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天宝三载,元月十四日,巳时下。

长安,西区第四街,西市。

春寒料峭,阳光灿然。此时的长安城上空万里无云,今日应该是个好天气。

随着一阵轧轧声,西市的两扇厚重坊门被缓缓推开,一面开明兽旗高高悬在门楣正中。外面的大街上早已聚集了十几支骆队。他们一看到挂出旗子,立刻喧腾起来。伙计们用牛皮小鞭把卧在地上的一头头骆驼赶起来,点数货箱,呼唤同伴,异国口音的叫嚷此起彼伏。

这是最后一批在上元节前抵达长安的胡商队。他们从遥远的拂林、波斯等地出发,日夜兼程,就为了能赶了这个长安最重要的节日。要知道,从今晚开始,上元灯会要持续足足三夜,大唐的达官贵人们花起钱来,可是毫不手软。

西市署的署吏们一手持簿,一手持笔,站在西市西入口的两侧,面无表情地一个一个查验通关文牒和货物。今天日子特殊,西市比平时提前半个时辰开启。这些署吏都想赶快完成工作,回家过节去,查验速度不觉快了几分。

一位老吏飞快地为一队波斯客商做完登记,然后对排在后面的人招招手。一个穿双翻领栗色短袍的胡商走过来,把过所双手呈上。

老吏接过去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这份过所本身无懈可击。申请者叫做曹破延,粟特人,来自康国。这次来到长安一共带了十五个伴当,十五峰骆驼一匹公马,携带的货物是三十条羊毛毡毯和杂色皮货,一路关津都有守官的堪过签押。

问题不在过所,而在货物。

老吏做这一行已有二十年,见过的商队和货物太多了,早练就了一双犀利如鹘鹰的眼睛。十六个人,却只运来这么点货物,均摊下来成本得多高?何况长安已是开春,毡毯行情走低。这些货就算全出手,只怕连往返的开销都盖不住——万里长路上,哪有这么蠢的商人?

老吏不由得皱起眉头,仔细打量眼前这位胡商。曹破延大约三十多岁,高鼻深目,瘦肖的下颌留着一圈硬邦邦的络腮黑胡,像是一把硬鬃毛刷。如果算上他头戴的白尖毡帽,整个人得有七尺多高。

老吏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曹破延一一回答。他的汉话很生硬,来回来去就那么几个词,脸上一直冷冷的没有笑容,完全不像个商人。老吏注意到,这家伙在答话时右手总是不自觉地去摸腰间。这是握惯武器的习惯动作,可惜他的腰带上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小铜钩。

出于安全考虑,所有商人的随身利器在进城时就被城门监收缴了,要出城时才会交归。

老吏不动声色地放下笔簿,围着曹破延的商队转了一圈。货物没有任何问题,普通货色。十五个伴当都是胡人,紧腿裤,尖头鞋,年纪都与曹破延相仿。他们各自牵着一峰骆驼,默不作声,但肩膀都微微紧绷着。

“这些家伙很紧张。” 老吏暗自做出了判断,提起笔来,打算在过所上批上一个“未”字——意思是这个商队身份存疑,得由西市署丞做进一步勘验。可笔未落下,却被一只大手给拦住了。

老吏抬头一看,发现一个浓眉宽脸的汉子,正在冲他微笑。

“崔六郎?” 

这个人在西市是个有名的掮客,人脉甚广,举凡走货质库、租房寻人、诉讼关说之类,找他做中介都没错。所以他虽无官身,在西市地面儿却颇吃得开。

崔六郎笑眯眯道:“还没吃朝食吧?我给老丈你捎了张饼。” 然后递过去一张热气腾腾的胡麻面饼,正面缀着一粒粒油亮的大芝麻,香气扑鼻。老吏一捏,发现在面饼的反侧深深压着一枚小小的直银铤。他暗自掂量了一下,怕不有二两,虽不能作现钱,能给闺女打副好簪子了。

“这几位朋友头一次到长安来,很多规矩都不清楚,还请老丈通融。”崔六郎压低声音道。

老吏略作犹豫,还是接过面饼,然后在过所上批了个“听”,准许入市。崔六郎拱拱手致谢,转过身去,流利地说了一连串粟特语。曹破延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既无欣喜也不兴奋。

在崔六郎的带领下,那支小小的驼队顺着槛道鱼贯进入西市。

过了槛道,迎面是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东、南、西、北四条宽巷的两侧皆是店铺行肆。从绢布店、铁器店、瓷器店到鞍鞯铺子、布粮铺、珠宝饰钿铺、乐器行一应俱全。这些店铺的屋顶和长安建筑不太一样,顶平如台——倒不是因为胡商思乡,而是因为这里寸土寸金,屋顶平阔,可以堆积更多货物。

此时铺子还未正式开张,但各家都已经把幌子高高悬挂出来,接旗连旌,几乎遮蔽了整条宽巷上空。除夕刚挂上门楣的桃符还未摘下,旁边又多了几盏造型各异的花灯竹架——这都是为了今晚花灯游会而备的。此时灯笼还未挂上,但喜庆的味道已冲天而起。

