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时墨驰的用意,她干脆将这一单暂时放到一边,专心做别的事。 

风雨交错的坏天气总是更加容易令人困倦,接连喝了三杯咖啡姜侨安才总算撑到下班,正要去换衣服,经理室又打了通电话过来。

听到上司点名要自己同去应酬,姜侨安十分意外,以往这类饭局公司一直指派固定的几位年轻活泼善交际的女同事去暖场,她的酒量一般话又少,并不适合。

还没想出借口拒绝,穆因就发了条短信过来——【呆会儿的饭局我也会去,正好一起回家,省得你做饭】。

 

待明白过来这反常的安排是因为穆因,姜侨安只觉得自己片刻之前的猜疑实在可笑,便稍稍补了妆,坐上公司的车,与同事一道去了酒店。

因为用作抵押的珠宝的真实价值难以准确评估,银行贷款给珠宝公司时往往非常谨慎。珠宝公司又时常需要大笔资金周转,为了同穆因所在的银行打好关系,他们公司平素自然下足了功夫,与其往来颇多。

姜侨安一行特意早到了半个钟头以显示尊重,等待的间隙听到经理与一个她没见过的中年男人闲谈,姜侨安才知道雍时集团即将收购自己所在的这间公司。

 

“雍时?为什么。”因为太过诧异,她不顾失礼,破例插了句嘴。

经理心情正好,难得耐心地转头为她解释:“咱们的现任老总对这一行完全没兴趣,一直想转做酒店,前年刚从父亲那儿接手时就露出过这个想法,因为前任老总不同意加上一直没有寻到有实力收购又有兴趣的买家才搁置了下来。如今时总出了不错的价钱,他当然不会再犹豫。”

“我们时总最孝顺,听说他买下你们的公司是为了冠上他母亲的名字做为她五十岁生日的贺礼,以时夫人在你们珠宝设计界的地位,完全当得起。”原来这一位是时墨驰派来的代表。

同来的年轻女同事不失时机地应和:“哈哈,那就是说咱们公司要改名为瑞琪珠宝了?如果一早就知道杨设计师会成为咱们的幕后大boss,她没离开时我一定天天在她面前装勤奋。”

 

……

 

穆因他们进来的时候,姜侨安仍在走神,直到被身侧的女同事重重拍了一下,她才反应过来要同其他人一道起身迎接。

聊了不到五分钟,经理就发现穆因并没有什么架子,便放下心来一边和他开玩笑联络感情,一边用眼神暗示姜侨安她们上前敬酒。

女同事立刻会意,走到穆因跟前由他开始围着桌子敬了一圈,气氛很快热了起来。

姜侨安同样躲不了,她刚倒了酒还没往穆因那儿走,就听到他说:“用茶代吧。”

 

同来的女同事当然不依,笑着打趣:“您不能因为我们姜设计师长得漂亮就这样差别对待吧?我可刚刚喝过一整圈。”

穆因也笑,伸手接过姜侨安手中的酒杯,将两杯一饮而尽:“不代就不代,这圈我替她喝,多大点事儿。”

众人一同起哄,问他是不是想追姜侨安,穆因并不正面回答,只说:“我开车过来的,她要是不喝,回去时你们可以免掉帮我找代驾的麻烦。”

见几道目光同时扫来,姜侨安只好解释:“我们住的嗯……很近。”

 

“怎么不早说你们认识!”经理的语气带着三分责怪,眼神却比以往亲热了不止七分。

穆因今晚这一举动的用意姜侨安至此才终于恍然悟出——她曾随口向他抱怨经理不近人情,对下面的人时常苛责刁难。相处的这段时间穆因对自己的种种照顾姜侨安自然感激,她不惯和朋友在言语上客套,便斟满了一杯,遥遥地敬他。

 

酒场上哪里找得到不喝的借口,开了第一杯,旁人主动来敬时她也唯有照单全收,女同事早就替她也备了杯温水放在面前,待敬的人一走便可以佯装喝水将酒吐掉,因此这顿饭吃了快两个钟头姜侨安也不过是微醺,直到与穆因一同来的信贷部主任非要同她喝。

 

他已经醉了七八分,拉着姜侨安讲穆因如何被他们银行的一个小姑娘追到没处躲的笑话,姜侨安含着酒不好接话,只得全数咽下,咽得太急难免引起了一阵强烈的目眩。

坐下后她随手端起面前的水杯想以水解酒,喝掉半杯晕眩却不轻反重,这才想起水杯里掺入了大半的酒,穆因见状便说要走,众人自然顺势散席。

 

姜侨安正不适,一时没能立即起身,恍惚间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嗬,这么热闹。”

见到时墨驰,经理和雍时派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立刻起身让座,他摆了摆手,转而对穆因说:“我在隔壁吃饭,听说穆兄也在,才特地过来打个招呼。”

贷款的事情并不用时墨驰亲自出面同银行谈,他们之前虽然打过照面却也完全没有交集,穆因实在莫名其妙,下意识地看了眼姜侨安。

顺着穆因的目光,时墨驰这才看清伏在桌上的那一位是姜侨安,脸色变了几变后,他到底走过去问候:“姜小姐不舒服?”

