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深秋,冻雨,江上画舫。

“夫人,要烧些酒吗?”

“烧些吧,原来今日这般冷,想来却是不该出去的。”

谢常在握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腿上覆着护膝的裘皮毯,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神不定。恰在这时,船猛地颠簸了一下,咣当一声,传来茶盏落地的声音。

“夫人,怎么了?”侍女阿若惶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刚刚她去外面加炭,听见响声,立刻就赶了回来。

“没事,不过茶杯掉了,打扫一下便好了。”

阿若悬着的心刚要放下,便看见谢常在手上的红印,大惊失色道:“夫人,烫伤了,我给你拿些水冰一冰。”

谢常在皱皱眉:“无事,水要洒的时候我就松了杯子,手先前握杯子时就给暖热成了这样。阿若,你去问问,刚才是怎么回事,今日无风,怎么忽然那么大动静。”

“真的没有事吗,夫人?”阿若仍不放心,又问一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终于不再问了。她打扫完毕,加好炭火,把酒也温上后方去了船外。

谢常在觉得有些乏,冬日就是这样,寒气逼人,容易困倦。偏偏刚刚喝的茶太醒神,止不住的困,闭眼也睡不着。这时船又晃了一下。

“阿若。”

没听到侍女的应答,谢常在皱着眉头站起了身,把裘皮毯放在藤椅上,裹上披风掀帘走到了外面,冷气猛地灌过来,差点叫她招架不住,浑浑噩噩的脑子倒清醒不少。她看见阿若在船头,似乎在和船夫争执。

谢常在走到船头,问:“怎么了?”

“夫……夫人,你来了?”阿若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不安,今日她总觉得有些事会发生,她继续问:“到底怎么了?”

“夫人,你看——”

顺着阿若手指的方向望去,是一只手,准确地说,是一只扒着船头伤痕累累的手。

“不会是水鬼吧?”阿若颤着声道。

谢常在又蹙起了眉,看着那只手,对着阿若抬了抬下巴。

阿若犹豫了一下,拿起划船的舟楫轻轻敲了敲那只手。

谢常在的眉皱得更深了。阿若瞧见,便重重敲了下,闷声的呻吟从船下传出,那手却仍旧没松开。

谢常在叹口气:“还干嘛?捞上来啊!”

“这,这……”阿若看了看,心里虽然害怕,却只好硬着头皮和船夫开始捞人。

雨停了,谢常在看着周围雾蒙蒙的一片,在心中默然道。温热的东西就要涌上喉头,却被她强压下去。她摊开手掌,上面仍旧空空如也。平阳侯的夫人绿萼发来了请柬,请她明日去府上赏菊,其来意自己不必费神便能猜到,可的确是很耗神的事情啊!她抚上太阳穴,思索着请帖上信誓旦旦的“必不会使您失望”到底是什么意思。

“夫人,捞上来了。”思绪被阿若的话打断,谢常在瞥了眼船板上躺着的人,淡然问道:“活的还是死的?”

阿若伸出手去探鼻息,脸瞬间暗了下去:“死了。”

谢常在又蹙起眉来,扫了一下那人全身,没什么犹豫,直接吩咐道:“扔回去吧。”

“这……”阿若迟疑着道:“不太好吧。”

但见谢常在凉凉的目光斜着看过去,阿若立马转了口风:“夫人说的是,马上,马上扔。”

船夫抬着头,阿若抬着脚,好容易把湿淋淋的一个人抬起,来回甩了两三次后,正喊着“一二三”要扔出去时,一声呛咳传来。阿若看向声源,呆愣了一会儿,松手的同时,大声叫了句“诈尸了”,然后立刻晕了过去,直挺挺躺在了船板上。

谢常在有些无语地俯身半跪在地上,掐了掐阿若的人中,把她弄醒后,道:“那人没死,活的。”阿若爬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那人身边,撩开额上的发,用手帕给他擦了擦脸,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认真道:“夫人,这位相公倒是生了一副好皮相。”

人救了上来,一摸额头,烫得能烧酒。船夫帮忙换下了那人的湿衣服,用酒给那人擦拭了全身后,因为船上并未备有男装,只好给他换上了一件较为宽松的女装。男色当道,阿若在路上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切,相当负责地担起了照顾的任务。船在回程快要靠岸的时,阿若正在为他换毛巾,刚从额上拿下毛巾,就见那人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阿若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漂亮的眉眼,高兴地问道。

那人推开她,手撑着床,坐了起来,眼神迷茫地看着四周。于是阿若在旁边,呆呆地看着那没束上的女衫斜斜地下滑,露出了那人大半个胸膛。她吞了吞口水,然后觉得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了下来,一摸是满手的鼻血。

美色当前,阿若不忍离去,看着那张脸,真心感叹道:“妖孽啊!”

然后就见对面的人头一歪,直接又睡了过去。第二日醒来再问,倒是丝毫不记得中间发生过什么事了。幸好那时,府中的下人已经帮他换上了男装。

谢常在询问了病情后,吩咐下面人照顾好他,自己带上阿若,坐上马车赶往平阳侯府。

“夫人?”

马车里,谢常在挑挑眉,看见阿若两只手不安分地扭来扭去,便知道她一定有什么事要求自己。

“说吧,怎么了?”

“你能不能……帮我画幅画?”

谢常在雅善丹青,想了想,阿若似乎没求过自己什么,长得也乖巧,办事也挺衬自己的心意,便应道:“好,画你自己么?”

“呃,不是……”阿若头低了下去,不安分地绞手指,“昨天的那个。”

“昨天那个?”谢常在刚问出口便知道是谁了,习惯性皱了皱眉,“你看上了?”

“呃……那个……”

看着阿若通红的脸和鲜红欲滴的耳朵,谢常在无奈地叹口气:“好吧。”

“答应了?”阿若兴奋地抬起头,然后羞涩地问:“那可不可以画张没穿衣服的……”

谢常在脸立马黑了,冷眼看着阿若,然后就见阿若晃着自己胳膊,扭捏地道:“也不是啦!就衣服掉下来,露出,露出……”阿若察言观色,感受到了“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氛后,嗫嚅道:“小半个胸啦!”

谢常在满脸黑线,自己怎么就收了这么一个胆小花痴且好色的侍女,眼前居然自动浮现出自己一边画旁边一边有人流口水的场景,心底不禁一阵恶寒。

 

P.S. 放上男主角“穿越”到大楚后风中凌乱的出场方式。阿若有没有很可爱啊?太久没写了,貌似文风变了。。。

7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