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夜睡的着实踏实,连梦都没有,一觉自然醒。从衣橱里看到自己的眼皮浮肿,面色红润,这是睡眠过于充足的征兆。

我看了下时间,10点,这个时间汤显该早起去上班了吧,今天是周三呢。

秦始皇已不在我房间,这个点估计已经舔完水,在院子里打滚了。

我换身衣服,左套右套感觉挺暖和,便下楼去。

阳光透过玻璃照起来,整个空间都镀了一层金,暖洋洋的,这已经是深秋了呢。

未到楼下,便看到秦始皇半条尾巴在摇摇晃晃,我心神一秉。

“过来。”

果然是汤显的声音,略带沙哑,估计是没睡好的原故,否则就是酒喝多伤到声带了:“我有话问你。”

我不知道他要问什么,只是觉的这口气太正式,有些吓人。

汤显指着一边的位置,让我坐下来,我有点忐忑,心想他不会是问昨晚为什么扒他衣服吧。

秦始皇看了看汤显,又看了看我,怂着肩,塌着头轻轻趴到我脚边。我在心里赞了一声,果然还是秦始皇向着我。

“是你半夜把我拖上去的?”汤显板着脸,摸不清是怒还是极怒。

我点点头。

汤显眉头紧皱了一下,又问道:“为什么我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你却没事。不是你,趁我没有意识,动用私刑,报复吧?”

跟汤显面对面,我学会了一项本事,就是盯着他看,却又能看不见。就像现在这样,他看着我看他,其实我的心思早跑到八千里之外了。

故而,听他如此说,才把视线放在他身上。果然,额角、下巴、手臂等处没有衣物遮盖的地方都时不时青一小块,有得严重地方还黑了几分。

才明白,估计在整个转移人体的过程中与扶栏,地面,浴缸什么的亲密接触造成的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移动一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半头的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出点小瑕疵,也算正常吧。

“如果真是那样,秦始皇也不会同意的。”我回道。

“秦始皇?”汤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像看叛徒一样看它。

秦始皇对上汤显的眼神,更怂了,直接把头趴在地上,松弛的眼皮盖着眼睛,一幅呆傻傻,我什么也不知道,别问我的样子。

“你吐了一身,又满身酒气。我,我只好把你拖进浴缸,随便洗了个澡,不得已才……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唯唯诺诺地说着,声音越说越小,脑子里竟浮现汤显光着身子的样子,觉的一阵脸热。

估计汤显一大早醒来看自己光着身子,连内裤都没有了,心里也不是滋味吧。

“你没做出格的事吧?”汤显把声带压的很低,有点威胁的意思。

出格?要出格,也是你先出格的吧。

“没有。”我觉得自己的声音低了不是一两个量的问题,面是完全没底气。

汤显又哼了一声,“你还真是能耐。”

我低头摸秦始皇的头,不说话。

跟汤显对话不能太专注,否则会被吓的做恶梦,这是我总结出来的经验。我永远都忘不了刚来这儿的那几天,像活在人间地狱。

“这次的事就算了,下不违例。”汤显说完起身坐在电视机前,招呼了一下秦始皇,嘴里骂了句“叛徒”,秦始皇兴奋地围着他转。

我呆呆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是他第二次说下不违例。

连秦始皇都要抢走?想想也就释然了,秦始皇本来就是他的,是我抢了他的才对。

“快点做饭,秦始皇还饿着肚子呢。”汤显一边津津有问的看电视,一边下指令。

难怪刚才那般卑恭屈膝地趴在我脚边,合着是饿了。

我赶紧去做饭,不能在吃上短了秦始皇,它虽是这般温顺,可毕竟还是凶兽,饿的紧了又该狂叫不止。

等做好饭,也近11点了,又把秦始皇的饭单独放到它的专属饭盒里,看秦始皇吃的不亦乐呼,连头也不抬,看来是真饿了。

我在心里腹腓,汤显不给你饭吃,你还对他这么忠心耿耿,汤显捡到大便宜了。

我刚动碗筷,那边门铃就响了。来者是大卫,面色憔悴,衣衫不整,毫无形象可言。

“彤彤,还有饭吗?给我盛一份,快饿死我了。”大卫神态自若地说道。

我去厨房又盛了一份米饭,还好做的是中餐,否则还真没有多余的。

大卫狼吞虎咽,看来是真饿了。

一边的汤显慢条斯理地吃,不受大卫的影响,一口一口的嚼。

“我说,你怎么回儿事?不是说好了吗?我房间都开好了。”大卫喝了口水,把手搭在椅靠上,一幅浪荡子的形象。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们这是在说昨天的事呢,我是装着听不见继续吃饭?还是避开的好?

正在我犹豫不定时,汤显开口道:“你不提,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揭过去,既然你提出来,那我们就好好说道说道。”汤显放下手里的碗,咽下嘴里的饭,身体侧开,拿出一幅不说明白不罢休的架势。

大卫愣了一愣,大概没想到汤显比他还较真,当回儿事来理论。

“阿显,你明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成与不成,就看这回儿,他们好这口,我有什么办法?”大卫气愤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汤显闲悠悠地问。

“我告诉你,你还会去吗?什么也不让你做,只是坐一边看着,有那么为难吗?”

“有,你知道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汤显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说的分外用力。

大卫再也不说话了,半晌说道:“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就不能看开点?”

“正因为时间久了,才看不开。”

大卫又憋着不说话,看了看我:“彤彤,你先带秦始皇到后院玩会儿,我有话跟阿显谈。”

他不是跟我商量。

我看了汤显一眼,他绷着脸看着桌子上的筷子,便带着秦始皇到后院遛食,在我关上推门那一刻,便看到大卫立刻站起来身来,手舞足蹈地说,表情愤怒,手重重的指着汤显。汤显不为所动,平静地听他说。

“秦始皇啊,他们俩吵架了。”我摸了摸它的头,秦始皇则一脸警惕,任我用力拉它,它就是不走。

据说狗与主人相处时间长了,便能建立起心灵感应来,主人情绪如何,是否有危险,它都能知道。

秦始皇是狗中之王,自然比其他狗更厉害。

秦始皇蹲在能清楚看到房间里的情况的地方,做出一有情况便立即冲上去的姿势。

真是忠心可嘉!

汤显开始还是淡定的应对,后来再经不受不住大卫的大手大脚,也以大开大合的动作回应,表情之狠绝犹如初见汤显时。

我想那必定是相当刺痛他的事,否则一个人怎么会做出那种厌恶透顶的表情来,那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厌恶,是看一眼就觉的脏了眼睛,恨不得把眼睛挖出来的厌恶。

那是在我来这第一天晚上,我不肯吃饭,奋力反抗时,汤显便用那种眼神看我,带着许多鄙视。

那个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5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