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丫头,坐。”毛国安在一张红木沙发上坐下,拿起茶几上的紫砂壶泡了一壶茶,给站在对面的赵颖茹也递了一杯。

赵颖茹双手恭敬地接过茶杯,挺直了背坐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虽然不知道外公特意叫自己单独来书房是要谈些什么,但一定是跟自己和叶果航有关的吧。

毛国安品了一口茶后,慢慢放下杯子,正视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小丫头笑了笑说:“丫头,不用太紧张,要不然小航会以为我这个老头子欺负你呢。”

赵颖茹被逗笑了,好吧,她本来想正经一点的!

毛国安看着她问:“丫头,关于小航要出国这件事,你知道了吧?”

“嗯。”赵颖茹点头,终于还是要面对了。

“你的想法如何?”毛国安没有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而是将问题抛给她。

赵颖茹愣了半响,她如何想,连叶果航都不曾问过,他或许是怕她不开心,但有些事情,你不去想通,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她抬起头,目光澄澈,语气认真地说:“外公,我的想法就是,阿航能照着自己的意愿去做他想做的事。说实话,我心里并不希望阿航离开,即使只是几年时间,我现在想到这样的分离还是会存在未知的害怕,只是我知道,爱情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喜欢一个人可以是牵挂,但不应该是束缚。而对于我们的事业和梦想,不仅阿航会有自己的追求,我也会有自己的追求,所以,在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我渴望我们一起变得更好。”

毛国安凝视赵颖茹,对她的这番话不为所动:“丫头,你的意思是如果小航自己要出国,你不反对?”

赵颖茹点头:“我不反对。”

毛国安:“那如果我要你们分手呢?”

赵颖茹完全没想到毛国安会这样讲,一时间很是错愕,表情顿时僵住了。

毛国安继续讲:“你们年轻人的爱情说到底都是不成熟的,相信你也知道小航爸妈的事,他们当年相爱的时候也认为能一起克服所有的困难,白头到老,最后不仅不能守住诺言,还伤害到了下一代。作为长辈,我也说句老实话,现实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你和小航面临四五年的长距离分开,加上这个社会太多诱惑,你们最后能走到一起的希望很渺茫,我认为你和阿航分手是最好的选择,你们都不会成为对方的牵绊,都是对自己的负责。”

“我们不会分手。”果航站在书房门口冷冷地出声,赵颖茹回过神来,转头凝望着他,原本有些恍惚的心绪一下子变得清明安宁。

叶果航三两步走到赵颖茹身边,拉起她的身子,和她并肩站在一起,只见他眉宇间微微捏紧,面对平日里很是尊敬的外公,语气也有点清冷:“外公,我姓叶,但我不是叶胜楠。”

毛国安看着自家外孙眼神中的些许寒意,不禁在心里感叹,无论是未长大的小航,还是如今的小航,骨子里透出的那股倔强和坚定的执着,都和那个男人没有半分相似。

毛国安故意正了正脸色:“没礼貌!进来要敲门!你就这么怕老头子我吓跑你的小女友?”

“嗯。”叶果航坦诚地点点头,不过他也看出了外公并不是非要他和小茹分手,只是他不会允许任何这样的机率罢了。

“不分就不分,你们最好说到做到,好了,我也懒得棒打鸳鸯,你们走吧。”毛国安下令赶人,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意思要小丫头和小航分手,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对于小丫头的品性,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刚刚那么一说,只是想考验一下小丫头面对感情时的理智还有几分,没想到自家孙子倒急起来了,俗话说的好,男大不中留啊!

这边,叶果航牵着女友的手漫步在晚霞中,路边开满了不知名的粉色花朵儿,微风袭来,花香淡淡,两人都安静地享受着此刻的祥和。

偶尔有汽车驶过,叶果航将赵颖茹拉进道路的里面,自己则走在靠近这道的这边,赵颖茹抬头望他,正好撞上他温柔的眼神,似夏日里清凉的溪水,沁人心脾。

叶果航放慢脚步,低头问她:“真的舍得我走?”

赵姑娘转头不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只听见她低柔的声音反问:“那你舍得离开我吗?”

叶果航停住脚步,一动不动地凝视了她半响,然后轻轻将她拥入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心里满是眷恋地说:“不舍得,可是你说我有自己的追求,你也有自己的追求,你渴望我们都变得更好,可你知道吗?我希望未来的我们都变得离不开彼此。”

“嗯。”赵颖茹也伸手抱紧他:“一起加油!”

在离开彼此的这段时光里,他和她要努力变得更好,等到重逢的那一刻开始,就再也离不开彼此。

 

很快,风风火火的六月也过去了,面对亚历山大的期末考,每天早上八点,平时人烟稀少的图书馆门前就开始排起长龙,来这里复习的娃特别多,估计不清楚状况的家长如果看到这样的境况都会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们的孩子是多么热爱学习。

周末,刚好彤彤不用去实习,她就跟着赵颖茹去图书馆自习,差点被图书馆门前弯弯曲曲的队伍吓得掉到地上去了。

“什么时候我们学校多了这么多的学霸?吓死爹了!”彤彤一边夸张地拍着胸口,一边猥琐地凑到赵颖茹的耳边问。

“嗯?”赵颖茹习以为常地跟上队伍的尾巴,对彤彤认真地解释说:“大家应该和你一样是来抱大腿的。”

“哦!怪不得!”彤彤恍然大悟。

赵颖茹反倒觉得奇怪了:“每年都会有两次这样的盛况,你为什么还会被吓到?”

彤彤很惊讶:“每年都有吗?我不知道耶,可能是我以前连抱佛祖的大腿都懒得来图书馆吧。”

赵姑娘黑线:“你这么懒,抱得到佛祖的大腿吗?”

彤彤嘿嘿地摸了摸鼻子:“不能,只能抱到脚趾,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

“……”

两个星期后,期末考结束,彤彤将自己三年的专业书捆成了一捆,拿到楼下的宿管阿姨那里论斤卖了,卖了六块三毛钱,回到宿舍便和赵颖茹吐槽说三年几万块钱的学费买的书居然连一瓶优益C都买不起,真是坑爹。

正在绣一个十字绣小挂饰的赵颖茹低着头,漫不经意地回应她:“买不到优益C,你可以买每益添,宿舍对面的便利店一瓶只卖五块五毛。”

“买个鬼!”说到这个,彤彤就更不爽快了:“每益添涨价了,卖到了六块五毛,而且我每次买都抱着这次我会中奖的期望,但每一次都是‘谢谢品尝’,甚至连‘再买一瓶’都没有出现过,我容易吗我……”说到激动处,还用袖子假装擦了擦眼泪……

赵颖茹:“……”

这就是一瓶酸奶引起的悲剧吧……

这厢,彤彤还没悲痛完,宿舍的门被某个不明物体撞开了,她们俩转头去看,不明物体是浑身湿漉漉的宋小媛。

赵颖茹眨了眨眼,心想她们读的真是中文系而不是表演系,宋小媛这…又是在演哪一出芙蓉出水的戏啊?

“小茹!彤彤!你们说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宋小媛义愤填膺地说。

“发生什么了?”彤彤和赵颖茹好奇地问。

“我刚刚在隔壁外语系的宿舍楼下看到二楼阳台上一女的在挤RU沟,不就嘲笑的时候笑得大声了点么?她居然泼我水!太小心眼了!”

“你活该!”彤彤和赵颖茹异口同声地说。

“……”

宋小媛心里泪崩,她们真是太没有同学爱了,真实的反应不是应该一起嘲笑吗?(>﹏<)

6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