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池晴醒来的时候已是黑夜。

她闭上眼,再睁开,确定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醒了?”

池晴偏头去看,见谭晶坐在她卧室落地窗边的软椅上,交叠着双脚,不过没穿拖鞋,只是姿态闲散地半躺在靠背,任窗外依稀飘落的亮白月光洒在自己的胸腹之上。

谭晶的脸埋在浅色的,淡淡阴影里。

“池晴,你到底作够了没有,不要每次都由我来替你收尸,我告诉你,我也很烦的。”

池晴将头偏回来,不再看谭晶。她微微吸气,然后呼气,来来回回好几遍,都未回答谭晶的问题。

“我也不想再多说了,只再劝你一句,无论事情坏到什么地步,你都不该这样折腾自己,你自己先倒下了,那事情便更无其他的斡旋可能。更何况,实情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谭晶,你喜欢哪种模样的布偶?”

池晴打断了谭晶,突然的,毫无预警的。她甚少说这样无厘头的一句话。

谭晶一皱眉,道:“你也真是奇了,到现在还有这个兴致,我看你如今这个不死不活的样子,倒也和那些破布娃娃别无二致,一点人的生气都见不着,别人不忽视你,还去忽视谁?说到底,自怨自艾有个屁用,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别怨我也不爱陪着!”

池晴不是不懂,谭晶是在激她。

她哂笑着摇头,可惜她已经没有什么搏的机会了。

陆怀远已经单边判了她的死刑。

谭晶还未放弃,道:“周国涛让我通知你,这周末《长梦》剧组上下,预备聚首华际的慈善晚宴,你既是主演,你自己看着办,公司里会为你安排造型师,还有……”谭晶停顿片刻,又道,“魏方接下了平媒宣传的一揽子事,他做时尚杂志封面惯有一套,下月初SCW封面,你有什么特殊要求自己与他说,他已经表明态度说全力配合你。”

池晴一愣,犹疑道:“怎么,还能是我?”

谭晶站起身来,“绯闻是绯闻,工作是工作,陆怀远的心思你也别猜,我让你振作精神,做好眼前的,无论结果怎样,我也算你一个后盾。”

池晴未曾料想到这样的发展,一时心中复杂难言。

“你休息罢,我走了,挨了这么久等你醒来,也就是为和你多说这几句。”

“等等,”池晴一时心有不舍,却也不知拿什么问题挽留,无措之下,只问道:“魏方那边……是你帮忙的?”

谭晶听完脚步一顿,半晌,自嘲般道:“我哪有那个本事,还不是你的面子大,人可看好《长梦》后你的发展和你的辨识度,这种好事儿,要往咱身上倒着贴,我也不能拦着呀!”

“谭晶……”

谭晶眼神未变,只道:“你拍你的,别顾忌我,我与他……”可谭晶并未再说下去,意欲不明,便早早收了声。

“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明天早上别忘了去公司试造型,别指望着每次都由我来绑你做事,知道了吗?”

池晴没作声,只是点头,谭晶大概斜眼看到了,叹了一声,“你呀!”,便出了门去。

夜风在吹,窗子没合拢,留了一指缝的小小空间,或许是谭晶开着为散卧室里的酒气。

她深吸一口气,听见玄关门的一声响,知是谭晶出门的动静。客厅的挂钟在滴答滴答响,酒醒过后,听觉尤其出色。

“砰砰砰”,池晴的心在跳,一下又一下。

华际的慈善晚宴,似乎成了新年里娱乐圈的一场盛事。

宴会大厅门外就见到簇拥成小山堆似的媒体记者,肩上扛着摄影机器,脖子上还挂了高倍单反相机。

车里,谭晶挽着她的手,将池晴一缕流海别至耳后,对她说:“这身真漂亮,一流的造型师就是眼睛毒,”谭晶捏了捏她腰上合衬的配饰,为她鼓劲,“红毯上我不会离你太远,你照着我的速度就行,别走太快了,今天也算是首秀,他们少不了要多拍几张的。”

掐腰长摆的晚礼服,痒了也不好挠,她是第一次装扮得这样隆重。

谭晶看她,道:“你笑笑呀,别老板着一张脸。”

池晴终于笑了笑,谭晶翻了个白眼,道:“比哭还难看,就你这样,见着了他陆怀远,话都不用讲就败下阵来了,瞧你这点出息。”

池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

谭晶和池晴的手机都在前座的小桑包里,小桑掏出来看,做了个口型,帮忙接通了,递到后座来。

是周国涛。

“喂,周导?”她终于提振了生气。

“池晴吗,你到了吧?”

