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骆桢

 

我们相爱的时光里,看世间万物都是美妙宽容的,风有风的自由,雨有雨的快乐,星星月亮都好似比以往更亮了起来。还以为人生从此艳阳不胜。

可怜当时年纪小……

后来你我天各一方,我一个人日子过得清淡,看旁人的欢声笑语相依相伴,从此熙攘人世里放肆想你,终不忍言说。爱,要深藏在心底。

人,好歹成熟……

以上,是骆桢曾写下的话。写在一张巴掌大的揉皱了的小纸片上,夹在那本夏目漱石的《后来的事》里。她跟叶添都看夏目漱石。叶添翻那本书时,苏然就在旁边,那张纸悄然飘出,苏然拾起看过,寥寥几句话,莫名记得深刻。

她知道骆桢从来放不下,被逼着逞强。

 

“我常常想起以前的事,当年我们都还小,旧金山的阳光格外充足,晒得人洋洋舒服……小桢喜欢的叮当车,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我好像总是听到这声音……”

苏然坐在树下长木椅上,眼睛平视前方宽阔的湖,陈慕坐在她身边,自顾自地回忆起当年来。她跑步时碰到的他。

他说:“那时候,小桢总爱跑唐人街,乐此不疲地一家家寻找各种好吃的东西,她老对我夸赞说那边的大厨做出来的中国菜别提有多正宗,眉飞色舞说得跟真的似得……她都没回过中国,哪知道什么正宗不正宗……”

他说:“我每回踢橄榄球打棒球,就听得旁边观众里是她声音最大,我都怕她把嗓子喊破了。她声音好听,音量拔得那么高了,也还好听……傻丫头!”

他说:“你还记得吗?她总爱穿那条Levi's蓝色牛仔裤,马尾绑得高高的,走起路来甩得很有节奏……她一生起气来,阳光底下扬起头,表情高傲得像头意气风发的小牛……”

苏然本来沉默,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她仿佛眼前看到了当年的骆桢,身量修长,少女模样,稚嫩、可爱、漂亮的,神采飞扬。她出言打断他:“陈慕,你如今说起这些有什么意思?”

那人没回答,视线平直看向前方。

苏然抿了抿发干的嘴唇,问:“你是不是挺后悔的?”

陈慕回过头来望她,表情很平静,他说:“我一直在告诫自己,永远也不要为做过的事情后悔。因为人生的每一次选择就像硬币的正反两面,非此即彼,总归会得到一样。……你看看我,失去了小桢,可毕竟得到了我的事业。”

苏然闻言又想到骆桢写下的那几句话,她写“人,好歹成熟”,苏然不忍去想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动笔写下的……她看向陈慕,他表情还是平静,苏然感到可怕,呢喃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陈慕好像没听到,安安静静不说话,隔了约有一分多钟,突然站起身来说:“我先走了。”

苏然想告诉他“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还没开口,就听着他迷离的声音传来,他说:“我一直叫自己不后悔不后悔,可我从来都做不到……我忍了这几年不敢打扰小桢……可是然然,我受不了了……”

那语气恍惚惆怅。

苏然心口一紧,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是呆愣着看他逐渐走远。

 

苏然所认识的骆桢,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两次重大转变的节点分别是:与陈慕分手,生下骆雪。一次如坠入地狱,一次似重获新生。

想来,苏然初识骆桢,那个少女已经深深迷恋上陈慕,同其他所有青春期的小女孩一样,有了关于喜欢的烦恼,有了关于恋爱的憧憬,头脑里的想法全是粉色而梦幻的,说句话都像带着可爱的泡泡,一切的一切都格外缤纷。

陈慕会喜欢上骆桢,这任谁来看都是必然的事。骆桢多好啊,漂亮大方,活力四射,她是旧金山的阳光下最招人喜欢的女孩儿,她笑一笑,阳光都没她灿烂。

况且真要算起来,喜欢陈慕的女孩还远没有喜欢骆桢的男孩多。

那时候的苏然,与他们一比,倒显得不怎么出众了。她是长得好看,但个子不高,性格又过于沉静了些。美国的少年可不爱这个调调。

骆桢追陈慕,大胆热烈风风火火。Homecoming week的舞会上,她是他的固定舞伴,这是她同他玩篮球赢来的,当然陈慕故意放水。骆妈妈给她准备了漂亮的小礼服,桃红色的,她穿起来青春洋溢,好看极了。陈慕给她戴上粉玫瑰腕花,她笑得比那花儿还迷人。她是众人选出来的Dancing Queen,是陈慕一个人的Queen。

那样的Queen,她只做了五年。

她同他在一起时,15岁。她同他分手时,20岁。

分手的原因是陈慕订婚,未婚妻名唤岳茜茜。

苏然从没有见过那个岳茜茜,那时候她已经到了北京,成了个不太出名的小演员。她只知道那人是陈慕在芝加哥大学读书时认识的同学,是一家著名钢铁公司的总裁千金,这还是骆桢告诉她的。

当时骆桢单方面被告知分手,她留着眼泪一声不响地跑去了芝加哥,几天后回来,整个人一下子变得黯淡,她把头埋在腿弯里,头顶是普照的阳光,她沙哑着声音对苏然说:“她叫茜茜,Sissi,陈慕叫她茜茜公主……他说他不喜欢公主,可他要让他未来的女儿成为公主……他有野心,他要事业,他要钱……我没法给他很多钱……然然,他说他爱我……他就是这样爱我……”

