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钻出驾驶舱,满头大汗的波尔德摘掉头盔做了一个深呼吸,见女士官已经在出口站定等他了,少年抻了抻抗荷服后走过去。

 

“波尔德准尉,你的飞行考核已经结束,接下来是自由时间,下午两点请去行政处办理相关手续,之后就可以回校了。如有飞行任务,我们会再提前通知你。”说着女士官关闭了模拟飞行室的大门。

 

“哦……哦……”波尔德笨拙地应道。

 

 

现在距离下午两点还有四个钟头,换回自己衣服的波尔德百无聊赖,S-AF太大了,大到让初来乍到的他不知道该去哪里休息。没有人告诉他他的房间在哪里——既然是在S-AF当僚机飞行员,那怎么也会有自己的官兵寝室吧?也没有人告诉能在哪里见到他的同僚们,毕竟如果能再见一面玛莎也不是什么坏事儿。波尔德这么觉得。

 

从模拟飞行的专用更衣间出来右转两次,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内部大厅,看样子是平日专供飞行员们休息娱乐的地方,大厅内有着巨大的落地式投影电视与三排白色椅子。

 

波尔德穿过大厅,想要去别的地方逛逛,这时一阵熟悉的音乐声传来,伴着音乐的还有一声气急败坏的“该死的!”

 

波尔德循声望去,角落里的落地植物旁边坐着一名年轻男子。波尔德断定他应该是来S-AF办理什么手续的伤残军人,因为他身边还放着一根黑色的手杖。——这种情况波尔德见过很多,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对方一头金色的短发上扣着一顶有着代表空军的六菱形雪标志的贝雷帽,在白色的衬衫外套着一件黑色的夹克,灰色的军裤收在包裹住小腿的军靴里。对方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甚至没有注意到波尔德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那是一款在手机上极受欢迎的空战游戏,眼看青年就要输了,波尔德忍不住开口说:“你需要僚机支援,你没有办法一架飞机对付二十架AI的。”

 

“我的僚机都死了。”青年头也不抬地说,“我一个人足够了。”

 

“不够的,你选的机型一会儿就会弹尽粮绝了。这个游戏模拟很真实,飞机不会给你无限制提供弹药。相信我,我也曾经死在这一关。”说着波尔德坐了下来,“这一关如果没有僚机支援,就算打得再好,敌人最后也一定会剩下一架BOSS机,而你这边一颗导弹都没有了,机炮对BOSS机又完全没有威胁,怎么办?难道你要用机身去撞吗?当然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如果你这关死掉,前面的三场海上空战还要全部重打。”

 

青年抬头看了波尔德一眼,一副空军专用的飞行眼镜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看来他还保留着服役时的一些习惯,哪怕不在外面地上作业也要戴着飞行眼镜。波尔德几秒钟内就在脑内给对方的经历做了不负责任的补完。

 

“竟然这么麻烦……”青年的眉毛在茶色镜片后面皱了起来,“我还以为这是个很简单的飞行游戏。”

 

“不能过滤玩家受众的游戏都不是好游戏。”作为这部游戏的死忠,波尔德撅起嘴巴,“不过这个游戏有个开发时期被故意留下来的BUG,只要你在暂停页面上输入一个代码就会有四架僚机重新复活,想试试吗?”

 

“……嘿,你一定还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青年说,“战场上面对濒死的友军,援军才一定不会这么讲话。”

 

波尔德耸耸肩膀:“‘blue on blue’.”

 

 

 

 

“得救了……这么恶趣味的代码,也真亏他们能想得出来。”三十分钟后,终于打赢了这一关的青年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看着游戏系统自动显示出的玩家前百排行榜,他转向一直坐在旁边一动不动看着自己打游戏的黑发少年,“这上面有你的名字吗?”

 

“没有。这个游戏在弗戈森诺是被禁止的。” 波尔德立刻摇摇头,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有每个月回家的时候才会玩,所以空战时间不够,上不了积分榜。”

 

青年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解:“为什么?”

 

“这个游戏是申科维奇的学生开发制作的,而且其中涉及大量攻击讽刺弗戈森诺的内容,”波尔德解释道,“所以就被校方禁了,还在学校内部封了手机IP。” 申科维奇是另一所空军学校,两所学校的恩怨情仇竞争史可以编出一部上百集的狗血电视剧。

 

“……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青年感慨,“学生时期有几个人没做过炸掉学校的梦啊,你说是吧,波尔德准尉?”

 

波尔德睁大了双眼:“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僚机飞行员呢?”青年笑着把眼镜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下一秒,波尔德立刻知道他是谁了。

 

5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