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烟火》02

 

陈烟一连好多天都处在很兴奋的状态下,闲来无事就找来张白纸,满纸写得都是“李漠李漠”,一天能写上好几张。

陈婧有一回看到,诧异道:“是这个漠啊,我还以为是墨水的墨呢。”

然后,陈烟就傻了,后知后觉地想:对哦,他也没说过是哪个mo啊。

接着,陈婧就看她满纸地写上“Li Mo”,又觉得十分好笑,这丫头有了个意中人,怎么就可劲儿地犯傻呢?却也是傻得有几分惹人怜爱。

一天傍晚,陈烟带着小侄子Henry在外面的小草坪上活动,动的自然是小孩子,陈烟就负责给他扔小皮球,扔远了他再给踢过来,有一点像人家训练小狗的意思。只是小Henry年纪还太小,扔得稍远点,小短腿就得踢上半天才能给踢到陈烟跟前,陈烟有时候逗他,故意扔远些,看着小孩子歪歪扭扭地走路就趴在草地上大笑,她一笑,她那小侄子不明所以也跟着笑,小皮球也不要了,一骨碌扑到陈烟怀里,笑作一团。

陈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顺着胸口调整呼吸,就看到身边不知何时多了只漂亮的金毛犬,嘴巴里还叼着那个刚刚被小Henry弃之不顾的小皮球。

陈烟愣了一下,高兴地叫了一声:“Golden!”

那金毛登时就丢下皮球过来蹭她,陈烟更是要乐疯了,搂着狗狗的脖子,“Golden,Golden!你怎么来啦?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啊?”抬头四下里看了看,没看到李漠的人影,心里猜测估计这狗是自己跑出来的。

能跑出来,就必然能跑回去。从而也说明,李漠家该是就在这附近,否则这狗儿也找不过来,倒是它是如何找过来的,陈烟对此十分的好奇,只感慨着这真是一只非常聪明的金毛犬。也不知是不是爱屋及乌,她就觉得这狗儿比她以往见过的任何一只猫啊狗的都要好看可爱。

把小孩子跟狗狗放一块儿,会让人感觉尤其的温馨。

本来是陈烟跟Henry的小游戏,这下多了个Golden,就更有趣了。陈烟把球扔向一边,俩小东西一溜儿地往那个方向跑,Henry自然要慢上好多,不过Golden真是条很有教养的狗儿,先到了也不立马捡了球回来,只在那球旁边等,等着小短腿走上前拿了球,就拿嘴巴在后头拱着他向前走,小小的身子被拱得七扭八歪的愣是没跌倒,跌跌撞撞地就把球捧了过来。陈烟笑得几次岔了气,一把搂过一人一狗,就在门前的小草地上打起滚来。

李漠寻狗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幅画面,他的Golden正乐哉乐哉地趴在陈烟身上,其乐融融的模样仿佛是由她养大的一般,不禁觉得有些奇妙。这金毛向来不怎么黏旁人的呀,也不知为何就那样地喜欢陈烟,明明只见过那一回它也能在这偌大的住宅区找出她来。

陈烟发现李漠的时候,他低垂着眼睛往这边看,看样子是已经看了有一会儿了,她顿觉有些不好意思地害羞起来。慢慢站起身,牵着小Henry往那边走去,Golden自然又是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脚边。

快要走到跟前时,陈烟抬了抬手招呼了一下,笑靥如花,“Hi!”

“Hi!”李漠也对她微笑,细细地打量着迎面款款而来的姑娘,雪肤墨发,身材很瘦,肩膀很窄腿也很细,巴掌大的小脸衬得眼睛格外的大而有神,是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像是来自苏杭一带的姑娘,温温婉婉的带着典型的东方秀美。

“来找Golden的吧!”

“嗯。”李漠发现这姑娘说话很是可爱,音调有点软糯,而且爱用感叹词。他低头看了几眼恋在陈烟脚边的金毛犬,突然露出笑容,“Golden很喜欢你。”

陈烟闻言弯了腰摸了摸那光亮顺滑的毛发,柔声道:“我也很喜欢它啊!”

Golden很配合地伸出舌头找着陈烟的纤纤素手舔了好两下,引得一旁的小Henry格勒格勒地笑个不停。

李漠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个小豆丁,一看就是混血儿的模样,小脸俊俏的让人直想捏上几把,的确他也这么做了,伸出手来摸上了小Henry的脸蛋儿,并由衷地赞叹:“好漂亮的小男孩!”

陈烟听到这话,牵住小孩子的那只手来回晃了几下,是一脸的得意自豪,好像这奶娃娃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似得。

“Golden找了你好几天,一到傍晚就出门,这一带估计都要被它转遍了。今天出来了好一会也没回家,我就猜它找着你了。”李漠还在半蹲着身子逗弄着小Henry,隔了一会继续说:“我那天看了你的地图,所以大概知道你住在这边。”

陈烟看了看Golden,又看了看李漠,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听得背后传来她姐的声音:“小烟?”

