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在弗戈森诺读一年级的时候,波尔德曾经作为参观生在教官的带领下来过S-AF,这座以“白色郁金香”作为军用标志的空军基地有着全国领先的军用设备与超强火力,其主持联队“雷鸟”联队更是鼎鼎大名,历史上从“雷鸟”联队中诞生的王牌飞行员数不胜数。波尔德很小的时候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次“雷鸟”的军演,宛如马戏团的空中表演让他大感新鲜,幼儿园时还专门收集过印有“雷鸟”战机图案的游戏闪卡,不过在搬到佛明伦州时都扔掉了,波尔德自小就是个对什么也不会太过执着的孩子。

 

如今他穿着模拟飞行的专用抗荷服,戴着防火手套,腋下夹着飞行员头盔,跟在一名领路的女士官后面在宽广的建筑里走着,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鲸鱼的肚子里穿行。

 

十分钟后,女士官终于在位于地下的一扇巨大铁门前站定,掏出自己的ID卡在识别卡槽中一划,再接着是虹膜扫描认证,之后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展现在波尔德面前的是另外一番景象。

 

他从没见过如此之大的飞行模拟训练室,而且目前他还只是在训练室的G区而已。仰头看着他猜不出层高的钢化玻璃,波尔德觉得这或许是一座楼中楼也说不一定。之前他看介绍说自己就读的弗戈森诺有着全国排行第一的飞行模拟训练室,现在看来做数据统计的人如果不是没有看过S-AF的模拟训练室,那么就一定是故意隐瞒了。

 

托现代科技进步的福,如今模拟飞行训练与实飞效果越来越趋近,而虚拟的空间与真实的操作系统会让新手飞行员更有安全保障,所以很多空军基地与学校都采用了这种训练方法,相对的,真机训练在慢慢减少。因此有不少老飞行员对模拟飞行嗤之以鼻持反对意见,“真正的飞行员必须从空中来,再到空中去,在笼子中飞得再高,都触不到真正的没有遮拦的天。”

 

不得不承认,这段话让波尔德有点心动。他还没有过任何的实飞经验,一次还没有过亲手去触及近在头顶的天,因为弗戈森诺的空军生要在三年级时才能进行真机训练。不过作为一直被老师评价为“缺乏必要的荣誉感”的中等生,波尔德偶尔会想,如果战争的双方也能在模拟飞行训练室展开就好了,就像对打一场游戏,谁赢了他所代表的那一方就算获得了胜利,这样就不会有什么伤亡了不是吗?

 

当然这个天真的想法他还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波尔德准尉已经就位,请指示,长官。”女士官对着对讲机说。

 

波尔德四处看着,试图找到对方的位置。不过这里除了他跟女士官以外什么人都没有,只有闪烁着冰冷光芒的各种仪器,波尔德叫不上来它们的名字。

 

接着女士官把耳机摘下来递给波尔德:“准尉。”

 

弗戈森诺的空军生一入学就已获得准尉的军衔,但波尔德还是不太习惯被人这样称呼,更何况他还只是个二年级生,还有五年多的书没有读完。

 

少年尽量掩饰起心中的忐忑,戴好耳机开了口:“波尔德。”

 

“准尉,你肯定也知道了,我们现在要求你再进行一次模拟试飞,战斗内容为交战,时间限制为45分钟,以击坠对方为最后胜利。”耳机的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波尔德敢打赌他不是弗戈森诺现任的任何一位讲师,“你的对手现在已经在另外一个模拟室中做好起飞准备了。”

 

“长官我可以知道交战对方是谁吗?”波尔德不假思索地问道。

 

“是真人还是AI这对你很重要吗?还是说只有如果对手是鲁迪斯你才能提起兴趣来,准尉?”

 

听出对方话里浓浓的火药味儿,波尔德急忙解释:“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对讲机里继续传来对方的声音:“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通过之前的测试的,也不没兴趣知道。但今天这次,我要看到一场倾尽全力堂堂正正的空战,S-AF自来不要凭运气进来的软脚虾,一旦被我发现有人在滥竽充数或者打什么其他的歪主意……我一定亲自把他送去军法署,波尔德准尉,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波尔德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没,没有,长官!”

