,是以,一有机会Ryan就爱往骆桢那儿跑。苏然对这比她小上很多的弟弟十分的娇宠,常常是事事顺他心意,对于他一心奔向甜甜那儿,苏然挺无奈,又觉好笑,到底还是送了他去。

据这段时间骆桢在电话里说的,Ryan在她那边过得非常惬意,甜甜也惬意,孩子们不会去扰她,她也挺惬意。意思是我们都好,你放Ryan在我这多住几天。然后Ryan便一直未归。

骆桢决定今年秋天让甜甜开始上幼儿园,便定了一天给这位即将要入学的小女生办了个小型party。叶添当时电话里跟小丫头说好了会从云南回来给她庆祝,她之前也有答应那个小姑娘会挪出时间陪她去迪斯尼。很不凑巧的是,回来的前两天她扭了脚,骆桢让她养好了伤再回,甜甜这儿有Ryan在也容易糊弄过去。果然,小丫头只大清早问了一下叶子妈咪后全天都没有再想到叶添,除了叶添外,在场给她庆祝的人她也一概不太有心思搭理。苏然看着头靠着头趴在茶几上玩得如入无人之境的两人,居然想到的是——青梅竹马真是世上最美好的感情。接着,她想到莫端,然后,她很快地否决了刚刚那个想法。

 

苏然坐莫端的车去饭店,同车的还有楚乔与杜伊山。苏然与楚乔曾合作过几次,彼此还算熟悉,对杜伊山则有些说不明的感觉,他是莫端那个圈子里的朋友,他又是杜伊若的哥哥,叶添又告诉过她那人对她极有好感。

他们这些人……小世界里的怪圈。

温梓歆挑了半天的结果是一家陕西菜馆,苏然皱着眉头被莫端领进去了,她对陕西菜不是很吃得惯,总觉得香料偏多味太重,她向来喜欢江浙菜,清鲜爽利,吃了能使人心情愉悦。

莫端在坐下还没吃上几口的时候,服务员过来小声说隔壁什么公司的总经理请莫先生过去小聚一下,莫端点着头表示知道,拿着手边的餐巾擦了擦嘴对苏然说:“我过去一下……小心点儿,别吃到花生。”

苏然对着他笑,她对花生有点过敏。

苏然的另一边坐的是杜伊山,他趁苏然侧过身夹菜的当口对着她举起了酒杯,苏然回礼。他闲聊着问:“新电影快开拍了吧?”

苏然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故事怎么样?新闻里说是部文艺片。”

“嗯,是文艺片。”苏然手中的筷子慢慢地搅着碗里的面皮,没有想吃的欲望。

“观众的口味变化的真是突然,文艺片是越来越吃香。”

苏然笑笑,“衣食父母啊!这戏不也是迎合大众才写出来的……”

杜伊山一顿,转过脸正视她,问:“你也很喜欢这故事?”

苏然轻轻地摇了摇头,回答:“观众会喜欢。”

杜伊山笑了。

莫端很快回来,杜伊山倒是没再同苏然搭话。

苏然的筷子一直在动,就是没往嘴里送上一口。莫端看看她面前不见空的碗,问:“吃不下?梓歆喜欢这家的菜,她难得回趟北京……等会带你去吃别的。”

苏然往嘴里送了根面皮,边嚼边说:“不是很饿,要不等下买点粥带回去吧,旁边那家的鸡丝粥还不错。”

莫端给她递过去一碗汤,说:“先喝点儿垫垫肚子,完了给你买粥。”

到家后,莫端提着粥进厨房,盛到碗里了,也不见人过来。他走到客厅一看,苏然还曲着身子坐在玄关处换鞋的沙发凳上,在给双脚做按摩。

莫端走上前一把将她横抱起,放到客厅的沙发上,给她捏捏小腿按按双脚。

苏然搂着他的脖子,与他额头相抵,语气欢快地说:“小桢叶子跟梓歆她们个子都好高,幸亏我今天穿了很高的鞋子,不然要陷在她们中间找不着了。”

