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是一座位于通县的老旧四合院,旁边就是永定河。门口摆着两尊磨得看不清形状的蹲虎石墩,门楣上还残留着缠花纹路,看来是座前清的老宅子,原来的主人身份恐怕不低。

可惜任当年如何风光,如今也成了云烟。这宅子历经多变,门前残破斑驳,东一道烟熏火燎的痕迹,西一片没抹干净的“文革”标语,墙边一溜儿垃圾筐,还有辆没轮的破自行车斜躺在大竹笤帚旁边,前挡泥板高高翘起。

大门是两扇刷了黑漆的木门,漆挺新,门板上却沟壑纵横,看来颇有年头。我站在门前,抬起手臂,心脏几乎要跳破胸腔。

门的那一边,就是老朝奉。

我与他只隔着一扇门板。

我们许家三代跟他的恩怨,在今天即将一次结清。

我伸出手臂,朝前轻轻一推,门虚掩着,一推就开了。锈蚀的门轴发出生涩吱呀的声音,仿佛在提醒主人有客上门。

门后的照壁已被拆掉了,还剩下半截残垣。我一进门,便能把整个院子尽收眼底。院子不大,最先注意到的是院子正中立着一棵槐树,这槐树被雷劈毁了一半,剩下半截歪歪扭扭的枝干向天空伸展,像极了一个巨人高举双手大声呼救。

看这槐树的粗细,想来得有几百年寿命。老北京一般不在院子里种槐树,不吉利,但也有句话,叫“院有古槐,必是老宅”。能有这么老的槐树,这宅院来历应该不一般。

 

一个人站在槐树前面,背对着我仰望树顶,像是在欣赏一幅后现代油画。他个子挺拔,比我高出足有一头,西装笔挺平整,一丝都没起皱。

奇怪的是,看身形他的年纪并不老——这不可能是老朝奉。

这人听到我的脚步声,缓缓转过身来。我第一个反应是惊讶,忍不住大喊一声:“药不然?”可当最后一个字滑出口之后,我意识到认错人了。 

他的相貌和药不然有八成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药不然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浪荡模样。而眼前这人面色木然,眉间有三道淡淡的川字皱纹,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你不用找了,这院子里没人,老朝奉不在这里。”

他对我说道,很标准的普通话,一点京腔痕迹都没有。我急忙环顾四周,果然两侧厢房里都静悄悄的。我不敢相信,亲自钻进屋子里找了一圈,里面摆设很整洁,但空无一人。

我一下子怒气翻涌起来。这怎么回事?我花了如此之大的代价,好不容易要见到老朝奉,这个横里闯入的家伙凭什么来指手画脚?

“你他妈到底是谁?”我怒吼道,攥紧了拳头。

他扶了扶金丝眼镜:“你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容易冲动,许愿。” 

“别转移话题!你到底是谁?”我上前一步,气势汹汹。 

他不闪不动,语气一点起伏都没有:“第一次见面,我是药不然的哥哥,我叫药不是。”

 

药不然的⋯⋯哥哥?!

我不由得仔细端详了他一下,对方的表情冷冽而漠然,像是块冰。我从前依稀听药不然提过,他有个大三岁的哥哥,对古董行当没兴趣,很早就被家里送去美国了。这哥俩风格差异可真不小,除了相貌相似,没一个地方相似的。

可是,药不是为什么突然回国?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老朝奉的院子里?难道他也是老朝奉的手下之一?

一念及此,我不由得心生警惕,退后两步。药不是开口道:“我也刚到不久,老朝奉应该是提前离开了,我没有见到。”

 

他说得坦然,但可把我给气坏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老朝奉本来只约了我相见,一看居然有一个外人先跑过来,以他的警觉性,自然是立刻抽身离开——我人生中大概最重要的一次会面,居然被这不相干的人搅黄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哪里见面?”

“我一直在监听你的电话。”

我顾不得风度,一把揪住药不是的领带:“这是我许家恩怨,你来瞎掺和什么?”

