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开学将近一个月了,十一国庆长假即将来临,赵颖茹打算三十号下午就搭汽车回家,不过在此之前,还是不能不去参加关家之同学的生日聚会。

二十八号晚上,关家之邀请了一帮好友到校外的一家大排档庆祝他的二十二岁生日,说是一帮,其实人也不算多,除了他们挑战杯小组六个成员外,还有张城和盛安以及两个足球队的兄弟,这两人姑且叫小路和小仁。

大学生的夜市永远是那么热闹,大排档所处的小吃街人潮拥挤,各种美食的香味充斥在空气里,各种的吆喝声也彼此起伏。

寿星关家之很豪爽地点了一桌子的菜和啤酒,好友们也意思意思地订了一个大蛋糕为他庆生。

围着一张大桌子,赵颖茹坐在何芸和叶果航中间,刚刚叶果航坐下来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些惊讶。据说,叶果航很少出席这种热闹的生日聚会,就连校篮球队的聚餐都只是去过一次,没想到今晚他这么给关家之面子。

等大家唱完生日歌,吹完蜡烛,这个美腻的大蛋糕就被高天边和另一个男生一把抹上了关家之的脸上,对于偏爱甜食的赵颖茹来说,真是看在眼里泪在心里啊……

简单庆生完后,大家开始玩骰子喝酒,赵颖茹以前学过玩骰子,但想着今晚有太多男生看着,不好意思参与,但其他人不肯罢休,硬起哄让她和叶果航一组,说她来玩,如果输了就叶果航帮她喝酒。

本以为叶果航会不肯,因为她都对自己的三脚猫功夫没啥信心,但某人今晚有点异常好说话,淡定自若地点头答应了。

赵颖茹只能小声提醒他:“我是骰子新手,你不怕?”

叶果航从容地摇头,挑眉道:“你怕?”

赵颖茹一听这挑衅的语气,觉得不能每次和他相处都略逊一筹,于是挺胸昂首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叶果航看了她一眼,微微淡笑。

刚开始,似懂非懂的赵颖茹被坏心眼的众人围攻,输了好几次,叶果航面不改色地喝着他的罚酒,惹来众人大赞爽快。

赵颖茹却有些心虚,咬着牙继续摇骰子。

直到她又输了一次,叶果航一口喝下一大杯啤酒后,不紧不慢地靠近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你再输下去,今晚就得背我回去了。”

“……”

可能是叶某人的‘威胁’起了作用,没有喝过一滴酒却脸色红润的赵姑娘渐渐地掌握技巧,不仅输的次数少了,还开始发威赢了寿星几把。

 

酒过三巡后,有人提议换个惩罚方式,谁输了就爆一件生平做过的最逗逼的事。

于是,第一局,寿星中招。

关家之豁出去说:“有一次上必修课,下课后教授质问我是不是上课在讲话,我当时一愤怒,就说‘开玩笑,我安安静静地玩了一整节课的手机’,结果期末我挂了……”

众人:“哈哈哈……好!好逗逼!”

接着,张城输了:“中学的时候,语文考试的题目问李清照这娘们是什么派,我当时想不起来,就乱写了一个峨眉派,结果后来我和我同桌都被叫去办公室训话,他写的是蛋黄派……”

金嘉琪:“大一军训的时候,我迟到了,大家都已经集合完毕了,我在队伍外对教官说报告,教官说入列,然后我就往队伍里走,教官又突然说了一句‘答是’,我立马吓住了,对他哭喊:‘为什么要打死我?’”

小仁:“小学五年级跟隔壁小胖打架,回到家时,老爸把我叫到他的面前,然后举起手,我当时非常机智地跟他击了一个掌……”

赵颖茹:“初二的教室在洗手间隔壁,有一晚我不开心,晚自修时偷溜出走廊透气,无聊之中就把洗手间的灯关了又开,开了又关,然后听到里面传出一身杀猪的惨叫,我赶忙冲回教室,后来看到教导主任惨白着脸从走廊飘过……”

高天边:“高一时暗恋隔壁班的一个女生,有一次鼓起勇气写了一张我喜欢你的纸条放在口袋里,课间看到她站在走廊,于是快速走过并将纸条塞到她手上,心里忐忑了一上午,后来才发现,原来在口袋里的五毛钱不见了……”

最后,终于轮到叶果航,大家都一脸好奇而幸灾乐祸地齐齐望着他。

哪知某人奸诈得很:“读幼儿园时,开始纠结读清华还是北大。”

“…………”这哪是逗逼,是牛逼吧……

有句话说得好,每个人都会做傻的事,没有逗逼过的青春是残缺的,越逗逼越快乐。

 

大伙听逗逼的事听到尽兴了,又有人提议玩‘杀人游戏’,众人附和,而我们社交贫乏的叶果航叶才子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

于是,游戏开始。

第一轮,赵颖茹抽到了平民的身份,而叶果航被杀死了,他留遗言指控赵颖茹杀了他,至于原因,大家都懂的。

正当大家面面相觑时,盛安同学秒懂,一语见地道出:“我知道了,有句话叫相爱相杀,哈哈哈……”

众人立刻一副明白的表情,不论赵颖茹怎么表明自己是平民身份,最后还是把她给冤死了,赵颖茹只能偷偷瞪了叶果航一眼,小人!

第一轮结束时,杀手胜出,大家才知道真正的杀手是盛安。

“等等,不对啊,杀手应该有两个,还有一个呢?”小路同学敏锐地说。

“对啊,还有一个杀手是谁?”

“大家快亮牌……”

赵颖茹亮出自己手里的平民牌,扭头看了一眼叶果航的牌,瞬间愣了愣,然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众人不明所以地望向她,她已经捧腹大笑到不行了,一只手指颤抖地指着叶果航:“他……他就是杀手……哈哈哈哈……”

作为另一个杀手,却不知道自己是杀手的人,估计只有第一次玩的叶果航会出的乌龙,最悲催的是他还第一个被人给杀了,哈哈哈哈……

知道真相的众人也忍俊不禁,却在看到叶果航立马黑掉的脸色时,识时务地捂着嘴巴憋笑,只有不知死活的赵颖茹还在挑战着某人的底线。

“唔……”

赵颖茹还没反应过来,叶果航的唇已经贴了上去,一股炙热的感觉冲上她的心头,她的脑海里也仿佛有什么东西砰一声炸开来,璀璨而惊人。

那一秒,全世界变得无比寂静。

——————————————————————————————

作者: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这么快把两人的初吻献上,后来就不纠结了,该来的总会来,时机对就好,话说今晚在看南京青奥开幕式,今年九月我也会去一次南京,真期待~晚安~

134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