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丹枫是在当天晚上看到小姑娘的。小小一只,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瓷娃娃一般睡着了。管家的妻子则守在一旁,就着烛火,在做针线,时不时的抬起头看一下女儿。那妇人,比上次见到时分明老了几岁。丹枫站在窗外,腹内突然绞痛起来。果然呢,报应来了。那惹人娇怜的幼女,那守在床畔的妇人,可不是当年的母亲和自己?哥哥,嗬,当年挨了她一剑的可不是归息,转世往生,云剑只能是云剑,是她从未叫出口的哥哥。

“谁?”妇人警惕地抬起头朝窗户方向看去,窗扇在夜气侵扰下轻轻晃荡着,她起身到近前查看,万籁俱寂,竹影斑驳,没有丝毫人影。她便又回到女儿的床榻边,为女儿盖好薄被,继续织完一只足衣。

夜露侵衣,还要许久,才会迎来白昼。在这阴沉无光的夜晚,丹枫赤足而行。雪白的夕颜花像一抹月光,盛开在路边小径,从她的踝边路过。偶有虫鸣,从蕨类植丛里传来,凄短喑哑,她想,这些小东西或许等不到夜气消融,就再也发不出什么声息了。回到住的别院后,她翻身来到屋顶。屋瓦之上,但见冷月从阴云后挣脱出来,如同失了辉光的夕颜花,黯淡零落。风一阵急过一阵,厚重的乌云随之掠过天空,月亮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可真是冷,她这样想,以前不是不怕的吗?她紧紧抱住双膝,感觉整个身体都冷冰冰的。紫色的裙裾只落到脚踝处,向下看便是拱起的脚背和蜷着的脚趾。

“爱煞了你这一身正红!”刀口舔血的杀手时,倒也有喝酒的同伴,拍着她肩膀大笑着道。“恶紫之夺朱也,卿之命,恐不长久。”眼盲之人,这般推演她的命格,将她再次推入莽莽红尘中。

等来的怕是最后一场日出吧。

……

“她没有死,你如何救不得?”

这话音刚落,就见顾清霜“蹬蹬”跑进屋子里,到了归息的怀抱里。

“家主,没拦住夫人……”仆从还没说完,归息挥挥手,让下去了。

“丹枫,你还真是给我添乱呀!”归息抱着顾清霜,也不抬眼看她,专心致志地去哄自己的小妻子了。

“什么叫添乱?”顾清霜一开口便“咯咯咯”笑了起来。她喜欢玩这样的游戏,不管知道不知道,“梅尧俞”总会耐心地回答她。

“就是给别人添麻烦呀,小磨人精!”归息说着刮刮小姑娘的鼻子,语气温柔得像一个慈爱的兄长。

“那她怎么给你添乱了?”他的小妻子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而且从来不会放过一个问题。

“她抛给我一个难题,让我帮她解决,多麻烦呀,你说是不是?”

顾清霜皱眉想了一会儿,又问道:“难道我不麻烦你吗?”

归息听了这话,看着小妻子天真的样子,大笑起来,然后道:“你啊!我喜欢你这样的小麻烦,永远啊,都解决不了。”

“够了!”不耐的声音传来,惊得归息怀里的小妻子抖了一下。归息拍拍她,吻一下她的额头,将她放到地上,将守在门口的仆从叫进来,叮嘱了几句后,让人将顾清霜带了出去。

“为什么你见死不救?”丹枫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

归息正斟茶的手停顿一下,接着一声冷笑:“‘见死不救’?我觉得这世间最不可能说出这四个字的就是你。梅尧俞身边有个丫头是叫葵吧,你对她,我可没见到什么怜悯。还有,去夺顾清霜命的时候,你可曾多犹豫片刻?”

丹枫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以为自己无法解脱,永世受着负累,可难道不是她执意如此?她执着寻找,苦苦寻觅,难道不是一厢情愿?所有的,她都不愿失去,最后却都成了手中沙,留也留不住。她负了母亲,负了哥哥,负了恋人,也负了自己。那深沉的爱恋,在时间的销蚀下,最终把自己扭曲成如今这般模样。

沉默良久,方听她道:“现在想来,却是我错了。”

纤弱的茶叶渐浮上水面,舒展成一捧碧色的茶水。归息吹去一层茶沫子,抿一口,连齿间都盈满香气。放下茶盏,他看向丹枫,神色倒多了几分严肃。

“青叶,第一死生有命,第二天道轮回。万物交替,这世间的平衡从未打破过。救不得便是救不得,一个小姑娘,这般情势,醒来也不过是一具不能说话不能思考的人偶,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丹枫攥着衣料,素色的指甲陷进皮肉中,心头掠过方才顾清霜的影子,下了一个决定。

“梅尧俞曾予我三个许诺,而你保有他的全部记忆。”

“那又如何?”

“你说得对,死生交替,你当然无法逆天而行。但若是,用我的命,换她的命呢?”

归息托茶盏的手颤了一下,神色倒没多少讶异,“我当然可以这么做,但永宁殿下却是绝对要杀了我的。为何不由我来为你做一个更好的选择?忘记这些,回到永无之境,皆大欢喜。”

“就像顾清霜那样?”

“对啊,有何不可?”

“归息,你真是没有心啊!像我这种人,宁可背负沉重的记忆,却是绝不愿忘却的,因为,忘记就意味着死去。更何况,我命不久矣,做这个选择,又算得上舍弃了什么呢?永生对我没有丝毫意义,永宁殿会明白的。”

归息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末了只是问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心愿吗?”

丹枫想,即便是归息,也是信守诺言的,便道:“照顾好平安,如果那三个诺言依旧有效的话,最后一个,留给他吧。告诉永宁殿,我不回去了,请她不要牵挂。”

“好。”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归息脸上现出一个凉薄的笑容,他缓缓吐出无情的字句:“如果我是你的兄长,我该有多么不幸?幸而我不是。”

7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