药不是个子高,被我把领带往下那么一拽,整个人朝前弯下腰。他就这么俯视着我,一字一句:“我爷爷因为老朝奉被迫自杀,我弟弟成了通缉犯——你说这事跟我有没有关系?”

我的手一颤,倏然松开他的领带。

 

是啊,老朝奉害的可不只是我许家一家,药来受他胁迫,就死在我面前;药不然就更别说了,我至今也不明白他为何投靠老朝奉。他们药家两代中坚一死一叛,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我盯着药不是,想从他眼中看到复仇者特有的愤怒,但我只看到平静,死寂般的平静。

药不是后退一步,把领带重新捋平,语调不急不缓:“家中如此巨变,旁人都靠不住,只好我亲自回国来解决。”说到这里,他扶了扶镜框,冷冷道,“我必须指出,许愿,你真是令我失望。”

我略感愕然,不知他为何这么说。

“刚才一提老朝奉,你就急吼吼的像个疯子,完全失去了冷静。以你这种心态,就算真见到老朝奉,又能报得了什么仇?”他的话就像一根根标枪投过来。 

“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低声咕哝。

“你重返五脉后的一切行动,我都仔细研究过。《清明上河图》那件事情,你急于找老朝奉报仇,自己犯浑冲动,才一脚踏入百瑞莲的陷阱。我以为你会因此长点教训,可刚才你的表现证明,根本没长进!” 

我忍不住反唇相讥:“把老朝奉惊走的人,可不是我。”

药不是道:“即使你见到了老朝奉,然后呢?你认真想过没有?”

 

他这一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先前我沉浸在即将见到老朝奉真面目的激动中,还没顾上想清楚,一旦见了面,要怎么和他了结恩怨——到底是扭送当地派出所绳之以法,还是手刃元凶? 

我不吭声了,药不是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老朝奉这么狡猾的人,怎么会主动现身邀你见面?

他绝非良心发现,必然有所图谋。你这点都想不透,就慌慌张张跑过来,只会一头栽进陷阱里,重蹈《清明上河图》的覆辙。”

他的声音冷峻透彻,如同一把手术刀,一刀刀地削去我的侥幸。我被他批评得有些恼火:“这与你无关!”

药不是眉毛轻抬:“怎么没关系?你得和我一起去把老朝奉给揪出来。我的搭档,可不能是个白痴。” 

我一时无语,这自说自话的本事,倒是和他弟弟一脉相承。这才见面不到十分钟,他擅自监听我电话的事还没说清楚,倒已经开始挑剔起我的素质来了。

“神经病!”

我甩下一句话,转身朝门口走去。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一个莫名其妙的提议。我若是二话不说就听他的,才是失心疯了。

“你不想抓到老朝奉?”

“这个我自己会想办法。”

“难道你也不想搞清楚,我弟弟为何出卖你?”药不是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迈出门的动作僵住了,像被一根绳子牵住了脚脖子。

 

药不然现在是我心中最大的一根刺、一个谜。如果说老朝奉是我要了结的仇恨,那药不然就是我急需解开的心结。他确实背叛过我,但也救过我。那家伙玩世不恭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心思,我从来没搞明白过。 

药不是轻轻叹息了一声:“他到了今天这步,我也始料未及。这家伙到底什么打算,我这个做大哥的,从来没搞明白过。我们两个联手,也许可以弄清楚。”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这个提议听起来很诱惑。不过我转念一想,这大概是药不是的策略,我可不能被他控制了谈话的节奏。

一个凭空出现的家伙,一份突如其来的邀请。我虽然鲁莽,可也不至于如此轻信。

我沉思片刻,转过身来:“这件事太大,光我们两个可不够。今晚家里有个聚会,五脉聚齐。你有什么想法,不妨到那时候提出来,大家群策群力。” 

今晚五脉确实有个聚会。老朝奉的实力深不可测,想要抓住他,必须要借助五脉的力量才有可能。

 

不料药不是“哧”了一声,一脸鄙夷地摇头:“药家的公道,我会讨回——但不会指望他们,那些家伙没有一个靠得住。” 

我双眼一眯,这可有意思了。听药不是的口气,显然是打算甩开五脉单干。可我记得,他根本不是混古董圈的。一个常年在国外的外行人,想单枪匹马挑战老朝奉?

