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过往所有,一切的一切,犹如一场海啸,灌入风暴之眼,撕裂他的心脏。他从未想到真相,世间爱恋本不该如此。或被扭曲或被消蚀的记忆,全部回归原位。所谓的神,带着骇人的面孔,跨越生与死的分界处,出现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束缚都砰然裂开,世间万象如玻璃幻象般崩塌,庞大的虚无中,纷纷倒退的是灰白的影子。黄泉无路,魂魄俱散;今生今世,容颜暗换[1]。我们终于抵达以为的终点,却发现死亡阻碍了我们的相见。

他们的故事以剑开始,也以剑结束,原来,并不是偶然。

上古的两把名剑,斩杀冤孽的无情之刃,封喉舔血未有败绩。而那最初的执剑者,太苍华泽,相互化生,最终却兵刃相见,换来天地覆灭。

他们则是神手中的佩剑,从不言背弃,永远忠于自己的主人,直到利刃刺向对方的胸膛,也未尝想过其他的结局。

“若是给你一次机会,你可愿救她?”

为什么不呢?他从来都做着一样的选择。

“我这样爱她,她却背离我而去。”

他的爱恋,连这样轻易出口都不能,他们总是背道而驰。

那样俊美的一个少年啊,如同轻白缥缈的羽毛,边缘却是一抹锋利,在金红色的霞光中,走过明丽绚烂的黄昏。从黄昏走入黑夜,惟有猎猎秋风,吹响衣袍。天上的红月如同温暖的火焰,流动的星辰形成亮蓝色的漩涡。兰初[2]的花朵盛开在脚下的土地上,长发在比深蓝更深一个色度的旷野中肆意飞舞。

夜鸟低旋着从身边擦出轨迹,那些奇异诡谲的梦,曾令人在深夜中惊骇,如今一一在眼前呈现。无数次从中醒来,带着片段的印象,在一刹那间失神,终是遗忘。漆漆夜空下发着光的橘盏[3],为他指引着方向。一路而行,橘盏灯黯淡的时候,天地重归白昼。望着出现在眼前的那一汪碧蓝的湖水,他知道,那便是他所要抵达的地方。

水镜阁,过往与现在的分界线,实体是一汪湖水。

湖边,黑发的青年坐在水边石上,半身微倾,手轻轻拨动着湖水,宛若雕像。一切都是静止的,空间,甚至是时间,只有那双手,如拨动琴弦一般拨动湖水,黑色的蝴蝶一片片自水纹上化生。

平安望着青年的背影,仿若听到某种声音在呼唤他。他迟疑地走向湖边,只见湖水如明镜一般,倒映着岸边的景象。然而,蝴蝶化生之处,涟漪中呈现出的,并不全然是青年的倒影。宛若流泉般的黑发映在水中,是雪白的颜色;而那张脸,轮廓分明,线条生动,在破碎的倒影中,则是一张残面,伤痕累累,分外可怖。

清冷的白昼中,青年手中却是流淌的星辰和长夜,破碎的倒影全是转世往生,漆黑的长发从肩头滑落浸在水中,张牙舞爪地散开,牵扯着一段一段镜花水月。

“这是?”少年惊呼出声。

青年拨弄着湖水,语调带着一点感伤,“这是……我的……”,声音喃喃地便低了下去。然后,他抬起头来,以一种好奇般的目光探察着少年,问道:“你来做什么呢?”不等平安回答,他便自言自语继续道,“我当然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除了永宁殿,不会有谁带你来到这里。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她说你欠我一个承诺。”

青年轻轻笑起来,语调优雅却带着几分薄凉:“是吗?可她是在要我的命呀!永宁啊永宁,我怎么会去答应?再说,救她做什么呢?她已经死了,救不回来了。”

“十三岁,我在湮水城戍边的时候,四十四天没有一滴雨。我看了四十四次日落[4],希望着一切都能结束,然而第二天太阳照常地升起。”少年停顿一下,继续道,“在我最绝望的那天,师父救了我。”

今生与前世,爱恋不该是这般模样,他心底想,他喜欢她不是因为所谓前世今生,不是因为所谓轮回往世,只是因为在今生的相遇。

“所以?”

平安无声地笑了笑,声音平静无波:“那天,下雨了。”

花落只有那一瞬,却恰好落在了他的掌心。

……

“过来。”

少年依言走到他的身边,见他拍拍一块石头,便顺势坐了下来。

“把手伸进水里。”

平安抬眼看他,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探向湖面。就在接触的一刹那,他猛地睁大了眼,把手往回拉。然而,在手指与湖面接触的地方,漩涡飞快地形成,巨大的吸引力将他的整只手,整条胳膊,甚至于整个人向里面吸去。青年仍拨着水,脸上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少年的上半身已经要往湖面里栽去的时候,忽然有什么东西缠绕住了他的胳膊,控制住了情势。他向水中看去,原来是水淋淋的黑色长发攀缘着自己的胳臂向上,抵挡住了漩涡的吸引。

“找到她,在生魂接引之前带她回来,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青年说完这句话的瞬间,藤蔓一样的长发从平安的胳膊上松脱下来,回复成了先前水草一般在水中招摇曼舞的样子。在惊呼声中,急速的漩涡将少年带入了湖水深处。

[1] “黄泉无路,魂魄俱散”指丹枫;“今生今世,容颜暗换”指平安。可阅读前文。

[2] [3] 兰初,橘盏,皆为花名,与神界相关。

[4] 四十四次日落来自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有一天在他居住的星球上,他看了四十四次日落。他说,当人们感到悲伤时,总是喜欢日落的。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11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