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拿了本书,随便翻起来。

这是我来之后每天的必修课,小时候妈妈经常读书讲故事给我听,我一直好奇妈妈怎么知道那么多故事?好像永远也说不完,讲不完。

我一直不习惯用电脑、看电视,是因为我小时候就生活在没有这些电子产品的世界里,自然成习惯。上了高中、大学才知道电脑是何物,刚开始还好奇经常用,后来就不稀罕了。我还是喜欢看纸质的文字,听古老年代的音乐。

秦始皇在我床上趴在一边,头动来动去的。我摸摸他的头,读给它听,秦始皇才安静下来,妥妥地趴在我身边,一幅批阅国家大事后满脸疲惫的表情。

我却觉的很踏实。

秦始皇被伺候地像皇帝,它能接受我纯属没选择。阿欢说,秦始皇眼高的很,汤少的朋友它都咬过。再看看此时的情景,它估计也知道,把我咬跑了,就没人陪它了。

瞬间觉的自己比汤显的朋友高档许多,间接地也觉的比汤显高档许多。

“秦始皇啊,有我侍寝是不是很兴奋?所以才睡不着呢?”

读完一段书,转头看有些坐立不安的秦始皇。

“好闷啊,我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每晚睡觉前我都要把窗户打开,喜欢半夜从窗外吹来的风,带来新鲜的空气,新鲜的草香。外面星星点点,只能看见纵横交错的几条路灯,蜿蜒曲折。而周边的家火却少的可怜。

这里够偏僻的。

尽管如此,也比我家乡好太多。我的家乡呐,在那里,家家用电都节省的很,天一黑,就看不光了。我家是那里“富人”,晚上能点很亮很亮的灯,看书写字听故事。

“秦始皇啊,我想妈妈了,你想不想?”

回头看秦始皇在舌头,长长地舌头呼啦啦掉在外面,一幅呆傻傻的模样。

“走,陪我练字去。”

我丢下书,每当我心不能静下来的时候,便练字。妈妈说写字能静心。

这座“宫殿”设施齐全,有独立的书房,书房里不仅藏书万卷,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一样不缺,只是无人问津。我再次猜测,要么这些东西是别人整理的,要么就是来充数的,那间书房大呢。

铺好宣纸,拿起狼毫。

小时候妈妈每天一一指导我写楷体,现在我已经可以写行书了。再拿起毛笔竟有些迟疑,可能因为近两个月没写字的缘故吧。

我把心放在笔端,一个字一个字地写起来。妈妈说,写字的时候要用心,不能敷衍,一定要沉心于笔端,才能写出好的字来。那时如果我哪个字写的不好,妈妈就会一一指出来,告诫我哪里写的好,哪里写的不好,再继续写。

我那时也听话,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反抗,一一照做,也不惦记小伙伴们在玩游戏,一点玩的心思都没有。

我的童心天生就没有吗?我反问自己。

有的,我喜欢围在妈妈身边听她讲故事、唱歌和抱抱。

擦擦额头上的汗,到底这么久没写字了,这才一张,已经气喘吁吁了。

放下手里的字,虽然不满意,至少没退步。

“秦始皇啊,看我写的字怎么样?”我把字侧立在秦始皇面前,它脑袋一歪,探出头来看宣纸后面的我,像玩躲猫猫游戏一样。

我笑出声来,这样的秦始皇,哪里还有狗中之王的威武。

摸摸它的头,去睡觉。

心静下来,便只有疲惫,沉沉睡去。

梦里传来一阵嗒嗒声,越来越近,由虚转为真实,我眯开眼睛,看了一下时间,5点28,好早。

身边的秦始皇机警地梗着脖子,眼睛死死盯着门外。

有人?

我强忍着睡意,随便裹了件衣服,打开房门。

抬眼对上再熟悉不过的脸,余消未褪的睡意瞬间全无。

汤显回来了,早上5点钟。

汤显的外套已经脱去,白色的衬衫有些许褶皱,脸泛着熬夜后特有的腊黄,身上漂着刺鼻的酒精味道。

此时正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没看出什么花来,要转身离去,又退了回来。

一边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袖口的扣子,一边说:“秦始皇怎么在你房里?”

我低头看了看从门缝里露出个头的秦始皇,双眼呆萌地回看汤显,耳朵脖子周围的长毛簇拥着头,舌头掉出下巴外。

“我,我一个人睡觉,害怕。”

秦始皇看看我,又看看汤显,那模样好像在说,我证明这是真的。

汤显脸上闪过不耐烦,终究没有发作,可能因为大早上回来太累没力气发作吧。

“下不违例。”

刚走两步,又转回来:“8点钟,把早饭送我房间里来。”

然后才彻底转身离去,到了卧室门口,衬衫已经脱了下来,露出上身曲线。

我赶紧双手遮住脸,偷看这个暴躁的男人的身体会下地狱的,即使无意也不行,又把秦始皇的眼睛捂上。

秦始皇因为被捂住眼睛有些急躁,我安慰它:“这是为你好,有些人的身体看不得,看了会下地狱的,更何况是那个人呢?我可不想你死的这么不清不白。”

听到背后传来关门的声音,才转头对秦始皇说:“走吧,再去睡一会儿,待会儿起来做早饭。汤显喝酒了呢,要不要准备些解酒汤?还是算了吧,他肯定不理会我的好意。汤显的心比广寒宫还冷,比石头还硬,还是不要自找没趣了。”

秦始皇跳上床,趴着,眼睛彻底埋没在长毛里。

“乖,再睡会儿。”拍拍秦始皇的头,我拉开被子窝了进去。

 

107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