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太后逝世以后,后宫白清嫱的势力渐渐沉匿,不再敢生任何事端。

白清嫱锋芒尽数收敛,生怕牵连到自己,于是便整日里闭门不出,礼数也是能免即免。

她便是再蠢,也该知道太后死因异常,连御医都宣布过,太后中毒以后不过因为救治不及时才导致毒素侵体,头脑不清,可她身体还好好的,试问又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长逝。

而乔钺却从未下旨意调查太后死因,态度可见一斑。

如今后宫苏令芜与元旖分庭抗礼,皆是冲着那皇后宝座使劲儿。

苏令芜虽然掌管着凤印,然而元旖突然得宠胜过她太多,乔钺多日来进后宫便只来过她千霁宫里,众人谁又能不侧目?

何况还有容妆,御前第一大红人儿,竟然被赏给了元旖,众人便猜测乔钺到底在乎元旖,否则也不会这么做。

然而,容妆听到这种传言时,心里五味杂陈,此事多少又将她卷了进去,这种时候,断然不该再有事端惹上身的。

乔钺当然不是在乎元旖,容妆也很清楚这一点。

如此频繁的来千霁宫,其实容妆也不是没想过,是因为她在,可是也只能想想罢了,乔钺不会。

那该是因为什么?因为如今后宫里风向变了,太后与白清嫱的势力不再独大了,已经不足以令他去费心。

然而其次便是苏令芜,他当初那么给苏令芜面子宠幸她,只不过是为了平衡太后白家势力,如今需要平衡的白家都沉了,苏令芜这颗棋子,也用够了。

然而,苏令芜聪明伶俐,手段高明,极会拉拢人心,治理后宫又井井有条,没人能挑的出什么,左右不过抱怨几句她太过苛责严厉。若按照眼下境况如此下去,她岂非一枝独秀?那么后位,也不过囊中之物,早晚罢了。

况且此前朝中已有大臣上书,后宫频频事情不断,请求乔钺尽早立后,以稳定后宫惶惶之心。人选无疑就是苏令芜。至于那谏言的幕后之人,当然是苏令芜她爹,苏炀。姜自然是老的辣,苏炀很清楚自该避嫌,故而没有直接自己出口谏言,撇清了自己可能惹起的嫌疑,利用别人之口,求立苏令芜为皇后。

可乔钺怎么会允许,他不会让苏令芜做皇后,起码眼下他并无立后心思。所以容妆知道,乔钺在利用元旖,抗衡苏令芜,分她的势力,令众人看不清形势,揣测不出他的心思。

已是五月落梅天,宿燕翩飞于空,料峭春寒不复,不冷不热的天气极是喜人。

千霁宫后阁的院子里栽了大片的栀子花,白皙的重瓣散着芳香,枝叶葱郁繁茂,碧绿沁光。

后阁是元旖的观书阁,阁门大开通风,容妆手执着棕苕在院子里清扫,脚踝的伤好的也差不多了,步伐缓慢的挪动着,清眸不时流连花间,眉心微蹙,流露郁色。

阁里摆着一圈紫檀木书架,铜铸雕花鼎散着袅袅烟雾,元旖着一身藕荷织金的丽水裙,微微依靠在架子边儿,手上拿着一本古籍翻阅着,偶有抬头透过大开的门扫一眼阁外,便见容妆缓行在院子里的身影,元旖上扬的唇角勾勒出一丝不屑。

约莫一刻,许诣高唱‘皇上驾到’的高声响彻四方院子,元旖一喜,忙就拂理衣衫发髻,而后走到阁门处跪地。

院子里一众宫人,也匆忙成排跪下,元旖暗自瞥了一眼容妆,心里竟微微发憷。

她总明白,她如此为难容妆,本不该被乔钺看到,但事已至此。

容妆将棕苕放在地上,缓缓跪在细碎红石摆成花草图案的路边,目光垂地,有墨黑衣袂缓缓略过。

容妆的心一动,越发垂下头。

直到听到元旖娇娆的唤了一声‘皇上’,容妆的心方沉下去,而听乔钺淡淡的应了一个‘嗯’。

许诣叫宫人们起身,容妆站立后,对他轻笑,许诣看她身侧拿着的棕毛笤帚,眼含担忧的叹了口气,转身守在阁门口。

容妆偷偷往里窥视了一眼,乔钺背对门口,负手而立,一袭黑衣映入目,格外令容妆的心凝重一分。

元旖走到门口,目光落在容妆身上,却对众人道:“你们都下去吧,不用在这儿伺候了。”

一众宫人次第离开,容妆在最后,元旖盯着她的背影,直到转角后,方才走回乔钺身边。

乔钺坐在檀木椅上,似漫不经心问道:“你宫里缺洒扫宫人?”

