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04

 

陈婧回到纽约已是二月中旬的事了。

她常常坐在陈烟的房间里回忆,回忆这过去的半年,事情怎么会这样子发展呢,这一开头的时候啊,是那么的美好。她还记着呢,那个漂亮的姑娘每天兴匆匆地跟她描述她的爱情,眉飞色舞,神采飞扬,那样的精神健康。

某一天傍晚,陈婧在门口看Henry在草地上玩耍的时候,看到了李漠,那个男人静静地站在她们家对面的马路边上直直地朝这儿看,脚边还蹲着那只漂亮的狗儿。陈婧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上前叫了他。

李漠走进屋子里也没有看到陈烟,自那一天他看见她在车里亲密地倚着一男人离开后,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

陈婧端来柠檬茶,便一直沉默。

李漠也在沉默。

隔了好久,陈婧搁下杯子,慢慢地开口:“小烟她,是个很聪明很聪明的孩子。”说着朝李漠笑了一下。

李漠抬眼看她,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的困惑。

“她学习很好,16岁就考上了大学,爷爷简直高兴坏了,逢人就夸奖就炫耀,我猜咱老家有大半的人都知道老陈家有个天才叫陈烟。……可惜啊,她大二那年生了一场病,是癌,看了好久终于是看好了,估计就那场病耗光了她的元气,你看看她多瘦,她原本是要胖些的,她之前还有点儿婴儿肥,真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她太瘦了,为了能要她再胖点,奶奶都不知道操了多少心,成天的在家研究吃的喝的,就盼着小烟呐能多吃些,你说她要是长点肉,不是大家都安心了么。

“去年12月初,有一回她肚子疼,我就担惊受怕的不行了,她那身体啊,生一点点小病都得全家人为她忧心一番。后来我才想到,大概那会她真就已经生病了。”

“小烟她……”李漠隐约听出来不对劲,急急问道。

“小烟呐,小烟又生了病,那癌就这么着复发了,无声无息地……去年圣诞节过后她就病了,我跟她哥陪她回了国。”

“她哥?”

“嗯,小烟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出意外过世了,还好有个哥哥,兄妹俩感情别提有多好,真叫人看着就嫉妒!……她哥怕她不肯回国,那会儿特地来接了。小烟回了国就住了医院,这一住就再也没能出来。”

“没能出来……”李漠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意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晓得重复着陈婧的话。

“李漠,小烟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原来以为只要她在这里,离你近些就能活得开心,活得幸福,……活得久些。”

李漠垂着头,脸埋在手心里,没有吱声。

陈婧无声地看了他一会,也许也没有看他,只是看向一个不知名的小点。

陈婧去楼上拿了东西下来时,他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是那样的痛苦,她想,即便你要痛苦,可我还是得告诉你啊,告诉你你或许才知道小烟她,她有多爱你。

陈婧将手里的盒子放到他面前,说:“这是小烟交代说如果有机会希望我转交给你的,请好好保管。”

李漠缓缓地抬起头,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盒子,墨蓝色带白点,暗粉色蝴蝶结,很低调的搭配。他慢慢将它打开,摆在最上面的是那条他送给她Tiffany项链,还是那样的迷人,这是象征着美,象征着爱,象征着浪漫与梦想的礼物,曾寄托着所有他对她的感情和幻想,可最终,却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他的梦啊,怎么就突然地碎了呢。

在下面,是一张卡片,粉蓝色的卡片,角落里写着几个花式字母:To:L M

这字体好看的简直不像是字母,倒像是画儿。

李漠打开了那张卡片,写着十来行字,像现代诗。

“这是小烟写的歌词,本来是要请人谱曲唱出来的,可是……这是她给你准备的农历新年的礼物。”陈婧也在看那张卡片,漂亮的小楷字,用黑色的钢笔写出来,隽雅秀丽。

李漠没在注意下面的东西,只是出神地盯着那张卡片上的字。卡片上写着:

 

《烟火》

 

第一次遇见你  在迷人的夏季

你是否也发觉  空气变得甜腻

自那一刻起  心里偷偷地想你

想和你分享  这生命里的美丽

 

窗外的蓝天  古老的街

斑驳的灯影  迷人的夜

绚丽的烟火

定格成美丽的画面

继续的琴弦

谱一曲情歌永远不灭

思念蔓延

笑容里我对着天空许愿

所有美好的一切  

请许我深深纪念

 

记忆里关于你的画面  清晰浮现

像天边璀璨的烟火  永不熄灭

我心中的爱情  我能听见

 

即使你神秘  那样的若即若离

我仍在爱你  像烟火般秀丽

谢谢你 

让我在最好的时光里爱你 

 

虽有些可惜  可我坚定不放弃

我那么爱你  比烟火还绚丽

谢谢你

我在最好的时光里深深爱你

 

李漠走出来陈婧家门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苍白的路灯凄惨冷清地照着没什么人影的道路,Golden很安静地贴着他的腿慢慢走。他在想为什么那时候要去答应那人去费城呢,要是不答应她,不就可以陪着陈烟走这最后一段了么。那姑娘啊,即使在病中肯定也是想要看到自己的啊,为什么不问清楚就误解她呢……为什么没有去看看她呢……哪怕一眼也好啊,真的,一眼也好啊……

 

生命像烟火  一霎那而过

而有你的我  终不算白活

 

李漠无声地念着那张卡片上的最后两行字,字体已是变了,有些歪斜而不协调,看得出来是她病重时写下的,那一刻她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即将时日无多了吧,才会写下“生命像烟火,一霎那而过”……他是真后悔啊,他多想可以在她身边陪陪她……

李漠拿着盒子,脑子里浑沌的理不清爽,他低头看了看Golden,那狗儿也是这么忧伤,是听懂了刚刚她姐姐说的话了吗?可是他觉得自己好像都没有听懂啊。

他蹲下身子学着陈烟以前的姿势抱着Golden的脑袋,不可抑制地哭了出来,他心里想,Golden啊Golden,以前是你天天儿地想念她,这下好了,我要和你一样了,一样的回忆,一样的思念。

可是这样有用吗……

即便没用,又可以怎么办呢……

 

 

41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