亏他还说我有勇无谋,我看他才是不自量力。

药不是似乎无意解释,他挥了挥手,甩过一张名片来:“我这次回国,五脉几乎没人知道,我对无聊的聚会没有兴趣——如果你改变了想法,就来华润饭店找我。”

说完之后,药不是转过身去,继续仰头欣赏着那一棵扭曲古怪的槐树。不知道他看什么看得如此入迷。

 

我长长叹了口气,来的时候满怀期待,没想到结局会是如此莫名其妙。带着遗憾和愤恨,我走出了这座宅子。老宅邸的门“吱呀”一声关起来,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院子、一个人和半棵残破的槐树。

迈出院子,我忽然没来由地想起一个古老的风水故事。

一个富商在院子里种了棵树,没想到接下来家里却灾难连连。一个路过的风水先生说您这院子,不吉利啊,院中有树,乃是一个“困”字。那富商一听大惊,慌忙把树给砍掉,但还是老出事。风水先生说,您把树砍了,院里只剩下人,岂不成了一个“囚”字吗?

这一院一树一人,岂不是我身后那座老宅邸的格局么?我不是迷信,但这次老朝奉没见到,却一头扎进这样的风水格局里。

困、囚二字,莫非真的是什么预言?

 

 五脉聚会,并非一个托词。当天晚上确实有一场家宴,名义是迎接《清明上河图》顺利归京,刘局牵头,召集五脉成员庆祝一下。

刘局为了攒这一局可是煞费苦心。《清明上河图》的风波是我惹出来的,五脉中很多人对我十分不满,借这次机会,也算是弥合一下矛盾,为许家重回五脉铺垫一下。 

可惜几位家中重要人物都缺席:药来去世,黄克武在香港养病未归,刘一鸣身体不太舒服。烟烟因为要照顾爷爷,也一直留在香港。结果偌大的一个席面上,我的熟人除了刘局,就只有

青字门的沈云琛,其他都是各门的小辈,说不上什么话。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刘局在席间高谈阔论,极力想把气氛弄热络点,但我跟这些出席者之间实在没什么好聊的,敬了一轮酒后,基本就是各吃各的,席间气氛有些尴尬。 

在座的人里,沈云琛辈分最高。她对我态度还不错,一见面就送了我件道光年的檀木小葫芦挂饰,说可以逢凶化吉。葫芦上下两截,各刻着“称”“许”二字,不值什么钱,彩头倒好,也是花了心思挑选的。

青字门沈家在五脉里不是大宗,以木器为主营,所以无论是佛头案还是《清明上河图》风波,沈家都没参与。除了有一位沈君跟着老朝奉混之外,青字门一直置身事外,存在感不是很强。正因为如此,我能跟沈云琛平心静气地聊上几句。

 

说起刘、黄、药几位掌门的遭遇,沈云琛唏嘘了几句。她告诉我,鉴古学会的商业计划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这次成功地阻击了百瑞莲登陆之后,正是启动的好时机。

我对五脉商业化一直持保留态度,明眼梅花这么多年的声望,是靠立身中正才得来的。如今裁判亲自下水踢球,掺杂太多利益,这公正程度恐怕要打一个折扣。不过话说回来,五脉的店铺,早已开了一家又一家,如今不过是把这层面纱揭开而已。开放搞活,经济建设先行,这是整个时代的大趋势,不可逆转。

 

“所以我跟你说,古玩这块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沈云琛乐呵呵地说,眼神里闪动着光芒。

