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常在,常在……”

声音传到她的耳中,那般轻,那般分明。一滴泪,倏地就落了下来,落地成珠。

隔着一片沼泽,彼此默然凝望,堪堪十二年的时间,他们隔着生死两端。叶冥音,幽都的半个主人,踏着雪白尸骨而来,再次来到她的身边。

叶冥音取下自己的外衣,披到她的身上,将她抱在怀中,冰凉的手指划过她心上那朵妖娆的莲花。

“绿萼死了。”

“我知道。”

“为什么?”

“我给她的命,只有十二年。十二年前,她就该死了。”

“可……”

“没有可,十二年前,死人堆里,为什么我独独救了她一人,”他顿了一下,语气森冷,“你想知道吗?”

“你会告诉我吗?”明明在他怀里,谢常在却觉得比方才更冷,他带来幽魂的阴森鬼气,冷的没了温度。

“不会。”

是预料中的回答。

谢常在的心随之又冷上一分,她抬头想去看他的眼,却只看到冰雕般的下颌弧度。她挣扎着想从他怀中起身,却被他更紧地环住。挣扎几下未果,谢常在只好动也不动,趴在他怀里。

“常在,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谢常在的身体一僵,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叶冥音接下来的动作让她方寸大乱。他吻上了她的肩头,轻轻咬舐,一点一点移到她的脖颈,然后是耳垂,最后蜿蜒着一路来到她的唇畔。

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和勇气,她用力将叶冥音狠狠推了出去。大口地喘着气,心中只有震惊。叶冥音从来不会这样,即便如此,对象也绝不会是自己。这样长久的相伴,她心中渐渐升起的渴望,早在不动声色的拒绝中被消磨殆尽。

冷而大的月亮在他的身后,谢常在看着他,绝世容颜,茕茕孑立。

叶冥音微微偏了头,看她的目光带着探询,唇角勾起,露出嘲讽般的笑容:“常在,我不知,你原也是个怕寂寞的。”

谢常在如何听得懂这句话,接下来却明白了。

“竟是宁愿女子,也不愿我吗?”

叶冥音一步一步,逼近她的身旁,手抚上她的一边脸颊。痛感从指下传来,谢常在听到骨骼移动的声音,每分每秒都是煎熬,直到他吻上自己眼尾的泪痣。

“不要……”

“不要什么?”他低低地笑出声来,笑意却渗人:“我爱极了这半张脸。”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常问镜灵的一个问题,”叶冥音手轻托着她的后背,唇凑到了她的耳畔,“我问它,这世上谁最美?”

“谁?”

“这半张脸的主人。”

谢常在觉得恐惧,她虽不明白叶冥音说的什么,心底却害怕极了。

“常在,我等得太久了,久到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

他的手指流连在她的唇畔,明明是珍视的样子,却像是在看别的东西。

“常在,你是不是很寂寞?”

她没有回答,或者说,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咸湿的液体涌出眼眶,她感觉到眼角温热的触觉,有人吻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不要哭。”

她没有哭,泪却更止不住了。

叶冥音轻轻捧着她的脸,凝视着她的眼睛,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道:“不要哭,我会心软。”

谢常在定定地看着他,眼睛一下也不敢眨。她以为她听错了,可她没有听错。她以为这是最动人的情话,到最后却是杀人的利刃。

“闭上眼睛。”

她闭上眼睛,感到他手指按压下,与方才一般的痛感传来,她再次听到了骨骼移动的声音。可惜夜色太暗,在那人眼中,看不到自己的倒影。叶冥音放开她,等她穿好衣服,又为她披上自己的外袍。

“夜深露重,你要当心。”

他转过身,背对着常在。常在注视着他的背影,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叶君可曾爱过一个人?”

片刻的寂静后,突兀的笑声传来。

“爱?叶冥音是个没有心的人,”他一字一句,缓缓地道,“没有心的人,怎么会有爱呢?”

那是冷冽如刀的眼神。如果要用什么来形容此刻的叶冥音,那便是苍白、凛冽。

谢常在的印象中叶冥音又是怎样呢?当得起风流,当得起美貌,对遇上的各色佳人总是不吝赞美,且声音真诚语调曼妙动听。却也当得起冷漠,当得起残忍,对招惹自己的人可以踩在地上,甚至捏碎头颅,将之投入彼岸花海,使其永世入不得轮回。

她从未见过叶冥音今夜这般眼神,而这种眼神,让她害怕。

“怎么,常在,”叶冥音凑到她耳朵边,调笑一般口吻道:“你莫不是爱上我了?”

……

“一会儿趁乱离开,卷好画轴了吗?”

见叶冥音向她瞥了一眼,常在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准备好了。

当天深夜,平阳侯府别院燃起大火。一片混乱中,谢常在随着叶冥音跳出了院墙。纵身一跃时,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熊熊烈火中,女子端坐在屋子中央,微笑着看火舌舔上自己的身体。屋外,被环绕在姬妾和家仆中的平阳侯,惊愕地目睹了自己的宠妾自尽于一片火海中。

7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