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墨驰随手将大衣放到一边,扫了眼两间卧室,一派闲适地靠在沙发上问:“你男朋友呢?”

姜侨安并不坐,摆出送客的架势:“他去朋友家吃饭,我也有事要立刻出去。”

时墨驰无声地笑了笑:“穆因是你的男朋友还是室友?”

“这不关你的事儿。”姜侨安不记得醉酒后的事儿,穆因更是再没和她提,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只好答得模棱两可。

“这为什么不关我的事儿,作为曾经的受骗者,自然要关心一下有没有后来人受骗。”

“……我以为像时副总这样的人物全都日理万机,没想到您会清闲至此。”

时墨驰平日里小气,心情好的时候却从不计较这样的讽刺:“撒谎就那么有意思?姓穆的那小子要是你的男朋友你们为什么分房睡。”

 

“撒谎没意思,骗你是为了我自己,你也知道我一向懒得和人废话,告诉你我还单身,谁知道你会不会再做当年的蠢事。”姜侨安垂下眼睛答得不动声色。

最初与时墨驰提分手时,他自然不肯答应,并不信她只是忽然厌倦了自己,把所有的可能都怀疑了一遍后,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追她已久的男生身上——为了躲开他,她临时决定报考一所南方学校,那个男生恰巧来自那座城市,她只通过电话咨询过几次,没想到会被时墨驰误会,大闹了一场后差点毁掉人家的前途。

时墨驰听完这句,冷眼看了她数秒才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姜侨安,你想太多了,今时今日,就你这种我还真看不上。”

 

见时墨驰拿上外套摔门出去,她反倒轻松了几分——分手了再做朋友,这句话在他们俩身上绝不可能发生,隔了四年,物是人非,他又已经另得佳人,带着对她的憎恶老死不相往来直至忘却总好过断断续续地继续纠葛。

于他,太不公平;于自己,承受不起。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墨驰再没找过姜侨安,他订做的皇冠被她以不擅长为借口转给了其他同事,这一单油水既多客户又是未来老总,同事自然十分乐意,待她更是真心了不少。

换过设计师后,皇冠的款式极快得到了时副总秘书的认可,第一时间进厂制作,姜侨安明白,自己大概再也不会遇到时墨驰,以他那种骄傲到自负的性格,能在被迫分手四年之后主动找上自己,已经是意料不到的奇迹。

工作渐渐上了轨道,一切都很好,只是杨瑞琪仍旧联系不上,其实姜侨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急着找她,是与不是似乎已经毫无意义。

 

她对自己说,就当作是为过去画上一个句号。

杨瑞琪生日的前三天,雍时正式接手了姜侨安所在的公司,雍时此前没有涉足过珠宝业,因此并没有在公司的人事上进行大刀阔斧地改变,对姜侨安这种普通员工来说,更不过就是换了个名字。

杨瑞琪的生日当天雍时集团要举办庆祝瑞琪珠宝揭牌的大型酒会,作为公司的一员,姜侨安自然也要携伴参加,她既没有男伴又不想凑这种热闹,便提前请了事假。

她本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自然很快被准假,经理只打趣地问:“你真的不陪穆先生去?他们银行也在邀请之列,听说他最近正被一群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追,条件优秀的男人嘛,一定要牢牢看紧。”

 

姜侨安摇头笑笑并不解释,晚饭的时候拿这话取笑穆因,他倒没否认自己最近桃花朵朵,只格外认真地问:“你真不去?听说你……你杨阿姨也会到场,我正缺个女伴,可以陪你一起。”

“她会到?那好,到时一起。”

姜侨安上一次参加酒会还是五年前,那时时墨驰的公司刚刚成立,礼服是临时跟学校里念播音主持的学妹借的,并非量身订做。她太瘦,胸围的部分大了一圈,只好拿一排别针固定,结果整晚都在担心走光,恨不得时时刻刻用手拽着,再加上不习惯高跟,自然没有什么仪态可言。

 

回宿舍的路上,时墨驰边笑话她土到好似从没参加过宴会边脱掉自己西装上衣给她披上。

姜侨安哼了一声:“来这么正式的场合我真的是第一次!累了一整晚你还敢嫌我丢脸,我以后再也不好心陪你应酬。”

时墨驰不信:“你们姜家也算有头有脸,没去过商业酒会,世交的寿宴生日宴婚宴总该常去。”

“没念寄宿制学校前穆嫣的生日会我倒是年年都去,可那都是在她家里,全是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又不用穿礼服和高跟鞋的。”说完她又撅了撅嘴,“就是我爸偶尔有需要携带家眷的应酬,周颖柔也不会让我跟去,只会带上弟弟扮幸福的一家三口。当然,我更不想和她一起。”

 

时墨驰笑着摸摸姜侨安的头,绕到她的面前半蹲下来:“刚刚不是一直喊脚疼?上来,我背你。天天听你说周颖柔,你和她的那点事儿我都快会背了!我也不是我妈亲生的,可我们就特亲,比我和我爸亲多了!”