不怪她如此上心,鉴古学会商业化真启动起来,青字门恐怕将是得益最大的。 

要知道,木器在古玩界被称为“小器”,也叫“青器”。这个“青”既是指木质发青,也指“年青”。其他门类诸如金石瓷器字画,动辄可以追溯到汉唐宋元。而木器保存不易,收藏以明清为主,再往前就不多了。

青归青,但木器一直是个获利颇丰的行业。古玩讲究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贵出贵进。木器却是薄利多销,每一件价不高,但买的人多。原因很简单,别的古玩那是拿来玩赏的,木器——尤其是家具——那是拿来用的。商业化放开之后,单是仿古家具这一项,销量就不可低估。

沈云琛兴致很高,跟我絮絮叨叨地说起木器行当里的这些事,又讲起最近准备搞一个仿古家具展销的全国巡展计划。我一边微笑一边听着,偶尔还点点头。沈云琛说了半天,意识到光她自己说了,于是侧过身子来,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于是拿起一根汤匙,敲了敲茶杯。铛铛响过几下,席上的人都不说话了,全都盯着我。

“有件事得跟大家商量一下,今天我去见了老朝奉。”

我话一出口,整个席间都沉默下来。在五脉里,老朝奉是个禁忌之词,我忽然提起这个名字,大家都屏息凝气。就连刘局和沈云琛都搁下筷子,带着不同的表情看过来。 

我把今天跟老朝奉见面的前因后果约略一说——当然,药不是的事儿我没提,只说找到了那间老宅子后,却扑了一个空。

我环顾四周,开口说道:“老朝奉是什么人,我想不必多说,诸位心里都清楚得很。这次我没有捉到老朝奉,可也不能放任他继续害人。希望诸位群策群力,跟我一起把这只制贩假赝文物的黑手彻底斩断,履行五脉的责任。”

 

在座的人都纷纷点头,举杯表示支持。老朝奉是五脉的天然敌人,对付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老朝奉让你去那儿见他,但却没出现?”刘局皱着眉头,插嘴问道。

“是的。”

“发现什么没有?”沈云琛追问。

“有,我在那里发现了这个,我猜是老朝奉遗落的。”我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轻轻搁到桌上的玻璃转盘,席上立刻响起不少人的低声惊呼。

席间沉默了一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风向开始发生了微妙而有趣的转变。

“五脉刚刚渡过危机,个人认为,现在不宜轻举妄动。”

“抓老朝奉是应该的,不过之前许愿你小子异想天开,把家里折腾得鸡犬不宁,这次得想清楚才成,别又中了别人的圈套。”

“咱们就是个民间协会,线索给有关部门,让他们去抓就好嘛。”

“自古以来,赝品就没断绝过。拿下一个老朝奉,就能保证再没赝品了?天真!”

不少刚才还点头称许的人,现在态度都暧昧起来,还有人大泼冷水,居然一个明确支持的都没了。就连沈云琛都拍拍我的肩膀:“小许,此事牵系太广,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听着这些话,我的表情还在笑,却越来越冷。

我搁在桌子上的那件东西,是一件清代的断口豆青丹药瓷瓶。丹药瓶不大,高八厘米,表面沉釉无纹,很小的一件东西。

这其实是一件大开门的赝品,釉色虚浮,断口白碴,稍微有点文物常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但这件东西,同时也是一个试探。药瓷瓶很少有假的,不经济,单独造假不值当。当这个都出现赝品时,意味着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制假势力,他们已经达到一定规模,连这种小物件都能产生利润。

其实这小药瓶是我来之前随手拿的,跟老朝奉没关系。我就是想试探一下,看看五脉中人的真实态度。果不其然,这些家伙一看到这个小瓷药瓶,有的是被瓷瓶背后展现的造假实力吓着了,有的则是自己心里有鬼,不清不白,从这瓷瓶里看出了被牵连的可能性。 