“咱们长安呀,一共有一百零八坊,南北十四街,东西十一街。每一坊都有围墙围住。无论你是吃饭、玩乐、谈生意还是住店,都得在坊里头。寻常晚上,可不能出来,会犯夜禁。不过今天不必担心,晚上有上元节灯会,暂驰宵禁。其实呀,上元节正日子是明天,但灯会今晚就开始了……” 

崔六郎一边走着,一边为客人热情地介绍长安城里的各项掌故。曹破延左右扫视,眼神始终充满警惕,如同一只未熬熟的鹰隼。周遭马骡嘶鸣,车轮粼粼,过往行旅都在匆匆赶路,没人留意这一支小小的商队。

两人走到十字街正中。崔六郎停下脚步:“接下来咱们去哪?是寻个旅舍还是阁下有挂靠的店家?” 曹破延从怀襟里拿出一张折好的纸,递给他。崔六郎先怔了怔,然后笑道:“原来您都订好了,来,往这边走。” 他伸直手臂,略带夸张地朝右边一指,抬腿前行,其他人紧随其后。

曹破延并不知道,他和崔六郎的这一番小动作,被不远处望楼上的武侯尽收眼底。

望楼是一栋木制黑漆高亭,高逾十五丈,矗立在西市的最中间,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市场的动静。楼上有武侯,这些人都经过精心挑选,眼力敏锐,市里什么动静都瞒不过他们。

从崔六郎、曹破延入市开始,就一直被望楼严密地监视着。看到崔六郎的手势,一名武侯直起身子,拿起一面纯色黑旗,朝东方挥动三下,并重复了三次。

两个弹指之后,望楼东侧三百步开外的另外一座望楼,也挥舞起了同样的黑旗;紧接着,更东方的望楼也迅速作出了响应。就这样一楼传一楼,不过数十个弹指功夫,黑旗的讯息已跨越了一条大街,从西市传到了东边一坊开外的光德坊内。

光德坊的东南隅是京兆府公廨,旁边便是慈悲寺。在两者之间,夹着一处不起眼的偏院,这里原本是孙思邈的故宅,不过如今药王的痕迹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肃杀气氛,院子里竖起一栋高大的黑色望楼。

楼上武侯看到远处黑旗舞动,在一条木简上记下旗色与挥动次数,飞快朝地面掷下。

楼下早有通传接住木简,一路快跑,送入三十步外的一座轩敞大殿。大殿正上方高高悬着一块金漆黑木匾,上书“靖安司”三字楷书,书法丰润饱满,赫然是颜真卿的手笔。

一进殿,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巨大的长安城沙盘。赤粘土捏的外郭城墙,黄蜂蜡捏的坊市墙垣,一百零八坊和二十五条大街排列严整如棋盘,就连坊内曲巷和漕运水渠都纤毫毕现——当然,唯独宫城是一片空白——旁边殿角还有一座四阶蟠龙铜漏水钟,与顺天门前的那台铜漏同调。

俯瞰此盘,辅以水漏,如自云端下视长安,时局变化了然于胸。

沙盘旁边,两位官员正在凝神细观。老者须发皆白,身着宽袖圆领紫袍,腰佩金鱼袋;少年人脸圆而小,青涩之气尚未褪尽,眉宇之间却隐隐已有了三道浅纹,显然是思虑过甚。他穿一袭窄袖绿袍,腰间挂着一枚银鱼袋,手里却拿着一把道家的拂尘。

通传跑到两位官员面前,持简高呼:“狼入西市,已过十字街!” 

官员们没动声色,身旁一名美貌女婢向前趋了一步,拿起一杆打马球用的月杖,将沙盘中的一尊黑陶俑从西市外大街推至市内,与崔六郎、曹破延所处位置恰好吻合。

殿内稍微沉寂了片刻,年少者先开口探询道:“贺监?” 连问数声,老者方才睁开眼睛:“长源你是怎么安排的?”

年少者微微一笑,用拂尘往沙盘上一指:“崔器亲自带队,五十名旅贲军已经布置到了西市之内。一俟六郎套出消息,崔器马上破门捉人。外围,有长安县的不良人百余名把守诸巷;西市两门,卫兵可以随时封闭。重重三道铁围,此獠绝无逃脱之理。” 

随着拂尘指点,女婢飞快地放下一尊尊朱陶俑。沙盘之上,朱俑转瞬间便将黑俑团团包围,密不透风。

“这些狼崽子以为装成粟特胡商买通内应,就能瞒天过海,殊不知从头到尾都是咱们在钓鱼。以有心算无心,焉有不胜之理?” 少年人收回拂尘,下巴微昂起,显得胸有成竹。老者“嗯”了一声,重新阖上眼帘,不置可否。

每隔一小刻时间,外面就会有通传跑进来,汇报崔六郎和曹破延的最新动向。

“狼过樊记鞍鞯铺,朝十字街西北而去!”

“狼过如意新绢总铺,右转入二回曲巷!”

