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路沐风栉雨,清冷侵体,容妆在乔钺怀抱中蜷缩着身体,瑟缩颤抖。

乔钺步伐急促,许诣几乎一路小跑也未赶上,没有雨伞的遮挡,大雨直接扑打在两个人身体上。

容妆目光一直不离开乔钺半分,看着雨水如注从他眉间滑落,墨黑长睫上雨滴颤落,衬托的乔钺整个人越发寒冷澈然。

哗哗雨声击打在容妆的心上,已成天地间最美的音符。

容妆一定知道,她的目光里有多少留恋,多少痴迷。

乔钺也一定知道,从他不顾风雨来到千霁宫那一刻,容妆在他心上,从此分明,无人能替,深入骨血之重。

雨势越发的大,如瀑布纷乱,近乎看不清前路,地砖偶有不平,乔钺的步伐微有踉跄,却极力稳住手臂力度,稳住怀中人不被打扰。

容妆将头靠在乔钺尽数洇湿了的胸膛衣衫前,他身体的温热透过紧贴的衣衫传到容妆脸颊,听着他稳稳实实的有力心跳,便是亲密无间。

回到玄景宫后直奔宣裕殿,乔钺抱着容妆踏进后,许诣关上殿门,阻挡夜色与风雨,扑面而来的无尽温暖柔和。

乔钺直接把容妆放在龙床之上,把她身上被淋湿的披风拿了下来,自己离开床边,亦褪下被雨淋透了的衣服,扔在一旁衣架之上。

容妆顿时脸就红透了,如同喝醉以后的酡红一般,快能滴出血来了。

因为乔钺上身不着寸缕,露着光洁的胸膛立在殿中,容妆的目光尴尬的四处胡乱游弋,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宣裕殿侧有一小型方池,作为沐浴之用,与外殿隔着帘幕,乔钺绕过帘幕踏进水池,濯清身上雨水痕迹。

容妆看不到他的身影,一颗不住砰砰跳动的心方缓慢下来。

片刻后,乔钺只着一袭薄黑绸衫走到龙床边,衣衫与肌肤的水渍紧紧贴合着,容妆盯着他看,乔钺蹙眉,坐到龙床边。

气氛微微沉寂,一丝尴尬。

容妆压下复杂心绪,对乔钺故意妩媚的笑,“皇上怎么那么恰好救下奴婢?”

乔钺一怔,清亮的眸子一转,掩饰道:“……突然想去看看元旖,就看见你在那里跪着。”

嘴硬。容妆笑,仿佛不疑有它的点点头,“那还真是巧了……”

容妆的青丝被雨水打的披散了下来,发髻散乱,却有独特的美感,乔钺盯着她,眸色渐渐有了变化,略显沉重。

容妆暗暗关注着他的神色,烛火摇红,熏烟雾绕,格外暖人心,催人欲。

容妆的心噗通噗通的跳动着,恰与乔钺合成一拍,容妆坐在床里,乔钺坐在床边,容妆微微笑着,迷人的笑靥勾起恰好媚惑人心的弧度。

她从不曾笑的这样谄媚,娇娆……

还有,蓄意。

乔钺微微蹙眉,容妆缓缓凑近他。

容妆抬手,却微微颤抖,伸向他的脖后,搂着他,也察觉到乔钺的身体蓦地轻颤,有着迟疑。

容妆压低了声音,移动身子凑近他耳边,呵气温暖,“谢谢你,乔钺……”

乔钺。

这样大逆不道的称呼帝王,世间再无一人胆敢。

偏容妆唤了。

偏乔钺允了。

乔钺闻听,推开容妆,凝视她的眼眸,那里是水色潋滟,含着婉媚,如水一样的柔软。

在这样娇柔却昭灼的目光下,乔钺失神了。

眼里是无尽的情意与惊讶,“你叫我……什么?”

容妆笑,“乔钺。”

乔钺勾唇,疏狂肆意的笑,扯过容妆猛地覆身吻了过来,粗暴而炽烈。

这不是称呼,这是容妆的态度,乔钺不是帝王,只是乔钺。

容妆没有抗拒,而是更加贴向他,回应着他溢满情意浓烈的深吻。

温软而绵柔。

容妆的身子渐渐瘫软在他怀里,一双清澈眸子漾起迷蒙之色,毫无神采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乔钺。

她不想闭上眼睛,她想看着乔钺,不管是霸道还是柔情,都想看着他。

乔钺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容妆脸上,温热而暧昧。

容妆心中一动,贝齿不由轻轻咬下乔钺的唇。

乔钺微一蹙眉,咫尺凝眸。

容妆没有给他思索的机会,只是更加贴合他的身体。

身上湿着的衣服不知何时渐渐也失去了寒冷,反而被身体浸润的温热。

容妆不在抱着他的脖颈,松开手,身体往后移动,绯红唇瓣与他分开,只是目光幽柔的定责他的眸,四目交汇,脉脉含情,任由乔钺双臂把她禁锢在他的胸膛中,容妆手攀上自身腰带,轻轻一带,衣衫散开。

唯余白绸里衣,光滑温润。

容妆迷蒙的唤着,“乔钺……”

婉转含情,火热陡升,乔钺渐渐压下容妆,倒在龙床之上。

容妆呢喃一声,“乔钺……”

每一声,每一语,轻轻柔柔,却无一不是唤到了乔钺的心上,令他心乱如麻。

容妆从未唤过他的名字,从三皇子到皇上,唯独没唤过乔钺。

此刻才知道,原来,从她唇中吐出的乔钺二字,那般令他内心火热,柔软。

也从没觉得,这么好听。

容妆颤栗着,目光里是蓄意纵情掩饰下的惊惧,但不会让乔钺看到。

身体也不由逐渐燥热起来,肌肤皆浮上一层红晕。

乔钺的一手插在容妆发丝间,青丝四散在锦铺上,光滑如抚缎,柔顺的覆盖上乔钺的手。

一手游弋在她身上,容妆的呼吸渐渐困难,娇弱而隐忍。

乔钺手上的力度越发的大,带过之处皆绯红一片。

褪下的里衣滑落在身下,容妆肩下已然平复的疤痕,不仔细去看已经看不出来。

然而乔钺此刻的目光却定格在那之上,乔钺的目光愈发深沉,覆唇吻上那如肤色白皙的疤痕。

沉默无声,唇瓣温热。

这疤痕,五年了。

容妆还记得是初入宫,为了取得先帝的信任,乔钺派人所射的箭伤。

也是因为他,容妆第一次受伤,那一晚是怎么熬过来的,历历在目。

创伤药粉洒在伤口,真如同撒盐一般。

然而此时此刻,几乎所有受过的伤痛,都能够随着他这一吻,尽数融化湮没。

深情动容,旖旎光景,不管是碧瓦琉璃宫阙诡计,还是帝里天家权柄玉座,皆抵不过此刻赤诚热忱,视如珍宝。

情至深处,亲密无间。

如鱼如水,难分难舍。

若不能相携相伴,起码回忆炽热,好过深宫冷寒,一人独守寂瑟到天明。

漫开的春色无边,如弦歌,如仙舞,蛊人心,惑人目。

几分缠绵,几分相思,总归是完整的一颗心,一独爱。

纤长羽睫颤动,清眸翕张,眼里是熟悉入骨的身姿,气息。

五年的韶华光景一一略过脑海,容妆泪光闪动,盈盈于睫。

 

【还有人在看咩~~

1249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