俗话说,鉴古易,鉴人难。如今看来,人心也不是那么难鉴,一个小小的瓷瓶,就把各种心思都给映照出来了。

他们反对我,有一千个理由,但我知道真正心意到底为何:现在商业化在即,大家都一心火热忙着赚钱,追查老朝奉这种事吃力不讨好,何必去触那霉头。

难怪药不是没打算借助五脉的力量,他出身于五脉之中,太知道这些人的秉性如何。

我原本还有侥幸,但现在彻底明白了。

我默默地把药瓶收起来,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朝外面走去。席上的众人交头接耳,却都安坐不动,只有沈云琛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抓住我的手臂挽留:“这孩子,怎么是个驴脾气,这不大家商量着来嘛。”

我低头对她笑道:“五脉的道,总得有那么一两个人去坚持。大家都忙,就我比较闲,那就我去吧。”沈云琛见拗不过,说你好歹等刘一鸣老爷子回来,再定主意不迟。我却摇摇头:“若我猜得不错,老朝奉年纪也已近古稀,若是他在我逮住他之前死掉,一世都不安稳——岁月不等人啊。”

沈云琛见我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终于皱着眉头把手松开了。我拿起酒杯,向刘局方向一饮而尽,辛辣的茅台从嗓子眼滚成一条火线入胃。刘局坐在原地,眉头微皱,只得略抬杯子,算是回应了我的举动。 

他是官场中人,毕竟要以平衡稳定为主,不可能太意气用事。

我搁下酒杯,离开房间,心里既有解脱后的轻快,又有沉甸甸的愤懑堆积。别人如何,我没资格评说,但我一定要查出老朝奉的真相。

 

当我走到饭店门口时,看到一个身影侧靠着廊柱,在昏黄的灯光下不显山不露水,仿佛要融入灰暗中。他的手里夹着一截点燃的香烟,烟气袅袅升起。

“方震?”我颇为意外,后来转念一想,刘局在这里,他自然也会跟来。不料方震却对我说:“我不是在等刘局,我是在等你。”

“呃⋯⋯你也要阻止我?”我警惕地望着他。这家伙是我出生入死的伙伴,但他同时也是个警察,命令下来,六亲不认。

“不,我是来送你一程。”

方震还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气。他把烟头丢在地上,踩了踩,然后走下台阶。台阶下正停着一辆银灰色的桑塔纳,挂的武警牌子。我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撇嘴,低头坐进副驾的位置。

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送我一程。 

方震发动引擎,车子徐徐开动起来,很快远离了饭店。我摇下车窗,探出头去,长长呼出一口气。离开那里之后,我才觉得呼吸通畅起来。刚才在饭店里,看着那些人的眼神,真有种喘不过气的憋闷,跟肺里塞满了塑料袋似的。

车子飞速前行,我看着街道向两侧退去,忽然觉得不对劲。

“喂,我说,这不是回四悔斋的路。”

“我知道,反正你又不想回那里。”方震双目平视前方,方向盘握得很牢。

“你知道我想要去哪?”

“华润饭店。”方震回答。

 

华润饭店在北京东边,是栋圆筒状大楼,有三十多层,上头有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餐厅,颇为有名,很多归国华侨都喜欢住那里。我久闻其名,不过一次都没去过。 

我们俩到了饭店楼下,进了大堂。方震连问都不问,直奔电梯而去。我心中大奇,难道药不是已经把回国的事告诉方震了?他这次不是秘密回国吗?

