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后,《长梦》剧组对外界媒体放出其剧中女主角,将选用影视新人的消息。一时,舆论沸起。

《长梦》毕竟是当红女作家的畅销小说改编剧,还未开拍就有不俗的知名度。更何况,《长梦》的男主角已确定由天艺传媒旗下的当红小生季云宏出演。

这个季云宏出道不过第三年,已然在国内数位知名导演的电影作品里露过脸,顺道也将国内外各个影展红毯走了个遍。

说季云宏风头正健,倒不如说他是前途无量。

此次《长梦》的影剧策划,是由业界两大巨头华际影业和天艺传媒携手合作,首开先河欲打造国内首档精品剧制。

正因如此,所以无论是现今的选角风波,抑或是后续的正式开机拍摄。所有的一切,都无疑是万众瞩目。

男主角的人选已经一锤定音,眼见连各类友情客串的名单都已渐渐流出,强大的演员阵容几乎让看官们纷纷咋舌。

偏偏却迟迟都等不来女主演的定角消息,今粉丝和书迷们备感疑惑。

在爆出新人女主演的传闻之前,有季云宏的忠实粉丝和部分原著党早已按耐不住,在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及影视论坛中猜测,不知《长梦》女主角到底最终会花落谁家。

空前的讨论度甚至将话题顶上了社交网站的榜首。

曾和季云宏有过合作的一线女星档期,几乎被八了一遍又一遍。

各家花旦们似乎是为求一定的曝光率,在镜头前,对于是否受邀出演该剧的相关媒体提问,一概的含糊其辞。

可如今,翘首以盼的女主角消息,一经公布,却受到普遍质疑。

许多人不满《长梦》剧组用新人试水的行为,对于剧中女主角“温楚秋”,小说的书迷们,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个自己心目中既定的模糊影子。

各种并不相同的呼声中,有坚持电视剧改编毁原著而打定主意不看的,有为自家偶像加油鼓劲的,有态度中立看成片播出效果的。

然而,当中呼声最高的,莫过于和景珊珊死磕的一众人,声称只要不是由景珊珊来演,无论是谁出演都无条件支持。

众论纷纷,只因年尾巴里,也不知从哪里冒出的消息,相传景珊珊已经接下《长梦》女主角“温楚秋”这一角色。

传闻来得言辞凿凿,恰逢景珊珊和内定男主角季云宏的绯闻这几月正炒得火热,不说普通大众,即便是在圈内有一定见闻,发通稿发惯了的小报娱记,姑且都信了个七八分,更是抓住热点拼命卖新闻。

景珊珊与季云宏同属一家经纪公司,年龄相仿又常有合作,原本发生恋情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景珊珊此人虽人甜貌美,却有一点被人诟病,八卦杂志上炒新闻,总少不了她和某些富商交头接耳密谈的亲昵照。

季云宏的死忠粉当然对这般形象的女星是一万个不买账。

而另一方面,季云宏也并没有明确地承认他和景珊珊之间种种的暧昧关系,只含糊地称,“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哥们。”

新晋绯闻女王景珊珊显然也十分愿意配合,无论参与什么性质的访问,言谈闲侃间,总似不经意牵扯出几句季云宏。

三番两次,季云宏的女粉丝们早就不满这一位沾亲带故的猴急样。在听闻谣传消息后,更是气愤不已,纷纷至景珊珊社交主页下谩骂不止。

谁知这样的时代,不怕有人追骂,却怕无人愿骂,对于艺人们,更往往是越骂越红之势。

元旦已至,景珊珊眼前正忙于走穴各大卫视的节庆晚会,池晴看网上的媒体群访,台下记者嘴里冒出私人问题,景珊珊应答从容,那打太极的本事让池晴深叹自愧不如。

台上主持人最终出言阻止,说是嘉宾只方便回答工作方面的提问,谢谢大家。下头才有人将话题转到了长踞社交网站热点的电视剧《长梦》上来。

景珊珊镜头前微微一笑,像是动作电影里的慢镜头精彩回放,吊足了大众胃口,这才不疾不徐地应答道:“一切要看公司和剧组的安排。”

