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刚开始,玲珑还以为这个叫闵生的人走错了地方。“这种事情,不是该去找大夫吗?”她望着堂下局促的年轻男子,疑惑地问。

“是。我确实找过大夫。只是内人的病来得怪异,几位大夫看了,也没个说法。唉……”闵生叹口气,“我与徐氏成亲四年,未有生育,可内人这几天成日哭闹,非说我们有一个儿子,被妖怪拐跑了。亲戚街坊都说她是得了疯病,可……我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觉得,也许,她没疯……”

“哦?”未发一语的姬弘终于来了兴趣,勾起嘴角问道,“这是为何?”

“我没有孩子,家里却有孩童的日用衣物玩具,太奇怪了。而除了内人,又没人对这个孩子有记忆,这实在是说不通。而且……我看见了……”他吞吞吐吐,似乎怕下面的话会让别人也把他当成疯子。

玲珑忍不住追问:“你看见什么?”

“我……”他偷瞄姬弘一眼,横下心道:“内人发病那晚,我也看见了,她说的妖怪!”

玲珑瞪大了眼睛。她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姬弘,却见他并无惊讶之色,仿佛闵生的话都在预料之中。姬弘只问他:“你说‘那晚’,是哪晚?”

“就几天前,算来正是六月十五。”闵生答。

玲珑和子夏对视一眼,六月十五满月夜,闵生说的,不正是他们见到异象的那晚吗?

姬弘说:“我知道了。此事确有妖异作怪。你自回去,今夜我再拜访府上,为你妻医病。”

送走闵生,玲珑忍不住问:“子夏,闵家娘子的病是不是跟那天的异象有关?能治好吗?”

“那不是病,更不用医。咱们且去瞧瞧,是什么妖异。”姬弘笑笑,“这一次,不知又会入手怎样的藏品呢……”

傍晚小白醒来,也闹着要去,姬弘就给它派了个活儿。就见姬弘走在头前,一旁玲珑拎着歧路灯,唯独小白落得好远,手里端着一方青瓷笔洗,里面晃荡着半碗龙泉水。

“喂,小白,快点呀。”玲珑回头招呼,“别跟丢啦!”

“哼,臭丫头!”兔子龇牙骂道。它迈着小碎步勉强维持着平衡,一路气呼呼地不知在念叨什么。

进门时,玲珑不知被什么被绊了一下,低头看去,一只藤球儿顺着墙根儿滚进角落。姬弘捡起藤球,若有所思地拿在手里把玩,四下打量这座小小的庭院。闵生家的确如他所说,散落着小孩子生活过的痕迹。

“姬馆主,您来啦!”闵生快步迎上来,徐氏红着眼睛,跟在他身后抽抽搭搭。

“唔。”姬弘含混应道。见徐氏盯着他手里的藤球,姬弘伸手,将藤球递到妇人眼前。妇人一把夺过,双手死死握着,好像那是什么珍宝似的。姬弘开口,语气轻缓,问徐氏:“娘子对这东西有印象?”

女子怯怯地抬眼,点点头,又摇摇头。

姬弘又问:“娘子,你有个儿子,是吗?你可记得你家孩子的名字?”

她猛地点头,刚一张口,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玲珑在一边看得干着急,也帮着问她:“是呀,娘子,你好好想想,你儿子小名叫什么呀?”可妇人皱着眉想了半天,仍旧什么也答不上来,神情愈发恍惚了。

身后的院门被人推开,小白捧着笔洗,晃荡着进了门。它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抱怨着:“咳,你们也不等等我!还有,为什么每次都是我……”

自家院子里突然蹦进一只说话的兔子,徐氏显然受了惊,她双眼圆睁,吓得连连后退,抱着藤球缩到墙角。闵生也发怵地退了几步。姬弘回头瞪了小白一眼,它赶忙噤声,端着青瓷洗呆立在原处。

“妖……妖怪!”徐氏终于抽上一口气,惊恐地指着小白叫道。“你们别害怕,小白不会害人的。”玲珑上前安慰徐氏道。

姬弘也说:“那不是妖怪,只是我馆里的兔子,二位莫慌。”他想了想,接着问道:“娘子,你说你儿子被妖怪拐走了,你可记得,那妖怪长什么样子?”

妇人摇头。她看着姬弘,脸憋的通红。徐氏只是落泪,她大哭着扑在姬弘脚下,连连叩头:“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把我的孩子找回来!”