“到了周导,和谭晶一起。”

“那好,你听我讲,待会儿我们整个剧组一块走红毯,你站我左边,走完以后,先进偏厅,剧组安排了一个简单的采访,制片王总也在,你叫谭晶也过来。”

“好的,周导。”池晴看了眼谭晶,谭晶显然在旁听到了王伟到场的事儿,表情虽看不出特别,但也不见得高兴。

挂了手机,谭晶嘲了一句,“也是,毕竟制片人嘛,少不了人家王总的,大不了散了吃个群饭。”

池晴知道,谭晶私下已经避着王伟月余。这次公开场合,无奈是避无可避。

“下车吧,时间差不多了。”谭晶打断了她的小差。

红毯铺设在设宴大厅前的回廊,一路走上去,历经两旁闪光灯的洗礼。

光一闪一闪来得刺眼,仿佛将她闪成了海报上的纸片人。池晴还没完全适应用静态的笑容回应镜头,笑容自觉有些发僵,红毯也走得艰难。

虽然是一个剧组,但梯队不同,谭晶走在一米开外的后方,周国涛伸出胳膊,池晴愣了愣,学着其他女艺人的模样挽住了。

盛装出席,知名度却不高,摄影记者离得不远,她还听到对面小声的讨论。“这妞是谁?”

“不知道,哪个新人吧,你别说,模样还真不错。”

周国涛偏头向她说话,声音盖过了吵杂的议论,池晴有些精神不集中,机械地点头附和,周国涛带她转过了一个方向,池晴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另一侧的摄影记者一直在喊他们拍照。

就这样一步一停留地向前,也不知到底走了多久,终于到了深咖色的宴会大厅门前,她走了过去,迈上了最后几步台阶,刚想松口气,一回头,却看见陆怀远站在大门正对面的演讲台上。

他身旁站着一个女人,两人正旁若无人地耳语,甚是亲密的样子。

池晴的心脏突然抽搐了一下。

陆怀远个子很高,即便樊颖作为模特,有身高优势加持,脚上又蹬了双靓丽的高跟鞋,却仍是不及陆怀远。

身高的差距使得他微低下头与樊颖讲话,他从来就是这般绅士的,在樊颖面前,在她面前。唯独今天,他的绅士却让她百般不是滋味。

分明离得那么的远,她也能仔细分辨出他的眉眼,他的表情。池晴以前觉得,陆怀远笑起来的时候嘴唇有一种奇妙的弧度,别人不晓得,只有她晓得,那是独属于他的一种温柔。

那天在车上,他凑了过来,眼神习惯微微低垂,似一种矜贵的默许态度,她慌张地把脑袋磕在了车窗上,他就是这种表情。

她曾经愚蠢到误会这种温柔是她独有的。

她奢望过,她迷恋过,而今一切又如同幻象般在她眼前重现,片刻之后,却也就此消失,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痕迹。

是不是惨了点,尽管她其实心知肚明,明明知道他陆怀远是万丈深渊,她还是心甘情愿地掉了进去,回不了头。

是愤怒还是厌恶,池晴来不及想。她低了头,好在人事纷杂,没有人注意到她此刻的表情。她也作是自己一时眼涩,眨了两下也就好了,没事了。

第一次,池晴发现了自己的演员才华。戏好,是天才还是发挥,她不知道,好在戏演到这场,不用她讲台词。

“池晴,这边。”

周国涛同她说话。

池晴抬起头来笑,眼里一丝波澜也无。

对了,她差点忘记了,前面还有一场采访等着她。

 

6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