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添

 

叶添这假请得实在是长,圣诞假期早结束了,她这边眼看着就要发展成了春节假,美国人又不过农历春节,Jim打电话问她还想不想干了,叶添挠头敷衍急表忠心。

2月2号那天,李漠又打了电话来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回纽约,说要是她不回的话他就直接从武汉走了。那时候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星期,叶添想了好一会后还是决定去美国一趟,好歹在Jim面前露露脸,顺便把设计稿交给她看看,再当面听听他的意见,只要在年三十前赶回来就成,反正年底家里的诸多杂事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叶添这儿说要走,莫母那儿还挺舍不得,她是真疼叶添,当年莫祈娶叶添就是她的意思,可惜她的小儿子一直看不到叶添的好,好好的夫妻生活过得是比一般朋友还不如,她盼望多年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直到现在也没实现得了,这都年根岁底了家里常常也只是老两口加上个阿姨,太冷清。

倒是莫端那儿慢慢地叫她看到了希望。这两天,苏然主演的电影《流水十年间》开始宣传,首映当天莫端还陪了去,新闻里是大肆报道了一番,关注点都不在那电影上,全说的是这对刚刚订完婚的天造地设的小情侣。莫母看着网页上俩人的合照非常欣慰,想着她这儿子当初为了杜伊若的事没少折腾,幸好出现了个苏然,如今蜜里调油过得也是幸福。

 

叶添要回美国的事,她是在晚饭的饭桌上说的,自然莫祈也在。他举着筷子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将夹着的红烧鸡翅送到叶添的碗里,还笑眯眯道:“白天上班的时候听他们闲聊说这几天又要降温,这趋势是还得下雪啊,我看纽约估计也够冷,你多带点厚衣服去。”

莫母笑,“阿祈这话说的对,小添你得多穿点,冻感冒了可不划算。”

叶添点头。

一旁一直沉默吃饭的莫父突然出声道:“年底了阿祈在公司也不忙,要不陪小添去一趟,过几天再一块儿回来。”

叶添看了眼莫祈,刚要说话,莫祈抢她先了,说:“行啊,我算提前休年假,爸你记得给大哥说一声。”

莫父轻应了声,莫母乐呵呵地开口:“要不你们吃了饭就回去吧,总得收拾点衣服啊之类的。”

叶添想也不去多少天,哪有多少东西要收拾,但看莫祈点头如捣蒜,也就没再说话。

回去的途中,叶添发了短信给李漠告诉他她也回纽约就在北京等他,李漠很快回复说明天一早就到。叶添转头问莫祈:“订明天下午的机票怎么样?”

莫祈回:“可以。”

叶添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说:“对了,李漠会跟我一起走。”

莫祈目不斜视认真开车,只出言强调了下:“我们。”

叶添扭头看他,收起了手机,低声说:“嗯,跟我们一起。”

莫祈好像很开心,一到家就直奔卧室,叶添进去时是衣橱大敞,他左右开弓一手拿一套衣服对着镜子不停比对,叶添坐到小沙发上看他发疯,凉凉开口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当纽约时装周喊你走秀啊。”

莫祈手里不停换了一套又一套,逮着件深绿的袄和大红的衣一脸期待地对着叶添问:“哪个好?”

叶添瞥他一眼,简直懒得理他,站起身来往洗手间走,说:“我去洗澡,我出来的时候你最好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了。”

莫祈见她头也不回地走开,垂下双手松开了衣服,心下泛起淡淡的失落,好像他现在做什么都是不得她的眼的,他只是面对如今的叶添时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时时逗逗她,望她能心情好些,可她总是反应平平兴趣缺缺。只剩他一个人唱着没人应和的戏,更像是装疯卖傻了。

叶添出来时,莫祈已经躺在了床上,衣橱门关得紧紧的,门边放了个小小的行李箱,她随口问:“都好了?”