“狼过广通渠三桥,拐入独柳树左巷偏道。”

女婢手持月杖,不断挪动黑俑到相应位置。曹破延的行走轨迹,形象地呈现在两位主事者眼前:这支商队正离繁华之地越行越远,逐渐靠近市西南的独柳树。

独柳树是西市专门处斩犯人的场所,商家嫌不吉利,多有远避,是以四周人越来越少。

年少者微一侧头:“徐主事,那附近有什么建筑?” 

在两位官员身后,环绕着十几张堆满卷帙的案几,数十名低阶官吏都在埋头忙碌着。一个微胖的中年书吏听到呼唤,连忙放下手中卷帙,跑到沙盘前。他的视力不是很好,需要费力地趴在边缘前探身子,才能看清黑俑所在。

徐主事略一思索,立刻如诵书一样答道:“西市西南巷,地势多洼下湿,只设有十六个货栈,旁接广通渠。开元十五年曾遇暴雨,渠水暴涨,三名胡商的存货悉毁,价五千贯……” 他的记忆力相当惊人,随口答出,全无窒涩。

年少者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这十六个货栈,附近可有出口?”

“哎哎,没有,不过……” 

恰好在这时,第五则通传打断了他的话:“狼入丙六货栈,未出!”

殿内的气氛一下子被这条传文给挑动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沙盘。

“就是这里了!”年少者眼神霍然发亮:”传令崔器,准备行动;不良即刻清场货栈外围,不许任何人进出。西市二门随时待命。” 一条条简短有力的命令从他嘴里发出,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通传记下命令,飞快地离开殿内。年少者双臂撑住沙盘边缘,身子前倾,望着黑陶俑喃喃自语:

“我倒要看看,这些突厥的狼崽子来长安城,到底想干什么。” 

——————

命令从靖安司大殿上传到望楼。然后通过一系列旗语,迅速跨越大街,传回到西市的北侧望楼上。武侯把旗语抄在木简,抛到楼下,同时大喊道:“崔旅帅,接令!”

木简还未落地,就被一只大手牢牢捏住。

抓住木简的是个身材高大的虬髯大汉,胳膊粗得象一条梁木。他接过木简,迅速扫了眼上面的命令,精神一振,立刻回头大吼道:“全体集合!”

从他身旁的仓房里,五十名旅贲军的士兵迅速鱼贯而出。他们个个身披墨色步人铠,手持擘张寸弩,腰悬无环横刀,其中十人还斜挎长弓。整个列队集合的过程中,没有人说话,只听见沉闷的脚步声和呼吸。

崔器阴沉着脸扫视一圈:“目标在丙六货栈,先围后打,一会儿都机灵着点,谁也别给旅贲军丢脸!” 说完一挥手,朝外面跑去。士兵们五人一排,紧紧跟随着主将,开始时小跑,然后急速奔跑起来。

他们轻车熟路地掠过十字街,钻进曲巷,朝着西市南坊而去。沿街的客商看到街上突然尘土飞扬,跑过这么多军人,都露出惊骇神情。还没等他们交头接耳,又有大批不良人走过来,要求各商铺暂时关闭大门,街上的行人也被请进临近的店铺休息,禁止任何人离开。

在西市的东西两个入口处,守门士卒将石制坊闩从地坑里抬起,随时可以关闭大门。

蜘蛛网一层层地飞速编织着,一支利箭直刺而去。

进入丙号货栈范围后,崔器做了几个手势,早有默契的旅贲军分成三个方向,悄无声息地接近丙六货栈,不良人已经将附近所有的路悄悄封锁。这一带只有几个商队的马匹牲畜拴放于此,三两个伙计看着。有不良人过去,交涉几句,把牲口都远远牵开。

至此,丙六货栈与西市完全隔绝。

崔器半蹲在丙六客栈附近一堵土墙的拐角处,摘下胸前护心镜,挂在横刀头上,小心地朝外伸去。借着护心镜的反光,他不必探头也可看清前方状况。

丙六货栈是一间压檐木制建筑,长六十步,宽四十五步,近乎方形,只有一个入口,四面有通风窗,但特别小,不容成人通行。建筑底部悬空,被十六根木柱托起,有点类似岭南风格。因为这一带靠近水渠,夏季容易被淹。

门口守着一个大鼻子胡人,正是曹破延的十五个伴当之一。他背靠木门,不时低头去玩手腕上的一串木珠,显得心不在焉。崔器估算了下弩箭的距离,如果真要动手,他有信心在十个弹指之内破门而入。

崔器把目光投向入口,摒住了呼吸。万事俱备,就等货栈内的动静了。

在与外界隔着一面木墙的货栈内,曹破延背靠屋角双手抱臂,面向入口而立。他已经摘下尖顶白帽,露出一头浓密的黑色发辫。其他人在货架之间散开,三三两两地低声交谈着,但用的不是粟特语而是突厥语——当然,站在窗边的崔六郎表现出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崔六郎搓手笑道:“曹公,谁给您找的这地方?这里潮湿得很,附近也没有食肆杂铺,不如我给您另外安排一间。” 

曹破延像是没听见这个问题似的,冷淡地回答:“做正事。” 

崔六郎也不尴尬:“好,好。您找我到底做什么事,现在能说了吧?”

2240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