不过我没问,问了也是白问。方震这个家伙,该说的他会主动告诉你,不该说的,你一句也撬不出来。我偷偷斜过眼去,他正背靠电梯间,微微垂目,跟个佛爷似的。你完全揣测不出来,他此时的内心活动。

药不然是话太多,方震是话太少,我身边的朋友,还真是一个正常的都没有。一想到“朋友”这个词,我的心情忽地沉重起来。药不然现在到底算不算我的朋友?他是个背叛者,手里几条人命,不可原谅,但在九龙城寨时他却对我舍命相救。本来我已说动他去自首,可他后来又被老朝奉带走,行踪不明。

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么执著于寻找老朝奉,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药不然的关系。

带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我们走到走廊尽头的一处房间前。方震按动门铃,门立刻开了。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药不是居然还是一身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他微微抬起下巴,口气跩得像是一个算命先生。我苦笑着摇摇头,没说什么,径直走进房间去。药不是“砰”地把门关上,我觉察有异,回头一看,发现方震居然没进来。

药不是道:“我们认识了许多年,所有和五脉相关的人里,只有他我才完全信任——但是他身份所限,接下来的事情不便参与。” 

我点了点头。方震毕竟是公安身份,个人原则性又强。这种民间行为他能保守秘密就算是帮大忙了,不指望能暗中协助。

方震的这个态度,也暗示了刘局以及有关部门的立场——对抓老朝奉这事,他们不是很积极,至少不赞成像我这样的民间人士参与抓捕。所以方震所能做的,就只是把我送来华润饭店而已。

不过我原来都不知道,药不是和方震居然是多年好友。这两个人一个不苟言笑,一个沉默寡言,真不知道相处的时候怎么聊天。

 

我到一个新地方,习惯先观察四周。房间里的陈设精致而简洁,靠大床边上是一个硕大的行李箱,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皮夹和一叠文件,还有一把精致的电动剃须刀。这就是药不是这次回国的全部行李了。

看来他这人的个人欲望很低,自律性极强。这次回国的目的非常单纯,就是为了给药家报仇。

药不是不喜欢寒暄客套,连茶也不泡一杯,各自落座,直接开门见山道:“你既然来到我这,看来那顿晚宴吃得并不顺利?” 

“呵呵。”我干笑了一声,把那个豆青药瓶拿出来,搁到茶几上,“忠义刻牌位,财帛动人心,这是人之常情。一个小瓶,就探出了他们的海底。”

药不是摆了摆手:“我对古董不在行,别用这些江湖术语,直接说结论吧。”

“大家都忙着赚钱,没人愿意节外生枝——除了我。”

药不是“嗯”了一声,双手抱臂:“我在那宅院里就说过了,五脉的人不值得信任。你要抓老朝奉,就只能跟我合作。”

我抬起手:“你先别着急。我还有一个疑问:你不是古董专业,连基本的术语都不懂,又久居国外,在中国缺少人脉。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药不是似乎早预料到我会质疑,他慢慢踱步到我面前,凝神盯了一阵,盯得我一阵心慌。然后他才开口道:“你不觉得,之前你犯的错误,就是因为太执著于古玩了吗?”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佛头案里,若你不执著于佛像本身,恐怕早就发现药不然不妥;《清明上河图》那件事,若不是你自作聪明以为发现了图中真相,又怎么会有后面那一系列风波?许愿,你确实是古董鉴赏的一把好手,可有时候这反而会成为障碍,让你绕很多路。”

“你是说,一个棒槌反而会更容易找出真相?”我半是讽刺地反击道。 

药不是道:“你听过爱迪生的故事没有?” 

“没有⋯⋯”

“有一次,爱迪生想要测量一个灯泡的容量。他的一位高级助手又是测算深浅,又是计算弧度,忙得满头大汗。这时实验室里的实习生把灯泡接过去,倒满水,然后又把水倒进量杯,轻而易举地算出了体积——高级助手的数学功底比实习生要强多了,但他就是因为太过执著于计算,反而忽略了最简单的处理办法。你的问题也一样,鉴赏知识让你专注于古董,解决问题往往先入为主,忽略掉其他可能性。”

说到这里,药不是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我不懂古董,我原来是学医的,后来改学了商科。这两个专业,都需要逻辑——我会运用逻辑,引导你走上一条正确、高效、清楚的路,而不是被层出不穷的古玩绕晕了头。” 

