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在管家的小女儿醒来时,自楚朝以来,游走生死之间,四百一十六年灵魂不灭的女子,终于平静地停止了呼吸。不再被人提起,几乎所有相关的记忆,都模糊到了苍白的地步。涌泉深处,棺木合上,徒留下一具冰冷沉默的身体。

她死去的第七夜,被她于湮水城救下的少年做了一个梦,前尘旧梦,身入其境而不自知。

纷纷扬扬的雪漫天而下。雪花像轻白飘渺的羽毛一般,片片飞落,堆积起来。街道上,屋檐上,厚厚一层,如软软的棉絮压了一层又一层。万籁俱寂,静夜无声,似乎是无边无际的雪将所有的声音都吸纳进去,整座城因此陷入安眠。

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从苍穹坠落而下的,只有雪,洁白的、轻盈的、无尽的雪。

清冽的酒香弥散在酒楼的夜空上,还有另一种味道——新鲜、温热的血液味道。雪花扑簌簌地落下来,无穷无尽,无休无止,却没有覆盖住鲜血浸染后艳丽的颜色。

那是一对恋人吧。大朵大朵的血色芙蓉,一路蜿蜒着在他们身下盛开。散落的发绞在一起,玄色白色的衣袖叠在一起。黑衣束发的男子抱着自己的恋人,冰冷的剑却刺穿了怀中的胸膛,温热的液体仍在汩汩流出。

女子静静地躺在男人的怀中,不言不语,没有一丝反抗,看上去漂亮又温柔,只除了苍白的脸色。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最后在她的唇畔流连。他的手指沾上那溢出嘴角的血,从她的唇上轻轻划过,给上面涂上鲜艳的颜色。

“以后啊,要天天给你画眉,好不好?”

“一起喝酒喝到天亮,下次一定要让云剑唱歌,给你听听什么才叫真正的魔音绕耳。”

“如果我们有一个孩子,我希望是位小女公子,漂亮的要让全京城的少年郎都动心,非要登门来求我不可,你说有趣不有趣?”

……

那人絮絮地说着,犹自紧紧抱住怀中的躯体,忽然就有眼泪一滴一滴地掉落下来。

雪花一片片落下来,落在如夜色一般漆黑的长发上,有些融化成夜露一样,湿重地附着在上面,另外的则积聚在上面,逐渐遮盖住了长发本身的颜色。

“丹枫……丹枫……”他一声一声,呼唤着她的名字,想要得到一点回应。却只有雪,仍旧不停地从苍穹中坠落。

……

渺渺的乐音自天际传来,纤细又优雅,不像是凡间的音乐。乐音融化在无边的雪夜中,仿佛本就是一体。

此夜,本该有月光的。皎洁的月光,和着无边的月色。 

然而,这是一个雪夜,沾染了血腥的雪夜。

雪在下。

温柔的雪,情人的脸,渺渺的乐音。

在这传说近可摘星的拥月楼的屋顶,有女子广袖华服,缓步行来。雪花兀自飘落,无休无止。女子纯白的衣物与雪色融为一体,而近乎透明的肤色却比雪还要白。在垂到脚踝墨色长发的衬托下,愈发显得苍白虚幻,仿佛蒙蒙细雨中晕开的雾气凝聚而成。但见冷风吹动袍袖,女子跣足在屋檐上行走,仿佛自永恒的虚空中缓步而来。

那不是属于这世间的凡人,如梦,似幻。

是这样的感觉。

女子就这样披发跣足来到他们身边,微微俯身看向他怀中的人。

“快要死了呢!”她这样说道。

从女子简短的话语中,那人捕捉到一些东西。此刻,怀中恋人的躯体仍旧是温热的。

“请你救救她。”他这样请求道。

“你要我怎样救她呢?半只脚踏入幽都的人,生生违逆了命数,拉她出来?”女子看着那人的脸,突兀地笑出声来,“说到底,不过是她前世欠了你一条命,现世来还罢了。就这样死去转生,又有什么不好?”

“像你这样的神,其实是不懂死生的吧,也许认为生老病死,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对上女子有些错愕的眼,那人用淡漠的语气继续道,“无论是前生,还是来世,那些身份,其实并不属于我们。因果轮回,每一世承受每一世的悲欢离合,于我而言,并不觉得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因为,前世的冤孽,本就不是此世所能决定。而今生的人,又何必要为来生而修得福祉?”

只见女子的眼睛点染了几分笑意,语调真诚,“真该叫冥音也来听听这番话。”看着那人固执带着真诚的模样,女子神色微有动容,目光掠过他怀中的人,“所以,”顿了一顿后继续道,“你想要她活着?”

男人长叹一口气道:“是。我要她活着,活在这一世。”

“你可知,没有任何要求不付出任何代价。”

雪花自顾自地飘落,落在肩头,眉峰,要把这天地间一切都染白。

那人轻声的笑,手指轻轻抚上怀中人的脸颊,“那又如何呢?诚如君所言,她已还了我一条命,我们之间想必便斩断了因缘。救下她,才能求得一个来世,不是吗?”

“你——”女子竟说不出什么话来,这样的道理,竟叫人无法,或者说不忍心去反驳。

“所以啊,到底是什么样的代价呢?”那人眼神中带着笑意,平平静静地说道。

“生魂接引。”

女子的话简短飘忽,声音出口便弥散在空气中,似乎方才并未开口,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男人的脸,仿佛想要从上面看出些什么不寻常的表情来。

那人微微偏了头,呼出一口白气,用浑不在意的语气道,“原来那个传说是真的。”

“你愿意?”女子并不惊讶他的答案,只是惊讶他的反应。

“为什么不愿意呢?此生此世,能够遇上神灵,亲自体会传说中的秘术,倒是颇为难得呢!”

女子眼中有赞赏之色,说出夸奖的话来,“真是俊美有为的的青年呢!”语气里却没有赞赏的意思,仔细听来,倒是带了几分可惜。

满头青丝尽如雪。

男人忽然就那样老了,抚上情人脸颊的手,粗糙布满裂痕。唯余一双美丽的眼睛,像深山中的泉水,清亮明澈,却盛满了哀恸。

“为什么?”叹息一样的声音。

“看到你要离开我,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呢!”那人唇角微微上翘,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

“你看,她就是这样活了下去。遗留在时间的生魂,依托他人的寿命,游离生死边缘。”有人凑近少年的耳畔,轻轻耳语道,“可昨日,她死去了。黄泉无路,魂魄俱散,连轮回也入不得。”

有什么爬上了他的脖子,冰凉得像一条蛇。却是一双手,纤细有力,忽然紧紧扼住他的脖子,“真想找个人去陪她呀,唯一一个不会背叛我的人,却不愿回到我身边。你那样喜欢她,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为什么不去陪她?”

“咳咳,”少年挣扎着想要拽开那双手,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快窒息时,那双手却突然松脱了。

气流猛地顺畅,少年睁开眼,从床上坐起,大口地喘着气。是一场梦,他这样想,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在寂然的凉黑里,光亮逐渐升起。灯火明明灭灭,浮动在四周。他惊惧抓住了身后的床柱,只见梦中被发跣足,苍白虚幻的女子就在旁边,手还放在他的脖颈前侧,纤长的手指上指甲锋利。

77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