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结局03

 

苏然想,有时候,命运是真可以惨烈得叫人束手无策的。

骆桢死后不久,她突然一天就接到了陈慕的死讯,他在骆桢安葬后的第49日选择了自杀。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就安排好了所有,离了婚,为他和骆桢的女儿留了大笔的财产,为他自己选择了一个靠近骆桢的墓地。骆桢葬在山坡上,他在山坡下,他的所有遗言是留了封信给苏然。

他说,然然,我原以为我是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可是小桢走了,这人生忽然开始漫长得叫我害怕。小桢走之前跟我说害怕,说她害怕另一个世界,可我却在害怕没有了她的世界,所以我只能去陪她。

他说,然然,几年前我刚回头找小桢的时候,她老是说:“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对我,你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其实,我真在意啊,回头看看,这十年时间里她从来没有正大光明地站在我身边过,一天都没有。

他说,然然,小桢她给我机会去看甜甜,我却更想看她,不过也好,她不许我靠近,大不了我就保持着距离爱她。

他说,然然,当年我跟小桢分手,她跑来芝加哥找我,愤怒地昂着头,她说:“我会站在万众瞩目的高点,要你抬起头来仰望我。”她说的要应验了。我已经为日后的自己找到了一处很好的安身之地,往后的千年万年里,我都会抬起头来仰望她。

他说,然然,我终于承认我错了,这十年里我没有小桢,我一年也不幸福。从此以后,我去陪她,或许过一天会幸福一天。

他说,然然,对于即将到来的未来,我一点也不恐惧害怕,我想,或许我是被小桢的爱反噬了,我是个溺了水的人了。去找她,才是我的解脱。她从来不欠我,是我欠她。

他说,苏然,好好照顾甜甜,不要告诉她我是她爸爸,不要告诉她我对不起她。

……

苏然握着那封不算长的信长时间说不出话来,她一直知道陈慕是狠绝的,却不曾想他能够狠绝到如此程度,她从没想过他会陪着小桢一起走。

苏然想,这是怎样该死的一年呢,她失去了童年时代里最好的两个朋友,都是猝不及防毫无准备的……

 

两年后,甜甜生日,苏然莫端带着孩子们去美国给她庆祝,附近几个调皮的小男孩围着她一声一声地在叫“candy”“candy”,苏然疑惑,问叶添:“叫candy是什么意思?”

叶添抱着苏然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逗弄着,听到她的话一下笑出来,一边的李漠解释道:“这些小孩子发不标准骆雪的音,就齐齐叫她candy,挺对的啊,甜甜啊,不就是candy嘛!”

苏然也跟着笑,看着门前三五个玩在一起的年龄相仿的孩子们,恍惚看到十几二十年前,她和骆桢还有陈慕,也是这样的,说说笑笑嘻嘻闹闹,好像全世界是一片美妙,未来是彩虹门后的五彩天堂,神秘得叫人向往。

骆桢的甜甜长得越来越像她。

苏然靠在门边出神地看着那个笑容迷人的少女,她和她的妈妈一样,都长成了旧金山的阳光下顶漂亮的姑娘!

叶添走过来拍了拍苏然的肩膀,她问:“然然,要不要喝茶?”

 

——全文完——

6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