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烟火》01

 

陈烟大学毕业时,二十二岁,顺顺利利找到一份人人艳羡的工作,因为是外企,工资高。

工资高,是表象。实质是永远没日没夜的加班和加班。

陈烟辞职时,二十三岁,坚持了将将一年零一个月。抱着一堆私人物品走出公司大楼时,她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就可爱起来了,眯起眼睛痛快地深呼吸一口,舒坦呐。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便成天地窝在租的小公寓里收拾东西,不过住一年而已,零零碎碎地怎么也收拾不完,花了大半个月才拾掇完整,装得满满的好几个大箱子,打个电话叫来快递公司,一下子全给拉走寄回了武汉老家。然后,退了房子,背上为数不多的行李轻装简便就去了纽约。

陈烟的堂姐几年前嫁到美国,姐妹俩便远隔重洋聚少离多。她这次去美国,一方面奉了家里长辈之命作为代表探亲,另一方面就是纯粹放松调整一下,高强度工作了一年,人都快傻啦。

八月的纽约跟武汉一样的热。陈烟就只能每天呆在屋子里跟三岁的小Henry 大眼瞪小眼,一个看电视一个搭乐高,不时还能叽叽歪歪地交谈几句。

陈烟她姐每次从客厅路过就想发笑,觉得眼前这画面挺有意思的,像是养了两个孩子,都挺乖巧,不吵不闹。

一天傍晚,太阳渐渐往地平线坠落,陈烟撑起了懒洋洋的身子瞄了眼窗外,树叶大幅摇动,像是有风。她够着胳膊捏了捏小Henry肉嘟嘟的脸蛋儿,一骨碌从沙发上跳起来直奔厨房,大声叫喊:“陈婧陈婧,姐,我要去超市,快给我画个地图!”

陈婧关了水龙头拿起边上的抹布擦了擦满手的水,“要买什么?我这都做饭了啊,吃了饭一块儿去不行?”

“不买什么嘛,就想出去走走,闷一整天啦,我会很快回来的。”陈烟搂住她姐的脖子撒娇,确实像个孩子。

“那你把手机带上,找不着路了给我打电话。”一边说一边找来纸笔画起了简易地图,又有些不放心地追问:“能找到吗?要不你等下,我换件衣服陪你去?”

陈烟捏住手里薄薄一张纸,举高了对着窗户透进来的光线认真地看,低声嘟囔:“不要担心啦,我会找到的。”又伸出另一只手纤细苍白的食指沿着图上的线路顺了两遍,“你看,不是很好走嘛,多近呐!”

陈婧看了看她意气风发的脸,不由得笑了,“去吧,早点儿回来哈,等你吃饭!”

“OK!”说着还在她姐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手机拿上~”

“知道啦!”

 

外面果然起风了,人也多了起来,倒还算热闹。

陈烟已经连续看到好几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小少年骑着单车飞快地从她身边掠过,惊起一股凉爽的急风,嗖的一下,金色的发丝就从余光里窜跑了。沿路经过的好几家住宅门前绿绿的小草坪上,都能看到金发碧眼的小婴孩,粉雕玉琢的漂亮,约莫是刚学会走路,手里抓着玩具跌跌撞撞地来回走着,旁边也没有个大人,就放着小孩子在门口独自玩耍,这里的家长还真是放心啊。

陈烟双手背在身后,闲散漫步,边走边想,也对啦,陈婧这住的是富人区,治安大约比较好,难怪到处是一片平静祥和。她顺着门前的路一直往前走,到岔路口时从口袋里摸出那张地图来,看了两眼,又四下望了望,然后将它略略一叠塞回口袋,转了个弯,继续走,走了四条街才看到隐在路边加油站旁的小便利店。

陈烟站在路口顺着呼吸,有风吹过,扬起她的红格子衬衫下摆和满头的青丝长发。她抬手将吹乱的头发掖到耳后,歪起头看向那家店,真小啊,这就是中国的小卖部嘛,这么大一富人区,走这老远就只这一便利店,老美简直太不便利了。又抬手抹了下鼻尖上渗出来细细的一层汗,举步向店内走去。

店面是小,不过摆放倒是整齐规律,顾客也少,特别的安静。她信步走到牛奶那边看了半天,种类太多不知道买什么,鼓了鼓腮帮子,又走到薯片那块,包装更多,她用手指按个儿的拨弄了好几下,咬着下唇选得很是费神。索性各拿一样,满足而欢喜地走向收银台。没走两步,看到巧克力,又随手抓来一把。

收钱的大叔挺和善的,还笑眯眯地跟陈烟交谈了几句。陈烟微抿着嘴冲他笑,间或点几下头,付完钱提起袋子刚要出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人,亚洲面孔,陈烟的第一直觉是:呀!中国人哎!

来人身材高瘦,穿着蓝灰色棉T恤,有些松垮并不贴身,下身是黑色长裤,称得一双细腿更直更长。他正低着头看手机,栗色短发,微卷,隐隐挡住眼睛。他从陈烟身旁走过时,她抬了抬眼更仔细地看他,翩然而过的侧影,只知道下巴线条极好看。

收银台里的美国大叔适时地来了一句:“Have a nice day!”

