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发现库宁格特的时候,波尔德很清楚地意识到对方也发现了自己,他先是加速飞了过去,试图从后面锁定她,但显然这种做法只有波尔德在飞行游戏里面对AI战机时才有点用,库宁格特是个敏捷的飞行员,她一侧机身,加速飞进了云层。波尔德并不着急,驱动操纵杆,让S-4E也钻进了云层中。

 

云层之上光线非常刺眼,波尔德通过面罩上的滤光镜警惕地观察着舱外的一切,因为强力雷达干扰器的关系,少年不太指望能从搜敌雷达上发现对方的身影。

 

由于高敏度探测雷达的存在,原本超视距作战比视距内作战要被应用广泛得多,换言之,现代空战应该已经不用再像五六十年前那样进行狼群战术了。但是就在二十年前,由曼·杜维博士发明的强力雷达干扰装备又让视距内作战变得重要起来。因为强力雷达干扰器能够抵消70%的视距外探测,而对视距内探测就不怎么起作用。当然探测的条件千差万别,各项数据也并非绝对,可是曼·杜维博士的发明让空战又变得复杂起来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有人曾经站出来抨击曼·杜维博士的发明让现代空战又倒退回了二十年前,曼·杜维博士则在电视节目里公开反唇相讥,称:“这岂不是跟永远从历史中学不到教训、一直重复着同样毫无新意错误的人类很相配吗?”

 

曼·杜维博士发明强力雷达干扰器的初衷是想让交战国家忌惮雷达探测失灵,从而对发动战争的行为能够再多一些斟酌。可是强力雷达干扰器并没有像核武器那样最终形成一种威慑。这让曼·杜维博士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决定停止一切科研活动淡出公共视线。在离开前他留下一句话:“作为一个科学家,我总是过高地对那些发动战争的疯子们寄予人性的希望,可最后我还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飞出来的只有灾难。”

 

这些年来,军部一边致力于继续完善强力雷达干扰器的功能,一边试图开发能够破解它的装备,但效果一直不算理想。而在模拟飞行设备中引入强力雷达干扰器是近五年里的事情。

 

 

 

波尔德在云层上平飞了大概有十几分钟,预警系统突然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显像器上表示敌机的位置正在波尔德的身后。

 

“看来鱼咬钩了。”波尔德看了一眼现在的飞行高度,7000米多一点,地图上的城市群就在自己的八点钟方向。而紧紧咬在波尔德身后的库宁格特也没有立刻投弹,波尔德知道她在试图将自己锁定在火力范围内,但是少年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而是突然让战机调转了角度,向着地面一路直坠下去!

 

库宁格特看着波尔德飞向建筑群已经明白了他的意图,他是想把自己引入低空穿梭飞行,高低不等,距离不同的穿梭飞行对任何一名飞行员来说都具有相当的难度,一个不小心很可能机毁人亡,纵然这不过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的模拟飞行,库宁格特也依旧忍不住猜想这个名叫波尔德的少年到底对自己的飞行技术有多自信。

 

“好吧波尔德,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少女将飞机的推进力达到最高限度,如同一颗流星般地尾随波尔德的S-4E也飞进了建筑群中。

 

在楼与楼之间穿梭飞行是波尔德自认的长项,只见他的S-4E机体漂亮地划出一道尾弧,侧身从狭窄的空间中呼啸而过,就像是贴着水面飞翔的海鸟。

 

如果是一艘更轻盈的战机,我估计自己会玩得更好。波尔德有些不服气地想。

 

但是他小看了库宁格特,对方的穿梭飞行显然也并不比自己差多少。S-5E就像是一块甩不掉的磁铁,牢牢吸在自己的机尾后方,更糟糕的是,她发射了一枚空空导弹,导弹击中了波尔德前方的一幢大厦外墙,倒下的巨大广告牌带着火星向波尔德坠来,广告牌上女歌星甜美的笑容因为角度的关系,显得有些扭曲。

 

“嘿,我很喜欢苏特呢!”一个侧身窜出的波尔德缺乏紧张感地嚷道。

 

看了一下时间,不知不觉间距离考试结束只剩下不到20分钟,波尔德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给自己多安排一场考试,或许别的僚机飞行员也都安排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少年自我安慰说。接着波尔德猛然拉动控制杆,让战机紧贴着一幢摩天大厦爬升,战机投射在玻璃外壁上的黑影,就如同一只振翅的鹰,库宁格特也不示弱,随着波尔德做起了一样的飞行,并且位置更好的她改为用机炮打击已经被她越追越近的敌机,波尔德躲避的样子多少有点狼狈,至今他还没有任何机会从后面包抄库宁格特的飞机。

