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呼……小白,小白……”玲珑嘴里忙忙地念叨着,一路急匆匆,连树枝在脸上刮了两道也没察觉。她真怕,怕自己回到那片草地时,小白的石像会不翼而飞,只留她一人在这古怪的山里。“小白!”还好,小白还立在原地,玲珑忍不住叫出声,带着一丝惊喜扑过去。看着它脏脏的脸,抿着的眼泪终于呛了出来。

她抱着它哭,一边哭一边骂自己没出息。她真是个胆小鬼,这里没有什么凶猛野兽,也没见到任何妖精鬼怪,可她就是吓得够呛。

好了,吓也吓了,哭也哭了。终于再挤不出泪水了,玲珑靠着小白坐在它身边,捻起袖子擦红肿的眼。“小白,我们怎么回家呢?我连咱们在哪儿都不知道……”她自言自语,“你说,子夏会来找我们吗?唉……恐怕不会,过三个月他也不一定能意识到我们不见了吧……”

“我出来这么久,怕是很快就要天黑了吧,小白,你说我该怎么办?”玲珑着实担心起来,一边对着小白念叨,一边眯起眼睛抬头看天。

可天空还是明晃晃地亮着,一点变黑的迹象也没有。

“真是怪事。”她嘟囔道。

好累,玲珑打个呵欠,居然靠着小白睡着了。

不知眯了多久,玲珑再睁眼时,天还是亮的。玲珑扶着小白,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咕咕——”饿了。不能在这儿干等着了,她想。“我去山下看看吧,也许能寻到人家。”她蹲在小白面前,伸手抚摸它的耳朵,“等着我啊,天黑了也别乱跑。”

玲珑往山下走,穿林打叶的窸窣响动盖过了她肚子发出的抗议声。没法丈量自己走了多远,她只觉得精疲力尽,周围空气越来越湿润,呼吸都好像沉重许多。林木变得稀疏,原本被腐烂枝叶覆盖的地面,也变得越来越崎岖多石。

“哈……”这就是山脚了吧。

玲珑费力登上一块半人高的巨石,不禁发出赞叹。目光所及,只有翻滚奔腾的云。它们就在她脚边,拥在她所站的巨石边缘,海浪一般沉浮。

她慢慢趴下来,手伸出巨石边缘。那些云团攒的如此密实,她几乎以为能摸到什么了。手指探进浓密的云中,除了皮肤的湿润感觉,实在摸不到什么实体。她有些失落地收回手看,指尖蒙着一层细密的水雾,玲珑睁大双眼,愣了一晃,脸上渐渐泛起奇异的神采。她小心地往前挪了挪,将手又探进去,一边笑,一边在云里搅动抓握:“哈,我摸到云彩了!我摸到云彩了!”她托起手,白云在指尖丝丝缠绕,玲珑沉醉在此刻的奇境中,早忘了所有的累和饿。

“啊!”玲珑尖叫出声。有股力量揪着她的后颈,将她拽起来,玲珑猝不及防,从巨石上被甩了下来。

玲珑重重撞在地上。还没从疼痛和惊恐中恢复神智,一个影子就迫到身前。

“老妖婆,把绳子交出来!”有什么尖锐的物体抵在玲珑颈间,玲珑惊恐万分,连眨眼也不敢,呆呆地瞪着这个披头散发的男人。他衣衫褴褛,双眼通红,看上去有些疯癫。

“给我绳子,不然——”他手上力道重了三分,玲珑惊惶地口吃起来:“绳……什么绳子!你……你认错人了吧!”

“哼!”男人唇间挤出一丝冷笑,“苏瑾,这地界除了你我,哪有第三个人。你这妖妇,必是使了什么障眼法,以为我会上当?”

男人的手一抖,玲珑感觉到脖子被刺破了皮,温热的血液淌下来,又痒又疼。她怕他真会杀了自己,哭着乞求:“我不姓苏,我叫玲珑!我不知道你要什么绳子!求求你,放了我!”

“玲珑?”男人有点犹豫,手下也放松了些。

玲珑小心地点头:“我不是什么妖妇!我家在长安,我只是迷了路,下山来找人问路的……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

他退后一些,仔细打量着玲珑,自问自答:“你不是苏瑾?嗯,你不是苏瑾。”他又莫名其妙地笑了,放开玲珑,“当然了,你不可能是她。你说你下山来找人问路?呵呵,那老妖婆可不会这么说。”

他歉疚而关切地问道:“呀,小娘子,怪我认错人了。快快起来,唉呦,没摔疼吧?”

“啊?”玲珑被他突然转换的态度弄得摸不着头脑。

“你说你迷路了?”

玲珑看看他手里的东西,好像某种鸟类的骨头,一端打磨得刀般锋利。她戒备地往后退了几步,心不在焉地回答:“嗯,我不记得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上一刻我还在长安,下一刻我醒来就在这山上了。”

“哦……”他将骨刀随意地插回腰间,有些激动地搓着手,出神地重复说着,“长安,长安呐……”

玲珑看他实在怪异,又有点危险,决定开溜。“既然是误会,那容我先告辞了。”她行了一礼,转身就要走,一只大手捉住她的手腕,玲珑的心重又提到了嗓子眼。

男人挠挠头,不容分说拉住她就走:“嗳?那怎么行,你一个小姑娘,在这……来来来,刚刚吓着你了,快来跟我回去吃点东西。”

没几步,就到了他的“营地”,显然,他是听见了玲珑的声音,才顺着发现她的。一颗树下,坐落着枝叶搭出的简易棚子,棚子前的一小片空地上,燃着一堆小小的篝火。

男人坐到篝火边。“给,这是今天刚捉的鸽子。”他递过来一根树枝,上面插着烤得黑乎乎的东西。玲珑讪讪地接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啃起肉来。她太饿了。

“你来这山上多久了?”男人撕下一只鸽腿,大嚼着问。

玲珑抬头看看天色:“估计有大半天吧。我爬到山顶看了看,然后睡了一觉,才下山的。”

“半天?”那人大笑,“你是要找人问路吗?别费劲了,这地方走不出去的。”

“走不出去?”

“小娘子,你到这儿可不止半天了。”他看玲珑满脸疑惑,解释道,“这里只有白天,没有黑天,我估摸着,你至少也来了一天半了。这里,也不是什么山。”

 

玲珑放下手里的树枝:“不是山,那是什么?”

“是坟。”他抬头,拢拢花白的乱发,苦笑道,“这座飘在云中的丘陵,是我的坟墓。”

109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