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正是盛夏时节,阳光相当耀眼,水面上波光粼粼。

不时有一阵浪花溅起,那是她在狗刨。

陆泽宇言传身不教,告诉她各式泳姿的分解要领,只是远远地看着。

她湿漉漉的脸上不断有水珠滑下来,头发也凌乱的贴在脸颊上,清纯的脸蛋增添了几丝妩媚,与平常很不一样。

他定了定神,起身离开,只交代了一句“别往深水区游”,便走了。

她兴致缺缺地独自游泳。

不一会儿就将蛙泳和自由泳两种姿势学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想试试姿态优美的仰泳,于是面朝上,腰部用力,一边摸索着一边尝试,游着游着,居然“咚”一头撞到墙上了。

好痛啊。

她本能的想要站起来,不料脚却踩不到底,整个人一直往下沉,她这才知道自己居然游到深水区了。

一张嘴很快就呛到了水,刚刚学的那些泳姿全都来不及使出来,就迅速的被水淹没了头顶。

屏住呼吸,她手忙脚乱的用力向下推水,可惜不得要领,半天都浮不起来。

她在水底绝望的想,不会就这么淹死了吧?连一个男人都没睡过,死的时候初吻还留着,这辈子算是亏本了。

头顶晃动的光,离得那么近,可无论怎么挣扎也够不着,她实在憋不住了,渐渐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有意识的时候,先是听到陆泽宇反复地叫她的名字,脸颊也被他拍的很痛。

她几乎想都没想,挣扎着缓缓抬起了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拉低一点,吻了上去。 

笨拙的在他的唇上来回磨蹭了一阵,只觉得满足,舍不得放开,手臂也圈得他越来越紧。

他似乎想要骂人,张嘴却被她得了空隙,舌尖大胆的探进去,本能的乱扫一气。

陆泽宇几乎是有些狼狈的推开了她,后脑勺“咚”一下撞在地上,她慢慢睁开了眼睛,哀嚎:“好痛……”

他在她的上方,发丝微乱,表情是慌乱之后的呆滞,她觉得好笑,但精疲力竭,只能扯动嘴角。

有了这次死里逃生的经验,她明白了一件事,人活着,就要尽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万一哪天突然挂了,多可惜。

洗了个热水澡,踏踏实实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大厅却没有人,厨房也冷冷清清的,她上了三楼,敲了敲陆泽宇的门,没人应,推开一看,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额头上冒着冷汗,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

她喊了他两声,没醒。一摸额头,烫得吓人。

她赶紧找来了医生。

“三十九度八。”医生量完了体温, “我已经叮嘱了很多次,恢复期间不可以着凉,他怎么还下水游泳?”

她觉得好内疚。

等到半夜,高烧终于退了下去,一直昏睡不醒的陆泽宇终于睁开了眼睛。

“难受吗?哪里不舒服?”

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也就罢了,他竟然上半身光裸,全身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不禁有些恼怒,“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您都高烧昏迷了,我找了医生来,打了退烧针。”

他疲惫的闭上眼睛,“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我陪您吧。”她把床头灯调到最暗,“我就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过了半天,陆泽宇说:“有事。”

“您说。”

“给我拿瓶水来,我常喝的那种。”

她下楼去冰箱拿了一瓶水,等回到楼上一看,大门紧闭,一拧把手,居然锁上了。

叹了口气,她拍了拍门,“我把水放在门口,您要喝的话记得拿一下,我走了。”

过了十分钟,门开了,陆泽宇摇摇晃晃的弯下腰,拿起了那瓶水。

她见缝插针的出现了,不小心撞得他脚下一个趔趄,磕磕绊绊走了几步,直接被她推倒在床。

还趴在陆泽宇胸口,陪着笑脸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陆泽宇的脸色很难看,“从我身上,下去。”

她灰溜溜地滚到一边,看着陆泽宇坐了起来,想要拧开瓶盖,却不够力气,她立刻帮他拧开,将瓶口送到他的嘴边。

陆泽宇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的水,才说:“行了,我没事了,你出去吧。”

“为什么不让我照顾您?”