骆桢有多伤心,苏然觉得她怎么也形容不了,只是那个本来成天在笑活力非凡的人,变得沉默寡言,像是被谁抽走了所有的神气,叫看着她的人都悲伤不忍。

他们分手时是樱花落尽的四月,秋风催熟的十月来临时,骆桢辍学了,她本来就读伯克利音乐学院,她本来样样优秀,但她再不愿意继续念下去了。她原本可以活得安稳快乐的,可她煎熬了半年后,已经绝望得什么都不想做了。骆父怒极,反手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她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在地板上,她没哭。苏然在旁边看着,都微微地发起抖来,觉得浑身都疼。

苏然自此同陈慕断了交。

骆桢到底是傲气的。她又去了一趟芝加哥,苏然不晓得她去干了些什么,她从没问过。只是回来后的骆桢立马便收拾好了东西跟着苏然来到了北京,十几天后,她孤身一人跑去香港。再后来,她出了唱片。

个中一切,苏然一个旁观者讲不出来,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爱情不顺时,事业总是特别的顺。骆桢成名得很快,她出的第一张专辑《情债》,立刻走红引起了轰动,十二首歌全部上了音乐排行榜且均排在前列,《情债》是那年唱片销量榜的冠军。港媒称她“榜单女王”。那年,她不过才21岁。

苏然想,骆桢总是要做女王的。她永远也不稀罕去当什么劳什子公主。

22岁的骆桢,香港红极一时的时尚女歌手,却在事业上升的关键时期选择了惜别歌坛赴美进修。其实,她不是进修,她是怀上了甜甜。她成了骆父口中的“家门不幸”,她被禁止再踏进旧金山的骆家一步。

苏然当时并不知道她同陈慕还有纠缠,直到她跑去丹麦待产,她说希望她的小孩可以出生在童话世界里,她满眼期待。她去长堤公园看小美人鱼,她去和安徒生的铜像握手,她在这古老却陌生的城市里独自待了很久。

那年秋,陈慕在芝加哥完婚,成了一家软件公司的执行董事。那年冬,骆桢在哥本哈根的雪夜里生下骆雪,成了无人知晓的未婚妈妈。

 

“Baby for all my life,don't you know that it's true,I'm living to love you……”手机铃声响起来,是骆桢翻唱的《Living to love you》,声线空灵,似云似雾,兀自哀伤。苏然从回忆里清醒,拿出手机一看,恰是骆桢来电。

“小然然,你在干嘛啊?”显然心情不错。

“刚跑完步准备回家。”苏然站起身来慢慢往回走,太阳已经升起,世界亮堂起来。她微笑着说:“你这么早起来?真难得啊~”

骆桢嘿嘿一笑,说:“哪啊,一宿没睡,新专辑录歌刚结束,心情好得简直睡不着!”

这是骆桢一贯的怪毛病,每回一张专辑录音完成的大清早都会打电话找苏然闲聊,她说心情好,是因为可以短时间内无牵无挂一身轻松才心情好。骆桢这人,说她对工作不用心吧,录歌的时候比谁都较真,一字一句必须完美;你说她用心吧,也怪了,从来不见她参与自己歌曲MV的拍摄,录音完成基本就甩手不管了,至多至多拍几张照片附上,连宣传都跑得极少。

媒体都知道骆桢这人低调,说不好听些就是无聊。她本来公开露面就少,记者们都不太爱偷拍她,她行踪神秘,是你拍也拍不着,拍着的也没什么内容。就这么个人,人气还非常之高,大珍珠小珍珠们挂在嘴巴的话是——“我们骆姐就是有腔调”。苏然无语,骆桢得意,她说“都怪姐太有魅力,还这么有实力”!

苏然看她嘻嘻闹闹就心疼,骆桢天性喜凑热闹,她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保护她的小女儿不被媒体知道,因她不想被陈慕知道。

骆桢在电话里问:“然然,那个谁,叫什么来着,哦,叶翔,我想请他拍专辑封面,你看怎么样?”

苏然说:“不错啊,他很有小添早期的风格,叛逆乖张又时尚……咦,你这次为新专辑挺费心的啊!”

骆桢大笑,说:“我的珍珠们放话了,再不出动出动,经纪公司就要被他们炸了。哎,这帮孩子,就是太想我!”

苏然被她逗笑,感慨道:“他们也是不容易!”

苏然听她在电话那头欢快地说这说那,说甜甜的趣事说新发明的菜肴等等。今天阳光很明媚,她想到旧金山,她问:“小桢,你会想起旧金山吗?想起我们小时候?”

骆桢好几秒没吱声,苏然握着手机等着,后来她说:“然然,我很想旧金山,很想小时候的你和我,我们在草地上奔跑,快乐地放声大笑……妈妈围着碎花围裙站在门口喊我们吃新鲜出炉的奶油曲奇……哥哥们打球回来,衣服头发上全是汗水,正和爸爸说刚刚哪个球他得分的很妙……空气里全是饼干香香甜甜的味道……”

她只字不提陈慕。

苏然淡笑,她说:“小桢,我想吃你做的曲奇了。”

骆桢也笑,答应来北京时给她和甜甜做酥酥的玫瑰曲奇。

 

——————————————————————————

苏然的视角看骆桢……

85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