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好多光。

明亮的光线刺进玲珑眼中,她痛苦地眯眼,只觉得浑身疼得透彻。她挣扎着撑起上半身,打量四周,眼里只映着青草树木——这是哪里?

右边额角传来灼热的痛感,她伸手去触,却疼得吸气,那儿肿了好大一个包。而罪魁祸首是块白色石头,大半埋在青草中,另一半暴露在光线下,闪着晶莹的光泽。玲珑怨恨地瞥它一眼,视线却被粘住了,有点怪呀,她想,这东西不像普通石头,看这光泽倒像是……她向前凑凑,伸手去摸,这,是玉石,是她最熟悉的白玉!难道……

玲珑顾不得身上的痛,咬着牙把玉石从土中扳起,立在身前。没错,是小白!它双手挡在身前,是防护的姿势,玲珑动手抹掉它脸上的泥土和草屑,见它紧闭双眼,呲着大牙,满面紧张,像被冻结在最惊惶的一刻。她抬头,天空亮得晃眼,小白一定是被这天光逼得现了形。

玲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和小白怎么会在此处,她摇摇晃晃站起来,觉得有些晕眩。她扶着头努力回想,试图记起发生了些什么。她记得她从明夜楼出来,然后……进了一条小巷……玲珑低头瞥一眼玉兔,哦,对了,她是来寻小白的,有人在那巷子里见过它。

玲珑探头探脑地往巷子深处走,巷口第二家门开了,出来一位大娘,端着一大盆洗菜水,要往下水沟里泼,见了她慌忙拦下:“嗳,小娘子,可别往里走了。”

“嗯?”玲珑转头望着她,不解道。

大娘往巷尾瞥了一眼,神秘兮兮地说,“巷尾渠家有点不对劲,住这一片儿的都知道,和尚姑子化斋也不去敲他家门的。”

玲珑追问:“哪里不对劲?”

大娘抿着嘴,眼珠转了转,到底没忍住,泼了水,一边竹筒倒豆子似的:“好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没嫁过来呢,这都是我后来听说的。那里住的本是泉醴巷渠员外家的三少爷,员外死后几个兄弟分家,他分到这座两进的宅子和城内几处产业,还有些余钱,日子过得不错,谁知竟迷上明夜楼的歌妓,还给娶了回来,唉……”她摇头,“要是就此安分过日子也行啊,可娶了媳妇没多久,渠三少爷又不知看上了外面哪个舞姬,非要取妾。其实吧,有钱人家纳一两个侍妾也正常,可谁知他娶的那女人那么厉害,死活不让,天天吵啊闹啊,半条巷子都能听见。”

“说来也怪,就那么吵了大半个月,忽然有一天,没声了。后来,他们家也静得跟没人住似的,只有时能见到渠家媳妇出门买菜。人家问,渠三少爷去哪儿了,她就笑笑地说,在家呀。可之后这么多年,就再也没人见过渠三少爷。”

大娘神秘地压低声音说,“有人说,渠三少爷抛下媳妇,和那舞姬不知跑去哪里过日子了,渠家媳妇就有点疯了;还有人说,是那媳妇一气之下谋害了渠三少爷……哎,谁也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后来,就连渠家媳妇也没再出现了,也不知是不是死了……”

她看玲珑一眼,好像故意要吓她地说:“有人听见过他家院里传来女鬼的哭声,人家说,渠家媳妇阴魂不散,在那宅子里游荡,好像还有人在他家门前见过鬼影呢……”

要是以前,听到有鬼,玲珑早就怕得跑掉了。但她已见过许多鬼怪,甚至和他们说过话,虽然面对鬼魂还是会发怵,但玲珑知道,鬼和人一样,有善恶之分,他们并不比人类更可怕。

“鬼影?什么样的鬼影?”她想起之前那人说见过兔子精,不知所谓的鬼影是不是小白?

“这我怎么知道?都是人家说的。”大娘嗔怪着甩甩手上的水,拎着空盆往家走,“好了好了,不说这些。反正渠家有点不对劲,小娘子别过去哦,小心撞着不干净的东西。”大娘关门前朝玲珑挥手,赶她去别处玩。

玲珑看看巷子深处渠家的神秘大门,想到那位大娘的话,又犹豫地回头看看巷口。在原地站了好久,她才决定往巷子深处走去——小白说不定来过这里,她想,我就去问问,看他家有没有人见过它。

应该,不会有鬼吧……

 

她捏着胆子,走到渠家门前,抬手敲门。噔……木门无力地响了声,居然软乎乎地滑开一条缝。玲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失礼了……请问,有人吗?”玲珑的声音微微打颤。没人回答,只听到院子里传来扑棱棱的响动,然后又忽然安静了。

不知是不是有风,门吱悠闪开好大。玲珑看着爬满青苔的影壁,直觉这宅子里没人,但她同时也感觉到了,那里面有些其他的东西。

鬼使神差似的,还没来得及思考,玲珑发现自己已经进了门,站在堂前荒草及腰的庭院中。堂屋正门大敞,但屋内空空如也,连一张小桌都没有。这家人其实是搬走了吧,玲珑一面探身往屋里看,一面想着。

“咦?”玲珑看见屋中地板上有什么东西,上前捡起,原来是一只墨色锦囊,面上是雾峰刺绣,精美异常。用来封口的绦绳被抽掉了,锦囊软塌塌地躺在手里。然后……然后怎么了?

玲珑想,然后发生了什么?她绞尽脑汁,却就是想不起后面的事,只知道自己一睁眼,就在这草地上了。周围林木茂密,玲珑拨开丛丛枝叶,顺着脚下的缓坡向上走,想着到高处就能看清地形了。她一手挡着迎面扫来的树枝,一手与时不时被灌木缠住的裙角衣带斗争,一路跌跌撞撞地挣扎,额头上早就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却顾不上去擦了。

终于从林木中冲破出来。感觉到眼皮上的光,玲珑抹抹汗,大出了一口气。一抬眼,却愣住了。“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她迷惑地瞪着眼前的景象,口中喃喃。

这本是一座山势平缓的丘陵,看起来并不高耸险峻,山脚却埋在滚滚的云雾里。玲珑在山顶向四面望去,云海之上除了这座山,竟再看不见其他事物。她抬头,甚至,也看不见太阳。可天空还是如此明亮,亮得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玲珑心中嘀咕,这儿真怪。

她站在原地,耳中只听见自己的呼吸。过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这地方怪在哪里——好安静,这座山太安静了。从她醒来到现在,除了自己的声音,她竟没听见一声鸟叫,一丝虫鸣。

玲珑咬着嘴唇,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泪水在眼圈里打转,玲珑软弱地想,真希望此刻子夏就在身边,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办。她不喜欢独自一人面对未知的感觉。玲珑四下看看,可周围除了树,就是树。“小白……”她脱口而出。玲珑知道,石化的小白帮不了她,那却是她此刻心里唯一的依靠。她瞪着来时辟出的阴翳小道,攥紧了拳头,咬咬牙,又冲了进去。

 

107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