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表情一下冷了下来:“对。就是我。可我不是什么妖怪。我是丑儿的娘亲。”

“丑儿?”玲珑不解,“可他……不是叫丑娃吗?”

“丑儿……我的丑儿……”妇人脸上浮起一丝微笑,“曾经,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嫁了一个好人,闵生老实,又会疼我,一年以后,我们有了丑儿。丑儿那么乖,那么可爱……”她表情突然狰狞起来,愤恨地咬着牙,一边落下泪来,“都是那该死的妖怪!三个月前,我早上回了趟娘家,叫闵生看孩子,可等我下午回来……一大一小好好的两个人,就连尸骨都没了!”

玲珑看她涕泗滂沱,不禁心生了怜悯。但她忽然想起什么:“妖怪?什么妖怪?”

“你不知道?”妇人瞪着红红的眼,看上去有点吓人,“就是黑老妖,人人都知道的。那妖怪像一团黑烟,人啊,牛啊,鸡鸭啊,见啥吃啥,妖异的很。长安城多少人都是遭了它的祸害,整家子的,吃得骨头都不剩!呵,这两月黑老妖越发狂了,长安城能逃地动的,都逃得差不多了,我过几日也要带丑儿下乡避难去。”

是那个吞食人尸体的黑雾吗?玲珑猜测。可是,它不是晚上才出来吗,而且,也没听说它吃人——至少,没吃活人啊。“那这镜子……”玲珑继续问道。

妇人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说:“其实,我只是,想再看看丑儿。人家都说,迷离馆的涂馆主神通广大,我就去找他……”听她说起涂离九,玲珑一惊。“馆主不在,可我在迷离馆碰见了一位郎君,是他给了我这面镜子。”

“一位郎君?是子夏么……是白龙馆的姬馆主吗?”玲珑激动起来。

“什么姬馆主?我不知道。”妇人怪怪地看她一眼,继续说,“他说了好多我不明白的话,什么有好多一样的宇宙……反正,有月亮时,用这镜子就能看见丑儿。闵生也活着。还有……另一个我。他们一家子和和美美的,和我家以前一样。”她口气酸酸的。

回忆起那天,妇人微笑了:“十五那晚,月亮一升起来,我就知道那天不一样。我听见丑儿的声音了。他在笑。平时,我都只能远远地看他,他听不见我,我也听不见他。可那天,我不仅能听见,还能穿墙而过,我又见到丑儿了,我又能抱起他。”她边笑,便流泪。

“你嫉妒闵家娘子,就偷走了丑娃?”

“嫉妒?”妇人表情迷茫,“我嫉妒她?我嫉妒我自己吗?”

“不,我只是要取回我本就该有的。我的丑儿。我的闵生。”妇人抹干泪水,坚定地说。

玲珑捧着镜子站起来:“不,那不是你孩子。丑娃是闵家娘子的孩子。你的孩子……已经不在了。”

“呵,闵家娘子?”妇人惨笑,“我就是闵家娘子。我和她,我们什么都一样,为什么,她什么都有,而我,却失去了一切?”

玲珑哪有答案呢。可她觉得这不对,丑娃明明是那一个闵家的孩子呀。“你放了丑娃吧。我带他回家。你知道吗,他娘亲都快急疯了。”

“不,我就是他的娘亲。”妇人逼近了一步,虎视眈眈地瞪着玲珑。半晌,她侧身让出一条道:“你可以走,这镜子你也可以拿走。但我不能让你带走丑儿。”

玲珑与她对峙了一刻,才说:“哼,好吧。”她拎起一旁的歧路灯,想着,有它在手,穿墙进院带走丑娃根本不是难事。今天天阴,等明晚月亮一出来,她就能带他回去了。

“走吧。”妇人把玲珑撵出院子,“砰”地一声,将门狠狠合上。

玲珑举目四顾,心下茫然。前后都是厚重的夜色,她心虚地攥紧了歧路灯的把手,将铜镜往怀里揣了揣。虽然计划好了明晚来接丑娃回家,但此时此刻,却不知该去哪里了,如果此时在街上游荡,或许会被巡夜的金吾卫抓了去呢。她叹口气,一步一挪,绕到闵家院子侧面的小巷,往墙角一蹲,将歧路灯放在身前,打算就在这里等天亮。

才一会儿,就蹲的脚麻了。玲珑干脆坐到地上,抱着膝盖打起了瞌睡。迷迷蒙蒙不知睡了多久,玲珑忽然惊醒了。

好痛。右手穿来针刺般的剧痛,玲珑低头,见掌心的红点像沁出血了一样。龙须?玲珑记得,子夏说,遇见灵力强的妖怪时,它就会有异动。她提起歧路灯站起来,警惕地看向四周。

天是蒙蒙的青灰色,太阳还没有出来,但夜已过去大半,周围的房子与巷弄都渐渐显现出轮廓。玲珑看见,巷尾的阴暗角落里,有什东西正在游移逼近。细微的沙沙声飘入耳,压迫感也随之而来,让人颈后寒毛直竖。玲珑身上发麻,额上惊出细汗,她知道那是什么。

如果不是昨夜听闵家娘子提到,玲珑也许还猜不中。“是她说的黑老妖。”她紧张地自言自语。玲珑盯住阴影中的黑色雾气,踉跄地退后,然后猛地转身,跑出了巷口。她跑出一段,想起丑娃他们,赶紧折返闵家,按住乱跳的心,使劲拍门。

“啊。”她想起手上的歧路灯,还拍什么门?玲珑穿过大门,长驱直入进了他们的卧房。“丑娃,起来!闵家娘子,快起来!”妇人被摇醒,睁眼见是她,正要发怒,玲珑说:“来不及了,快逃,黑老妖来了!”

衣服鞋子也来不及穿齐整,妇人抱起还在熟睡的丑娃,就跟玲珑往外跑。但刚出房门,就见黑雾从四面土墙的裂隙、小院的门缝里,丝丝缕缕钻了进来。紧接着,厚重的黑雾如潮水一般,越过院墙涌过来。丑娃被折腾醒了,哭闹不止,眼看出逃无门,妇人只好往屋里退。才到门口,玲珑眼尖,看到已有黑色雾气从后窗游进房中,急忙拉住她。

看来,后路也断了。

8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