“后妈和后妈又不一样的,你这么说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的问题!”她忽而觉得嫉妒,空出一只手使劲儿拧他的耳朵,时墨驰措不及防,疼到走不稳,晃了几晃,可也到底没让她摔下来。

 

隔了这么久,她以为自己全都忘了,原来仍旧历历在目,原来只是不敢轻易提及。

“没有中意的?那再换一家。”

穆因走过来问时,姜侨安脸上的怅然尚未收去,只好掩饰地一笑:“已经选好了,正要进去试。”

 

当年那件不合身的礼服让她太过尴尬,以至于再也不敢穿类似于抹胸的款式。姜侨安挑了件改良旗袍,保守的立领不但安全感十足更能突显她纤白优美的颈子,旗袍短至膝上四指,穆因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人格外贪恋美人的长腿。

 

姜侨安有心事,并无悉心打扮的兴致,匆匆化过淡妆后,出门前只从首饰盒里随手捡了枚镶了蓝宝的戒指,没想到配这件旗袍倒是分外合衬。

揭牌仪式前有场珠宝秀,见身侧的姜侨安心神不宁地不住往门外看,穆因低声说:“杨瑞琪作为主人应该已经到场了,或许正在楼上的客房休息,你们见面的事儿我会安排,绝不会让你白走一趟。”

她这才稍稍安心,却仍旧没有欣赏名贵珠宝的兴致,自顾自地出神儿。

 

直到周围传出一阵骚动,姜侨安才下意识地往台上看,原来在珠宝秀的最后,时墨驰和父母以及照片上的那个漂亮女孩一齐登了场。

只不过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的却不是杨瑞琪,而是时墨驰身侧的那个女孩——真人居然更加出色。看到她的一瞬间姜侨安就开始后悔没有精心装扮,只是比起夺目的外表,更让她无法释怀的是这个女孩和时墨驰之间的那种无法言说的相似气场,好像他们天生就该并肩站在一起。为了搭配女朋友的浅碧色礼服,向来稳重的时墨驰甚至系了个同色领结。

 

可姜侨安也知道,面对此情此景,今时今日的她并没有失落的资格,可以做的唯有自嘲。

“笑什么?”一旁的穆因看得莫名其妙。

“笑我自己,”她直言不讳,“女人真是好笑,明明是八百年前就分了手的旧时男友,还非得暗暗纠结自己和新欢哪个更漂亮。”

“什么新欢?”

姜侨安指了指台上:“就是时墨驰身边的那个,时墨驰宠她宠得紧,为她订做皇冠时特意说一定要做到最好,是不是非常漂亮?”

“你说的时墨驰的新欢就是她?”穆因十分诧异。

“是啊,难道你也认识?”

穆因本能地不愿意说实话:“……是挺漂亮的……”

 

揭牌仪式一结束,为了照顾身体不适的丈夫,杨瑞琪并没有参加接下来的酒会,直接陪丈夫回了酒店顶层的客房休息。 

安排好一切之后,穆因给了姜侨安一张门卡:“你先进去等,她很快就会过去。”

姜侨安十分感激:“晚点再谢你。”

穆因拍了拍她的肩当作安慰:“别想太多,我在外面等你,结束后带你吃拔丝汤圆去。”

姜侨安刚进电梯,穆因就听到身后有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一回头,正是那位穿着浅碧色长裙的美女。

 

“大嫂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找我?”

“我不找你,我找刚刚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姜小姐。”

“你找她干什么?”

时夏星从头到脚打量了穆因两遍,才反问:“听到我要找她,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和她那么亲密,还拍人家的肩,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什么问题。”穆因轻咳了一声作为掩饰。

时夏星更加确定:“不是吧你,你还真看上她了?”

穆因一边在心中感叹特别精明的女人比起特别愚蠢的更具毁灭性,一边转移话题:“我大哥呢,他有没有过来?”

 

“他那么忙,怎么会有空陪我到处飞,我放下正筹备着的婚礼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就是为了找姜侨安。”时夏星根本不搭茬,“我告诉你,你千万离她远点,这女人非常不简单!我哥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当年都被她骗到卖车卖股份,被抛弃之后还一副放不下的可怜模样。像你这么……单纯的,怎么会是她的对手。”

“……”

时夏星何其聪明,自然没错过穆因脸上一闪而过的不高兴:“还不高兴啦?我这不是为你好么,你要不是穆城的三弟,我才懒得像喜欢传八卦的三姑六婆那样多这种嘴,多有损形象。”

 

穆因说不过她,只好糊弄:“嗯,我自己有分寸。”

“你别不听,我伯母这辈子从来都没讲过半句旁人的是非,那么多长辈里头我就单单佩服她,一句重话都不说也照样能把我哥管得服服帖帖。连她都说姜侨安不好,你想想这个姜侨安得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跟我哥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分手之后我哥难过,我伯母去找她问原因,她说了特别过分的话,我伯母怕我哥知道伤心,就对她说既然不是真心,那不如以后离我哥远一些,她居然向我伯母要了三百万才肯走。”

 

知道时夏星绝不会夸大其词,穆因反而更加吃惊:“你伯母难道是杨瑞琪?这些全是她亲口说的?”

“是呀,我就一个伯伯,伯母当然是她。她的侄女杨景涵喜欢我哥,前些天去我哥家给他送饭时居然看到他和一个女人正在沙发上亲热,她打电话跟我哭,告诉我那个女人叫姜侨安,我这才知道他们居然又……本来我和我表姐都挺看不上这个杨景涵的,可是跟姜侨安比,我宁愿我哥委屈一点和杨景涵成一对。”

 

13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