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对面的采访记者没有起伏地照着稿子上念着早已准备好的问题,其中的大多数都由周国涛代为回答,只有当问题问及演员个人时,在座衣着靓丽的青年演员们,才会打破缄默,简言意赅的回答角色感想。

作为新人,论起知名度,池晴不仅远不及男主演季云宏,就连扮演女配角的谭晶也高她不知多少。

因此,即便她顶着女主演的名头,受访席位也紧挨着导演周国涛,但单独向池晴提出的问题,数量廖廖。

外加上季云宏受访时的回答幽默风趣,人又是正当红之时,女记者显然更愿意向他提问。

池晴有些走神。

有记者突然问道:“两位主演第一次合作,能谈谈见到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吗?”

季云宏随即调侃道:“当然很好啦,在这里,我还得特别感谢我们周导演,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同各位优秀的演员们合作。”

季云宏的太极拳打的很好,记者将目光投向池晴,希望她能说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却没想到池晴的回答更加无趣,“我也很感谢有这样的出演机会,可以向剧组的各位前辈学习。”

记者哪里会就此放过她,又接着追问道:“作为新演员,首次在影视方面有所尝试,池晴你觉得你的个人优势在哪里?毕竟你之前尚未有参演任何影视作品的经验,制作方又是怎么找到你的呢?”

池晴一怔,想了想道:“之前剧组有公开招募演员试戏,我抱着尝试的想法争取过,我想我是幸运的。”

记者反问:“那对于之前网络上盛传的已确定由景珊珊出演你现在的角色,你怎么看?甚至还有传言说,超模樊颖也是女主角演员的选择之一。”

池晴有些尴尬,刚想开口敷衍过去,未料到季云宏突然插上话来,“传言当然不可信的,不然,今天坐在这个位子上,有幸接受您采访的,也可能不是我,”随即,他调侃自己道,“前一段时间,网上不都疯传我重度抑郁症?可您看,我们现在还不是开开心心,像朋友一样在聊着天,美女,你说是不是?”

季云宏笑起来,目似朗星,五官更显立体深刻,英姿非凡。

女记者脸一红,见他这么说道,便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了。

池晴与他的目光在空中短暂相遇,季云宏冲池晴微笑着点了点头,池晴也报以感激的目光回礼。

直到周国涛再次出声主持大局,采访才逐渐回归正题。

出了偏厅,谭晶拍了拍她的肩,似乎有意安慰,道:“凡事习惯就好,都是这样的。”

池晴点了点头,正待要说话,让谭晶宽心,却见季云宏正向她们走来。

当红小生从来就是娱乐圈里一项重要资源。只可惜季云宏的经纪合约并非签在华际,而是其最大的对手公司,天艺传媒。

曹霏不知何故与季云宏相交甚好,这一点,由曹霏上次曾与池晴表示,愿意为她与季云宏牵线搭桥就能窥知一二。

还是季云宏主动向她们先打起招呼。

谭晶与季云宏并非初见,所以便为池晴介绍起季云宏来。

季云宏伸出手,至池晴身前,笑道:“上次特地请曹姐帮忙介绍,只可惜没遇上好时机,没想到拖到现在这才第一次见面,不过好在以后合作的机会应该不少,池晴,有机会我请你吃饭,抽空咱们好好聊聊。”

池晴礼节性地回应,谭晶在一旁道:“你呀,大忙人,真的先有了时间再说,从前你还不是说着要请我吃饭吗?不是我提醒你,这都多久了,到现在可还没有兑现呢!”

季云宏笑开了,“瞧我这记性,一起请一起请,不会忘了谭晶你的。”

“云宏哥!”季云宏的助理在不远处喊他的名字,似乎是有事情。

谭晶借机道:“有事儿你就先走吧,咱们正厅见!”

季云宏笑道:“行,那就先这么说,到时我给你赔礼,酒桌上多敬你几杯。”说完,季云宏又侧身看了看池晴,有意冲她笑了笑。

待季云宏走远了,谭晶简单的一句话意味不明。

“又一个害人精,好在没配个女助理。”

池晴没有心思深究。

突然,身后却冒出一个隐约熟悉的声音带笑附和道:“我看呀,关于这一点,他自己多少怕也有数。”

