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死咬着下唇,望着黑雾渐渐逼近。连丑娃也察觉到它带来的压迫,停下了哭嚷。就这样死了吗?不。玲珑想起上次与涂离九遭遇黑雾的情形,子夏带着歧路灯赶来,阻挡住了黑雾的进攻。但这次子夏不会来了,她知道,但是她还有灯!玲珑低头,水晶照里透出飘摇的紫色光芒,她眼里又燃出一丝希望。她双手将歧路灯高高举起,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心里默念:“拜托,拜托了……别过来……”

歧路灯的光芒确实将妖怪挡在一丈开外,不能逼近,但它从四周聚过来,将他们团团围在中心。嗖!黑雾中抽起数条粗壮的雾鞭,凌空劈来,撞在那层无形的保护罩上,砰砰作响。玲珑能明显感觉到黑雾进攻的力量,举灯的手渐渐发沉。

“嚓。”有什么细碎的破裂声。

 玲珑心里一惊。

歧路灯的水晶罩上,不知为何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玲珑焦虑起来,对面的黑雾比她上回见过的不知强大多少倍,而且没了子夏的灵力支撑,单靠歧路灯的力量,也许根本挡不住这妖怪。

 

又一根黑鞭甩来。那冲击使玲珑晃了一晃,她赶忙稳住身形,将歧路灯攥得更紧。但余光一瞥,玲珑的心就坠入谷底。水晶灯罩上,又多了一条裂缝。

黑雾的攻击越来越密集,歧路灯上的裂痕越来越多,玲珑真的害怕了。她长长地吐气,却平复不了心中的恐慌,眼泪也开始一颗颗地掉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啊!”身边的妇人六神无主,她也看出了,如果再僵持下去,一旦玲珑无法支撑,他们就会被黑老妖吞吃干净。“娘亲,我怕……”丑娃紧紧依偎在她怀里,眼含泪花,小声呜咽。“没事的。丑儿,我们一定会没事的。”妇人扯出一个惨淡的笑,试图安慰受惊的孩子。

“咔!”歧路灯终于到了极限,水晶灯罩炸裂开来,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将玲珑和身边的母子震倒在地,也将黑雾冲地退后了几尺。原本困在水晶罩中的紫色灯焰飘在半空,像一朵燃烧的花朵,层层舒展开来,亮得更加耀眼。几缕雾气试探地向前游来,却并未受到阻挡。

丑娃吓得大哭,玲珑僵硬地摊在地上,呆呆看着黑雾重新逼近,这回,真的是无路可逃了。

突然,手中有凉意划过。

玲珑抬起右手,刹那间一道银练似的光芒自掌心腾起,化作一匹白马,衔着玲珑的后衣领将她甩到马背上。“龙须?”玲珑又惊又喜。

“救救我们,救丑儿,救我的孩子!”妇人抱着丑娃,将他高高举起,玲珑将丑娃接入怀中,再去拉她,却抓了个空:“啊,闵家娘子!”黑雾不知何时缠上了妇人的足踝,将她拽倒在地,向后拖去。

“娘亲!” 丑娃在玲珑怀里哭嚎着,朝妇人张开双手,好像在求她的怀抱。

“啊……”黑雾缠身,妇人痛得尖叫,她用尽气力对马上的玲珑喊道,“小娘子!求你,带丑儿回家,找他的娘亲……”话没说完,妇人就被黑雾整个吞没了。紧接着,雾中响起瘆人的沙沙声。

玲珑先是愣住,然后赶快反应过来,她抱稳还在叫着娘亲的丑娃,抓住白马的鬃毛,颤抖着喊出声:“快,龙须快跑!”

白马一个腾跃,跳出闵家的院墙,冲破黑雾的包围,载着玲珑和丑娃飞速逃离。怪的是,黑老妖并没追来。玲珑回头,却见那团黑雾还在闵家附近,盘旋,聚集……

“带我去白龙馆。”玲珑指挥白马。此时天已经亮了,白马托着两个孩子在长安城中飞驰而过,引得路上行人侧目。“停,就是这儿。”看见熟悉的街巷,熟悉的小院,玲珑终于安下心来。她想,只要找到白龙馆,求这里的姬弘帮忙,她就能带着丑娃回到原先的宇宙。

胯下的白马发出光芒,玲珑和丑娃缓缓降到地面,龙须变回原来的样子,在空中绕了个圈,重新钻进玲珑的右手心里。凉凉的,痒痒的。玲珑抬手看掌心的红点,轻声说:“谢谢你,子夏。”

