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早上,池晴是被谭晶的来电吵醒的。

昨天晚上她失眠了大半夜,脑海里反反复复都是陆怀远那几句话。

直到后半夜,池晴才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睡前心中最后一丝念想,也无非是期盼一觉到天明。

好歹在梦中,她无需小心翼翼应对陆怀远。

恼人的是,她并没有这等清福好享。

池晴一边应声谭晶,一边只觉得头昏脑涨。

脑袋里活像塞了百余只苍蝇,又绕成一圈,苍蝇头紧追着苍蝇屁股,周围所有声音都是一个频率上的,嗡嗡直响。

池晴胡乱地揪着头发,在头顶上造了个鸡窝。她平常也没有起床气的,唯独今天不知怎么了。

谭晶听出她声音有异,问道:“一大早的,谁惹着了你,大姨妈突然造访?”

池晴揉了揉水肿的鱼泡眼,一想到陆怀远便心中烦躁,于是尽随口胡诌。

“没有,大姨妈温柔着呢,实在要说,大姨夫倒惹着我了。”

“噢?”谭晶的一声感叹拉得极为长,并无让她蒙混过关的意思。

“不知那位大姨夫贵姓,我认不认得?“

“什么呀。”池晴只当谭晶玩笑,刚想笑骂谭晶不正经。

“姓什么都好,只要不姓陆就好。”谭晶笑着一语道破。

谭晶竟是一步步有意逮她的话,池晴言语间立即不自然起来。

“我没事,谭晶你别闹。”她的话降了温。

谭晶乐道:“哟行啊你,晓得瞒人了,你以为我愿意瞎搅合,我这是好意提醒……”

池晴看了看床头柜上摆在角落里的闹钟,七点半,八点还不到。

“这么早好意提醒?今天周六休息,我看你是好意叫我起床。”她懒懒答道,撇开话题。

“你也知道今天周六,那我问你,你昨天哪里逍遥去了?‘

池晴神经一绷,又觉得肯定是自己多想,于是冲谭晶打起哈哈。

“逍遥什么呀,没钱逍遥,这个月的房租眼见又涨……”

“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绕圈子了,省得到时你反倒怨我来着。”

池晴坐起身来,终于来了点精神。

“我的谭姐姐,到底什么事情,你直说就好。”

“别急,好事。”谭晶道。

“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你,我这边刚听到《长梦》剧组的风声,陆怀远已经插手进来。既然如此,你的事情看是八九不离十,差不了太远,倒可以先安心。”

池晴一顿,却听见谭晶接着说。

“说实话,你能听我的劝,及时去找陆怀远,我也挺欣慰。”

“我没有找过……陆怀远。”池晴默默开口。

谭晶倒是一怔,半天又说:“是……么。”

“好了,不谈这些了,”谭晶见池晴沉默下来,又一番交待,“你今天下午有空来公司找我一下,我正好有事要办,应该会在华际留到很晚。

“嗯。”她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声。

“嗯什么嗯,池晴,我说的话你有听清楚吗?是,陆怀远一句话就能让你顺利进组,可下头毕竟还有具体操作的人在。”

谭晶同她讲道理,“你最好能和他们关系融洽,现在外人有的是看不惯你的,可别到时候平白无故让人穿了小鞋。”

她怕谭晶误会她有意显摆,又担忧谭晶疑她有意隐瞒。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并不是有意没告诉你,我也是昨天才……”池晴的声音磕磕巴巴。

“没事,”谭晶反倒大方回应,“我能理解,我和这个剧制片的女……朋友,关系还不错,她昨儿晚上喝醉了发牢骚,大概是不知道我们俩熟。”

谭晶言语恳切,“不过,我估计周国涛这两天就会正式通知你。”

“谢谢你,谭晶。”她郑重道了谢,由衷而发。

“谢什么谢,你就光会说这些没有用的,”她听见谭晶爽朗的笑声,“等事情完全敲定了,到时候我俩私下聚聚,你记得请客买单就成。”

池晴也笑了,答应道:“好,一定。”

谭晶略微沉吟,“我多插一句嘴,你也别嫌我啰嗦,陆怀远这次帮忙实属难得,我原先虽然劝你,可说实话把握并不大……”

池晴看见屏幕上通话停止的提示,直接将整个脸深埋进枕头里,手里却依旧握着那只手机。

谭晶与她心照不宣,池晴很感激谭晶没有多问。

雷厉风行,陆怀远就是这般人,她岂会不识。

“他能为你做到这个地步,可这世上没有无偿的道理……”谭晶说过的话,她还历历在目。

“池晴,你总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池晴突然觉得万分困倦。

睡吧,睡吧,睡醒了还要打起精神应付一众人。

这其中,还有那个最为难缠,又从来猜不透的陆怀远。

当天下午,池晴在华际找到谭晶时,小桑碰巧也在一旁。

她才记起早晨谭晶电话里的“有事要办”是什么意思,显然,小桑又碰见了什么麻烦事,需要谭晶帮忙解决。

谭晶凡事习惯亲力亲为,做事风格也是严谨利索的,小桑就迷糊多了,常做出令她二人哭笑不得的傻事。

就业是全球难题,国内应届生苦恼高不成,低不就,名校海归却也不例外。

“那些个混球惯常晓得在人事权上使绊子,你大可不用放在心上,”谭晶笑道,“时桑你这个心理学高材生,有空也给他们诊断诊断。”

这样一句话,听得小桑十分不好意思,却也在旁配合着谭晶,俏皮地说:“晶姐,你真是!”