莫端手是未停,听了她的话后笑开了,她那人,曾经穿着平底鞋也敢站在模特群里,还气场十足像个傲视群雄一主天下的霸王。他逗她,说:“陷在中间不是更好找,喏,最矮的那个。”

苏然笑出声,在他唇边亲了一口,隔了一会儿说道:“小桢送的鞋子,好漂亮,就是太高了,根本没法穿嘛。”

莫端失笑,抬眼瞅瞅那姑娘,心想她买了一次也没穿过的鞋都不知道有多少,倒还心疼起这双来了,嘴里却是说着:“这有什么关系,当做收藏,将来也好给你办个鞋展。”

苏然知道莫端笑话她,也是一本正经地回他:“这主意不错!”

莫端又将她抱到餐厅,看她一口一口地认真喝粥,突然问:“东西还缺不缺?明天我陪你去商场?”

苏然咽下嘴里的粥,眨着眼睛,愣了三秒,才意识到八月已经开了头,她就要去威尼斯了,她回:“没多少要带的啊,去工作啊又不是去玩的。”

莫端笑,“哦~好好努力!”又说:“带点常备药,别忘了。”

苏然喝粥,含糊着应他。她喝完粥,倚在椅背上,满足地深呼吸一口,像想起了什么,对着莫端说:“小桢要回香港,我明天去她那儿接Ryan,我去威尼斯后,你找个时间送他回美国行不行?”

莫端做了个擦嘴的手势,给她递上面纸,说:“这事儿你还担心,Ryan在我这那可是国舅!”

苏然乐了,探过身子去拍他的肩,说:“好好照顾你们家国舅爷!”

 

隔天大早,莫端去上班,苏然去了骆桢家。Ryan已经起床了,正和甜甜俩人齐齐趴在洗手台那刷牙,动作一致,还时不时相视大笑。苏然看着那俩莫名其妙的孩子,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骆桢则明显见怪不怪的样子,说:“你瞧,每天都这样子。俩小傻子!”

骆桢招呼孩子们吃早饭,苏然去给Ryan收拾衣服。骆桢走到卧室门口,看到苏然手里握着小男生的T恤正坐在床沿发呆,她敲了敲门,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苏然抿着嘴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出来吃早饭。”

“不吃了,吃过了来的。”

骆桢倚着门朝床边的姑娘挤眉弄眼,说:“水饺唷,四季豆馅儿的,我前几天刚包的,不来点?”

四季豆啊!苏然扶额叹息,“拍戏前还不知节制,电影出来我会不会被骂……”

骆桢揽着她的肩膀,笑说:“开玩笑,网友都是有素质的好公民,骂你干什么,顶多就猜猜你是不是怀孕啊什么的……”

苏然无语,白她一眼。

骆桢拿着小剪刀给甜甜碗里的水饺剪成小块,眉眼温柔,她是个好妈妈。她柔着声音说:“来,尝尝妈咪新包的水饺好不好吃。”

她的小女儿很捧场,小勺子舀一小块送进嘴里,还没嚼就立刻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得意地说道:“棒!妈咪,你好厉害哟!”表情是满满的崇拜。

骆桢也得意,眉飞色舞地接话:“当然!”

苏然打量着那对活泼的母女,笑着咬破了饺皮,满口四季豆的清香,骆桢的厨艺真是没话说的。她想,如果陈慕没有那么心高,如果他当初娶了骆桢,那样的一家三口在一块的场面,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完美。

孩子们吃完了早饭在客厅搭乐高,六一儿童节的时候,骆桢的两个哥哥送来很多女孩子玩的拼装积木。苏然在厨房帮着骆桢洗碗,她低着头思量了很久,慢慢地开口说:“小桢,我上个月见过陈慕。”

骆桢手里一顿,“哦”了一声,随口问:“上个月?巴黎啊?”

苏然说:“不是,在北京。”

骆桢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子,漫不经心道:“哟,那挺稀罕。”

苏然知道她不想谈这人,扭头看了她好一会儿,见并无异样,松了口气。

苏然拎着Ryan的钢铁侠小背包在门口等着,Ryan在里面对着骆桢念叨:“Echo,Echo,你有空带甜甜回旧金山好不好?”