这家伙倒真是从不知谦虚,说话直来直往。我之前认识的人里,大概只有戴海燕是这种风格。

“老朝奉这个人,心思缜密,手段毒辣。若想逮住他的尾巴,寻常思路是不可能做到的,只能出其不意。他了解你,但他不知道我的存在——这就是咱们的机会。”

 

药不是显然已经有了通盘考虑,侃侃而谈,就像是在作一个学术报告。我盯着他,心中逐渐有了决定。

他说的没错,上次我信心十足地去追查老朝奉,结果反被百瑞莲当枪使,这让我一直心存顾忌,生怕再次被仇恨蒙蔽双眼,中了人家圈套。我确实需要一个搭档,能够裨补阙漏,帮助我及早觉察问题。

“问题只有一个,我怎么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老朝奉故意派人来骗我。” 

我尖锐地问道,这个问题很可能会让他不高兴,但必须要说清楚才成。药不然、钟爱华,我先后遭到过两次背叛,而且对方都是我认为的绝不可能背叛我的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还是两次被咬,我必须得谨慎。 

药不是赞许地点了点头:“问得好,说明你现在开始学着思考了。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不过我没法证明,你只能赌赌运气。”

这算是一次坦诚而开放的对话了。我们两人对视片刻,同时笑了笑——准确地说,只有我笑了,他的唇角只是微微上翘了一下,与其说是微笑,倒不如说是一种矜持。

“我赌。”

我伸出手来,两个人简单地握了一下。一个小小的反老朝奉联盟,就此结成。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样做?”我问道,随即说了几个可能的调查方向,“我的大哥大随时保持开机,老朝奉有可能会再次打电话过来,可以看他打什么主意。还有,五脉里有些人也和他关系匪浅,咱们抓住一点,顺藤摸瓜⋯⋯” 

“这些都不行。”药不是手掌往下用力一切。

“啊?”

“老朝奉对你太了解了,你目前能接触到的任何线索,全都可能是他安排的圈套,皆不可用。”

“那该怎么办?”我有点发愣。

药不是竖起两根指头:“首先,你得切断一切和五脉的联系,彻底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让老朝奉无法掌握你的行踪。然后,我们去挖掘新的线索。”

“新的线索?”

 

“没错。送上门的好处,都是可疑的,只有自己主动发掘,才能获得干净的线索。这就好像一座土匪盘踞的大山,常走的大路一定都埋着陷阱,我们只能另辟蹊径,亲自在荆棘中劈出一条安全的路来,才能直捣蛇窟。”他难得使用了一个比喻。

“那⋯⋯我们该去哪找新的线索?”

药不是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一份文件递给我:“我这里恰好有一把现成的钥匙。”

看来他早在美国,就已经着手开始准备了。

这是影印的一份英文文件,好在旁边附了中文翻译。文件的第一页,是数张彩色的青铜炉照片,各个角度都有,旁边还标有刻度。我们许家在五脉的主业是金石玉器,看到这香炉,立刻上了心。

 

照片上的香炉不是很大,高脚双耳,饕餮纹饰,品相完好,但质地却与幽玄青铜有所差异。我一看腹底题款,颇为惊讶,不由得脱口而出:“这⋯⋯这是潞王炉啊!” 

潞王炉的来历,乃是源自河南卫辉的一个传奇。

明代万历年间,万历皇帝封自己的弟弟朱翊镠为潞王,藩地就放在卫辉府。

朱翊镠深受万历喜爱,封赏无数,潞王府里的金银堆满了十座仓库。有一天,府中忽然走水,抢救不及,其中一个库房被烧成了白地。库房里的金银被大火生生烧化,熔炼成了一大团金饼。潞王有钱,并不在意,于是这块金饼就闲置在府中,无有用处。

朱翊缪有个儿子,叫作朱常淓,最喜欢收藏文物,号曰敬一主人。他接替藩王之位后,无意中发现这团金饼,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风雅的处置办法。

