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池晴的手机打不通,打到第二十二遍时,谭晶依旧找不到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自那晚她给池晴发过那些消息后,池晴就再也没有回复她。

谭晶心中忐忑,莫非那天池晴和陆怀远间出了什么变故。

然而现实很快给谭晶吃了一颗定心丸,导演周国涛竟然亲自打电话给她,谭晶旁敲侧击周国涛的来意。

周国涛也不藏着掖着,直问谭晶道:“合适的话,你什么时候尽快来试个装吧,《长梦》开机在即,剧组计划要发几封角色定妆照的通稿配合媒体宣传。”

“好呀,时间周导您定,我都可以,就凭周导您一句话。”

“那就这个月底,具体时间会另有人通知到你,对了,过几天就是华际慈善晚宴,届时媒体都在场,我看《长梦》的演员是不是可以在晚宴上一齐露个脸,再以整个剧组的名义给几所贫困小学捐个楼舍修缮款,这事儿你们几个女演员间互知会声。”

谭晶心里惊讶,一般这种事情,会有剧组工作人员逐个与演员本人以及团队对接,没有口口相传的道理。谭晶又细想了想,即刻便明白了,嘴上却没表现出来,只道:“小事儿,周导也知道我和池晴她熟,不过……当然,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好像最近外头都传樊颖……”

周国涛斩钉截铁,多的不说,只道一句:“谭晶你也别瞎猜了,人既然已经定下了,没见过三天两头换主角的道理。话我可交待了,你自己看着办,别到时好好一个慈善晚宴,记者问起女主角,人不在。”

谭晶心里早转了几转,答应道:“瞧周导您说的,导演交待的,我可不敢办砸,您放心我,我以后还想多接您的戏呢。”

电话一挂,谭晶连补妆的心思都没了,叫化妆师停了眉笔,赶紧抽了张纸巾,三下五除二将嘴上油红的唇釉擦掉。又叫上了身边的助理小桑,抓上昂贵的皮红手包,一路风风火火地从摄影棚里消失了踪影。

周国涛什么时候是管定妆照这种琐事事情的人了,电话打来连拍摄日期都没说明白,明摆了就是在谭晶面前摊白一件事儿。

《长梦》的女主角从头至尾都是池晴的囊中之物。

谭晶在车上长吁出一口气来,还好还好,自己恐怕是多想了,陆怀远毕竟不是朝令夕改的人物,看这样子情况,十有八·九还向着池晴。

副驾上的小桑从手机里抬起头来,道:“晶姐,你猜怎么着,樊颖拿到了这一季Lydia的大中华区品牌代言,她不是放弃了吗,怎么半路又转了主意,那我们这一季可……“

“呵,”谭晶无故笑了声,“你哪儿看的?”

“朋友圈啊,曹霏手下的几个助理不正嘚瑟着么,我看这会儿,公司里可没人不知道了。”

“不过也是,她真得感谢自己有一个好经纪人,好在曹霏与品牌方关系熟稔,即便经过这样折腾,到头来,也不至于两边落跑。”谭晶眼神有异,“也不知,Kay她怎么想。”

“两边?”小桑云里雾里,道:“其实,我觉得吧,还是晶姐你现在的多栖路子将来的空间更广阔些,毕竟模特吃青春饭的多,年轻模特上位竞争又激烈,老是这么高冷,怕是以后难接地气。”说着说着,小桑又记起来接着劝,“对了,上次的那个综艺邀约,晶姐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谭晶回避了这个话题,白眼一翻,光说樊颖的事儿。

“你怕她不接地气儿?那可真是多虑,就没有比她樊颖更接地气的人了,三教五流谁都能带上点瓜葛,我看,我们身边,才真有一个不接地气的死脑筋。”

“谁谁,谁呀,我听着怪,晶姐你不是说我吧!”小桑夸张地接茬。

“你?得了吧,你个机灵鬼,待会儿我捎你去公司,你下去,把……那人给打发走。”

“晶姐,你……”小桑难得收敛了平日的大大咧咧,说话居然也有了小心翼翼的语气来,“真的……不去和他好好谈谈?毕竟,人家魏先生合作的诚意满满,提供的手头资源也十分不错,听说眼下这个综艺的统筹导演,就是他的大学同学。”

谭晶将车停了下来,等红绿灯,她似乎有些烦躁,点了根烟,两指掐着老半天,又不去吸,最后拧灭在烟灰盒里,“谈什么谈呀,你别在我跟前多这个事儿,招人烦。”

“好好好,不说不说。”时桑没有办法,乖乖噤声,想了想,又问了句,“那晶姐你撂下我,然后是要去哪?”

谭晶一皱眉,几乎要咒骂道:“去关照另一个不接电话的祖宗。”

踹门前,谭晶拍门拍了十几下,愣是一点应门的人声都没听到。

真出了事儿?可她着急上火也没用,这个老旧小区连像样的小区门都没有,更别提物业门卫了,她是连个问的地方都没处去。

“池晴,发什么神经,开门!”

就在谭晶耐心耗尽的最后一刻,她终于打通了池晴的手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猜你就是一声不响地在家闷着,就你这个臭脾气,谅你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快过来给我开门,别磨蹭了,再磨蹭,我可真要翻脸了!”

