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车内的顶灯自然亮起。

晕黄的光洋洋洒在男人笔挺的西服上,泛着儒雅的墨黑。

轮廓分明的五官,高大魁梧的身材,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的声音亦很低沉:“愣着干什么?”

她艰难地滚进了后车座。

司机机不可失的把门关上,而后站在车门外,守着。

密闭的车里只剩她和他两人。

距离的太近,她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男士香水味,她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意识到不妥,顾乐然赶紧把嘴巴捂上。

男人看了她一眼,“晚上喝了酒?”

“嗯。”

“在脚扭伤的情况下?”

她愣了一下,点头。

“刚才送你回来的人,是你男朋友?”

顾乐然点头点傻了,等反应过来,赶紧摇头。

“说话。”

顾乐然秒变鹌鹑状:“大学期间不许谈恋爱。您说过的话,小的铭记于心。”

无论她在人前是如何的霸气侧漏,陆泽宇往往只需一个表情,都能把“然哥”,变成“然狗”。

顾乐然害怕陆泽宇这事儿,得追溯到她的童年。

几乎每个人小时候都有一个最怕的人,顾乐然最怕的是一个叫陆泽宇的叔叔。

小时候她最怕听到的话就是,“你叔来了。”

第一次见到陆泽宇,是在她三岁那年。

她记得自己走在一条巷子里,身后的男人让她带路,问她记不记得去幼儿园怎么走,她说记得。

然后就带错了路。

男人语气好凶的说:“都上多久的幼儿园了,怎么还是记不住路?”

她吓得“哇”一声大哭起来。

第二次见到陆泽宇,是在她刚上小学的时候。

同班的一个很调皮的男同学嘲笑顾乐然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于是顾乐然捡了块砖把他脑门给拍了。

班主任得知后训了她一通,让她喊家长来学校一趟。

家里唯一的家长就是她奶奶。

班主任顿时就理解了顾乐然的愤怒。

但被拍砖的那位男同学是一个大老板家的公子,这事恐怕不是送点礼物上门道歉就能平息的。

奶奶一听,愁眉不展,回去胖揍了顾乐然一顿。

然后陆泽宇就来了。

奶奶拉着顾乐然叫她喊人,那时候她视线所及只是陆泽宇穿着西装裤的大长腿,于是就喊了声:“叔。”

奶奶让她喊哥,她不听,哪有这么高的哥?

陆泽宇并不介意,“我大她十几岁,本就应该这么叫。”

针对打人事件,他没有像奶奶一样以暴制暴,而是表情很严肃的跟她讲道理。

奇怪的是,奶奶揍她那么多次她都没哭过,这个叔叔只讲了几句,她差点没哭抽过去。

她听到陆泽宇对奶奶说:“学校方面的事都交给我去处理,您不用太担心。”

然后在她家喝了杯茶就走了。

几日后大老板的公子竟亲自上门给顾乐然道歉,还带了果冻和大白兔奶糖这些她从来没有吃过的零食,顾乐然好开心,因为她有了一个阿拉丁叔叔,会帮她解决所有麻烦还会带来好吃的。 

第三次见到陆泽宇,是在她上六年级那年。

几年没见,陆泽宇看起来更加成熟,气质也更加稳重了,可能跟这次来他穿的是西装有关。听奶奶说他做的生意很成功,手底下有很多人,不能再穿得太年轻。她知道,男人嘛,太帅了难以服众。

陆泽宇来的时候顾乐然正在隔壁小朋友家里看动画片,所以没来得及把那张该死的试卷藏起来,于是69分改成89分的诡计就轻易被他识破了。

奶奶得知后那个怒火攻心,扯着嗓门把顾乐然叫回来就是一顿臭骂。

陆泽宇说:“骂孩子,解决不了问题。”

顾乐然听了还感激的泪眼汪汪。

没想到接下来他居然板着脸说:“要打一顿才长记性。”

这一顿狠削还挺刻骨铭心的,总算让她记住了这个叫陆泽宇的叔叔,原来他不止会给她带来好吃的,也会给她带来一顿胖揍。

这之后,动画片不给看了,小伙伴也要断绝来往。

除了每天照常上课之外,学校教课最好的英语老师,数学老师,以及语文水平最高的校长,都利用课下或者周末的时候,对她进行了集中火力的突击恶补,成绩开始突飞猛进。

很辛苦的时候,偷偷抱怨过陆泽宇管太宽,直到她考上了市重点中学,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个天才。

感谢陆泽宇解除了她的学霸封印。

升到省重点高中那天,她收到了一份由陆泽宇叔叔寄来的礼物,一台价值不菲的笔记本电脑。

这在当时她所在的小城市里算是一件稀罕物,小伙伴们纷纷要求参观,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她终于可以不用在别的同学家里蹭电脑用了。奶奶让她以后不许再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她当然知道,以后她一定会好好报答他的。