“不……”元旖娥眉蹙起,观乔钺神色道:“不缺。”

乔钺随手拿起一本案几上的书,无言翻阅,唯留元旖茫然惊动在旁,坐都未敢坐,立也神色慌张。

许诣越门进来,道:“皇上,奴才想起一事。”

“说。”乔钺头也未抬,许诣道:“太后的七祭日眼下就快到了,沉香塔的师父说需得取后宫嫔妃中德高望重的一位,手抄佛经焚烧,为太后祈祷。”

“哦?”乔钺挑眉,轻笑,看向元旖,而许诣同样觑了一眼元旖,又道:“可是德妃娘娘管辖后宫琐事,已然脱不开身,如今后宫得人心的,也便只有谨嫔娘娘了。”

“还真是。”乔钺笑。

元旖咬唇,惊讶事情转变如此之快,而后忙对乔钺笃定道:“这等积福积德之事,且还是为皇上分忧,臣妾自然愿意。”

她当然只能愿意,且不说此事之重要,便是乔钺的期望,她也不可能去辜负,只得应允了下来。

“谨嫔娘娘仁心仁善,是后宫之福。”许诣奉承道,却在低头瞬间不禁嗤笑。

“朕还有事,你安心抄录佛经,改日朕再来看你。”乔钺起身,走出阁外,许诣紧紧跟在身后。

元旖望着他的背影,俯身道:“臣妾恭送皇上。”抬眸里,尽是疑虑。

而乔钺走出阁外,侧目看了一眼许诣,道:“你倒长本事了,为她出头。”

许诣则道:“奴才跟着皇上久了,皇上的心思多少也能知道些,奴才不单是为了她,也是为了皇上。”

这个‘她’自然是容妆,乔钺但笑不语,许诣也算老奸巨猾了,不过这次奸猾的,倒符合他的意思。

元旖这佛经,怕是得抄的比容妆清扫院子还累的多。

从在观书阁前被元旖遣开之后,容妆便回到宫婢寝阁,原空无一人,歇息了一会儿,却有几个同住的宫婢亦是回来了。

容妆便问她们为何不回阁里伺候,这些千霁宫的宫人原本不爱搭理容妆,毕竟容妆为元旖所厌,宫人都是看主子的脸色行事,当然也就随着看不上容妆。

但也有好事儿的人回答了,所以容妆知道乔钺令元旖抄录佛经之事,元旖专心待在阁里,并不需要太多人伺候。

已是黄昏光景,时候倒还早,可容妆已准备烧水沐浴,难得不用守着,打算完后早早入睡,可突然便有夙玉宫的宫人来请,因元旖已应允过可去夙玉宫,此刻也不便打扰她,容妆便随着去了,想来元旖不可能在此等小事计较。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走在宫道上,容妆一直迟疑着,为何容衿这么晚了还叫她过去,心下慌乱不能平息,便问那内监宫人,“公公可知夕昭仪为何这么晚了找我?”

那内监领路,头也不回便道:“姑娘可高看我了,主子的事儿咱们哪里能知道,姑娘也莫急,到了便知道了。”

尖锐的声音越发刺激容妆的不安,一路眉头都未松一分,走了约莫一刻方到夙玉宫,容衿近身侍婢拂晓已恭候在宫外,一见容妆便道:“大小姐,快进去吧。”

因为拂晓是从家里带来的陪嫁侍婢,如今对容妆尚未改变称呼。

容妆突然明白,如此重视,必将不是小事,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蔓延入心,令容妆慌乱不已。

越过夙玉宫大殿,来到容衿寝阁。果不其然,里面一个宫人都没有,只有容衿自己站在香炉旁,一袭宽松不合体的碧色大衫,完全看不出她秀气的身形,她在漫不经心的拿长挑玉匙拨弄着香灰。

寝阁昏沉无光,只点燃了一灯如豆,光芒微弱不足以构成通明。容妆勉强看的清容衿的死寂神色,心里的不安转化为冷凝,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强自镇定告诉她,不会有事。

这才能稳定了心神,不能怪容妆,她从没看过向来欢愉的容衿有过这等近乎赴死的神情,她怎能不忧,怎能不寒。

容妆渐渐走近后,拂晓从外面关上寝阁门,守在阁外,而阁里失去霞光来源,顿时更加昏暗。

一片沉寂,容妆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那么快,那么不安。

容衿抬头看她,将手里的玉匙放在梨木高案上,身子微微挪动,落在容妆眼里,一举一动皆是那么僵硬。

容妆走近她开口道:“衿儿你这么急匆匆找我来有何……”

‘事’之一字还含在嗓中,尚未吐出,却停滞在口中,她见到一步之遥的容衿,扑通跪在她面前,膝盖落地的声音令她一震,回过神来径直去扶容衿。

容衿推开她的手,面色还是沉寂无波,仿佛死心,也仿佛无力。

容妆见她推拒,便退后一步,静待她开口。

静默半晌,容衿启唇,嗓音沙哑冷寒,“求姐姐,救我。”

 

87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