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山里,除了你,就只有我与我夫君两人。”

“啊,那个人是你夫君?”玲珑坐起身,结结巴巴道,“可他,他说你……你,你是……妖怪。”

苏瑾苦笑,眼光不知漂移到了哪里:“他说我是妖怪?呵,也许他说的没错。也许,我就是个妖怪吧。”

玲珑犹疑地打量她,不知她究竟何意。“渠夫人,许久未见了。”一个声音在玲珑背后响起。玲珑猛地回头,是姬弘,站在竹梯口,他看了玲珑一眼。

“子夏……”玲珑笑了,她的眼睛亮起来,起身跑去子夏身旁。姬弘挨着玲珑的手臂自然而然垂下,食指和中指并着伸直给她牵。

“姬馆主?”苏瑾站起来,疑惑地向他打招呼,“您怎么会在这里?”

姬弘微微低头,看着玲珑说:“这小家伙去外面玩,天黑也没回家。我只好出来寻她。”玲珑侧眼,打量这个神奇的,身上罩着光芒的人。

“这位小娘子是白龙馆的人?失敬,失敬。”苏瑾上下打量着玲珑,“不过,她拿了我的东西,可以叫她还给我吗?”

姬弘挑挑眉毛,波澜不惊地答:“哦。这你得问她。”

二人的目光都贯注在玲珑身上,她咬着下唇,犹豫了下,对苏瑾说:“……你夫君,他说你是妖怪,你施了妖法,要将他困在这里,直到他死——这座山是你给他准备的陵墓。他说有了这绳子,就能自由了。”

苏瑾冷笑一声:“哼,自由?”

“陵墓么……”姬弘看着苏瑾,若有所思。

她心虚地移开视线,颦着眉头。

好久,苏瑾才抬头:“是的,姬馆主,我骗了你。这就是一座坟,是我,为我和三郎备下的合葬墓。”

“十年前,我向你要一座与世隔绝、风景绝美的山陵,我说,我想避开尘世的喧嚣,和我的三郎在云中仙境长相厮守。可是我心里只想留住他,无论如何,也要留下他,哪怕,是把他困住,困到死。”

“他那时说,只喜欢我。他拿绢子抄《上邪》送我,他说,‘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他还要娶我。他在我手心写:‘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我信了。”

她眼中满是痛楚,笑着落泪,“呵呵,我信了他。我嫁给了他。他却跟我说,要娶妾。哈哈,我笑了。我说,三郎,你在说笑吧,哈哈,哈哈,真好笑。”

“你舍了三丈青丝,织作锦囊,只为留下他。成功了吗?”姬弘盯着她的一头白发,问道。

苏瑾愣了愣,又笑道:“我成功了呀。他倒是试过要杀了我,抢走绦绳逃出去,可惜,他没得手。呵呵,我好成功,他咒骂我,不愿见我,可他再也别想离开我。就是死,他也只能和我死在一起。”她伸手对玲珑说,“把绳子还我吧。”

玲珑咬着下唇,眉头紧锁。她伸手捂住另一半袖子,隔着衣料,攥着那团绳索。

“不。”半晌,玲珑才从嘴里挤出一个字。姬弘意外地侧目。没等别人反应,她转身几步跃下楼,跑了出去。

玲珑不知道要往哪儿去,只是撒开脚步往前奔逃,激烈的喘息刺痛了肺腑。

身后传来声音,玲珑转头,见苏瑾站在廊台,脸上一丝焦虑也没有。“小娘子,跑慢点,小心跌倒。别急,我不追你,那绳子就送给你了。”苏瑾居然笑着对她喊。

她真的没有追出来。

玲珑犹疑地放慢了脚步,现在她更不明白该做什么了。

忽然,从旁边林子里跳出个人来,他捉住玲珑胳膊,急急地问:“喂,小娘子,绳子,绳子呢?”

玲珑差点惊叫,定睛一看,来人正是之前叫她去偷绳子的男子,苏瑾的夫君渠三少爷。原来他一路跟了来,之后一直躲在竹楼附近的灌木里,等着玲珑凯旋呢。

苏瑾不紧不慢地下了楼:“三郎,好久不见啊。”

她并没上前,只抱着双臂站在原地,好像等着看什么好戏。

“快,快给我。”那男人粗暴地从玲珑手上夺过丝绳,就将她推在一旁,忙不迭地将那绳子往腕上缠。绑上了,他皱皱眉,又扯掉重新绑。“怎么会没有用?”他恼怒地出气,“明明就是这样缠在手上的。”

“呵。”那边的苏瑾忍不住嗤笑。

男人抬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忿忿地朝她吼道:“老妖婆,你动了什么手脚?上次你就这样缠到手腕上,就消失了,这回怎么不行?”

立在廊台冷眼旁观的姬弘淡淡哼道:“还不明白?你手里的,根本不是那条真正有用的绦绳。”

苏瑾笑着:“三郎,你不会以为,我还留着它吧?”她眼里闪过一丝残酷的光。

“那绳子呢?”渠三少爷将手里的丝绳往地上一摔,冲到苏瑾面前,揪着她的衣领,“妖妇,快把绳子交出来!”

“哈!没了。”苏瑾无辜地摊手,“那绦子,早被我烧了。”

“什么?”玲珑诧异地愣住。

“你……烧了……”男人忽然没了力气,他不敢置信地盯着苏瑾,口中喃喃,“我不信,我不信……”

“我留着它做什么,等你杀了我,把它抢走吗?你一次不得手,两次不得手,可总有一天,我会死在你手里。还是烧了好。烧了它,你就永远不能离开我。”苏瑾笑着说。

男人突然发狂一般,将她扑倒在地,掐上她的脖颈:“妖妇,我要杀了你!”

117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