陆泽宇说:“有人在,我睡不着。”

她终于退出了房间。

陆泽宇关了灯,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昨晚的晕眩感已经消失了,摸摸额头,烧退了,就是左手臂有点酸。

扭头一看,是她近在咫尺的睡脸,枕着他的胳膊,睡得还挺香。

陆泽宇一脚给她蹬下了床。

“干什么啊?”

顾乐然揉着摔疼的肩膀爬了起来,看到陆泽宇盛怒的脸,还敢笑眯眯的,“昨晚睡得好吗?”

陆泽宇:“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一脸无辜:“您没锁门啊。”

陆泽宇扶着额头,说:“你奶奶没有教过你吗?不要随随便便进一个男人的房间,尤其是在晚上!”

“教过,我知道的。”一提到奶奶,她终于蔫了下去。

于是休养了几日。

吃饭的时候,陆泽宇突然说:“有哪些同学在本地的,你都喊出来,我请他们吃饭。”

顾乐然不解:“为什么?”

“想看看你结交的朋友而已。”

她本以为是陆泽宇担心自己会交到坏朋友,把把关而已,于是欣然同意了。

当天到场的有陈曦和张梦瑶,乔木也闻风而至,自然也少不了消息灵通的于博。

本来陈曦和张梦瑶是拒绝的,一听顾乐然说是什么叔叔,又说是来审核他们这些朋友的,一百个不愿意来,但一听乔木说是“特别帅的黄金单身汉”,就屁颠屁颠的来了。

陆泽宇出手阔绰,请大家去一家享负盛名的日式餐厅吃怀石料理。

平时比菜市场大妈还彪悍的陈曦和张梦瑶一下子就成了乖乖的鹌鹑,只顾低头吃饭不敢开口说话。

乔木还是一如既往的油腔滑调,“叔,您不知道吧,顾乐然在学校有个外号,叫然哥。”

陆泽宇优雅的笑了笑,“哦?”

“因为她很会照顾别人啊。”于博附和:“别看她长得娇滴滴的,个性却很像男生。”

陆泽宇看了于博一眼,“你倒是挺了解她的。”

于博挠挠后脑勺,“我们都在一个社团,接触的多嘛。”

乔木冷哼,“还不是你硬拉她入团的。”

于是两人开始用眼神撕逼。

聚餐结束后,陆泽宇派车送所有人回家,招呼周到。

有个这样的叔叔,大家都对顾乐然刮目相看了。

真是越有钱越小气,家里几部豪车,每天还在食堂为了一个几毛钱的包子犹豫半天。

回家之后,陆泽宇找了顾乐然过来,聊了聊。

陆泽宇说:“那个叫于博的男孩子还不错。”

她笑了笑,“很有才华,性格也好,就是有点书呆子气。”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

“啊?”

“既然你们彼此这么喜欢,我也不想阻挠。”

她心头一紧,“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说完就上了楼。

第二天,陆泽宇收拾好行李,正式恢复工作了,离开前,他对她说:“开学之前,你就住这儿吧,天热。”

她“嗯”了一声,“您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准,有事?”

她胡诌一个借口:“没事,就是怕嘴馋,想吃您做的菜。还有,您不是答应教我学开车的吗?”

他犹豫了一下,“我月底回来几天。”

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顾乐然先是用打工挣的钱给家里买了台空调,然后用剩下来的钱去报了驾校。

学的倒挺快,就是排队等着上教练车这个比较费工夫,她发微信给陆泽宇,希望他能早点回来陪练,他却总推说忙。

这天照例练完了车,回到别墅一看,陆泽宇的车居然停在车库里。

她按耐不住兴奋,虽然有钥匙,还是故意敲了敲门。

等了半天,门开了。

不过开门的人不是陆泽宇,而是一个穿着男式浴袍的女人,看起来明艳动人,称得上是个尤物。

尤物问她:“你是谁呀?”

46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