池晴也笑,“这么说,谭晶你倒好像很有心得似的。”

“可不是,”谭晶靠在沙发上,二郎腿一翘,“你别看我这样,我学士学位就是人力资源管理,这几年荒废了,还真是对不起。”

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气氛随之十分的活跃欢快。

谭晶问小桑:“怎么,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啊,上班路上捡到钱了?”

小桑笑得甜,“哪有那样的好事,您二位财神爷管天上掉钱?”

池晴刚喝在嘴里一口水半咽不咽,“不敢不敢,财神爷只有一位,”

她指了指谭晶,特意起身,装模作样作了个揖,“多谢财神爷领路!”

“去,皮厚得瑟!”谭晶嚷道。

此时已近晚饭时间,三人正讨论去哪里就餐。这个时候,小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追求者的来电,小桑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在笑别池晴和谭晶后,溜出房间,还顺手带上了门。

喜上眉梢,眉目传情不过如此,也难怪王伟会注意到小桑这个姑娘。

“一看就是家里疼出来的,习惯什么都往脸上写,不遮不掩。”谭晶转身为池晴续了杯温水,笑着又做坐回老位置。

池晴想到池忠,也叹了一声,微点点头。

“不过说来,原先我家老头子也挺疼我的,麦子到季从没舍得让我割过一回,总推说明年吧,嫌我太小。明年又明年,再大些又催我抓紧读书,嫌我杵在他眼前招人烦。说到底,镰刀我是真没拿过一回。”

池晴有些吃惊,问:“家里种过麦子?”

谭晶看着她一脸震惊的表情哈哈大笑。

“不相信吧,公司给的那些履历你随便看看就得了,还真信?我是在本地读的大学,不过老家是割麦子的农民,穷啊!可老头子疼我,怕我割坏手,他说我是拿笔读书的料,金贵。其实就是可怜我妈去得早,没娘疼的孩子。”

“他呀,本事没有,脾气可拗了,当初我说要接他来住,死活不同意呢,我说我不怕他拖累,他还和我犟嘴,吵起来,他就说自己在乡下住习惯了,让我别管。”

“老顽固!”谭晶撇了撇嘴角,笑了出来。

池晴说:“现在不同了,谭晶你再和你爸说说,你那湖景小区的房子最近不是装修完了,我看透气也透了挺久的,老人家搬过来正好一家团聚,你再劝劝?”

谭晶垂首把杯子里的水喝完,别在耳际的流海忽然滑落下来,掩住了眉目。

池晴看不见谭晶的眼睛,却瞧见谭晶嘴边一抹疲惫寂寞的笑意。

“没机会了。”

谭晶依旧低着头,笑还噙在嘴角,好像在说着一件不相干的事。

“就前年,尿毒症过的。我家从前住在小塘边,他就说住不惯城市,没山没水的。后来我想着他这句话,就买了那小区的房子,房子都升值了不知多少,他却没这个福气。”

池晴沉默了良久,直到谭晶笑着拍她的肩,说道:“没事,我都快忘了。”

忘了?怎么可能。

“偶尔,”

谭晶安慰她,“偶尔,才会想起来,又替他觉得不值,辛苦了大半辈子,到头来没享到我半分福。”

池晴觉得谭晶残忍,否则如何能把这样一番话说得如此平静。

渐渐地,谭晶抬起头,似有茫然,一刹那,像是找不到母亲乳房的怀中婴,谭晶依旧笑着,冲池晴笑,可嘴角其实是僵着的,只有眼中透露出一种奇妙的谅解来。

“小地方都说生儿养女就是还前世的债,他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农民,总觉得我考了个大学,就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因为家里穷,就成天和欠着我似的,到死了都这么觉得,病床上居然自己把管子拔掉,不想活了,你说好不好笑?”

池晴不说话,只是沉默。

谭晶似乎执意把自嘲进行下去。

“他眼里,我就该是鸡窝里飞出的凤凰,别啊,哪能想做凤凰,就能美梦成真了,到头来,还不是乖乖做了只草鸡。”  

“谭晶,别说了!”池晴大喝。

她知道谭晶指的是什么,可她害怕听见,害怕感受。

或者,她天生就要比谭晶虚伪,又不肯轻易承认。

“你不用特意这样,谭晶。”池晴还在试图狡辩。

她竟不知她和谭晶究竟是谁更值得可怜。

谭晶孤家寡人,她自己则是父母双全。

谭晶大学里跟着王伟,尿毒症需要高昂的透析费用,谭父至死都觉得欠着谭晶。

她的父亲呢,她的父亲池忠大概觉得自己是她一生的债主。

父亲这个原本温暖的词汇,在她的夜里,却是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

而陆怀远,池晴没有把握,他会不会是她人生里另一场接踵而至的白日梦。

接到导演周国涛打来的贺电时,她正坐在陆怀远的车上,与他一同等待红绿灯。

 

6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