骆桢揉着他的发顶,连连答应:“好啊,好啊!”

“Echo,Echo,我们视频哦!”

“OK,OK!”

苏然站在门口打断他:“Echo也是你叫的吗?”

Ryan理直气壮回答:“本来就是叫Echo啊!”

“以后要叫姐姐。”苏然厉声道。

骆桢笑眼眯眯地打圆场:“没关系,没关系,我本来是叫Echo的,Ryan你说的没错。”

苏然有些愧疚。骆桢从前在美国生活时叫Echo,后来便不让人这么叫她,她刻意同之前的生活划开距离。Ryan小,不懂,只知道他从小叫这人就是叫的Echo,他不知道他所叫的Echo是再没法回旧金山的。

骆桢牵着甜甜送他们姐弟到楼下,她嘱咐苏然:“拍戏会辛苦,该吃要吃,别饿着。”

苏然点头,说:“你知道我耐不住饿的。”

骆桢说:“嗯,我过几天带甜甜去威尼斯看你。到时候给你做些好吃的。”

苏然笑了,说:“行啊。你上去吧,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Ryan说想吃冰淇淋,很贵排队人很多的那家。到了店门口,苏然问他:“你去买还是我去买?”

Ryan巴在车窗上往外望,半晌后说:“人不多,你买吧。”

苏然也往外面看了看,人真的难得不多,转身掏出墨镜带上,又照了两下镜子才推开车门去了。苏然纠结了好一番,最后下定决心克制食欲一忍再忍只买了一份,伯爵茶碎巧克力冰淇淋,Ryan的口味挺大人的,苏然也能吃上两口,草莓香草的她就不大爱吃。

苏然开车,Ryan往她嘴里送第三勺冰淇淋的时候,顺带说了句:“对了姐,我刚刚看到小慕哥哥了。”

“小慕哥哥?”

“Jeffrey。”Ryan咬着勺子仰头看苏然。

苏然意外Ryan竟然还晓得陈慕,他们闹掰的时候,Ryan也就甜甜如今这么大,她问:“你还能记得他?”

“不能,他跟我说话的,他说了我才想起来。Jeffrey之前和你还有Echo不是玩得很好吗,是常来我们家的那个?”

苏然“嗯”了一下就沉默了。

Ryan抬头看了看苏然,又看了看,不安起来,忐忑地开口:“姐,我以后是不是不能跟他说话啊?”

苏然仍沉默着,良久,才说:“不是。”

Ryan皱了皱眉,又专心地吃起冰淇淋来,他觉得大人的世界忒闹心了。

 

苏然去威尼斯的前一晚,莫端下了班过来陪她。她在收拾行李,莫端就坐她旁边看着。苏然一边叠衣服一边问他:“你今晚不用工作?”

莫端摇头,说不用。

苏然笑,又问:“是不是我要走了,怪舍不得的?”

莫端跟着她笑,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说:“嗯,舍不得。”

苏然手里的鞋子没拿稳,她弯着腰去捡,她说:“你要实在挺想我,可以去威尼斯看我啊。”

莫端握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起,又靠在她的肩膀上,一会儿才压着声音说:“对不起宝贝,我接下来有点忙。”

苏然笑了笑说:“我开玩笑的莫先生,你好好工作,我会尽快回来的。”

莫端闭起眼睛应了一声。

苏然侧过脸来看他,他脸色不是很好,苏然片刻恍惚,迷蒙地叫他:“阿端?”

莫端直起身来单手搂住她,眼睛在打开的行李箱上来回扫视,问:“有没有带药?”

苏然下意识地回答他:“嗯,有带。”再去看他的脸,已是一切如常。苏然认为刚刚自己隐约是眼花了。

 

八月八号上午,苏然主演的电影《流水十年间》在威尼斯正式开拍。

这时候的威尼斯,阳光明媚,波光粼粼,美到心醉。

威尼斯像个迷宫。被那许多的桥与水道隔成了小块小块。它是意大利北部闻名世界的历史名城,有古老文明,有异域风情,更有文艺复兴令人神往的艺术,它是飘在水面上的浪漫城市。

苏然是来工作的,可她觉得这里适合旅游和休息。好在《流水》是文艺片,文艺片就是走心,苏然有那种天赐的很走心的眼神,所以她工作得异常顺心,甚至在拍别人时还能有闲暇时间在附近走走看看,淘了一堆有的没的小玩意儿。

当初,苏然刚跟温梓歆熟悉起来时,那个人曾非常好奇地问她:“你怎么做到的?”