“谭小姐吗?”手机另外一头此刻却传来陌生的男子声音。

谭晶一怔,低头确认了一遍拨出的号码,肯定无误后,即刻问道:“你是哪位,池晴呢?”

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情焦躁,祸不单行,谭晶的车开到半路上竟然爆胎了。好在离目的地并不远,她将车停到路边,打完拖车的电话,拿上包和墨镜就下了车,一路步行到了酒吧。

因为不是营业高峰,所以进出时也没人注意到她。

真到的时候,现实情况与酒保之前在手机里和谭晶交待的,倒真差不离。池晴已经完全醉倒在沙发软座里,近乎不省人事。

谭晶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池晴,她知道池晴因为不胜酒力,所以平日里异常克制,只是没想到,平日里的克制倒完完全全成就了今日的放纵。

她不知池晴与陆怀远到底发生了何种争执,却也未曾料到池晴会烂醉到这种地步。

“叫都叫不醒,我们也是怕出事,才打谭姐你的手机,就怕晚上客人多了,出了什么事不太好。”

谭晶叹了一口气,用手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示意服务生她会将人照顾好。于是,一旁的人便很知趣地走开了,并不多话。

不知是因为熬夜,还是因为饮酒过度,池晴的面容显得有些轻微浮肿,眼睛自然也是肿的,至于原因是什么,谭晶都不用去猜。

脸色憔悴,即使在沉睡中,池晴表情也无半分放松,眼睛是紧闭着的,不知是不是连梦里亦有所隐忧,谭晶只见她睫毛微颤,眉头发紧,表情惶然。

“喝醉了也做噩梦,”谭晶突然自言自语,“难怪都说美梦难得。”

她走上前抱了抱池晴,又不忍将其惊醒,踌躇着不敢用力。

谭晶叹了一声,“池晴啊池晴,我生平头一次刷名人脸,倒全耗在了你的身上。”

池晴醉倒的地界,说来尚与谭晶有几分关系在。

这个老地方,还是往日里她自己借酒浇愁的地方。谭晶感叹,几乎在同一个位置上,池晴还曾坐在对面劝慰过她。这里的领班,服务生等一众人对她俩熟得不能再熟,这才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

现在倒好,她们俩的位置如今全然反了过来。

方才侍者交给谭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池晴的,谭晶低头一看,见备注是妈妈,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替池晴接通。

谭晶的想法也简单,现在的情况,再多一个人担心,也无济于事。况且她接通了,一时倒也不好解释。

果然,手机响了一阵便就此停歇下来,谭晶想了想,无奈地拨通了小桑的电话,这里离公司并不远,自己的车又不幸爆胎。做这一行的,但凡有些知名度,叫计程车其实并不方便,外加上池晴现在的状况,不如索性喊个帮手。

“喂,小桑,你现在叫个车来南京路这里接下我,对了,”谭晶怕小桑误会她的意思,又特地交待道:“你在公司的话,随便拉个有车的人来,就说我的车爆胎了。”

奇怪的是,手机另一头的对方却一直沉默了许久。

“小桑?”谭晶犹疑地确认。

“是我。”

谭晶捏着手机的右手不觉微微一僵。

“谭晶,是我。”

她的嗓音有些许的不自然,可她整个人都不自然到忘记掩饰这一点。

“她的手机怎么在你这,她人呢?”

魏方道:“招待室饮水机没水了,她去找人换,手机忘在桌子上……我见是你,就接了。”

谭晶没说话,魏方顿了顿,问道:“有什么麻烦吗?”

“没有,不用麻烦你,我待会儿再打吧。”

“不麻烦,你要车的话……我开车来的,晚上也没什么事儿,”魏方似乎是害怕谭晶提前挂掉电话,又紧接着道:“不然我和小桑一道过来吧,一直想找机会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打车好了。”

心里一阵怦跳,却有意压抑着自己说话的口气,愈显得古井无波。

“没关系的。”魏方顿了顿,却并没有轻易放弃,半晌,又轻喊了一句她的名字。

“谭晶,我……”

“随你吧。”谭晶撂下三个字,飞快地切断了通话。

不想临结尾的一句话,仅仅不过三个字,最终还是极坏地暴露了她的情绪。谭晶自嘲完自己的反应,又安慰起自己。

见就见罢,怕什么,都这样了,还能糟到哪里去。

她有些走神。

不远处,还未等到换班时间的两个服务生正站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他们以为自己隐蔽的观察,不会被方才还处于通话之中的谭晶所悉知。

他们不知道聚光灯下的宠儿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从他人的闲言碎语中拼凑出自己都陌生的生活。

距离不远不近,声音不小不大,话语刚刚好的传入谭晶耳中。

“哎,她不就是那个模特吗,啧啧,你刚刷手机有没有看今天的新闻啊?”

“什么东西?”

“不是说她傍上了个影视公司老板吗,一个姓陆的,哎,我说,你怎么就这么见忘,前俩天你还和我提过她,说难得碰上个人高腿长,关键是颜好,胸又有料的。”

“就你这个脑袋,还说我说得起劲,哪里是她呀,我那个叫樊……超模……”

谭晶笑了笑,并没偏头去看,只是将包一扔,索性坐下。

声音渐小。

“你别瞎逼逼了,有钱人……家常便饭,你也不……镜子。”

“我去你的……”

 

59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