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他说的那里是哪里?忍不住疑惑地看他。

“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这语气特别像地主爷,我就是那欠租子,欠了很多债要拿“女儿”抵债的杨白老。

我没有女儿,我妈妈有俩女儿,也不知道他看中哪一个。

我沉默地低头。

秦始皇啊,我们又能见面了,我还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呢。

我理解汤显人前关心人后冷漠的态度,毕竟我们开始相处时并不友好,或者说是我“盲目”地认为自己被“被拐卖”而反映太过激烈了,导致汤显对我的品性做出了“错误”判断。

如果我当时能乖乖地与他面对面坐下来谈判,开端也许能好点,毕竟他这绑人的手段使的也不怎么光彩。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他是照顾过我妈妈的人,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他才是。

“谢谢你,照顾我妈妈。”

汤显安静地看我,好像在倒数数,看我会不会质问,或者动手打他。

我无奈地笑了下,我居然能看懂汤显的表情。

我想说,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躲在妈妈身后逃避问题的孩子,汤显,谢谢你让我成长了这么多。

汤显确定我不会有什么作为后,冷然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不过如此。

在我妈妈生病最重要的时刻,在她身边是你,和我妹妹赵炜管。不管你们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恨你们的。

“那段时间,你妈的病情很严重,你没看到是对的。”汤显说。

“所以,我才要谢谢你啊,我妈妈也是这么说的。”

“辛彤管,你最好保持沉默。”说着用犀利的眼神与我对视。

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躲会闭上眼睛会踢会打,可现在我一点都不害怕他。

一个照顾我妈妈的人,有什么理由去害怕他呢?

汤显可不这么想,他像以前一样,暴力地动用灵活的手指,死死掐住我的下巴,我觉的脖子又被拉长了。

“别用这幅‘无所谓’的眼神看我,恶心。”汤显特意加重恶心两个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对妈妈友好,对你妹妹也许会友好,不代表对你也要友好。”

汤显表情扭曲成可怕的样子,我觉的脑门开始充血,视线模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管要断了的样子。

这一刻我还是恨不起来,我还在想,如果是赵炜管的话,我也不会恨她的,毕竟在她看来,是我“夺”了她该享有的母爱。这一刻,我居然想到是她会恨我,而不是像家乡里的小伙伴见到在外打工,过年回家的哥哥姐姐爸爸妈妈一样兴奋,或者有个姐姐很温暖什么的。

我想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不会再有人爱我了。所以我得坚强,把这些当作是拥有“母爱”的惩罚。

汤显很懂的时机,甚至对我快要窒息晕厥的时机,都把握的恰到好处,不早不晚,放手后还能喘气,又不会断气。

解脱了牵制,便像无骨的尸体一样顺着电梯滑下去,蹲在地上喘气。

“怎么不说话?”汤显也跟着蹲下来。

我知道他是问我为什么不反抗了,我无奈了笑了笑,真想问如何反抗?是妈妈让我来送送你的。

“汤显,我觉的好累,在快要断气的那一刻,我竟有种解脱的感觉。”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汤显的脸浮上一层水汽。

“才几个月不见,我妈妈已经病成那个样子了,”我有些哽咽:“你也许没见过我妈妈以前的样子,那么漂亮,皮肤光滑细腻,眼睛明亮有神,头发乌黑浓密。可她病了,我却不知道。”

视线彻底模糊,像大雨冲刷在玻璃上:“我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妹妹,只比我晚出生一分钟的,双胞胎妹妹。”

“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管字,她姓赵,我却姓辛。我觉的这一天比过去的十八年都过的震惊。你说的对,妈妈对我保护的太好了,这算是对我过的‘太好’的惩罚吗?”

汤显嗤笑一下,出了电梯。

我跟着出了电梯,汤显见我跟着出来,掏出一块手帕帮我擦脸。

这个人,一分钟前差点掐死我,现在却为我擦鼻涕眼泪。

“辛彤管,别身在福在不知福,赶紧回去。”汤显如此说。

“等会儿,等眼睛消消肿。”我可不想让妈妈知道我哭过。

汤显这会儿乐了:“没想到你这个二次元来的丫头,还能有点人的想法,没白费我的调教。”

我鄙夷地想,能这么恬不知耻地往自个脸上贴金的人不多。

“我只是缺乏生活认知,又不是不懂道理,四书五经都读过的。”