陈烟一愣,脸一红,拔腿就跑,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好像有听到那个大叔的笑声,脸更红,脚步也更快了。一到家,Henry还坐在客厅地板上执着地搭乐高,陈烟扔下手里的袋子一把抱起他连转了好几圈,引得他连连发出咯咯的笑声。然后,她跑向厨房,着急地喊:“陈婧陈婧,嘿,陈婧!”

陈婧这正做着菜,听到她急切的声音又不知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关火往外走,“怎么了?”

陈烟快步上前拉住她姐的手,呼吸不匀还在喘,表情却是笑盈盈的。

陈婧看着她雪白的脸颊上透出两团胭脂红来,实在艳丽的很,不由轻松了语调,“这么快回来了啊,什么事这么高兴?”

“陈婧陈婧,我刚刚看到个帅哥哦,中国的!哈哈~在美国的中国美男子,你说是不是缘分啊姐!”

陈婧抽出纸巾给她擦满头的汗,“是啊是啊,上帝这是要给你安排一段大好姻缘呐!”又宠溺地捏了一下她几乎没什么肉的脸颊,好笑地开口:“就这也值得你迫不及待地跑回来告诉我啊!”

“嘿!姐,帅哥哎!”依旧神采飞扬的星星眼。

“你啊你!”

 

陈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走火入魔了,每时每刻都会不受控制地想到那天晚上见到的男人,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啊,但是她坚信只要再让她见一次,即使在茫茫人群之中她也一定可以立刻就认出他来。

近来她便时常发呆,有时候别人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只是脸蛋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然后就见她轻咬下唇角,转了圈眼珠,一派小姑娘的娇羞。陈婧一天能见她这样好几回,便越发觉着她可爱,像梁羽生先生说的“少女情怀总是诗”嘛!

有时候陈婧也会逗她,比如早饭喝牛奶的时候便假装很不经意地开口:“牛奶好像要没了,小烟你要不去买点?就上次那家便利店啊,就有卖的。”

一般陈烟都会偷偷儿瞪她一下,然后耸耸肩又很高兴地说道:“好啊,我晚上再去。”

只是她又去了好两回了,不过一次也没见到那人,可惜的很呐。

陈烟从商店回去后习惯性坐在窗前的地板上,苦苦懊恼,无意识地就会咬着右手大拇指的指甲,眉头一皱,为什么又碰不到了呢,是不是那人不住这里只是那天恰巧路过啊,这样不是太遗憾了么……

往往这会儿,陈婧就会泡杯热可可递给她,明知故问道:“又没见着啊?”

“噢。哎呀,太可惜太可惜了,姐,你说是不是很可惜嘛。”

“对啊,好可惜的。”陈婧远远没有陈烟那么焦急,因为她相信他们必定是会再见面的,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陈烟坐在地板上又发起呆来,灯光笼罩下整个人散发出慵懒迷人的魅力,乌亮的长卷发从肩颈处倾泻而下,遮挡住象牙白的脸庞。

“小烟,赶紧喝了啊,不许再剩下。”陈婧拍了下她削瘦的肩膀,语带小警告。

陈烟撅起了嘴,又没蒙混过去,举起杯子几口喝完,哀怨道:“陈婧啊,明天换个吧,可别再让我喝这个了,晚上要发胖的呀。”

陈婧接过她的杯子,摸了摸她的脸,说:“就是要你再胖点,你看你这脸都瘦成什么样儿了啊,那么多年的婴儿肥说没就没了,那会多可爱。”

陈烟也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真没什么肉啊,随即笑开,“不都说瘦才好看嘛。”

“乖,再胖点会更好看!”

 

一天下午,陈婧要带Henry去医院,陈烟睡午觉没能起得来,她醒来时发现床头留了张纸条,说晚上去外面吃饭,并附上陈婧手绘简易地图一张。

陈烟躺床上直躺到快五点才起来,收拾妥当要出门的时候接到了陈婧电话,陈婧问要不要回来接她,她很爽快地给拒绝了,说看起来不远我现在就出门正好运动运动。

她给陈婧说的时候真挺自信的,可是出门才转过两个弯,她就丢了。她又掏出那张地图看了看,无奈地撇了撇嘴,太简易嘛,只有横着竖着的路和箭头,都没有标一下路名和建筑名。她不知道自己转了什么弯,也搞不清自己现在的方位。

万幸的是,陈婧好歹还写了餐厅的名字,这样起码可以打车嘛,她愉快地想到。

可是,她还没走出住宅区,等了许久也等不到一辆车。

太无奈了呀!她站在路边,微眯起眼睛细细回忆刚刚走过的路,突然地感觉到有毛绒绒的东西在蹭她的腿,她惊吓地差点没跳起来。

低头一看,是一只成年金毛犬,正趴在她脚边仰起头看她。

陈烟一喜,好漂亮的狗狗啊,蹲下身子捧起它的头,手指来来回回顺着它背上的毛,可怜兮兮地开口:“小可爱,你也是丢了吗?”

