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费力地套上了衣服,出来一看,陆泽宇已经离开了。

他还真是——怕羞。

小伙子上花轿头一回,她体谅。

顾乐然走到床边,一脚踢开被子,抱臂滚了进去,拉灯,睡觉。

然而实在是疼,就像肉里插了把刀一样,不容忽视。

哼哼唧唧到半宿。

门突然开了,是陆泽宇。

顾乐然本来就没睡踏实,这时很快就醒了,“干嘛?”

“你一直哼哼,吵得我睡不着。”

他们隔着几十米的直线距离,而且还是上下层,这也能听见?

 

陆泽宇递给她一杯水,还有一粒药,“问过医生了,吃了能止痛。”

她挣扎着坐起来,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对着他另一只手里的药粒,“啊”的张了嘴。

然后脑子里满是绮丽的幻想:喂药时,她趁机咬住他的手指,挑个逗调个戏……

现实总是残酷的。

陆泽宇直接将药弹到她嘴里,隔空飞射,还特准。

她叹气:看来小时候没少玩玻璃弹珠。

心有不甘的喝了口水,将药咽下去,水杯还给他,她拍了拍身侧的空位。

他假装看不懂的样子,“什么意思?”

“能陪我一会儿吗?”她蹙眉,装出很虚弱的样子,“我什么也不干,咱俩就盖着棉被纯聊天。”

陆泽宇坐了下来,在她的左侧。

刚坐稳,垂在床单上的手就被她握住,还是手心对着手心,十指紧扣的那种。

她笑得鲜妍明媚,抬起他的大手放在脸颊上开心地蹭了蹭,“嘿嘿。”

他质疑,“你对其他男生也这样?”

“我说了,只对你。”她对着他白皙干净的手背,啄一口。

陆泽宇不动声色的把手抽了回来。

两人静坐一会儿。

陆泽宇:“什么时候开始的?”

问题这么掐头去尾,难得她听得懂,“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但我不知道那就是喜欢。”

他沉吟片刻,又问:“为什么?”

“有钱有颜有内涵,单身未婚对我好。”她反问:“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你?”

他抿唇,掩盖笑意,“最近才意识到的?”

“嗯。”

“然后就立刻行动?”

“要不然呢?像那些暗恋小说那样,先掂量自己够不够资格,再考虑对方有几成把握会接受自己,在猜测中苦苦煎熬,一个人孤独的品尝暗恋的酸甜和苦涩,最后在漫长的思想折磨中,将机会白白浪费?憋屈!”面对感情,她的想法也与众不同,“喜欢,就表现出来,让对方知道。遭到拒绝,要么倒追,要么拉倒,不必矫情。”

他斜睨了她一眼,“你到底是不是女生?”

她两眼闪动着狡黠的光芒,“你亲自验验,不就知道了。”

说完,不安分的手爬上了他的大腿,隔着睡裤感受布料下的紧绷肌肉。

他冷静地盯着她,眼神渐渐浮上严厉之色。

她无所畏惧,指尖渐渐往两腿之间滑去。

“啪!”他将她的手挥开。

“嘶……”动作牵扯到伤口,她痛的直抽冷气。

脸上俏皮的神色也褪去了,换上誓不罢手的坚定表情,左手恶狠狠地直捣黄龙。

他怒了,“别闹!”

这回,推得她身子一歪,压到了右臂,痛的龇牙咧嘴,还不肯罢休的样子。

陆泽宇怒斥:“你这算什么,早熟?”

她讥笑:“你呢,晚熟?”

陆泽宇眯眼,顿时风停树止,杀机起。

他握住她的手举过头顶,牢牢地按在枕头上,她右手使不上劲,一时动弹不得,他突然俯下.身,高大的身形压上来,她的眼前一片阴影,吓得呼吸都屏住了。

“你、你要干吗?”没出息,她居然结巴了!

陆泽宇伏在她的上方,垂下双眼盯着她,低沉的嗓音充满磁性,“怕什么,这不是你一直期待的吗?”

她的心脏骤然狂跳起来,盯着他近在毫厘的双眼,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她睡衣的第一粒纽扣被他修长的手指挑开,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几乎都要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然后是第二粒,第三粒……

她觉得胸口裸.露的肌肤微微发烫,脸红得都要烧起来了,他突然停住了动作。

他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一寸寸往下,最后落在她的唇上,他突然低头,凑近了她的唇……

她眼一闭头一偏,躲开了。他的唇堪堪擦过她的耳垂,就这样,错过了一个吻。

以目前的距离算来,他只是吓唬她而已,并非真的要亲她。

她终于明白过来,转过头,刚好捕获到他好整以暇的笑容。

“看到我这么怂,你开心了?”她气鼓鼓的瞪着他。

他看着满面羞红的她,忍俊不禁,“所以叫你不要惹我了,明明就是一只纸老虎。”

陆泽宇替她重新将衣服扣好。从她的身上起来,下了床。

减轻了一个人的重量,床垫浮起了一些,她也跟着轻松了一点,怕他发现了会笑话,偷偷地呼了一口气。

心脏还是跳得很凶。

陆泽宇还是第一次对她做出这种亲昵的举动,第一次,总是很让人悸动。

他站在床边,“我说过了,大学期间不能谈恋爱,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能例外。”

是怕自己坏了自己立下的规矩,丢脸吗?她心想。

他语重心长的说:“你现在正处在一个尴尬的年纪。有成人的外在,就觉得自己成熟了。其实,内在还是有些孩子气的。现在的你,聪慧,机灵,自负……把一切看得很简单,不顾将来。等你真正成熟起来,不保证会后悔现在的决定。”

她撇嘴,“我知道,你怕我受伤,担心我嘛……”

“不,”他解释,“我是担心我自己。”

她:“……”

是怕她以后踹了他这个老人家吗?生意人果然是斤斤计较,连感情都这样计算。

“现在不痛了吧?”

话题转的太快,她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的伤口。”

“哦,好像没那么痛了。”

“那就好,早点睡。”陆泽宇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离开了房间,替她关好房门。

去厨房将水杯冲洗好,收起来,又从冰箱取出红豆,放上半盆水泡好,准备明早给她煮补血的红枣豆粥。

处理完之后,想起什么,去阳台打了一通电话。

“是我……帮我找几个人……几个小混混……”

交代完了之后,收线,回房睡觉。

那边厢,顾乐然却是孤枕难眠。

回味着陆泽宇的“床咚”“枕头咚”,一阵荡漾之后也是心有余悸。

好紧张,内裤都给他吓湿了。

 

 

 

 

 

 

 

 

 

 

 

 

 

 

 

 

 

 

 

 

288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