两人一回身,这才发觉有人已经站在了她们的身后。

难怪声音如此熟悉,池晴有些恍然。

她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会以现今的身份,在这种场合下碰见蒋夕。

蒋夕,曾经华语乐坛的玉女,当年的甜歌皇后,奇妙的是,当年的蒋夕,几乎是池晴下定决心签约Kay,并走上眼下这条路的原因之一。

儿时的偶像,如今就站在自己身侧,不是在舞台绚烂的灯光下,不是在气氛隆重的颁奖礼台上,缘分说不清道不明,时光的流逝,拉进了彼此的距离,一瞬间,只令池晴觉得失真。

蒋夕是童星出身,断断续续红了将近二十年。要说,她才算是真正的演艺圈老人,几代人的青春记忆,也是池晴童年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之一。

作为华际最初的招牌,蒋夕选择在个人最为辉煌的时代里结婚隐退,前些年传闻她嫁与一个新加坡的华裔富商。

娱乐圈都是这个样子,倘若吃的是一口青春饭,年龄到了退出圈子,实力不够的便买个商铺,做些小生意。若是真真正正红透了的,不是转行到幕后当起了导演制作人,就是从商成功,一跃成为从前自己也曾万分仰仗的投资人。剩下的一种出路,好像仅限于女艺人。那便是,嫁人。

因为出道时间早,同时又在巅峰时期隐退,蒋夕现如今的年纪并不算老,只是也已不再算是年轻了,所以气色并不算上佳。

她身着一件中式改良的修身收腰长旗袍,绛紫的袍摆一直盖到脚面,与脚上一双绒面黑高跟鞋极其匹配,高跟鞋上作为装饰点缀的盘扣花纹,与点缀在胸前襟口的盘扣样式遥相呼应,水青色的兰花扣,模样是一致的,显然是十分独具匠心的设计,十有八九是特别的私人订制服饰,再配合上蒋夕双手上一对黑色复古长手套,深色的整体搭配照得蒋夕整个人的气质荣华典雅,却又衬托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仿佛弱不禁风的瘦削。

虽然不知道蒋夕为什么在沉寂多年后,选择高调复出。但即便是隐退多年,在现如今这个更迭频繁,异常残酷的娱乐市场,蒋夕仍稳踞着歌坛天后的地位,身价依就只高不低。

池晴还在Kay身边做事时,曾经目睹公司里的发行数据,蒋夕这些年的精华典藏版唱片一直卖得不错。

她的歌迷期待她复出的声浪,也是一年高过一年。甚至有她的痴迷者,将她旧版的专辑炒到了天价。

如今歌迷们的梦想成真,网络上的积极反响也随处可见。所以,池晴并不因蒋夕今天的在场而感到错愕,谭晶也是一样,反而,她们心里都知道,这是华际,或者说是Kay,为蒋夕的全面复出打响的前哨战。

华际上下精心筹备了多日的一场慈善盛宴,发函遍邀国内外众多媒体,两岸三地众多星光齐聚一堂的同时,蒋夕沉寂多年重新登台,对外公布蒋夕将首次影视触电客串《长梦》,而《长梦》的主题曲也将由蒋夕亲自演唱,以此作为天后蒋夕正式复出的首站。

原本就是重磅新闻,又能在这种万众关注的场合一搏版面,几乎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池晴心下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怎样开口打招呼才合适。

倒是蒋夕落落大方地与她先讲话搭茬,声音温和。

“好久没出席这样的场合,我一下子还不能适应,是池晴吗?华际音棚的旧友总向我提起你,几年前我还被人推荐听过你唱的DEMO带,印象很是深刻。”

池晴真诚地微笑,似乎是好久都没有过的了。

“我是您的粉丝。”

蒋夕听后,表情微微惊讶,道:“是么,那真是很巧,后来我一直期待你的新作品,真是可惜……”

池晴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只沉默不语。

谭晶道:“来日方长嘛,夕姐我可是许久不见您了,想那时候我也才刚签进公司。”

蒋夕的助理站在一旁,接了个电话后走进,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夕姐,Kay姐找您,说是有个单独的专访……”

蒋夕看了看二人,道:“这……”

谭晶道:“夕姐,您有事最重要,我们俩个不过站着闲聊,等进了组,有时间烦着您。”

蒋夕笑道:“好吧,借你吉言,来日方长。”

简单的寒暄过后,蒋夕携助理渐渐远离了两人的视线。

谭晶见池晴目送了颇远,感叹道:“蒋夕远离公众视野这么多年,倒也未曾被人遗忘,能做到这个地步,圈内人大概没有哪个会不羡慕的,只可惜……究竟又有几人最后能达成她这般,说白了,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池晴沉默了片刻,道:“走吧。”

“也好,你随我去正厅,如果碰见陆怀远……”谭晶顿了顿,又道,“我是劝你,还是将僵局化解了为好。”

 

6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