苏然一脸茫然,问:“什么?”

“那个啊,眼神啊。”

“哦~”意味深长,苏然是若有所思。

温梓歆则饶有兴味。

苏然看了看她,认真说道:“我就那么随便一看,大家就说我眼里有戏……我也挺好奇的,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温梓歆呵呵讪笑,道:“……你也是绝了。”

《流水》里与苏然搭戏的男主演是个第一次演电影的年轻偶像,外形很俊朗,人气非常高,虽然是第一次拍戏,不过领悟力不错,戏很流畅。苏然也感到轻松。不工作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四处逛逛,拍一拍圣马可广场和叹息桥,也去里阿尔托桥上看落日,或者就在大街小巷的面具店里挑挑捡捡,大多的时候却什么也不买。

苏然很希望这时候陪她四处闲晃的人是莫端。

骆桢是在苏然到威尼斯的两周后来的,她带着小女儿住在一个离苏然的住处很有段距离的酒店,她怕甜甜被人拍到。苏然收工早的时候常去找她们,甜甜会给她看她们买来的那些漂亮的面具和猫咪玩偶,以及在彩色岛上买回的精致的蕾丝刺绣。

《流水》放出的第一张剧照,是苏然蹲在彩色岛的水岸边,穿着黑色的破洞T恤,左手的食指中指夹着烟举在耳边,扭着头看向镜头,短短的头发有些遮住眼睛,眼神里是一片哀伤的戒备,同背后红白蓝绿的墙面是格格不入,很有冲击力的美。

《流水》的剧本里,女主角一度颓废。苏然很不喜欢那种感觉,可是她演得很好,步步到位。剧照里那场发生在彩色岛的戏,是女主角同恋人分手后的第一场戏,相恋多年的人终于分离,爱人回了国,女主角为了所谓的人生价值一个人留在这陌生的威尼斯城里痛哭反省。然而这座城市始终只美丽,从来对人的喜怒哀乐不管不顾。

苏然最初看剧本的时候一直担心会演不好,可事实相反,一镜到底一气呵成,导演连连称赞。苏然微笑着回应旁人的赞美,心里则是在想,怎么会演不好呢,她竟然在这威尼斯城里看到了杜伊若,连老天爷都在帮她酝酿着情绪演出一场好戏。

昨晚,她同骆桢在一家小酒吧里喝酒,本来是惬意而美好的夜晚。可是,在同骆桢告别回酒店的途中,竟很意外的碰到了杜伊若。那人化着精致的妆,同她打招呼。其实苏然与她并未说过一句话,连一只手数得过来的几次见面都是照面而过不曾停留。

苏然的表情可能十分的惊讶。

杜伊若笑得极妖艳,她不是那种妖艳的长相,对她的形容应该用“楚楚动人”。可是,今晚威尼斯的灯光月光下,她很妖艳,嘴巴是正红色的。

苏然觉得,这颜色很不配她。

杜伊若挥着右手,像是很惊喜能看到苏然一样,惊叫着喊苏然的名字。

苏然没应她,只淡然地笔直站立。

“你来这拍戏吧,《流水十年间》?”

“……嗯。”苏然迈开腿,打算往酒店走去。

这下倒是杜伊若站着不动了,她轻声一笑,而后开口说:“莫端是不是很喜欢意大利菜,他是不是常带你去Sogno,他有没有告诉过你,这么些年,我一直生活在威尼斯……”

苏然顿了脚步,几秒钟后,她开始继续往前走,耳边听到的是身后那个女人开心的笑声,苏然觉得一阵刺耳。她想,那人真是配不上那大好的正红色。

 

 

118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