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若是沿着时间的河流溯游而上,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不断改易的身形容貌,突然生出又消失的须发。忘川的河流日夜流淌,皎洁的夕颜兀自盛放。青年、壮年、老年,颠倒顺序不断呈现。利剑、刀斧、长绳,死亡的阴影覆盖又如烟般散去。

而后呢?

深水之中,绝对的静寂,波动的水纹。睁眼,收回游离的意识,透过灰暗的光线打量周围的世界。开始呼吸,水呛入肺中,被一股缠绕着的力量推动着向上。柔韧如水草一样的,是丰沛的长发,裹挟着他的身体,从深水向上送去。船的影子在上方出现,当感觉到身下的束缚消失时,他死死抓住了船沿……

苏醒后每夜的睡梦中,平安都会经历筋骨重生的苦痛,然后才是现实的重演。同样一个梦境,夜夜回荡在他的脑海。他已经离开谢府,出发前往京城。前几日平阳侯府找上来时,偌大一个谢府,竟只剩下这个昏迷中的年轻人。他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以侯府的人在盘问中一无所获。确然是清平盛世,没怎么为难就把人放了。

平安没有钱,却有一些本事。救他的人家中已是一座空宅,连当面感谢的机会也没有。匆匆赶赴京都,一路风尘仆仆,令他想起当年随丹枫一路向南的际遇,只不过这次换了方向。白羽、风清扬、陆翊风,这些名字牵引出浮动的记忆碎片,勾勒出如烟的前尘往事。知道真相后,他从不认为他与其中的任何一个是同样的人。少年时,养母病重,养父的身体也逐渐被积年累月的戍边拖垮。当时,他丢下一袋钱就头也不回地离了家,从此在湮水城替代养父苦熬岁月,直到被心爱之人拯救。这回,换他救她了。

毫无疑问,云剑之死是决定丹枫命运的最大诱因。他必须赶在丹枫被施行生魂接引之术前带她回去,如果阻止她杀死云剑,这件事应该就可以解决。然而,他的心中还是有几分不安。如果他已经回到了过去,可以更改丹枫的命运,那么未来是否会因此发生改变?

可惜,他没有其他选择。

在茫然无知中被唤醒前世记忆,在毫无准备时来到所谓前世,没有人给他答案,只告诉他这就是他的机会。他所能做的,只有抓住这个机会。他只盼望,命运给他足够的时间。

其实,他是知道丹枫的故事的。风清扬攻打戎羌时,有些逃出来的兵士提供了许多重要的信息。他们都是前任首领的拥护者,吐谷王叛变后受到迫害,心有不甘竟投身楚朝。那时就有人提到关于吐谷王诸多事迹,其中最引人遐思的莫过于他的那位王妃。王妃来自楚朝,嫁予了前任首领,婚后两人感情甚好。不承想王弟叛变,杀兄夺嫂,并派人追杀王子。据说王妃本不愿独活,却因惦念着自己的孩子,不得不屈从于吐谷王,没多久还生下一个女儿。那位女儿自小就不得宠爱,十一二岁就莫名其妙失踪了。传言她被训练成狠毒的杀手,就是吐谷王身边的护卫“影月”。据说,影月当时去了楚地。

为什么丹枫要杀云剑?当时想不明白的现在却想通了。风清扬在丹枫死后无暇顾及这些细节,现在回看一切都明朗了。如果丹枫就是那位公主,云剑是逃走的前王子,事情就有了解释。不过是一个杀手有备而来,费劲心机接近目标,最后完成任务的故事。想到她接近风清扬,或许只是为了云剑,自己的心竟传来几分痛楚,却也有几分安慰。

平安本意是先想方法结识丹枫,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改了主意。

那是在他到达京都的第二天。因为身上没多少银钱,他先是在破庙将就了一宿。这天他找遍了住处,天擦黑时终于在一家客栈落脚。老板娘许是看他皮相好,价钱折半让他住进了一间堆置杂物的屋子。一张破床上草席一铺,权当是睡觉的地方。是夜,他躺在上面,迟迟未能入睡。并非是因为一路颠簸劳累,风餐露宿,而是他心底真真切切着担忧自己无法达成目的。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要以什么身份与丹枫结识。就在这样纷纷乱乱的思绪中,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深夜时分,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窗边传来。借着月光,他看到窗外黑黢黢的人影,鬼魅一样移动着。他坐起身,也不做其他动作,唯恐被外面听到动静。刺啦一声,然后是纸张摩擦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送了进来。不一会儿,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淡淡的迷香味刚开始撩拨他的神智时,他已经拿过搭在床头的布巾掩住了口鼻。杂物间土气弥漫,灰尘落得几寸厚,一条布巾洗了许多遍,才让里面勉强能够住人。现下平安也顾不得它上面还留有洗不干净的脏污,只是耐心地等待来人的下一步动作。

果然,不多时,外面有说话声传来。

“能行吗?”

“怎么不行,量下得都够一头牛了。”

“要我说老板娘就是心软,放什么小相公进来,万一误了我们的大事怎么办?”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出师不利,本来就不好交代,还是少惹是生非为好,赶紧把人埋了,省得被发现了,等轮到我们可就没人收尸喽。”

……

现在,平安算是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自己竟住进黑客栈了。他打定主意,明天一早尽快离开这里。至于晚上发生的事,还是少管为妙。外面动静平息时,他悄悄前去查探,果然发现了被翻上来的新土,虽做了伪装,触感还是很明显。空气之中,尚且弥漫着厚重的血腥之气。

然后,回去上床睡觉,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惧怕的,当夜也没有做梦,一觉到了天亮,就听见老板娘砰砰砰拍门的声音。他起身开门,请老板娘进来。老板娘开门见山地表达了因为临时需要用这件屋子,不得不请他去别处寻房的来意。

这么快?平安想。不过恰好验证了昨夜听到的事。他正有此意,倒也正好,省得不告而别,引得这边平白猜忌。但生活的历练教会这个年轻人许多道理。他并未爽快答应,反倒露出为难之色。

“夫人,您这是在赶我走?”一句话带着点儿质问,顺便脸上再凄楚一些,就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嗳,哪能这么说呢?小相公,我们这儿啊是真不能住人了。”

平安叹一口气,目光移向地面,神情落寞:“那可怎么办?我房费都付了,哪里还有钱去……”

还没说完,老板娘拍怕他的肩以示安慰:“算了,我这人心善,钱我不要了,全退给你,行了吧?”

“真的?”他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以及几分天真。倘若再装一会儿,这张脸恐怕就绷不住了。

老板娘点点头:“好了,你赶紧离开吧,晚了钱我就不退了。”

平安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就离开了客栈。恰是离开前的回头一眼,让他改了原先的主意。昨天入住之时已近傍晚,并没注意查看客栈格局。住进之后,更是被叮嘱不要随意走动,扰了其他客人的休息,是以他并未好好观察这里。现下天色大亮,他看着“肆夜楼”三个字,遥远的记忆霎时回到脑海,心中推测了一下时间地点,确认了这正是当年风清扬发现戎羌使臣尸体的地方。

65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