虽然徐氏什么都不记得,但此刻她脸上那份笃定的绝望,让玲珑确信她说的是真的。

姬弘眯着眼,若有所思,根本忘记眼前哭号的妇人。小白不知何时把笔洗放到一边,悄悄蹭到跟前,伸手要扶徐氏起身,又将她吓了一跳。她抱着藤球缩回墙角蹲着,警惕地盯住这只毛茸茸的兔子。小白无奈地收手,尴尬地啧着牙,袖手靠在墙边。

玲珑转头看闵生:“你不是说你也见过妖怪吗?”

“我……其实……我也不知那是真事儿还是做梦。”闵生回忆道,“那天,我帮二叔干完活,天黑才回来。一进院子,隐约听见有人叫我名字,顺着声音,我就见那院墙上,伸出一只胳膊来!它作势招呼我,我也不知怎么了,居然晕晕乎乎就往跟前走……”

闵生一脸后怕地擦擦冷汗,低头看着妻子说:“要真是妖怪……幸亏内人发病,在屋里哭号出声,将我惊醒,不然真不知我会怎样呢。”

“在哪里?”姬弘突然开口。闵生愣了一下。姬弘追问:“你说墙上伸出一只胳膊,是哪里的墙?”

“哦。墙……”闵生这次反应过来,他指指小白身后:“这里。就是……它……靠的这块墙。”

“呀……”小白龇着牙打了个颤,瞬间从那里弹开。

玲珑大着胆子凑过去,伸手摸摸,夯土墙粗粝的表面在她掌中略过,手指染上一层土灰。就是很一般的院墙。她回头看姬弘,他从怀中取出铜镜,镜面早已被重新磨亮,在月下闪着银光——但刚磨好那天玲珑就试过,这镜子依旧是照不出人影的,真不知它究竟有什么用。

“喏,你捧着吧。”姬弘将铜镜交给小白,伸手指挥它,“后退,后退,对了。拿高一点,竖起来,不,不,稍微侧一点……”

终于找对了角度,原来这镜面并不平,而是有点弧度的,朦胧的月光经它汇聚,反射到闵生指认的那边院墙上,明晃晃的,好像一扇新开的月门。

“哇……”玲珑惊叹。光圈浮动着,其中好像有什么透明的影像,却又瞬息万变,看不真切。

姬弘缓缓走到徐氏跟前,她紧张地握着藤球,对眼前的一切不为所动。姬弘俯身道:“娘子,我要借你的藤球一用。”妇人一个劲地摇头,球抓得更紧了。

“快给我。”姬弘又说。见他直接上手去拽,玲珑赶忙拉他:“子夏,你要球干嘛?”

姬弘抢到了藤球,妇人扑过来要夺,姬弘却一挥手,将藤球朝着墙上的光圈掷去。藤球投入院墙,“嘙”的一声,不见了。几个人都看傻了眼,连徐氏也停下动作,呆呆望向墙壁。墙上的光圈像被搅动的水面一样波动不止,等它终于平静,玲珑看着墙上的画面,惊异道:“这墙好像一面大镜子啊,把这个院子照出来了!”

玲珑凑近墙边,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艰难地吞咽口水,擦擦脑门上的冷汗,问道:“子夏,这里面怎么没有人影——怎么没有我们?一、二、三……加上小白,我们一共五个人,都站在这面墙跟前,它怎么照不出我们的样子呢?”

“我说过,像我们这样的宇宙,还有无数个。这些宇宙十分相似,却相互有一些或大或小的分别。你现在看到的,并非我们这个院子的镜像,而是另一个宇宙里对应的那个院子。”子夏望着墙面,他的瞳仁也像月色一样淡然。

“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的儿子流落到了另一个宇宙。当宇宙之门封闭,他在这个宇宙中留下的记忆就会被抹去,对于一般人来说,他根本不曾存在过。即使看见他留下的衣物玩具,人们也只会觉得有些奇怪,很快就忘记了,重新投入日复一日庸庸碌碌的生活里。但是——”他瞥了徐氏一眼,“也许母亲与孩子之间的联系实在强烈,所以闵家娘子才会对这个‘不存在’的儿子仍有记忆。我的铜镜能借月光打开宇宙间的门,但这门通向哪个宇宙,却无法确定。刚刚那只藤球,承载了母亲对孩子的关爱和牵挂,利用母子间这种特殊的情感联结,就能锚定孩子此时所在的宇宙。”

“你是说,我真的有一个儿子?”闵生不敢置信地张着嘴。

姬弘点头。

12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