季云宏与景珊珊的新闻不过是年末才热闹起来,算是新鲜出炉,若此回景珊珊能够顺利出演温楚秋一角,噱头的确十足大。

池晴一笑,视线一扫论坛上林林总总的回复,悄无声息地关掉了浏览器。

天艺传媒眼见已占一角,然而,陆怀远的便宜岂会那么好占?先不说《长梦》全部的剧中插曲都是由华际方面包办,就连传唱度最高的主打片头片尾,都将由Kay力捧暌违已久的歌坛天后蒋夕包揽。

池晴知道,以华际的实力,陆怀远的魄力,蒋夕的复出之路几乎是一马平川。

光驱弹出来,她往里头放了一张CD,为自己倒了杯热水,坐下来静静地,一点一点地将唇间液体吞咽进喉咙。

音箱里徐徐播放的还是那首陆怀远所珍藏曲目,池晴和他在一起久了,似乎也继承了他的坏习惯,只钟爱些过时的老歌。

从前他们俩约会,陆怀远就总爱将位置定在一些消费畸高的lounge bar里面,每回在贵宾专享区都无疑能找到他的专属位置。

她第一次去的时候,池晴就猜陆怀远定是常来,也难怪,这种地方总是顾客稀少,所以异常安静,他是喜静的。

头次约会,池晴还记得,吧台放着偏门的音乐,求雅,确然也营造出了慵懒迷幻的情调。

仔细听了听,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低沉却又出奇粘腻,那是她首次听到慢速的披头士,这版默默无闻的翻唱版本。

陆怀远开门见山,问她:“池小姐,听说你很想要这个角色?”

她那时还是不惧他的,说起话来也是出奇的铿锵有力。

“是的,陆总。”

“哦,是吗?”他却再反问了一次。

明知故问,这种方式分明就像钓鱼,在岸上一下一下抽着杆,诱着鱼嘴,要咬不咬的,垂钓人却独有自己的悠闲自在。

陆怀远怎会不知,《长梦》的女主角,根本是池晴的梦寐以求。

“那我们以后好好聊聊。”他又笑道。

陆怀远口气里的阴阳,是池晴早就恨极了的风格。如今,陆怀远主动圆满了她的需求,却也给了她措手不及的突来冷淡。

池晴后仰着脑袋抵在身后的转椅背上,嘴里还呵着热气,眼前一片水雾朦胧。

其实那天后,她曾多次拨打过陆怀远的手机号码,可惜均无人接听。

手机“叮”的一声,弹出新闻提醒,池晴一瞟,依旧是景珊珊的八卦,季云宏的名字居然没被加大,还远远地放置在后头。

下一刻,无比熟悉的字眼就忽然出现在眼前,她心中漏了一拍,捏着手机的手一并不自主地微微颤抖。

心慌意乱之下,她伸出另一只手来,紧紧地摁住了它,好不容易才稳住了颤。

池晴终于知道,陆怀远这几天到底在忙于何事了。

“景珊珊新欢旧爱齐登场,华际高层陆怀远深夜相伴。”

新闻标题斗大的字,亦标红醒目。她怔在当下,真正的神思恍惚,一阵腥甜由肺腑里直往脑门上冲,太阳穴也突突在跳。

谭晶在电话里笑她,“池晴,你不至于是吃陆怀远的醋了吧?”

池晴张了张嘴,究竟是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池晴其实说不大清,是愤怒、不甘、悔意,还是讥诮?

她只感到顿时筋疲力尽,实在再无半分精神气力同陆怀远周旋下去。

谭晶这才知道,自己的玩笑不是玩笑。

于是,聪明的谭晶更为聪明地转变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叙述口吻,神不知鬼不觉。

“看来我还得给你道喜。”

“什么喜不喜的。”

她只是有些厌倦,谭晶语气里,故作松垮的调侃。

“怎么不是喜,醋罐子自家酿醋,省得一笔是一笔,以后你总不愁没得醋吃。”