第四次见到陆泽宇,是在她刚上高二的时候。

他给她带来了一份礼物,是一条很淑女的连衣裙。

她有点丧气。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居然连她根本不穿裙子都不知道。

往后她莫名其妙的叛逆起来,故意打扮成男生的样子,走哪儿都有人喊她“然哥”。

第五次见到陆泽宇,她已经上高三了。

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改变,这让顾乐然非常的失望。

第六次见到陆泽宇,是在高考结束后的暑假。

他邀请她和奶奶,去他所在的那座大城市玩了几天,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女朋友,是个温柔的大美人,可她一点也喜欢不起来。之后听到他们很快分手的消息,她居然偷偷的开心了好几天。

从小到大,能见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一次相处的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样才能在等待的漫长时间里,一遍遍,慢慢地回味。

在成长过程中,他几乎承担了她成长过程中的所有男性角色。

她很相信,也很尊重他,哪怕离得再近,也懂得保持距离。

很难形容自己对他的感觉。

但她很清楚,只有努力的提升自己,才能离他更近。

所以,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考取了陆泽宇所在城市排名第一的重点大学。

一转眼,大一快过一半了。

今天,是她第七次见到陆泽宇。

陆泽宇说:“今天我刚好从你们学校路过,所以顺便进来看看你。”

顾乐然关切道:“您从哪个门进来的?就算从西门进来也要提前申请的。”

“我不需要申请。”

“为什么?”

“问题怎么那么多?”

顾乐然赶紧闭嘴。

陆泽宇看了一眼她打着绷带的脚踝,问:“扭伤多久了?”

“三天。”

“谁给你治疗的,校医?”

“呃,我自己 。”

陆泽宇什么也没说,直接吩咐司机,开车去医院。

挂了个号,拍了个片子。

医生说:“还好没骨折,只是韧带损伤比较严重,最好用石膏固定几周,期间一定要注意休息,否则以后再度扭伤的几率会很大。”

陆泽宇当即决定:“我打电话让你奶奶过来陪你,你这个情况最好住院。”

顾乐然差点给他跪了:“不用了,我一个人完全可以,您可千万别告诉我奶奶!”

“行,我带你去办住院手续。”

顾乐然再一次拒绝:“不用,这点小伤,犯不着住院。”

为了缓和气氛,还故意单脚跳了几米远,回头对他说:“您看,我行动起来还是挺方便的。”

陆泽宇突然停下来,转身看着她。

顾乐然不敢抬头,心里直打鼓。

“随你。就这样蹦回学校去吧。”他说完,扔下她就往外走。

顾乐然心里“咯噔”一下:完了,他这是生气了?

等回过神来,赶紧一蹦一跳往前追,到医院门口一看,人没了,车也跑了。

顾乐然简直难以置信。

更令她难以置信的是这家医院的地理位置。

距离学校有一百多块的车费之远。

而她没钱。

关键是,这个点这里根本打不到车。

她不禁总结:这么多年过去了,陆泽宇的教育方式还是这么的让人刻骨铭心。

顾乐然一边沿着马路蹦跶一边想办法。

真是上天垂怜。

一辆出租车居然主动朝她靠了过来,司机居然开始催促,“快上来吧。”

顾乐然赶紧钻进了车里坐下来。啊,舒坦。

“这里挺偏的,老半天都打不到车。”

“是挺偏的,这个点一般出租车都不往这开。”

“那您怎么开这儿来了?”

司机愣了一下,“这个嘛……刚刚送一个病人。”

“哦。”

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顾乐然拿出手机准备让室友送钱。

司机说:“不用,我可以直接开进你们学校。”

“真的假的?”

“不信你等着瞧呗。”

过了一会儿到了校西侧门,门卫还真给司机通行了,顾乐然大开眼界,“师傅您混得真好。”

“哈哈,那是当然。”

结果一进校司机就晕了,“女生宿舍怎么走?”

顾乐然赶紧给他指路。

终于到了宿舍楼下,陈曦把钱给送来了,最后扶着顾乐然回到寝室。

刚瘫到床上陆泽宇就打电话来了,顾乐然傲娇的想,是不是后悔了,想回来接我了呀?没想到我今天运气这么好吧。

但是为了满足一下他作为长辈的虚荣心,她配合的演了一段儿。

“我错了,腿都要蹦断了,哎哟,哎哟……”

陆泽宇:“知道错了?”

“嗯。”

“腿快蹦断了?”

“嗯。”

“不要紧,你还可以爬回去。”

说完挂断了电话。

3145 阅读 1 评论
  • 呦吼!

    崔普通cri

    好玩支持!!很喜欢加油呦!!觉得好甜啊!!好几次笑出声加油继续写啵!(1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