 

……拽得这么二五八万的人,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个鲁迪斯吧?

 

钻进模拟飞行器的座舱时,波尔德忿忿地想。

模拟飞行器跟实体飞机的区别在于没有机翼,而是由无数盘根错节的电线连接在中央控制室里,座舱则在模拟飞行器的机腹下方,与地面呈垂直倒立位置,第一次进行模拟训练时波尔德感到头部充血得特别厉害,整个人都要窒息了,好在他适应得快,不过他的同学皮埃就没有这么好的适应能力了,直到一年级上学期结束,每次模拟训练之后还都要吐得昏天暗地。这种空间倒置是模拟飞行的必要设置,一旦成功起飞倒置感就会消失,但对于一些新生来讲成功起飞当然也没有那么容易。

 

模拟飞行器的座舱里密不透风,座舱完全关闭后没有任何自然光,每次波尔德都有种错觉,以为自己进入的是一艘潜艇。他确认了一下自己空军面罩的穿戴情况,之后伸手推开操作面板上的按钮。

 

顿时头顶的飞行舱外亮了起来,眼前出现了由特殊光粒子形成的虚拟影像,当然它们与实际存在的并无什么不同——卷帘门慢慢向上打开,有冰冷的日光流泻进波尔德的眼睛——似乎这是一座位于山间的私人机场,不太正规的飞机跑道,长度与宽度都有问题。

 

就如同电影中穷途末路的英雄截获了最终BOSS的飞机,需要在基地被炸毁之前完成逃亡似的场景。少年忍不住这样想。

 

他总是把模拟训练想象成一个可以让玩家身临其境的飞行游戏,这样才能有效地消除他的紧张。

 

波尔德看了一眼已经计时开始的时间显示,将飞机的驱动动力推至最大,他能感受到强大的动力此时正由机体腹部与尾部的动力喷气口里喷出,托着一路笔直助跑的飞机进行升空。飞机跑道的尽头是悬崖——就算知道真的掉下去也不会死——可波尔德还是把牙咬得紧紧的,他可不想就这么结束飞行。他迫使自己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跑道尽头的天空而不是悬崖边上,就像那里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路一样。

 

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助跑的距离,应该没问题。波尔德给自己打着气,毕竟起飞降落的“练习”次数,我肯定是弗戈森诺同年级生中最多的。他有些自嘲地想。

 

飞机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悬崖的距离在缩短,还有300米?不,150米??甚至更短??波尔德额头上汗水津津,他从没有试过在这么严酷的情况下起飞,如果就这么掉下去,他简直想诅咒场外的考官了——这种起飞环境至少是五年级飞行测试里才该出现的吧?!

 

但他还是成功了,就在即将冲入悬崖的瞬间,战机有如一只信天翁,扬起长长的两翼,滑翔跃入了宛如深海的蔚蓝苍穹。

 

波尔德长吁了一口气。一边监测着飞机的实时高度,一边收起了起落架。

 

从显像器得出他刚刚飞出了迦勒斯卡山脉,那是一座富含资源的矿山,东北方是模拟地图上的唯一一座城市群,迦勒斯卡山脉与城市群之间,是一片辽阔的海岸线。

 

天气极好,通过空军面罩上的盔藏镜,波尔德甚至可以看到地图边缘的雪山。

 

从刚才惊险的起飞中回过神来,波尔德有一个好的发现与一个坏的发现,好发现是这次的模拟测试没有再采用之前那个让他完全摸不清的奇怪系统,所以他不用再手忙脚乱地操作,乃至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飞得什么样了。坏发现则是他的战机是相对笨重的S-4E,在躲避飞弹与空中爬升上性能都很一般。而这点不满则在十几分钟后,当波尔德觉察到敌机是一架轻便又极具战斗力的S-5E时彻底爆发了,他真心觉得这场测试就是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混账考官在故意刁难他。

 

这让波尔德彻底生气了,他把拳头攥得紧紧的,发誓要把敌机当做场外的那名幕后黑手狠狠揍上一顿。

70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