谭晶的一句有意嘲讽,略带无奈的评说,更多的则是好意规劝,池晴听得出来。

这圈子里的习气就是如此,真作假时真亦假,假作真是假亦真。

真真假假的事情多了,任谁也辨不清楚,像男男女女间从前炒过的旧闻,如今一件件一桩桩抖落出来,又重新原样操作一遍,像回锅翻炒的隔夜剩饭。

唯独饭是馊的,光倒人胃口。

池晴闷笑一声,却不知陆怀远本人又作何感想,她心中讥讽。

现在狗仔手里最不缺的恐怕就是影像铁证,可陆怀远怕什么,他最拿手的不就也是那些手腕势力。

狗仔从来是看人做事,再怎么样闹腾,尚且未敢明目张胆去触陆怀远的霉头,将报道文字配以实图。

头版头条怎能没有配图,图片倒有一张,不过是景珊珊以往的剧照,作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姿态。

照片中的男人个子较高,所以只微露了个侧脸,池晴细一看,认出这分明就是季云宏所饰演的角色。

整篇报道洋洋洒洒几千字,连最令人浮想联翩的影像资料都是剧照,半点陆怀远的影子都无。

无图无真相,谁都知道这点,当然,另外一点亦是众人皆知,那就是真相其实从来都不重要。

池晴觉得自己没事。

她哪来的天大本事能掌控住陆怀远,既然陆怀远不联系她,她也不再执着于主动联系陆怀远。

池晴的闲暇时光渐渐少了下来,今时不同往日,《长梦》的戏前功课池晴不敢怠慢。

她将原小说反反复复,横着竖着翻看了三四遍,一颗提着的心才敢放下半分来。

《长梦》的整个故事构架并不是很复杂,池晴终于明白它为什么会大受欢迎。她觉得眼睛发酸,用手指拧了拧眉头,又合上了书。

书很厚,被她单手一覆,纸页拍散了空气,发出“噗”的极细微一声,弱不可闻。

男女主人公之间种种爱恨纠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滚滚红尘里埋没的两个凡人,即使相爱,也终究不过是凡人的爱情。

池晴烦躁地一抓头发,指甲近月不曾修剪,头皮又疼。她疼得咧了嘴,心里却是在想别的。

等待最是耗心费力,陆怀远并没有如池晴料想般行动。

他或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故意惩罚她,才不与她联系,是要她主动。

她不是不曾主动,陆怀远难道还嫌不够。明明这样久了,却不见陆怀远那边的欲擒故纵有何后续。

莫非这次是真的马失前蹄,计算差错?

池晴手里还捏着那本书,又一咬牙,心里道:不可能,陆怀远还没有得逞,他那种人,哪有那么容易罢手的,即使是万事作废,也万万不会是这般的回避态度。

总归有个说法,她心中计较,更何况谭晶那边并没有关于角色变动的任何消息,陆怀远是一旦答应了,便绝不会失信于人的类型。

只要还是由她出演《长梦》,陆怀远这一遭必定未完。

她一步一步竟想得这样明白,自己都有些后怕。

早知道陆怀远手段非常,池晴只是不知道自己与陆怀远相较之,究竟是谁更冷酷无情些。

接下来的日子,时间过得飞快,紧迫中夹杂着仓惶与摇摆。

不知怎么,谭晶会看出来她的异样,将池晴约出来吃饭,可她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有异。  

谭晶的车不知为何竟还没有修好,池晴只好负责驾车出行。

她们把车停在餐厅的地下车库里,黄金时段车位寥寥,池晴有些心不在焉,能在没有擦碰的情况下将车停好,简直是奇迹。

谭晶为她要了份咖喱牛排饭,池晴没什么胃口,谭晶又兴致勃勃替她点了一杯西柚汁,说是助于消化。

服务生在一旁问:“两位只要一杯西柚汁吗?”

谭晶笑着说:“她是小姑娘,给她喝果汁,给我来瓶蓝牌,记得多备些冰块。”

年轻的服务生笑嘻嘻,应了一声,“谭小姐,您是常客了,常客的习惯我们怎么会不清楚。”

池晴沉默了半刻,说道:“谭晶,你这两天酒是不是喝得太疯了。”

 

 

48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