莫祈点头,表情甚至有些哀怨。

叶添挤了乳液抹好脸,回身看了看那张大床,略作考虑还是躺了上去。

莫祈挺忐忑,大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就怕她转身去客房,见她躺下才松了口气,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还往叶添的身边挪了挪,看她拿着iPad认真地看着《VOGUE》的电子杂志,说:“我应该都有一年多没去纽约了,突然说要去还有点小激动呢。”

叶添淡淡地“嗯”一声。

莫祈见她又不怎么搭理自己,指着屏幕上金发碧眼的外国美人赞美道:“长得挺有味道。”

叶添叹气,扭头问他:“你非要跟我聊天是不是?”

莫祈接过她手里的平板,背部的金属触感是凉丝丝的,他说:“我们是很久不聊天了啊,你给我说说你在美国的生活行吗?”

叶添的眼睛带着探究的意味在他脸上扫视几圈,沉吟半晌开口道:“我住在一个小小的公寓里,不过待在里面的时间不算多,平时除了去工作室就是在纽约大大小小的街头观察别人的穿着,我觉得干这事儿倒挺有趣的,只要在包里装上纸笔,找个露天的咖啡座或者随便哪里可以坐的地方我都可以待上大半天的时间……纽约的生活节奏太快了,所有人都步履匆忙,不知道是为钱还是为生活在奔波,不过这两者好像不算界限明朗……我的老板你应该知道的,Jim Wells,他这人基本跟杂志上写得一样,‘精力旺盛的完美男人’,好像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观察力特别强,我看过他的最新设计,非常惊艳,他其实推崇怀旧跟复古,但又很有他自己的风格……”

“还有呢?”

“还有?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我的日子过得很简单很单调,今天重复昨天,明天重复今天,住了半年也就认识一个朋友,李漠,你见过的。他这人还有点意思,话不多,成天看书,性格跟他的名字差不多,有礼貌又淡漠,他把我当朋友才跟我有话聊,其实他读的书多应该跟谁都能有话聊,就是人太有疏离感,估计优秀的人都不容易亲近……”

莫祈想到了那个男人,长相上乘身材上乘,他说:“嗯,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自带光环,人畜勿扰。”

叶添皱着眉睨他一眼,继续说:“对我而言,纽约的生活只是个过渡期,最后我还是要重新拿起相机的,这段时间就当作调整和休息,做出成绩来是最好,做不出也没什么可遗憾……李漠跟我说过,他说‘生活是一个不断取悦自己的过程’,我仔细想过他这话,挺有道理,没必要去活得太累,轻松自在才是最佳状态。”

莫祈想“相由心生”这句老话不无道理啊,此前的叶添哪里像今天这么洒脱过,原来不止她的穿着打扮变了,连她的心理她的态度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说不上来是好还是不好,他一直希望她能活得很好,但她如今的好更像是与他没有半点的关系了。他说:“小添,你现在这样挺好,你之前活得很辛苦。”

叶添笑笑没应声,身子往下埋了埋,只说:“睡吧,晚安。”

 

李漠十点多到的北京,叶添去机场接他,随即一道去吃饭。李漠问她这假期过得怎么样,叶添思考两秒作答:“坐着吃肉,躺着长膘,猪一样幸福。”

李漠看她浑身也没几两肉,鼓励道:“嗯,你还需努力。”

叶添笑,换了个话题,“下午的机票,莫祈也去,和我们一起。”

李漠随口应:“嗳,说真的,你跟莫祈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叶添沉思片刻,说:“之前呢,是我跟他都逃避,现在呢,是他一个人逃避。我跟他其实都属于在感情里有点怯懦的那种,但他比我要严重得多,所以他才更容易陷入过去无法自拔,无论是曾经的恋爱还是现在的婚姻,你想把某些事扯到台面上跟他说,他就不爱搭理。”

“那你的想法是什么?”

“好好活着呗,一辈子也不长,矫情了那么些年,想起来我自己也头皮发麻。”

李漠听她这口气失笑出声,好奇地问:“你一般都怎么矫情的?”

“拿个放大镜,看看心口上有哪些伤,玩了命的一次次放大一次次回忆。这过程其实挺受罪的,你看啊,本来有些陈年旧伤早可以结痂愈合了,但每次放大镜那么一照吧,脑子里就想了,哎哟,看看这伤口深的,忍不住用手这么碰一碰戳一戳,虐得不够了还可以再撒把盐,可把自己折腾得够呛……现在一个人想想,挺没劲的。”叶添说得声情并茂,都可以去演相声了。

李漠头一次看她露出来流里流气的模样,纳闷道:“你受什么刺激了?”