后来终于明白那天说三瓶比两瓶多时,汤显为何会大笑不止,啤酒与洋酒的酒精含量差的不是一点两点,十瓶啤酒都不抵一瓶洋酒,难怪他会笑成那个样子。

汤显笑了笑:“知道的多就不好玩了,还是不知道的好。”

我扭过头不再看他,觉的他说这话定然是风凉话。

看汤显径直出门,才去侧所洗了把脸,整理一番,照照镜子觉的还不错才上楼。

晚上妈妈折腾了几次,除了去侧所,好在无他,我觉的能照顾妈妈是件幸福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我起身去开门,赵炜管提了一些吃食站在门外。

“早!”我一下子睁开还在打架的眼皮,尴尬地说。

“妈妈怎么样了?”赵炜管没有接我的话,直接问道。

我觉的她像姐姐,我倒成了妹妹。

“夜里上了三次侧所。”

“你去洗几个水果,待会给妈吃。”

我心里咯噔一下,她叫床上的人妈。

没叫我姐姐。

我拿了几个水果关门出去。门被关上的那刻,我才觉的自己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这个妹妹,不好相处啊。

走到病房门口,听到里面隐约传来了阵咯咯地笑声,音质清脆,充满活力,就她人一样。

我推门而入,赵炜管便亲切地拉过我的胳膊,满脸笑容道:“妈,为什么我和姐姐长的不一样呢?你看姐姐长的多秀气啊!”

我已经不再只会发愣,习惯了汤显人前人后“差别级”待遇,对赵炜管这招已经有了“预防”能力。

妈妈笑的很开心,只要妈妈开心就好。

“炜炜,你别闹了,你姐姐昨天都没睡好,她每天都要睡8个小时才算饱,不够睡的话一天都没精神。”妈妈指了指她床边,让赵炜管坐过去。

在妈妈说“不够睡的话一天都没精神”时,我感觉到赵炜管的手狠狠地在我胳膊掐了一下,手臂上的神经迫使自己打个激灵,可她面上还是在笑,还在对妈妈撒娇。

我装作无事的人一样,坐在另一边,开始削苹果,一边以微笑回应她们之间的谈话,我显的像个外人。

在以后的几天里,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妈,你为什么叫我炜炜呢?叫我炜管吧。”

“妈,这名字谁起的啊?彤管有炜,还真是应了我和姐这对双胞胎。”

“妈,你什么去见爸呢?”

“妈,你看我姐又不说话了,安静地像个大家闺秀,我们怎么一点都不像呢?”

“妈,等你出院了,我们回家吧,一家四口团聚不好吗?”

“妈,我姐长的这么秀气像谁啊?”

赵炜管问了许多我想问却没问的问题,妈妈一般以静默回答,然后摸摸她的头搂在怀里。

我不想抬头看,却要时不时的笑着回应互动。

记得,第二次见到赵炜管的那天,她在走廊里双手抱于胸前,认真地对我说:“辛彤管,人前你是我姐,人后我们什么关系也不是。我只是想让妈安心养病,才叫你的,别真把自己当成姐。还有,以后请叫我,赵,炜,管。”

她和汤显是同一类人,对我又恨又不能明着恨的人。

赵炜管的纠结点我还能理解,汤显的却还迷糊着,不明白为什么。

在交接班后,我回到“宫殿”,汤显如往常一样按时回来,表情跟以前没什么差别。

“这几天,谢谢你了。”气氛有些尴尬,便随便起了个话头。

“不客气。”

“赵炜管好像不太喜欢我这个姐姐。”

“这很正常。”

眼里忍不住泛光,再也吃不进东西,扭头看落地窗外:“她说,让我叫她赵炜管,不是应该叫她妹妹的吗?”

“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

“她为什么不喜欢我啊?就因为妈妈带走我,没带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觉的她恨的没理由。你不知道,我们住在乡下,除了山水就是昆虫,我是被虫子吓大的。”

“老天是公平的。”

“在她眼里,却不是公平的。”

“这才是她恨你的理由。”

“可是,我也没享受过父爱,为什么不是我恨她?”

“你是姐姐。”

“是啊,在我心里,她就是我妹妹,她却不当我是姐姐。”

“今天的菜咸了。”

“今天的菜没放盐。”

“……”

汤显不再说什么,转身上楼。

 

 

641 阅读 0 评论