朱常淓请来匠人,把金饼重新化开,改铸成延善香炉。这金饼太大,匠人们前后一共铸了足足三百六十尊香炉,才把原料用光。朱常淓觉得此炉虽然形制仿古,但古意还不够,于是选了一处风水宝地,把这三百六十尊香炉用牛皮裹好,埋了下去,汲取地气——在现代人看来,其实就是用酸土给炉身咬出锈蚀痕迹,以便做旧。

 

谁知刚埋下去没几年,李自成的军队就打到卫辉。朱常淓为避锋芒,逃去杭州,后来被清兵擒去北京,惨遭杀害。而这三百六十尊香炉究竟埋在哪里,也就不为人知了。

这套香炉,在古玩圈里被统称为潞王炉。在我爷爷的《素鼎录》里,特别提过这个,称赞其为良心之作。为什么呢?因为朱常淓身为天潢贵胄,不屑造假,仿古就是仿古,却不是拿来骗人的。每只炉的底部,都刻着“大明崇祯捌年潞国制××器”一排小字,××是指编号——明明白白告诉你,这是我仿制的,连编号都有。

在市面上,曾经零星出现过几个炉子,都说是潞王府的香炉。但到底那三百六十尊香炉被挖出来多少只?谁挖出来的?从哪里出土的?一直没人知道,成了当地一个小小的宝藏传说。 

药不是拿的这份报告,居然是和潞王炉相关,让我兴趣大增,迫不及待地看下去。

报告很长,应该出自专业的调查机构之手。简而言之,在1937年,卫辉当地有两个地痞动了贪念,想去盗朱翊镠的潞王墓。他们的举动被守陵的村民发现,被迫逃跑。两个地痞退而求其次,又想去盗潞王妃子的墓,结果在挖盗洞的时候居然算错了方位,稀里糊涂挖开了一个大坑。在这个坑里,地痞发现了一个潞王金炉,题款是“大明崇祯捌年潞国制伍拾贰器”,编号是52。 

他们如获至宝,把炉子拿回家,结果却因为分赃不均打起来了。当地的保长听到这个消息,打着惩办盗墓贼的旗号,把两个地痞抓进牢里,严刑拷打,两人挨不住,只得乖乖把金炉交出来。

当地古董业有懂行的人告诉保长,潞王埋炉,不可能只埋一个。那个坑里附近,一定还有更多的金炉。保长闻言大喜,再回过头去找那两个地痞,询问埋炉地点。可两人因拷打过度,已经咽气了,临死前只留下三个字:凤凰山。

 

卫辉当地有凤凰山,占地极广,潞王陵寝就在附近。保长带人找了几个月,也没找到真正的埋炉之处,只得作罢。日本人占领河南之后,保长携家中细软逃跑,一路随中央军退到昆明。保长不久就病死,他儿子为了维持生计,把那个金炉卖给一个陈纳德飞虎队的飞行员。飞行员把它连同它背后的故事都带回美国。几经辗转,这个金炉被飞行员的后人捐赠给了一家私人博物馆。 

像这样的博物馆,对于文物来源很重视,聘请了专业人士调查其背景来源。这就是这份报告出台的前因后果。

我看完报告,抬起头来,疑惑不已:“这尊潞王炉,现在你的手里?”

“我从来不收古董,没兴趣。现在它还在那家博物馆里摆着呢。”

“那么你知道真正的埋炉处吗?”

“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

“那么⋯⋯这炉子里有关于老朝奉的线索?”

“可能吧,但我不知道。”

我彻底迷糊了,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潞王炉固然是一件珍贵文物,但和我们的目标似乎毫无关系。

药不是斜靠在窗边,露出那种教训别人的表情:“这就是我要指出的,许愿,你不能执著于文物本身。换一个思路,再想想。”说完他的右手手臂平伸,猛然抬起,然后徐徐放下,重复了三次。

“你这是在钓鱼吗?”我有点不耐烦了。 

“没错。”

药不是认真地点了一下头,表示我的智商还有挽回的余地。

 

50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