“姐姐,姐姐,我娘亲呢?”一旁的丑娃拽拽玲珑的衣角。

怎么跟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解释这一切呢?玲珑咬着唇,怜惜地抬手擦掉小胖子腮边的泪痕,轻叹一口气:“丑娃,刚刚那不是……”她顿了顿,又改口道,“你娘亲叫我帮她照看你。我们先去找白龙馆的姬馆主,求他帮忙送我们回家,就能见到你娘亲了。”

丑娃懵懂地点头。玲珑拉着他,去敲白龙馆的院门。“吱悠——”一声,门自己开了。院子很小,空空如也,从门口一眼就看尽了。院中荒草丛生,墙头倾颓,像是几十年都没人踏足过。

“不,不对。”玲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她跑进院子,拨开一人高的野草,艰难地来到堂屋前。“子夏呢?画轴呢?”她奔进屋,却发现这屋子门窗朽烂,四壁黝然。玲珑抬头,又见屋瓦脱落,梁上长草,简直破败之极。玲珑懊恼又迷茫,她不甘心地里里外外绕了好几圈,才失落地一屁股坐在门口,看着空空的院子发呆。不知何时变了天,浓密的乌云将初升的太阳团团遮住,玲珑的心情也变得阴沉。

丑娃不知何时也跋涉到廊下:“姐姐,你怎么了?”

玲珑抱歉地看着他:“丑娃,我们可能回不了家了。”

“姐姐,你不是会变戏法吗?”丑娃天真地眨着眼,“你把家变出来吧。”

玲珑苦笑,现在她哪还会变什么戏法呢?没有子夏,没有白龙馆,连歧路灯也没了……对了,她还有铜镜。她从怀中取出镜子,拿在手中把玩。她记起昨天徐氏说的,这镜子是在涂馆主的迷离馆里得来的。玲珑忽然站起来,对丑娃说:“我们去找涂离九,丑娃,走!”

玲珑收好铜镜,牵着丑娃出了院子,可她不知道迷离馆在哪里。她看见一位背着行囊的路人,便上前打问:“您好,请问您知道迷离馆在哪里吗?”

那人来不及说话,匆匆一指,继续埋头赶路去了。那是明夜楼的方向,玲珑记得春姬说过,迷离馆是涂离九以前经营的酒馆,她自己在明夜楼也见过酒窖,那么……

玲珑拉着丑娃往明夜楼的方向走。路上冷清得很,街边十室九空,可能真像徐氏说的,大家都逃难去了吧。四周静得诡异,连夏日里缠绵的虫声鸟鸣也没有,长安城的声音仿佛都被天边的阴云吞吃了一般。在这压抑的静谧里,随风飘来的那缕乐声就显得十分不寻常。丝竹管弦,芊芊绵绵,将玲珑二人勾了过去。

虽然挂着迷离馆的幌子,但那建筑与玲珑记忆里的明夜楼并无二致。玲珑还没见到涂离九,但也暗暗松了口气。丑娃问:“姐姐,这是什么地方,好漂亮啊!”玲珑摸摸他脑袋:“我们来找这里的涂馆主,他也会变戏法,说不定能帮我们找到回家的方法。”

“涂馆主很厉害吗?”

玲珑点头:“嗯,他会缩地术,还会放狐火,他是我见过第二厉害的人。”

“那第一厉害的是谁?”丑娃眨着眼,好奇地问。

“第一厉害的当然是白龙馆的姬馆主了!不过刚刚没找到他……”玲珑叹口气。她看看丑娃,想起涂离九挖人心脏的样子,有些担心地叮嘱:“丑娃,姐姐跟你说件事啊。那个涂馆主……他可能脾气不大好,待会见了他,你要乖乖的,别乱说话,知道吗?”她食指放到嘴边嘘道:“如果惹他生气,他不帮我们事小,说不定,还会把我们两个吃掉呢。”丑娃吓得瞪大了眼睛,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住点头。

玲珑拉着丑娃进了门,迷离馆中竟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一绿衣娘子,倚着柜台翻看账册,颇显寂寥。“春姬姐姐?”玲珑认出了她。

听到人声,春姬抬头。见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边还牵着个奶娃娃,不禁奇怪,她想了想,笑着问道:“小娘子,来帮阿爹打酒吗?”

“我不打酒。”玲珑摇头,“春姬姐姐,涂馆主在吗?我有事想请他帮忙。”

“你认识我?”这倒把玲珑问住了。玲珑愣了愣,才道:“迷离馆的春姬姐姐,谁不知道呢?”

“哦。”春姬笑笑,伸手一指,“馆主在陪客人喝酒呢,你上楼去,他在左手第二间。”

玲珑踌躇道:“涂馆主在会客?那我在这里等等,待客人走了,再去找他吧。”

春姬摇头笑道:“那位客人不会介意这些虚礼的。你直接进屋找馆主就是,要等他们两个喝完,真不知要几天几夜了。”

105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