陈婧原在屋子里画设计图,开始还能听见外面有笑声,一会儿的就没了,担心出了什么事才出来看看,可巧就看到了她家姑娘日思夜念的心上人。

小Henry一见着陈婧的面,便奶声奶气地高声喊着:“Mommy~Mommy~”

陈婧上前一把抱起他,眼睛却来回扫视着立在一旁笑眯眯的两人,男的俊女的俏,看这外表,确实出奇的登对。

“陈婧,我姐。”“姐,这是李漠。”陈烟倒是简洁痛快,两句话介绍完了。

陈婧对着李漠点点头,客气友好地说:“你好!进来喝杯茶吧!”

李漠微笑着婉拒,“谢谢,我还有点事。”

陈婧也不多挽留,笑了笑,抱着Henry转身进了屋子,总得给她家丫头留点个人时间是吧,这千载难逢的好良缘。

陈婧这一走,还带走了小豆丁,陈烟一下就感觉到空落落的有点儿紧张,心扑通扑通地跳,她都怕这心跳声要给李漠听见,那得多叫人难为情呐。

“我也住这附近。”李漠突然出声道。

“啊?”

“我住的地方离这儿很近,前面转弯第二家就是。”说着朝左手边的那条路指了一下,继续说:“你可以来玩。”像是补充,又接着说道:“你能来,Golden会很高兴的。”

“好啊!”陈烟很痛快地就答应下了,朝着左前方的道路看去,“那边嘛,我知道啦!”

李漠失笑,也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距离有点长,压根也看不到他的房子,转回视线重新放在眼前的漂亮姑娘身上,出言调侃:“这样应该不会再丢了吧!”

陈烟羞赧,傻傻地笑着,低声应承:“不会啦,肯定不会的啦!”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那就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哦,好,好的,再见!”

“嗯,再见!……Golden,走了。”说完便自个儿先走了。

Golden很是舍不得的样子,蹭了陈烟良久也不动半步,陈烟忍不住又坐到地上托着它的头亲昵地说:“Golden,Golden,你真乖!”

李漠大约走了百米远,见那狗还未来,回头一看,一人一狗又欢快地玩上了,一股奇特的温暖袭向心头,无奈地笑了。

陈烟眼角余光瞄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迅速地抱着Golden亲了一口,怜爱地拍拍它的身体,“去吧!乖!”

 

晚上洗完澡,陈烟坐在梳妆台前发呆。

陈婧敲了门进来,就看到镜子里映出那张美丽的小脸来,古人怎么说来着,肤如凝脂,美目盼兮。缓步上前接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擦头发,慢声道:“头发是不是要剪剪?太长了吧。”

“嗯嗯,有时间我去剪掉一点好了。”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就留这么长?”

“可以再长点。”

陈烟笑了笑,又比了个稍长些的距离,“这样?”

“好!”

陈婧停住了手,轻声问:“小烟呐,姐姐给你办工作签证好不好?那样你就可以一直住在姐姐身边了,你觉得好不好?”

“姐,谢谢你!”

“傻孩子!”

陈烟乖巧地任她姐给她擦头发,托着脸腮又发起呆来,一会后,突然抓住陈婧的手,殷切的语调,“陈婧陈婧,李漠是不是长得特好看挺好看啊!”

陈婧笑,使劲在她头顶揉了揉毛巾,“是呀是呀,你的眼光么,姐姐还是信得过的。”又问道:“和他都聊了些什么?”

“没有,他不是赶时间嘛,唔,他说我可以去他家玩。”陈烟笑盈盈地说,说着说着蹙了眉,“咦,这话怎么跟像是对小孩子说的一样啊。”

陈婧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啊,本来还就是个孩子么。”

陈烟撅了撅嘴,娇气地轻哼一声。

陈婧好不容易收住笑,拽着她起来,“走,宵夜时间到!”

陈烟立马地垮了脸,万般讨好,“好姐姐,能不吃吗?”

陈婧回头看她,摇了摇食指,正经八百道:“嗯哼,NO!你也知道啊,奶奶特地给强调的嘛。”

陈烟小碎步挪动,叫苦连天,这么吃下去真要胖死啦。

 

陈烟第一次去李漠家,是一星期后的周日,特地挑了周日,是觉得周末他总不会再忙吧。其实,这期间她也见过李漠两回,原因还是那条狗。Golden现在是每到傍晚必去陈烟那报到,有两次玩到天黑也不愿走,最后是被李漠给拎回去的。

李漠最近觉得这狗简直绝了,爱陈烟爱到了几欲成魔的程度,几次三番的不把他这个正主儿放眼里。今天午睡起来,往常总爱趴在床边的狗也不见了踪影,微微觉得疑惑。他伸了伸懒腰,站到窗前喝咖啡,视线里忽然就出现了陈烟的身影,那姑娘正站在路口左顾右盼地拿不定主意,一脸的迷瞪样儿。

李漠这才意识到他那天没有告诉她他家在马路的哪一边,心说糟糕,便急急忙忙飞奔下楼,他打开门的时候,Golden就跟有心灵感应似得,比他还快的就冲出了门。等他走到马路边,这狗已经腻歪地扑进了陈烟的怀里。

陈烟往后仰了仰,躲避着Golden突如其来的热情,一转头看到了面前的李漠,开心地笑了起来,一个不察,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龇牙咧嘴的,疼啊。

李漠一愣,忍住了笑,赶紧上前拨开欢脱的狗狗,扶起她,“摔疼了吧?”