 

只要再近一点,再近一点,我就可以锁定他了。库宁格特想,这场胜利势必是我的囊中之物。

 

可是突然之间,越飞越高的S-4E在越过建筑物的避雷针后消失了。库宁格特眯起了眼睛,她知道对方是利用阳光的掩护玩了一个小花招,她将自己的飞机由垂直飞行改为平飞出去,试图马上找到波尔德的战机,尽快结束战斗。可就像从来没有存在于这张虚拟地图上过一样,库宁格特找不到波尔德的踪影了,探测雷达器上也没有任何显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距离考试结束只剩下最后5分钟,库宁格特也变得有些焦躁起来,虽然跟波尔德打个平手也不失为一个好结果,但是她的自尊心还是不允许。而且她可以意识到,即使是刚刚与她通话的邓肯中校也是对波尔德更有兴趣。库宁格特积极地试图在建筑群中找出藏匿的波尔德,可她快要飞离建筑群了,尽头就是格瑞海,金色的海岸边上停靠着几艘游艇。

 

就在这时,宛如一条从海底陡然钻出的鲨鱼,波尔德的S-4E从下方一个翻滚窜出,心里一惊的库宁格特条件发射地拉高机体,但是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完成了锁定任务的少年,牢牢盯着已经被自己纳入火力范围内的猎物,面无表情地按下了空空导弹的发射按钮,这是他45分钟内的第一颗导弹。

 

拖着如同彗星尾巴的导弹极速地接近对方,而试图甩开死亡威胁的库宁格特则做着最后一点挣扎,她拼命地将自己的S-5E螺旋向上,并试图使用导弹干扰防御,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空空导弹像梦魇一样咬在她的身后,并且距离越来越近,而波尔德则在第一颗空空导弹马上就要击中敌机的时候,又补了一颗导弹。

 

至此,胜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虚拟空战中不会有炸毁飞机的景象,确认击坠的飞机会立刻消失退出虚拟空间。很多飞行员都觉得这种设定有点煞风景,但是官方自有官方的解释,他们认为让飞行员过早地目睹飞机击坠的画面是一种心理上的高度刺激,当然这种掩耳盗铃的解释也没什么飞官愿意买账就是了。

 

波尔德没有将自己的战机减速也没有恢复水平飞行,纵使知道这些背景都是假的,比如映在头顶驾驶舱上流云的形状,与反射在自己滤光镜片上那如同精灵的阳光,但飞翔的少年并不介意。他调转机头,向着太阳的方向在空中持续爬升,爬升,再爬升,屏幕上的高度数据不断更新着,这是波尔德最享受的飞行时刻,直到他耳边的无线电响起了模拟飞行的系统音:“波尔德准尉,模拟飞行即将结束,请立刻回航,You copy?”

 

如同做到一半的美梦被人生生叫醒,波尔德无奈叹了口气:“Copy.”

 

 

 

 “中校,你觉得我们与瑞肯库尔的战火要烧到佛明伦州会是什么时候?”关掉大屏幕的达沃尼少将突然问。

 

“随时。”邓肯简短地回答,“那些不负责任的评论家都说V.L战役会是一个终止符,但我们都知道,它不过是一个休止符。”

 

“是啊,虽说政治家们一直在喊寻求着和平解决手段,但是谈判谈了这么多次,却一点进展都没有。”达沃尼少将依旧保持着看向大屏幕的姿势,双手交握在自己的身前,“所以这些孩子未来还是会走向战场的吧……”

 

“少将……”

 

“我们啊,总是在同一片土地上和解后再度交战,周而复始地,少年成为了青年,青年又成为了老年,我们当初被那些玩弄政治的刽子手送上战场,可现在我们也做着跟他们一样的事情……如果世上真的存在地狱,我想现在自己就已经身在其中了吧。”

 

这么说着的达沃尼少将有个苍老的侧面,意识到邓肯的目光,少将再次苦笑道:“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不。”邓肯想了想,接着从衣兜里掏出面值100f的钞票放在了桌上,“愿赌服输。”

达沃尼少将笑笑:“不好意思了,下次打赌前让你先选。”

 

“对了,这次的测试录像需要复制一份拿给鲁迪斯吗?”邓肯想起来问,“我本以为他今天会到场跟我们一起观看的。”

 

“他有观看这次测飞的网络权限,”少将慢条斯理地说,“现在应该已经选好自己的僚机员了吧……”

 

45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