这狗狗像是能听懂人的话一样,又乖巧地蹭了蹭陈烟的小腿。

她摸着它的头,放柔了声音说:“小可爱,你是叫小可爱吗?你长得可真好看呀!你要是也丢了,那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啊,跟着我,有肉吃的哟!”

陈烟调戏狗狗调戏得正是忘乎所以的时候,好像听到背后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Golden!”

她继续低着头跟狗狗说话,脑子却想,这声音还真是好听极了,再来一遍就好了。果然,又传来一声:“Golden!”

陈烟心里默默想,上帝啊,可千万要给这声音配上一张好脸蛋啊。然后她一边祈祷一边慢慢地回过头,接着就暗暗地惊讶而狂喜了好一番,可不就是上次那个男人嘛!虽然穿了不同的衣服,可是人是不会错的呀,微微卷的栗色头发,有淡淡的光泽,脸部轮廓分明,眼睛深邃而鲜亮,是很优雅而高贵的长相。

陈烟不知觉地站起身来,她想,如果他笑起来,一定会给人冰消雪融万物回春的感觉。

几步外的那个男人,双手插在牛仔裤裤兜里,从容自若地站在那边,然后他微微拧起了眉,又叫了一声:“Golden!”

陈烟脚下的金毛犬才懒懒地站直了向那边望去,可是却未移动分毫,还是紧紧地贴在她脚边。陈烟突然意识到原来它就是Golden啊,又想起刚刚说过的话,暗骂自己蠢啊蠢死了,都不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就想拐骗人家的狗狗,有些尴尬地拨了拨头发,指着脚边的狗狗问那人:“你的?”

“嗯。我带它出来散步。”

“噢~很漂亮的狗狗,很可爱。”

“嗯。谢谢。”隔了一会,那人突然问:“你知道我是中国人?”

“啊?”陈烟有些懵,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儿无厘头。

“你一开口就跟我说中文,所以……”

“这个啊,对哦,幸好你是中国人,能听懂我的话!”

那人突然笑起来,如陈烟所想,是大地回春照亮世界的美丽。他走到陈烟面前,伸出手来,说:“你好,李漠!”

陈烟伸手握住他的手,指尖微凉的触感传来,她灿烂而笑,回曰:“你好,陈烟!”

李漠瞄了眼她另一只手里抓着的纸,看不出来画的什么,不过也没有开口问。

倒是陈烟从眼前这张蛊惑人心的面容中回过神来时,想起了要去吃饭的事,像遇到救星一样,举起手中的纸,指着上面饭店的名字问:“你可以告诉我这里怎么去吗?”

李漠这才看明白原来画的是幅地图,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却也详细地告诉了她线路。

陈烟默默地在脑海里记录了两遍,确定不会再走丢之后,抬起头向他道谢,那人只微笑着点了下头表示接受。

奈何,本人无意一笑自倾城,飘飘然就晃花了旁人的眼。

陈烟垂在身侧的手轻轻地戳了三下自己的大腿,稍待回复了神志,便隐约依依不舍地出言道别:“那,我要走咯。Bye bye,李漠!”

“好,bye bye!”

陈烟抿了抿嘴唇,然后弯下腰摸了两下还贴在身边的金毛,温柔了声音,“你也bye bye咯,Golden!”说完又朝李漠看了一眼,才转身离开。

李漠看着陈烟的身影渐走渐远,抬脚踢了两下还傻呆呆蹲坐着盯住远处背影的狗狗,淡然道:“走啦,人都走远了你还看!”

 

陈烟自是喜不自胜,心情好的连走路都像是要飘上天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柳暗花明又一村,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原来那人叫李漠啊,长得果然跟她想象的一般好,脾气看来也好,还养了一条非常漂亮的金毛。这条件,不就是上天派他来引诱人的嘛!

陈婧站在餐厅不远处的路口等着陈烟,老远就看到那姑娘欢快的脚步,以及灿烂的笑脸,真真是艳若桃李!待她走近,看着她半天平复不了的呼吸,忍不住要说:“急什么嘛,又不会不等你,你看你这下喘的,叫自己不好受不是?”

陈烟很自动地就忽略了她姐这略带责备的话,一下伸手抱住了她的肩膀,兴奋地说道:“陈婧陈婧,我见到他了呀!他叫李漠,他还养了一条特别好看的金毛犬呢!”

“这么高兴吗?”陈婧拍拍她的背,笑问。

陈烟神采奕奕,连连点着头,“是的呀,特别特别十二分一百分的高兴!”

陈婧替她拢了拢头发,跑得都出了汗,头发都黏在脖子上了她也顾不上去管,“你和他说上话了是吧?”

“嗯嗯,我走丢了,还是他给我指的路来着。”

“走丢了?没出什么事吧?”说罢还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她的胳膊啊手的。

陈烟忙抓住她姐的手,笑眯眯说:“没有没有,姐,我可真开心啊,超级开心!”

陈婧看她孩子般天真的笑容,顿时愈加柔和起来,也跟着笑开,牵过她的手往餐厅里走,“开心就好!开心最重要!走,咱进去吃饭,你姐夫跟Henry可别都吃完了!”

 

 

6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