“喔,可疼了呀。”委屈的调调。

李漠扑哧一下笑出来,领着她进了屋。

陈烟坐在刚坐到沙发上,Golden又贴了上来,她都顾不上好好看看这房子,就看到书很多,哪哪儿摆的都是书,窗边的桌上正摊着好几本,真想知道他看的是什么类型的书啊,但也不好意思走过去,何况还有一狗可劲儿地贴着呢。

李漠给她端来咖啡,“来美国玩?”

“嗯,前段时间辞了职,现在正好没事干啊,比较有时间嘛。”

“以后也可以考虑留这边工作。”

陈烟笑笑,微微点头。

Golden一直在垫着后腿企图舔陈烟的下巴,陈烟故意躲它,一会靠近些,忽地又退后去,单手搂着它问李漠:“Golden几岁啦?”

“五岁。都没在意,一晃就养这么多年了。”养这么多年简直白养了,见了个美女看都不看主人一眼,李漠一阵郁闷上心头,抬脚愤愤地轻踢了一下它的屁股。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呀!”

是啊,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呀!陈烟从李漠家出来的时候,默默地在想,我下午都干什么了啊,除了调戏Golden和被Golden轻薄,哎呀,对象明明不对嘛!调戏的要是李漠,多……这才活色生香啊!

可惜,接下来她和李漠的几次见面,幻想的花前月下总是迟迟的不能发生,懊恼啊懊恼!

倒是便宜了那金毛犬,美人在怀,这日子哟!

 

九月底,陈烟要回国,办签证的事,正好国庆长假,她哥放假,得陪陪他去。

陈烟回国的事,她也跟李漠说了,那天她跟李漠去商场买东西,吃饭的时候提了一下。也许是她敏感,她说要回国的时候,好像感觉对面的男人情绪变了变,连周遭气场都不对劲起来。她眨巴着大眼睛,又说办好了签证会留下来工作,才觉得那人恢复了正常,居然还热心地说了好几件趣事。

唔,这应该不是她敏感吧。

她本来想问问陈婧的看法的,可是又难为情的实在难开口,只好空留自己暗暗纠结。

陈烟她哥陈律,亲哥。看到自家妹子近来总是走神,打了电话问了陈婧才晓得是动了凡心,不禁又高兴又惋惜的,他老陈家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女大还是不中留唷。又在十一那天,拉着她买了好多衣服,女孩子家家的,得漂漂亮亮地去谈恋爱。

陈烟不停地在试衣服,试哪件,她哥都说好,都好就都买,她愣愣地看着地上一溜排的纸袋,她哥还催促着叫她试个不停,有些纳闷地说:“哥,够啦够啦,买那么多干什么,都不好提了啊。”

“没事没事,哥肯定会给你全提回去的。”

陈烟狐疑地转了转眼珠子,实在是想不通啊,这么些衣服,又不要办展览。

陈律也不说什么,捏了捏她的脸颊,不满道:“怎么还是这么瘦,陈婧没给你肉吃?”

陈烟提到吃就怕怕的,一天吃四五顿啊,弱弱地抱怨:“陈婧都被奶奶教唆坏了,每天大半夜的逼我吃东西。”又照了照镜子,嘟囔着:“胖了呀,脸没胖,可是腰都粗了好多啦。”

陈律宠溺地拍着她的头,“哪里粗了,还得多吃点。”

“哥~”又撒娇,遇上陈律百试百灵的杀手锏。

“好好好,不说不说了,行了吧!”陈律无奈地摇着头,就这么一个妹妹,宠得含嘴里都怕一不小心给化了。

晚上陈烟陪她哥看电视的时候,再次神游天外胡思乱想了,想完了李漠再去看她哥时,发现她哥正面带微笑地盯着她瞧呢。陈烟嘿嘿一笑,从沙发这头蹦到那头,亲昵地挽着她哥的胳膊,娇滴滴地开口:“哥,我在美国看上个男人,中国人。”

陈律满意地笑了,就等她坦白呢,这姑娘这点最好,遇着事儿从来不瞒着他,兄妹俩亲的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他反手握住她小小的手,“什么样的,跟哥说说。”

“好看的,笑起来更好看啦,他叫李漠,名字也好听是不是,对了,他还养一只金毛,叫Golden,Golden可喜欢我啦,天天要找我玩,他还爱看书,家里摆的全是书……”巴拉巴拉琐琐碎碎地说了一堆。

陈律看到她高兴自然是更加的高兴,却佯装吃味道:“有这么好吗?比哥哥还好?”

陈烟撒娇,“哥哥最好,最最好呀!”

陈律又乐了,她这么快乐,但愿永永远远的都这么快乐下去,如此,他会万分地感激那个叫李漠的男人。

 

 

58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