 

姜侨安仰起脸看了他半晌,依稀以为是在梦里,便放心地将头靠了过去:“嗯,头很晕,墨驰,我们回去。”

在场的所有人中,最诧异不过的就是时墨驰,僵了一刻之后,他单手扶起她,放低了声音:“好,回去。”

穆因先是一怔,复又立即追了过去:“时兄那边不是还没散席?我和她住在一起,不必麻烦你。”

时墨驰停住脚步,回头问他:“住在一起?呵呵,这算什么关系?”

酒店大堂的温度比包间略低,姜侨安觉得冷,便往时墨驰的怀里缩了缩,穆因不明白自己为何感到气闷,脸上的笑容也淡了淡:“我和她住在一起,时兄既然肯送她,一定不会介意顺道把我也送回去。”

 

时墨驰恍若未闻,脱下外套裹着怀中的人直接往外走,司机未料到他会提前离开,只得临时奔去停车场拿车。等候的间隙,姜侨安的醉意被冷风卷来的冷雨洗去了几分,看见那辆缓缓驶过来的并不属于自己记忆中的时墨驰的银色加长车,她渐渐开始迷茫,待发现只有一步之遥的穆因,终于惊醒。

“上次是认错了车,别告诉我这次你连男朋友都认错。”感觉到怀中人清醒后的不安分,时墨驰说得咬牙切齿。

穆因终于赶上,他不清楚时墨驰的“认错”是指什么,听到“男朋友”这三个字,便毫不犹豫地拉过姜侨安:“即使我只是她的室友,但既然人是我叫出来的,我就得负责到底,你说是不是,她‘以前的’男朋友?”

 

出乎穆因的意料,时墨驰主动放开了扶着姜侨安的手,他甚至并未动怒,只反问:“你说你只是她的室友?”

虽然不想承认,穆因却也无法否认,见时墨驰并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便冲他客套地一笑,接过姜侨安的包,拉上她转身就走。

 

到底喝过许多酒,即使一丝醉意都无,穆因也不敢自己驾车,只好带着姜侨安去酒店的另一侧等代驾将车开过来。渐渐醒过来的她仍是走不太稳,下台阶的时候脚下忽然踩空,幸而穆因身手敏捷,侧身揽住了她的腰,离得太近两人都微微有些尴尬,穆因没有再放开手,却变了个姿势,礼节性地扶住姜侨安的后背——这一幕全数落到了时墨驰的眼里,虽然让他不快,却也终于确认,这两个人的确不过是室友,便没有再追上去。

来日方长,他想。

 

直到坐进车里,姜侨安才发现自己还披着件男士外套,她的头正昏,根本记不起它原本来自时墨驰,低声向坐在副驾驶的穆因道了句“谢谢”后就想立刻还给他,只是后座的空间太小,两手又不听使唤,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能脱下来,便暂时作罢,将头靠在椅背上小憩。

穆因一路都在沉默地望着窗外,到了地下车库,下车付过小费给代驾又替姜侨安拉开了门,她已经侧躺在后座上睡熟了,他低声唤了几句,姜侨安全无反应,犹豫了片刻,穆因到底钻入车中,小心翼翼地将她横抱了出来。

她抱起来很轻,简直瘦到令他不忍用力,束在脑后的马尾一下下地扫着他的脖子,电梯里实在太静,除了机器的轰鸣声便只余下他的心跳以及她轻不可闻的呼吸。说不出的滋味。

穆因一直将姜侨安抱到了她的卧室,同居一室以来这个套间他还是第一次进,将裹在她身上的那件外套随手丢下床,拉过驼绒毯替她盖上,把玄关的拖鞋摆到床下,调好了壁灯的明暗后他便迅速地掩上门退了出去,再也不敢多看一眼——他向来自诩坐怀不乱的君子,却有太多太多次忍不住地差点儿吻下去。

14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