叶添摆手,心想莫祈不正常她也跟着不正常了。

李漠说:“你这样想也不是不好,不过是不是一下子步子跨得太大矫枉过正了些?”

叶添认真回答:“快刀才能斩乱麻。老实说,我真怕自己绷不住又回到从前。”

李漠微笑,吃着烤鸭说:“你现在路子有点不对,一门心思全想着早日摆脱莫祈摆脱婚姻,你这不是跟自己较真嘛,难道你忘了你在美国的时候还常常想他来着?”

叶添经他一点拨,犹如大梦初醒,却又立即陷入一团迷雾之中,搞不清他这话的意思是要她跟莫祈继续在一起啊还是不在一起,疑惑问:“你这话怎么说?”

“叶添,你不能问我啊,这你得自己想清楚了,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你一方面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这种关系甚至涉及到两个家庭双方长辈……我知道你不想再纠缠于过去,你想独立地活出自我,但是连你自己也不可否认的是你还在爱着莫祈的事实……所以,你单方面的想要离开,这种一时的固执没多大用,对你的心而言没用,你能保证你跟莫祈离了婚后的将来回想起这个决定不会后悔吗……”

叶添听得是更加迷惑,问:“那你是要我留在莫祈身边,继续在这样的婚姻里过下去?”

李漠抬眼审视她,严肃地问:“你希望的婚姻是什么样?爱得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叶添摇头。

李漠笑了,说:“本来嘛,就算一份因爱结合的婚姻,你又能指望彼此能相爱多长的时间……人的一辈子里,会与各种不同的人产生各种相对应的社会关系,但是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可以自己自由选择的,这种选择往往可以最大程度的随心……我只是想说,你可以继续按着你自己的想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要急于摆脱过去也不要太过受困于和莫祈的夫妻关系,你可以用力地将自己放在生活中一个重要的位置,而将莫祈摆得次后一些,等到某天你可能会发现这场婚姻关系的存在与否或许不再那么的困扰你,又或者未来的哪一天,莫祈真的会如他所言的喜欢上你,这样做是不是好些?”

叶添被他说得如坠云雾里,愣愣地点了点头。

李漠瞧她傻呆呆的样子笑了,他是想到了自己和陈烟,再对比叶添跟莫祈,好歹莫祈是活着的啊!而只要人活着,又有哪些事值得去伤心去纠结……

 

飞行的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叶添醒着的时候是一直在思考李漠说过的话,她知道前两天是陈烟的忌日,李漠应该是想到她才会那样劝慰自己。

这个假期里的李漠和叶添,他们都有些反常……

莫祈一个人感到十分无聊,叶添一直发呆李漠一直看书,两人都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他只好全程循环着醒了又睡。

纽约的冬天果然寒气逼人,树木已然凋敝,街道上一派清冷。莫祈拉着行李箱站在路边等正在跟李漠说话的叶添,她的身体瘦瘦的,脸很小,头上带着黑色的毛帽,嘴巴一张一张地说着什么话,有时候会有风吹开她的衣摆,她会立即伸手将大衣拉紧,脚上穿着的小靴子也时不时地跺上两下,她开始像个女人了。

李漠离开后,叶添才往莫祈身边走来,叫了车回住处,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直到公寓楼下,莫祈提着两个箱子慢慢地上台阶,叶添站在大门口等他,几步台阶倒也在他们之间隔开了些许距离,他的眉眼很柔和,嘴巴呼哧呼哧地发出声音,叶添想笑。等他走上来,她才接过来一个箱子,领着他往里走。

等电梯的时候,叶添终于开口说话:“这两天我的脑子里一直很乱,我想了很多事情。”

莫祈本不想作声,只是见她始终看着自己,最后迫不得已才问:“你想了什么?”

叶添轻轻咳了一声,说:“我想,我们好像真的很不适合做夫妻。”

 

——————————————————————————

叶小姐转型!duang~

70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